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不灭金身开始的武侠 > 第九章 轻功?腿法?

第九章 轻功?腿法?


  “叮,恭喜主人获得绝世轻功——风神腿。”

  “风神腿?小武你可真能整活,这么多轻功你不给,偏偏给了门轻功与腿法并重的风神腿,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这系统可真为自己着想,相当于买一送一了,云天涯惊喜莫名地夸赞着武神系统。

  风神腿,各种武侠同人写烂的武学,虽然难免令人感到有些审美疲劳,但不得不承认,这是门非常厉害的腿法。

  对于风神腿,根据系统传来的信息介绍,完全掌握后便可兼具绝世的轻功以及绝世的腿法于一身,进可攻退可守,灵动飘逸,难以捉摸,

  如果天资足够,更可从这门腿法中领悟出“风无相”之意境,届时,此门武学已不弱于神功绝学。

  风神腿,共六式——捕风捉影、风中劲草、雷厉风行、暴雨狂风、风卷残楼、神风怒号,招式不多,变化不少,如何发挥,全看修习者个人天赋。

  原著中聂风前期只学得了前五式已然不弱,更何况这完整的六式。

  云天涯得传风神腿后,便默默地开始体悟这门武学,半个时辰后,他的腿脚开始轻轻晃动。

  渐渐地,屋内不知从何处开始吹起了微风,且这阵微风有愈演愈烈之势。

  云天涯的身影,随着屋中风起,开始晃动,逐渐变得模糊。

  其时正是风随身动,身随意走,云天涯竟然陷入了顿悟之中,不自觉开始演练起风神腿,而屋子里的风,正是由他引起。

  武道奇才,“武道”更在“奇才”前!

  奇才之质,学习武学可迅速入门直至掌握;武道之才更在于领悟武学中形而上的内容,其重在意、在心。

  突然地顿悟,云天涯本人也是没有料到,但他已沉浸于其中。

  不断演练风神腿,造成的动静也是越来越大。

  终于,在他不自觉将最后一招“神风怒号”施展出来后,整个房间已狼藉一片,门窗由里向外爆裂开来!

  这么大的动静,丐帮的人自然不是聋子。

  瞬间整个丐帮分舵嘈杂起来,想来外面的丐帮弟子很快就会聚集过来了。

  施展出风神腿最大招“神风怒号”的云天涯顿感体内一阵空虚,这也令得他从顿悟中醒转过来。

  看着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房间,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待了。

  于是将全冠清和康敏用被子裹起,微微回了口气后,运起轻功,带着二人尸体从内院后墙翻了出去。

  虽然真气略有不足,但云天涯未敢稍歇,用着风神腿第一式“捕风捉影”中领悟的轻功,挑着小路,一路遁逃。

  等觉得差不多了,他放下卷着二人的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阵可把他累的够呛,没想到他竟然也有真气难以为继的时候。

  那招“神风怒号”消耗实在太大,看来在功力没有较大增长之前要谨慎使用,云天涯心想。

  转过头,他又不免有些欣喜,方才那阵突然的顿悟,使得自己领悟到了系统所说的“风无相”之意,虽然尚有些浅薄,但相信假以时日,定可将其完全领悟!

  ......

  深夜姑苏城内

  一道蒙面黑影在街道上穿梭,形似鬼魅,只见其影,未见其身。

  这人正是在城内安排好了全、康二人尸体的云天涯。

  他将早已准备好的二十几封“告密信”,挨个地送到城内地头蛇势力以及各大门派据点门口,当然,还有几家最大的酒楼他也没有放过。

  做完这一切后,他回到了自家小院休息了起来,剩下地,就是静等事态发展了。

  第二天早上

  姑苏城内众多势力都不约而同地发现了那封“告密信”,信上内容也被他们得知。

  除了平日丐帮弟子在城内所行恶事外,竟然还有那许多隐秘?什么“嫂夫人与长老勾搭成奸”、“欲害马大元性命”、“谋害乔副帮主”等等,一时间他们实难相信一个长老而已竟能扯出如此多事。

  但由于信是从下往上传递的,信封一没封口,二没写明“只准谁谁谁看”,所以内容在底下渐渐流传开来。

  更在这时,有人来报说,在城内原丐帮据点发现了全冠清和康敏尸体,顿时令得信上内容可信度上升到了两可间。

  反正不管怎么样,事情是传出去了,而且传播速度还挺快。

  你别看古代通讯不发达,娱乐活动也少,正是因为这个,民众们对于传递各种八卦消息特别热衷。

  时值正午,秋日阳光正好,姑苏城有数的大酒楼“聚福楼”一楼。

  云天涯此时正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前,就着五六道“聚福楼”的招牌菜,咪着小酒,好不惬意。

  他一半心思在吃食上,而另一半放在了一楼大堂中各色人物的交谈声上。

  很快,云天涯从众人交谈声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没有超出预料,全冠清和康敏的事,已经传播开来了。

  这下他是彻底放心了,专注地喝起酒、吃起美食。

  “这位公子,请问我二人可否与你同坐一桌?”

  云天涯吃得正上头,冷不丁听到了一把儒雅的年轻男声。

  他抬起头,瞧见了出声之人,是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公子,旁边跟着一位娇俏可爱的小姑娘。

  年轻公子穿一身月白长袍,发上系着士子头巾,嘴角含笑,对着云天涯含蓄一礼。

  年轻公子行动举止无不体现其良好的家庭教养,而脸上微笑也是那种真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

  云天涯无所谓地点点头。

  “你们随意,反正桌子大得很。”

  得到对方允许,年轻公子感谢地点点头,然后招呼身旁的小姑娘就坐。

  跟在旁边的这位小姑娘,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偷偷打量着云天涯,

  虽然看似娇小可爱,但观其水灵的双眸中偶尔露出的狡黠,定然不是个安分的主。

  在上菜的空档,年轻公子和云天涯攀谈起开。

  “小生段誉,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

  叫段誉的年轻公子,学着江湖人士拱了拱手。

  “我叫钟灵。”

  还没等云天涯回答,旁边的小姑娘迅速地报出了自己姓名。

  啊,原来是他们啊,怎么跑到姑苏来了,不过看他们样子的确和原著中描写得很像。

  云天涯心里想着,嘴上没落下:“我叫云天涯。见过段公子,钟姑娘。”云天涯微微一笑,回应道。

  也不知此时他们晓不晓得自己二人是“兄妹”关系,云天涯心中不无“恶意”地想着。

  “原来是云天涯云公子!小生初到姑苏,人生地不熟,不知可否劳您为我二人稍稍介绍一番?”

  段誉略带恳切地看着云天涯,而旁边的钟灵,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不断在段誉和云天涯脸上扫视,可爱的小脸上略带纠结之色。

  “哎,天下好看的男子原以为难得一见,为何偏偏让我同时遇到两位!段誉哥哥已经够好看了,没想到眼前这位云公子更是出类拔萃。好纠结啊,一面是与自己相处了不短时日的段哥哥,一面是俊秀更胜一筹的云公子,我该怎么办?”钟灵心想。

  云天涯是不知道同桌少女内心的纠结,要是知道,定要让她明白什么叫做想屁吃。

  老子连面对康敏这绝世尤物都能守住贞操,你这干瘪瘪的小丫头何德何能?

  “你就别叫我云公子了,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就喊我云兄或者天涯吧。给你介绍下姑苏城有什么难的,费点口水而已。”

  接下来,两人就着菜肴水酒聊开了。

  钟灵想插口说几句,一时竟找不到机会,只好鼓了个包子脸,对着饭菜出气。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后,云天涯提出了告辞。

  段誉没有挽留,怕耽误对方功夫,只说等下替天涯一块结账。

  云天涯道了声谢,也没有推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