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不灭金身开始的武侠 > 第二十章 三大淫贼

第二十章 三大淫贼


  从慕容复的话中,云天涯隐约感觉到了,相比于表妹王语嫣,慕容复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两个家臣。

  对此,云天涯并没有想要说或者做些什么。

  一切的幸福或苦痛,在你做出某些选择的时候,就已经预示了它们的到来。

  王语嫣可怜可叹,爱而不得,一身痴心错付。

  慕容复一辈子为了那毫无曙光的复国大业,阴谋四方,徒劳奔波,可悲可恨!

  不过平日里与人交往,在没什么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慕容复不失为一个翩翩公子。

  “慕容公子客气,我也只是恰逢其会而已。更可况,魔道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如果不是顾及两位姑娘,当时我岂会放他们离去!”

  云天涯正气凛然地说到。

  诶,这一下子人设就立起来了不是?我可是正义的一方!

  两人互相吹捧一阵后,各自归位,开始边吃边聊些家常。

  不得不说,慕容复这小子懂挺多啊,小时候没少被家人逼着学习吧?嘿嘿。

  段誉还是一如既往舔着他的神仙姐姐。

  只不过,碍于慕容复在场,由明舔改为了暗舔。

  慕容复不知道吗?显然知道啊!他可精明着呢!

  只不过人家想要借助表妹,搭上大理段氏而已。

  与复国大业相比,儿女情长皆可抛弃!

  相比起表妹,云天涯这位潜力无穷的年轻侠士,显然更值得他亲近。

  包不同、风波恶限于自身实力与眼界,只知道这小子厉害。

  慕容复作为宗师境的强者,从包、风二人的汇报中,知道面前这位青年,不仅功力深厚,更身怀高深武学。

  说不得这人就是哪个大门派的杰出弟子,出门历练来了。

  慕容复所看重的正是云天涯背后代表的势力。

  至于高深武学,说句不客气的:家传斗转星移,参合指,龙城剑法,我可以换着花样揍你。

  吃过早餐,云天涯分别了众人,他准备独自在衡阳城转转。

  走出一品居后,他暂时也不知道去哪里。

  正漫无目的行走间,两个行人路过他身旁。

  初时云天涯没有在意,但当那二人对话传来后,他立马来了兴趣。

  “嘿嘿嘿,小尼姑你就乖乖地从了大爷我吧,别指望别人来救你了。”

  “什么?令狐冲?呸,他自身都难保,还有本事来救你?”

  “你要再不听话,信不信我回去一刀宰了你的令狐大哥?”

  真是无聊的时候有乐子。

  之前走过的正是“万里独行”田伯光,以及被他胁迫的恒山派仪琳小尼姑。

  至于另一位,“主角”令狐冲暂时没有见着。

  不过云天涯可不管主角配角,他只知道田伯光死定了。

  兄弟们,淫贼必死,我说这句,谁赞成?谁反对?

  云天涯气沉丹田,大喝一声:

  “田伯光!你这大胆淫贼,还不赶快放开那位小师太!”

  前面正调戏着小尼姑的田伯光,闻听此言后,一脸怒色的回过头。

  “小子,你家长辈没教你出门在外招子放亮点?毛还没长齐,也学人家行侠仗义?”

  说着话,他抬起下巴,鼻孔冲着云天涯,一脸不屑地看着后者。

  “毛长齐了又如何?你倒是齐了,可是丑不垃圾的没人要啊!要不然怎么出来做采花贼,这一生儿子没屁眼的勾当?”

  打嘴炮,云天涯不带怕的。

  “嘿,我说你小子胆肥,看来不替你爹妈好好教育你一下,今天是过不去了!”

  田伯光一手快速点在仪琳身上,将她定在原地。

  随后提刀向云天涯冲去。

  只见他刚踏出一步,人已腾空而起,极速射向对面。

  手中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快速挥舞,刀气纵横间,引起一阵狂风。

  看样子,田伯光已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狂风快刀!

  短刀本就便于速攻,配合上他浸淫已久的刀法,更是相得益彰。

  如果说上官云是势大力沉,那田伯光便是轻灵迅捷。

  两种路子说不上谁更胜一筹,但大多数人更愿意对上前者。

  “来得好!今日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狂风快刀,到底有没有那么快!”

  云天涯身子闪动间,似乎出现了幻影,以比田伯光更快的速度冲向对方。

  转瞬间两人就对到了一起。

  “今日就看看是你的狂风快刀犀利,还是我的风神腿更绝!”

  “暴雨狂风!!!”

  “砰砰砰!”

  “唰唰唰!”

  两人之间,腿影、刀影交织,直似好几个人在同时出刀、踢腿。

  两人也不移动,就在原地对碰。

  随着两人攻击的碰撞,溢散的劲气将周遭破坏的坑坑洼洼。

  周遭三丈,几无完好的地方。

  幸好这个世界的百姓非常醒目,眼见苗头不对,早就躲得远远的。

  两人交手在持续,可形势在一开始就非常明朗。

  但凡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田伯光明显处于下风。

  越来越多的腿影落在他的身上,如不是真气浑厚,早就抵挡不住了。

  田伯光虽然是个淫贼,但他心中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一为仗之逍遥四方的轻功,二就是他那一手犀利的狂风快刀刀法了。

  其实刚交上手,他就暗道不妙。

  对面小白脸不仅腿法迅疾尤胜自己刀法,威力更是强出许多。

  知道归知道,但他没有退缩。

  可惜,很多事不是你坚持就能有好结果的,很有可能等来的是更惨淡的结局!

  “田伯光,招式你已经输了,现在只剩轻功了,怎么样,要逃吗?”

  云天涯气定神闲,脚上动作不停,嘴上还放着炮。

  而田伯光一边辛苦抵挡,一边心念急转。

  还没等他想好,场上却突生变故。

  “嘿嘿,好漂亮的小尼姑,今天倒是老夫走运了。”

  一阵猥琐的声音响起,口气与田伯光简直如出一辙!

  耳闻得其声,云天涯微转双目看去。

  见是一个瘦竹竿似的挫老头,正站在仪琳面前评头论足。

  看着仪琳一脸害怕地紧闭双眸,睫毛还在微微颤动,脸色也是有些苍白。

  云天涯心头一时火气,顺带还有丝自责。

  他光顾着和田伯光比试,一时忘了仪琳还在等着他解救。

  正待他要舍了田伯光,赶去救助仪琳的时候,又有状况发生。

  “云中鹤,年纪这么大了,何苦再出来祸害年轻姑娘呢?我劝你趁早离去为好。”

  一位白衣公子,骚包地摇着扇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身后竟然还跟着好些个持剑侍女。

  众人还以为这位新出现的公子哥是个好人,结果接下来的一番话令他们大跌眼镜。

  “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欧阳克,不知是否有荣幸请你把臂同游呢?”

  这来的依然是个淫贼!还是个衣冠禽兽。

  云天涯自感除了当初面对“疤哥”,还是头一次感觉如此生气。

  他从单腿攻击改为双腿连甩,田伯光立马没了还手之力。

  趁此时机云天涯接一招“风中劲草”,巨大的力道将田伯光踢飞出去,撞进了街边店铺。

  然后他身影冲掠而出,如清风吹过。

  原本处在云中鹤以及欧阳克中间的仪琳,转瞬不见了踪影。

  两个淫贼双目紧缩,相顾骇然:“天底下竟有如此轻功!”

  这两人,一个家学渊源深厚,一个本身就轻功了得。

  而有人在他们面前带走了小尼姑,他们几乎没有发现!

  仪琳作为当事人,只觉今日就是自己的受难日。

  被田伯光劫持,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少侠,却不想,又冒出来两个淫贼。

  她闭目默念佛经,只希望佛祖保佑,等待会穴道解开,她就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救下仪琳的云天涯,瞧着一脸害怕地紧闭双眼,犹如被拿捏住双耳的小白兔般的前者,一时竟觉得有些好玩。

  “小师太,已经没事了。”

  虽然觉得有趣,但他也没有逗弄仪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