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19章 十九章

第19章 十九章


这件事还要从那天苏胜跑回家说起。

苏胜听到能卖给司机鸡蛋, 觉得这肯定是个快速来钱的法子,但家里的鸡蛋都是他娘李秀兰收着。

担心家里其他人偷拿,每天早上起的早早去收鸡蛋, 甚至对鸡每天大约下多少蛋都心中有数,一旦对不上,家里就会爆发一场大战。

所以苏胜想要卖鸡蛋, 肯定得劝服他娘。

他娘名叫李秀兰,年轻时男人去世,独自一人带大四个孩子。苏胜是老小, 从小长得白嫩,嘴巴也甜,李秀兰就最偏宠他。

听苏胜说卖鸡蛋这事,李秀兰虽然心动, 但相对于不一定能拿到手的钱,肯定是她的鸡蛋更重要,万一损坏了鸡蛋,哪怕是一个都能让她肉疼死。

看出他娘迟疑, 苏胜用他从石头那里听来的话劝道:“像咱们乡下,可以养鸡养鸭,但城里人嫌这脏, 而且也没有条件,所以基本没有养鸡鸭的。这样一来,他们不就只能花钱买鸡蛋吗?娘, 你想想现在的情况,粮食都缺,鸡蛋肯定也缺,所以啊, 咱们就卖鸡蛋给那些司机,咱只要钱,不要票,肯定比卖给供销社收购站的钱多。你说是不是,娘?”

这段话有理有据,李秀兰因为寡妇的原因,精明泼辣,但严格来说就是一个没见识啥的农村老太太,还真让她心动起来。

苏胜继续劝说:“不成鸡蛋就是不卖,再原封不动拿回来,咱们没有损失。”

听了这话,李秀兰咬咬牙,答应下来。第一次卖,谨慎为上,她只给苏胜十五个鸡蛋,还是苏胜嫌少,硬磨到二十个。

苏胜挎着筐出去卖鸡蛋时,李秀兰再三叮嘱苏胜小心鸡蛋,不能给摔了。

也是苏胜有几分幸运,恰好那天是司机会经过青山村的日子,他在那马路边才等两个小时,就有一辆车子过来。

卖完鸡蛋,已经临近晚上,苏胜抱着空筐,脚步都透着轻快,小跑着赶回家。

回家时,家里人都下工了,苏胜没管嫂子的阴阳怪气,钻进自己屋子,数起钱来。

鸡蛋如果卖给供销社收购站,是四毛钱一个,可能会换回一些票。但苏胜卖鸡蛋,不需要鸡蛋票,司机就给提到六毛钱一个。苏胜对这个价格不太满意,讲了又讲,最后磨到六毛八一个。

等于说这二十个鸡蛋,卖了十三块六。

十三块六啊,苏胜长这么大,还没拿过这么多钱。

苏胜这么热心于卖鸡蛋,肯定不可能白做工,他就一个扣下一毛钱,剩下的十一块六,他瞅了又瞅,还是没有再扣出些来。

家里人都在,苏胜也不能拉着他娘就说这事,一直等到第二天他们都上工后,苏胜才给他娘看了这钱。

李秀兰看到钱,立马笑开花,抱着钱就数起来,数了一遍又一遍。这时候也不担心这忧心那了,拿出钥匙就再要给苏胜拿鸡蛋,让他去卖鸡蛋。

苏胜连忙拦着,“娘,你不用给我,那人今天不来,我已经和那个司机说好了。他每周四下午会经过青山村,我到时候拿着鸡蛋卖给他。只要鸡蛋不断,这就是一笔长久的买卖。”

李秀兰失望叹口气,竟然鸡蛋不能天天卖。

不过见识到挣钱的魅力,李秀兰这脑子也转的快起来,寻思着只靠她这几只鸡下蛋,就算她攒了不少鸡蛋也顶不了几天,就提议向村里人收,给提上一两分,肯定有卖的。

苏胜觉得有道理,遂同意下来。

就这么偷偷摸摸的,苏胜卖了有一个多月的鸡蛋,卖的数量一次比一比多。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只是卖自己家的鸡蛋,勉强可以隐藏下来,这么一向村里人收鸡蛋,很快苏胜的哥嫂都知道了这件事。

以他们对苏胜的了解,卖鸡蛋的钱,苏胜绝对扣走有。鸡蛋可卖了好久,苏胜手里绝对攥有不少钱,这一下就让为这个家付出几十年,辛辛苦苦半辈子,手里的钱都没有十几块的苏胜大嫂二嫂非常不满,和自己丈夫吹枕头风。

苏胜的大哥二哥不是那种老实到愚孝的人,结婚后,第一在乎的肯定是自己的小家,听媳妇这么一说,心中也很不满。只不过碍于面子,担心和娘吵,被村里人说闲话而暂时按耐下来。

结果没几天他们就发现苏胜一家日子过的滋润非常,叶国红都用上蛤蜊油,苏小伟三天两头嘴巴油油,一看就知道偷吃好东西了。

再看看自己面黄肌瘦的儿子女儿,苏胜大哥二哥的不满彻底爆发出来。

直接在饭桌上戳穿这件事。他们当时没想那么多,主要的目的是让李秀兰不要那么偏心,不能总是压榨着两个哥哥。

但李秀兰想不到这些,苏胜二嫂才起个话头,她就炸了。

“啥?你这是在怪我这个老婆子吗?”李秀兰拍着大腿,就开始哭嚎,一边哭,一边还吐字清楚的骂道,“老天爷啊,你睁睁眼吧,儿媳妇指着婆婆鼻子骂啊。活不下去了,这是要逼死我这个老婆子啊。儿子不孝顺啊,我辛辛苦苦养大他们,他们却要逼死我这个老娘了。”

苏胜大哥二哥本来就只打算让自己媳妇出面,这种事,他们大男人不好掰扯。但对自己娘有怨言是一回事,真看见自己娘这么哭嚎,也不可能干看着。再加上还有一边苏胜两口子在那里拱火,说风凉话。最终两房的不满被李秀兰的哭嚎给强压下去。

但终究留下痕迹,两房人一同排挤起苏胜那一房。

尤其在村长警告说那是投机倒把,会被抓,会连累家人后,李秀兰对两房的掌控力都下降不少。

苏胜每天都被他大哥二哥抓着去地里,再脱不得闲。而父母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孩子,两房的孩子也一同开始欺负苏小草和苏小伟。

苏小草机灵一些,见势不对就先跑,独留下苏小伟面对。弄得苏小伟天天哇哇大哭。

叶国红闹也闹了,骂也骂过,甚至有几次还动上手,但通通没用。这一下她完全没有心思去青山村找她二嫂王春萍的麻烦。

而这正是安生的目的。

春去秋来,小学放了假。不出意外,安生又拿了第一名。

而安生做买卖这件事一直坚持下来,因为有时候叶尚淮帮着一起卖,时间一久,叶老头知道了。

从自己孙子那里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安生在主导,包括卖给谁、怎么卖、如何讨价还价。

叶老头瞅一眼还懵懂的小孙子,叹一口气,真是货比货得扔啊!

而对于安生偷偷卖东西这一点,叶老头没啥偏见,以前还没跟着一起闹革命时,他也是跟着做过生意,脑子没那么死板。而且安生家的情况,同一个村的,叶老头多少知道点。摊上那样的家人,不怪安生早慧。

眼看着孙子孙女和安生的关系那么好,叶老头出于爱屋及乌的原因,和安生相处的时间就多了起来。这么一来,叶老头对安生的聪明早慧有了更深的感受。想到安生家里的情况,担心这个早慧的孩子走错路,叶老头就时不时说一说人生的道理或者处事的态度。

安生是一个敏感的孩子,叶老头态度的转变,很快就察觉到,他知道这是叶老头在教导他,心中很是感激。他没有父亲,母亲又是那样的性格,可以说叶老头充当了他人生引路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安生和叶家的关系越发融洽。现在叶老太都把安生看作了自己另一个孙子,有个什么好吃的都会想起给安生留一份。

一大早,叶雨时还在睡觉,就感觉有人捏住他的鼻子,她一下子就憋醒了,看见是安生,非常生气瞪他一眼,然后翻个身子继续睡。

安生本来就是来叫人,咋可能让叶雨时继续睡觉,轻轻摇晃她的手,轻声喊道:“妹妹,你快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个小懒猫。”

叶雨时不乐意的嘤咛一声,没有搭理安生,被牵着手不舒服还用力的甩开。她昨晚熬夜了。因为复制东西太多,聚宝盆的空间有些装不下,她就寻思着有什么东西可以先拿出来,整理整理说不定能腾出点空间。结果一不小心就弄到晚上十一点。她平时可都□□点就睡觉了。

安生被甩开手也不生气,在他看来,妹妹这么乖,这么可爱,就应该被宠着让着。可想着叶老太交代的任务,一咬牙脱下鞋子上床上,给叶雨时穿起衣服来。

这时候天已经凉了,叶雨时是穿着一套衣服睡觉的,这是她特意要求叶母给做的睡衣,是绿底白花,袖口裤口还在叶雨时暗示下锁了一圈褶皱,就好像小花边。

至于她每天要穿的衣服都被叶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直接一拿穿上就可以。

安生拿起放在床头的黄白交织的毛衣,就要给叶雨时套上。

叶雨时感觉不对劲,大叫一声,拉着被子盖过头,喊道:“安生哥,你快出去啦!男女有别,你不能进我的屋子!”

“那你起不起来?”安生举着衣服,大有叶雨时不起来,他继续动作的意味。

“起来!我起还不行嘛!”

等叶雨时穿好衣服,收拾妥当去隔壁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

叶老太看孙女撅着嘴巴,披散着头发,身后还跟着安生,就知道孙女这是被安生叫起床惹到了,乐呵呵的说:“还是安生有办法让囡囡这个小懒猫起床。”

叶雨时不开心叶老太竟然没有安慰她,跑过去,抱着叶老太的胳膊撒娇,“奶,你都不关心我,还笑我。下次你别让安生哥叫我起床了。他太可恶了。”

叶老太点点小丫头的鼻尖,“你呀!”然后拿起放在旁边的木梳,给叶雨时扎起小揪揪,一边还念叨,“就你这起床气吓死人,除了安生能忍受,谁都受不了你。”

安生看叶雨时的嘴巴又撅起来了,连忙维护道:“妹妹很乖,我喜欢照顾妹妹。”

“也就你觉得这个小丫头乖,愿意总是包容她。”旁边一直在吸溜喝粥的叶尚淮插刀道,他这个妹妹,又娇气又爱美,他平时都惹不起。

“哼,所以我最喜欢安生哥。”叶雨时大声说道,“最讨厌叶尚淮!”

叶尚淮翻个白眼,“我还不稀罕呢!”

“臭小子,一大早又和你妹妹斗嘴。”叶老爷子晨练回来,看到孙子喝着粥都不忘和妹妹斗嘴,没好气的说道,“你快点吃你的饭,一会儿和安生一起锻炼身体去。”

这是叶老头看他们都八岁了,想着男孩子不论如何,身体素质得好,就给他们定下两个规矩,每天起床后先绕着村子跑两圈,然后吃完饭开始练武。这武是正宗的太极,有杀伤力那种,是老爷子当兵时和正宗的太极传人学的。可惜他当时年龄大了,哪怕学会,也不能发挥全部威力。但就他掌握的那些东西,在好几次危急关头救了他的命。

叶老头想着,叶尚淮和叶复临从小开始练,怎样都比他强,如果再有点天赋,肯定比他有成就。有着武力傍身,哪怕不当兵,也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男孩子就没有没一颗大侠梦的,叶尚淮也不和叶雨时斗嘴了,立马就吸溜吸溜的喝完粥,和安生出去扎马步。

叶老太给叶雨时扎完啾啾,就从厨房端来她的早餐。她的早餐是她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皮蛋是叶老太自己做的,吃起来味美浓香。

叶雨时端着碗,慢悠悠的抿一口,她吃饭从来都是细嚼慢咽,如果是急性子的人,得着急死。但叶老太从不催促叶雨时,她觉得孙女无论吃的多慢,只要吃的多就行。

叶老太交代叶雨时吃完饭碗放桌子上,她一会儿有空洗,然后出门去喂鸡了。

至于叶老头则去院子里出门盯着叶尚淮叶复临两人扎马步。这马步可有讲究,蹲的不标准,再长时间都没用。

本来叶老头也要让叶雨时跟着练来着,但叶雨时受不了那个苦,叶老头就屈服于叶雨时的撒娇下。寻思着两个哥哥练呢,有他们两个保护着,不练就不练吧。

两个人一直练到快中午。也就今天休息,他们两个能练这么长时间。

中午吃完饭,叶雨时休憩了一个多小时。她睡觉不老实,醒来睡得脑袋乱糟糟。

安生一直关注着叶雨时,看她醒了,丢下正写的作业,拿起木梳给叶雨时梳头。

安生手巧,每次给叶雨时梳的又整齐又好看。有时叶老太忙不过来,就是他给叶雨时梳的头。

睡得时间有点久,叶雨时有些懵,坐在门框上盯着院子里鸡发呆醒神。

安生看叶雨时老老实实坐着,就继续坐在桌子前写作业。

但没一会儿叶父却回来了,他是和叶老太打招呼,他一会儿要去公社一趟,接下乡来的知青,顺便拿点东西。

去公社?叶雨时耳尖的听到这个词,她还没去过公社呢。也不坐在门槛上盯着鸡了,站起来抱着叶父的腿撒娇道:“爹,我也去,我也要去公社。”

“爹不是去玩的,爹是有正事。”叶父拉开叶雨时的手,劝道,“下次吧,下次爹专门带你去一趟公社怎么样?”

叶雨时:“不嘛,爹你就带我去呗。我还没去过公社呢。”

“这……”叶父迟疑,但还是不想带叶雨时去。虽然秋天了,但秋老虎依旧凶猛,这半下午的,太阳还是大。而且跟着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就不一定了。叶父不舍的娇闺女跟着一起折腾。

“我保证乖乖听话。”叶雨时眨巴眼睛,还硬挤出两滴泪水,可怜巴巴的哀求,“爹,你就带我去吧。好不好嘛。”

看到叶雨时的眼泪,最先受不了的是叶老头,拍板发话,“带着囡囡一起去吧。长这么大也没出过远门。女孩子也不能总是困在家里,多见识见识,才不容易被人骗。”余光瞟到孙子渴求的目光,补充道,“淮生和安生也一起去吧。还能保护妹妹。”

叶复临没想到还能有自己一份,开心的抿住嘴巴,含蓄的笑了。

“行,那走吧。”担心闺女受不住颠簸的路,叶父还给打预防针,“囡囡,那路可不好走,你不能叫苦啊。”

“不能!”能出门去看看,哪怕只是最近的公社,叶雨时开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嫌累。好不容易出趟门,咋也要逛一逛,没钱可不行,就叫叶父等她一下,她去拿自己的小包包。

她的包包是用她之前做衣服剩下的布料做的,蓝颜色,叶老太会刺绣,还给上面绣了两朵黄花,素雅又清新。

里面被叶雨时装了一点她吃的,至于钱则被她揣在兜里。

就这样,叶父回一趟家,还带上了三个跟屁虫。跟着叶父一起去接知青的两个人还打趣叶父,说他这是拖家带口。

叶父不以为耻,还笑眯眯应承下,他很开心闺女粘着自己。

这一次为了显示村子的重视,村书记发话让开着拖拉机去接人。但无奈去公社的路是土路,哪怕开着拖拉机的人技术再好,也颠簸不轻。

其他人适应良好,这可是难的做一回的拖拉机,不好好珍惜,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但叶雨时真受不了,她感觉自己的屁股没有知觉了,就这她还垫着叶父给她的草垫子,害怕颠到她。

安生注意到叶雨时难看的脸色,猜测可能是颠的难受,就想让叶雨时坐在他的腿上,他的腿肯定比草垫子软和,能好受许多。

但安生说到底也不过是八岁的孩子,还没开始发育,叶父怎么可能同意叶雨时坐在他的身上,就大手一抱,抱着叶雨时坐到自己腿上。

作者有话要说:  求订阅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