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22章 二十二章

第22章 二十二章


秋收闲人少, 正是忙碌的时候,村民们都争分夺秒的抢收,就害怕一场大雨下来毁掉他们辛苦半年的成果。

所以哪怕知青才刚来, 村支书也没有时间慢慢带着他们适应村子情况,直接告诉他们,“农村和城里不一样, 凭工分吃饭。你们才刚来,肯定没有工分,这一次的分粮肯定没有你们的事。而到下一次的分粮就是年底了。”

四个人脸色立马难看起来, 他们十分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糟糕的情况。

但村支书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挨饿,就给出主意,“现在是两个办法。一个从今天开始你们跟着一起去上工,多多少少能得到点工分, 到时候看在我的面子上,可以分给你们一些粮食。如果不够,看在你们表现好的份上,也好张口和村里提借粮。一个就是你们可以不参与这一次的秋收, 但下半年的口粮就只能你们自己解决。如何,我这两个办法?”

吴梦梦觉得哪个办法都不好,但第二个办法有她后娘在, 家里肯定靠不住。她只能选择第一个。

至于曹水雁觉得第一个挺好,他们本来就是来建设农村的,参与老乡们的集体活动, 还有助于她打入老乡内部,到时候好办事。

两个女生都选了第一个,两个男生不甘示弱,一样选择跟着上工。

村支书挺满意这个结果, 觉得自己想的办法可真不错,想着是叶向田带回来知青的,一事不烦二主,大手一挥,四个人都分到三队,让叶向田管着。

第一天上工,叶向田前一天还心细的和四个人交代什么时候开始上工,结果都七点钟了,四个知青还没到。

叶向田指派在地头大树下玩的一个小孩子去知青点看看,是不是出啥事了?

没一会儿,就看见小孩领着四个知青来到地里。

指派的小孩子嘴快,直接嚷嚷出:“叔,他们没啥事,就是起床晚了。我去的时候,他们还没起来呢。还是我给叫的。”小孩觉得自己做的挺棒,得意洋洋的和叶向田邀功。

本来觉得不算啥大事的几人看着周围瞅过来眼神,脸立马红起来,和猴屁股一样。吴梦梦心中暗恨,还偷偷的瞪一眼嘴快的小孩,结果被小孩眼尖的瞧见。

叶向田奖励的拍拍小孩的脑袋,让他继续去玩。小孩听话的跑远,临走时还给吴梦梦做个鬼脸气她。

让你瞪我!

吴梦梦恨不得追上去打那个小孩一顿,她从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过脸,这一次竟然是在一群乡巴佬面前丢脸,这让她更加不舒服。

知道原因后,叶向田倒没生气,看这四个娃手嫩的样子,肯定没干过农活,想来也没在农村生活过。再加上坐火车颠簸到这里,肯定累,起晚是可以体谅的。就没说什么,只是让一旁的计分员领着人去仓库那里领农具。

等四个人拿了农具,到叶向田分给他们四个人的地后,已经快九点。

他们拿的是锄头,这种农具不会用的人,一下就能锄到脚上。为免才上工就送走一个人,叶向田还指派一个人去教他们怎么用,可谓是非常贴心。

但四个人里就曹水雁和余尤在认真学,荆昼只是做了个样子。至于吴梦梦连个样子都不愿意做,她一直都是不耐烦的模样,时不时就停下休息,恨不得立马就到下工。

被叶向田指派来教导的人看人不认真学也不多说,反正他教这一上午就能拿满工分,管他们学没学会。

而荆昼看着曹水雁余尤两人认真跟着学,满心的不满,时有时没有的锄一两下地。他觉得他的工作不应该是这样子。他下乡来是要用他的智慧和知识给农村带来改变,带领村民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耗费在这样的无意义的农活上面。

他觉得自己的价值遭到低估,青山村的人太不识货。不行,他必须和他们提出抗议,他们必须正视他的能力。

荆昼的思想正是这时候大部分知青的想法。

这时候的知青下乡都是自愿原则,户口会随着一起到下乡的地方。能舍弃城市户口,变成一个农村人,没有一颗坚决为祖国奉献的心是不可能报名下乡的。而为了表示嘉奖和对下乡知青的认同,上面还会给补助。

所以,大部分的知青对自己的身份定位都是领导者,最次是指导者,他们是来农村指导村民如何过上共产主义美好生活的。

他们拿着从学校老师那里、书上报纸得来的理论知识,想建设美好未来,期待到农村那个广阔的土地大展拳脚,燃烧他们的热血。

但他们稚嫩,对农村的了解更多只是听闻,发挥自己的力量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这就造成理想和现实的偏差。

所以中午下工时,荆昼去找村支书反映这件事时,叶国富根本不当回事。在他眼里,这群知青就是一群小娃娃,小娃娃能有多大本事。更可况这荆昼还一口一个种地方式不对、应该种植高产、价值更大的粮食。更是让叶国富不以为意。

说到种地,就这群从城里来的小娃娃还能有他们这些种了半辈子的人了解深?

所以挥了挥手,让荆昼赶快回去吃饭,下午还有上工。

荆昼满肚子的长篇大论就这样被叶国富堵在了嘴边,不得不离开村支书家,回到知青点。

回到知青点,他以为饭都做好,就等人吃,结果一看灶上,火都没点着呢。

荆昼从叶国富那里忍下的怒火一下就爆发出来,生气的质问,“你们怎么不做饭啊?中午不吃饭了?要饿死人啊?怎么这么懒!这么懒还下乡干什么,建设农村的队伍里不容许有这样的人,这是队伍里的蛀虫!”

吴梦梦就不是个好脾气的,本来下乡就一肚子怨气,荆昼这么一说,她立马不乐意,冷笑一声,讽刺道:“那你怎么不做啊?一下工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怎么的,你不吃饭呗。”

“我那是有正经事,要和村支书商量如何使青山村更好。我要是不去找村支书,肯定就来帮忙做饭。”荆昼还有一句话没说,在他心里,做饭就是女人的活,哪有男人动手的道理。

“那正好,你去做呗。”吴梦梦伸手示意让荆昼去厨房展现他的能力,斜倚在厨房门框上,叫着里面正忙着点火的两人,“你们两个可以不用忙活了,荆昼说他可以做饭。你们快出来,不要影响到荆昼,我们中午饭就靠他了。”

“啊?真的吗?”余尤信以为真,憨厚的笑着出去厨房,“我们真的太笨了,火怎么都点不着,荆昼会就太好了。”

荆昼一下就被架起来,脸色难看的瞪着吴梦梦。

吴梦梦毫不畏惧,睁大眼睛回瞪回去。

曹水雁跟着出来,看荆昼的模样,不像是会做饭的,迟疑着不知是否应该相信。吴梦梦拽住她就走,边走还边说:“既然人家说会,你就要相信。不要在一边碍事,要不然做的不好,赖你怎么办。”

听吴梦梦这么一说,余尤觉得有道理,真诚的和荆昼说声谢谢,就跟着离开厨房。

三人都走了,徒留荆昼站在厨房门口,生气的要死。大少爷脾气一上来,甩手走人。凭啥他做饭,他也不做,都饿着!

就这样,四人中午都没吃着饭,没办法,只能生啃几个村里先借给他们的红薯填了肚子。

这样一来,吴梦梦和荆昼的梁子就结下来了。

荆昼信心满满的跟着上工。他觉得中午村支书没有听取他的意见是因为觉得他信口开河,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说的对。所以接下来他打算先给三队的村民说一说他那个科学种植法,以三队为试行点,到时候结果出来了,不愁村支书不答应。说不定还会求着让他指导,到时候他的态度肯定就不会是这样低声下气。

结果到了地里,荆昼刚和临近地的村民谈上话,就被吴梦梦挑上刺,“哎哟,这有人嘴上说得好听,到了该出力的时候,也是偷懒。真是个两面派!”

荆昼忍了又忍,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和个女人吵架,太丢份,结果吴梦梦看他不吭声,一句比一句难听,她这嘴皮子都是和她后娘斗练出来的,荆昼完全不是对手。

怒吼一声,“吴梦梦你够了!你现在就和泼妇一样,你还记得你是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吗?”

自被后娘算计下了乡,吴梦梦就悟出一个道理,人不能太要脸,太端着就会吃亏。像她后娘,动不动就哭,一哭二闹三上吊运用的熟透透,让她爹的心一点一点偏向。最终舍弃她这个女儿。

所以,对于荆昼的话吴梦梦完全不在意。

最终,荆昼被刺激的丧失理智,在地头和吴梦梦吵起架来。

这场骂战最终引来叶向田,被叶向田板着脸训斥,他们两个才面有不甘的停住。

而三队的人都看足热闹,甚至对他们来说,这点吵架算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吵架的主角特殊,他们甚至都不稀的去凑这个热闹。

晚上,叶向田在饭桌上说起这件事,叶雨时感叹的说:“原来城里的人吵架,和我们村子的人吵架一样,都会吵的脸红脖子粗啊!那么多人看着,可真丢脸。”

尤白苏失笑,“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城里人吵架斯斯文文的?”

“是村子里很多人都这样想。他们总是说城里多么多么好,城里人多么有文化。听着我都觉得城里人好不一样哦。”叶雨时摇摇头,叹口气,“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一副小孩装大人的模样逗笑了饭桌上的所有人。只有叶尚淮专注盯着他从废品站淘来的小人书,一眨不眨,完全没注意到发生什么。

叶向田抱起叶雨时,用自己的脸顶顶她肉嘟嘟的小脸蛋,“闺女啊,你真是太招人疼了!”

叶雨时脸嫩,叶向田的胡子扎的她很不舒服,连忙推开叶向田的脸,嫌弃道:“爹,你的胡子太扎人了!我不要你亲香我了。”

孙女不乐意,叶老太打叶向田一下,让他放下,不要折腾她的宝贝孙女。叶老头也瞪着叶向田。

叶向田讪讪的放下人。叶雨时搓搓脸蛋,她皮肤嫩,都被扎红了。叶老太看见,又给叶向田一下,转身去屋里拿蛤蜊油。抹一抹,能好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打瞌睡的胖喵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