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第二天是周六, 叶尚淮不用上学,尤白苏也休息。

正巧今天是尤外婆的生日,可以一家人去给老人家庆生。

尤白苏起特别早就开始收拾, 收拾完自己,就去小闺女的房间叫人,她昨天虽然就和囡囡说过今天要去外婆家, 但囡囡有多赖床,她可是知道的。平时可以任由她睡,但今天不行, 所以就只能去叫。

尤白苏进去叶雨时的房间,果然还在睡觉,她拿起给准备的衣服,就扶起叶雨时要给她穿衣服。

叶雨时睡得正香, 感觉有人在动她,半眯开眼睛,看是尤白苏,撒娇的哼唧道:“娘, 你咋起这么早啊?就让我再睡会儿呗。”

尤白苏丝毫不心软,继续给叶雨时套衣服,她拿的是红毛衣, 脖子周围被尤白苏用白毛线勾了几朵小花,清新又淡雅,“你忘了今天要去外婆家了?你外婆外公可念叨着你呢, 你这个小懒猫。”

去外婆家?对哦,今天外婆生日!

叶雨时忽然睁开眼睛,她都忘了,也不和尤白苏撒娇了, 自己拿着衣服就穿起来,“娘,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能穿,你去做别的吧。”

早饭她还没做呢,虽然叶老太起的早,会帮着做,但她一个做人儿媳妇的,咋能都丢给婆婆做。既然叶雨时能自己穿,尤白苏就不强求给她穿,叮嘱一声,“那你快点穿,不要磨磨蹭蹭啊。我去做早饭。”然后转身去隔壁,帮叶老太做早饭。

至于叶尚淮不用人叫。他每天都起的很早,尤其因为跟着叶老头练武锻炼后,起的更早,现在他已经绕村子跑完圈了。

叶雨时穿好衣服,上身是红毛衣,下身是半身黑裙子,脚上是小皮鞋,一身搭配精致又俏皮。就是头发乱糟糟,不是她不想梳,而是她胳膊短手小,梳头发费劲。

她拿着头花,头花是两朵小红花,跑到隔壁让叶老太给梳头。

叶老太坐在灶前烧着火,看见孙女披散头发过来就知道是让她给梳头的。站起身,用围裙擦擦手上的灰,对正忙着切菜的尤白苏说:“白苏啊,我去给囡囡梳头发去,你先做着。”

尤白苏抬头瞅一眼叶雨时,笑道:“哎,娘,你去吧,我一个人就行。这小精怪嫌弃我梳头发使劲,不让我给梳。”

“哎,你就是不耐心,这小孩子的头发软,头皮薄,哪能用给自己梳头发的力度来梳头。囡囡可不不乐意让你给梳头嘛。”叶老太很得意囡囡亲近自己,和尤白苏说完经验,就转身去里屋拿木梳给叶雨时梳头发。

抱着凳子,坐在叶老太前面,叶雨时要求道:“奶,你可以给我换个新发型吗?不是卷起来就是编起来,都有点烦了。”

叶老太很乐意满足孙女的要求,更可况这还不是啥大事,就问道:“那你想换个什么样的发型啊?”

叶雨时回忆上辈子看过的一些发型,然后和叶老太形容道:“就和麻花辫类似,但不是扎起来再编辫子,而是先从头顶挑出一缕,分成三份,按照麻花辫那样子编,在编的过程中,一边在两边往里面加头发。这样编下来,头发就是从头到尾都编进去了。”她形容的是上辈子一直很流行的韩式双麻花辫,编完之后拽一拽,让它蓬松起来,又俏皮又可爱。

叶老太点头,表示自己大约明白是什么样,三下两下的就给编出叶雨时要的麻花辫。最后拿着小红花头发夹在耳朵处,就是一个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啦。

叶雨时托着脸,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臭美的不行。

叶老太好笑的摇摇头,放好木梳,去厨房帮忙做饭。

早餐是玉米糊糊,配着叶老太腌的咸菜,叶雨时不用人催,一口气喝了一碗。

吃完饭,尤白苏收拾好她准备的礼物,是五斤大米、三斤肉还有十个鸡蛋,最后还有一些小点心。除了鸡蛋和大米是她自己准备外,其他的都是叶老太听说亲家生日,给补上去的。

叶向田吃完饭就去老杨头家借牛车了。白堡村在青山另一头,路又崎岖又远,如果骑自行车去,叶向田得心疼死,再加上三四个人,自行车也坐不下,不如借个牛车,方便。

尤白苏抱着礼物放在牛车上,叶向田一把抱起叶雨时,让她坐在小凳子上,还没等他去抱叶尚淮,叶尚淮已经跳上牛车。

一家人收拾妥当,叶向田冲着在旁边守着的叶老头和叶老太说:“爹娘,那我们先走啦,你们就不用跟着往外走了。”

叶老太点头,一边不放心的嘱托叶向田驾着牛车小心一点,后面可坐着人,不要摔下了。

叶向田:“哎,娘,我知道,你回去吧啊。我们走啦。”

说着,一甩鞭子,牛车走起来。

刚出发时叶雨时精力充沛,一直在和叶尚淮斗嘴,或者指指那个,说说这个,小嘴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尤白苏和叶向田笑看着他们两个活泼的模样。

但很快,叶雨时就蔫了。白堡村的地理位置比青山村更加偏僻,路都是土路,哪怕叶向田已经尽可能挑一些平稳的地方走,叶雨时还是感觉颠簸得厉害,唯一好点的地方在于牛车没有拖拉机速度快,颠簸的幅度不大,她坐在尤白苏的腿上勉强好受一些。

他们七点出发的,等走到白堡村,已经快中午十点钟,尤家这时候已经开始准备做菜,往外冒白烟了。

尤舅舅尤远志看时间差不多,就站在门口等着,远远看见妹妹一家来,上去迎接。

叶向田停稳牛车,把牛拴在柱子上,尤远志帮忙一起栓牛,说:“你先放这里吧,我一会儿给牛拿点草,肯定饿不着它。”

叶向田憨厚一笑,和尤远志道谢,“哎,谢谢哥。”然后转身抱下叶雨时,尤远志也跟着帮忙拿东西,看见妹妹拿这么多东西,虽然高兴妹妹一家看中娘家,说明妹妹过得不错,又担心妹妹拿这么多东西婆家人不满意怎么办。碍于叶向田在旁边,尤远志憋下劝说的话,打算等私底下时再和尤白苏说。

高高兴兴的迎进屋子,今天因为是尤外婆五十五岁的寿辰,提前一天尤远志媳妇赵艳萍就把尤家打扫了一边。虽然不是大寿,不大办,但老人家了,过一年就少一年,因次每一年两个老人的生日尤家都会聚一聚,吃个饭。

叶雨时跟着进门,尤外婆在屋里听见动静,看见女儿一家来了,高兴的露出笑脸,看到乖巧可爱的叶雨时,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摸摸她的脸蛋,抓一把花生就塞给叶雨时,“雨时快吃,这可是刚炒好的花生,又香又脆,特别好吃。”

叶雨时今天穿的一身衣服没有兜兜,只能艰难的用两只手接过尤外婆递过来的花生,说:“谢谢外婆。”

给叶雨时抓花生,尤外婆也没忘记叶尚淮,同样给他抓了一把,然后让孙子孙女拉着两人先去玩,一会儿尤外公回来就开饭。

叶雨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这尤外婆可真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

至于尤起阳和尤玉竹可能已经习惯,热情的就要带着两人去外面玩。尤其是尤玉竹,早就听说自己有一个小一岁的妹妹,没想到这个妹妹这么好看,她是个典型的颜控,叶雨时这样精致的长相真的太戳她的心了。

她上前一点不陌生的拉着叶雨时,说道:“妹妹,我们一起玩吧,让我哥和淮生哥一起玩,他们男孩子一起,我们女孩子一起,多好。”

叶雨时无所谓和谁一起,反正都是打发时间。

尤玉竹很高兴叶雨时同意,丢下两个男孩拽着叶雨时就往外跑。她要和白燕她们证明自己确实有一个这么好看的妹妹,让她们当初嘲笑她!

尤玉竹一点没想起,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她这么记仇,那么远的事情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白堡村因为在山里面,整体情况比青山村还差一些。毕竟青山村临近一条通往省城的马路,交通还算便利。叶雨时跟着尤玉竹,一路上她就没发现谁家的房子好,就外婆外公家虽然是土房子,但不漏雨没裂缝的都是这村子顶尖房子了。

也不知道尤玉竹要拽她去哪里,渐渐离尤家越来越远,叶雨时担心赶不及回家,到时候让长辈们等她们就不好了,用力拉住尤玉竹,让她停下来,问道:“玉竹姐,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尤玉竹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没和妹妹说要带人去哪里呢,用力拍一下脑袋,叶雨时看她那力度感觉自己脑袋都生疼,对叶雨时解释道:“妹妹,我是要带你去找一些朋友,你长的这么好看,肯定能让她们羡慕,让那个白燕整天仗着自己长得好就趾高气昂。我以前和她们说的我有一个好看的妹妹时,她们都不相信,可气死我了,这一次我一定要证明自己!”

叶雨时抽抽嘴角,没想到玉竹姐还挺记仇,没办法只能跟着她去找她的那些仇人。

尤玉竹是勤劳的小姑娘,她平时会和村子里的小姑娘一起去山上摘野菜什么的。所以对去哪里能收获多,她门清。虽然今天她没去,但时间还早,那些人肯定还在山上忙活,所以去那里准没错。

果然,到山脚下,尤玉竹和叶雨时正好撞见下山的一群小姑娘。大约有四五个,领头的是一个五官精致、皮肤蜡黄的小姑娘,从外貌来看似乎和尤玉竹一样大,就是很瘦,瘦的惊人,身上的衣服也不合身,布满补丁。

尤玉竹兴奋的招手,喊道:“哎,你们,我来给你们证明我确实有一个好看妹妹来啦!看你们笑话我不!”

其中那个五官最精致的姑娘笑起来,说:“尤玉竹,你年纪不大,记性可真好。那都多久前的事情了,你还这么清楚,真是服你了。”说完,瞟一眼尤玉竹旁边的叶雨时,白燕也就是领头的姑娘内心升起一丝嫉妒,长得真好啊,穿的也漂亮,再看看自己身上不合身、都露出一截胳膊脚踝的衣服,白燕困惑不已,这世上还有疼爱女娃的人家?

尤玉竹不知道白燕的内心活动,只是一脸得意的炫耀道:“哼,反正我就是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妹妹,让你们嘲笑我!”

和白燕一起的一个姑娘,憨厚一笑,她长得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有点丑,但她和白燕的关系最好,解释道:“玉竹,当初我们不是嘲笑你,只是说笑而已。如果你真的生气,我们和你道歉。”她瞟一眼光鲜亮丽的叶雨时,仿佛生怕自己那一眼玷污人家一样,连忙收回视线,奉承的夸奖叶雨时:“你这个妹妹确实特别漂亮!”

尤玉竹虽然记仇,但不是个咄咄逼人的小姑娘。更何况人家都夸奖妹妹漂亮了,她就大方原谅道:“算啦,我也没有多记仇,既然你们都承认我妹妹漂亮啦,我就不和你们计较啦。走啦!”

说完,得意洋洋的拉着叶雨时就要离开,似乎跑这一趟真就是为了证明她确实有一个很漂亮的妹妹。

叶雨时抽抽嘴角,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工具人。

回去的路上,尤玉竹不住地和叶雨时讲那个白燕有多么讨人厌、有多么高傲,总是凭借自己长得好看就讽刺那个,拒绝这个的。偏偏有一堆人总是喜欢和她玩。

尤玉竹最后生气的总结:“就是因为白燕好看,所以才一堆人围着她转,现在有了妹妹你,她就不是最好看的,看她还排挤别人不!”

叶雨时看得出来,她这个表姐不是嫉妒白燕才说这些话。虽然她认为白燕不是只凭着长得好看让一群人围着她转,但这一点就不提醒玉竹姐吧,要不然玉竹姐这个小辣椒绝对炸!

快走进村口,拐个弯,叶雨时看见前面有五六个小孩子,其中两个小孩子被围在中间。

尤玉竹一看见这一幕,就炸了,她生气的冲那个方向大喊一声:“尤胖子,你又欺负人!”然后,噔噔的跑向那里,一把推开外面围着的小孩,挤到中间。

外面围着的小孩也不敢阻拦尤玉竹,任由她挤进去。虽然他们跟着尤胖子混,但他们可不傻,尤玉竹的爷爷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夫,谁家有个什么事都要去求尤爷爷帮忙。而且尤爷爷看病耐心,有时候看病还倒贴钱。村子里基本家家都受过尤爷爷的帮助,如果他们和尤玉竹起冲突,到时候被爹娘知道了,说不定还要挨一顿打。

被叫做尤胖子的小孩可真的是胖子,那身上的肉,至少有五六十斤,一看就知道在家里极为受宠。

尤胖子看到尤玉竹,似乎碍于什么,没有发挥自己小霸王的性格,只是让尤玉竹走开,威胁道:“尤玉竹,你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我可不会因为你爷就对你客气!”

尤玉竹才不害怕,尤胖子也就嘴上说说,他害怕她哥,真要动了她,她哥肯定要替她报仇。到时候他挨了打,他家里人都不会站在他那边。所以非但不害怕,还挺直胸膛往前凑,“你动我一下试试!”

尤玉竹这混不吝的模样让尤胖子一噎,脑袋一转,指着那两个小孩说道:“尤玉竹,我这可不是在欺负人,我这叫帮助他们进步。他们可是中农的孙子孙女,是狗崽子,我可是根正苗红的贫农,我有资格帮助他们思想进步吧。”说完这一席话,尤胖子都佩服自己,觉得他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看着尤玉竹语塞不知道如何反驳的模样,尤胖子得意洋洋,幸好那天小叔说的那些话他记下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堵尤玉竹呢!

“帮助中农思想进步当然是正确的。但你肯定没有我思想进步。”叶雨时插嘴道,“我爷爷可是老红军,你能有我了解大主席的思想吗?”

尤胖子迟疑的看着陌生的叶雨时,他没见过这个人,不知是否应该相信。但看这个人穿的这么好,不像农村的,应该是真的、吧?

尤玉竹想起自己这个妹妹确实是老红军的孙女,一下子理直气壮起来,“尤胖子你听见了嘛!你能有老红军的孙女了解思想嘛,还不快让开!让我妹妹去教育他们!”

尤胖子虽然霸道不讲理,但不代表他笨,虽然才六岁,但他能在村子里这么嚣张,还没被人怎么打过,凭借的就是他见风使舵的本领。

恶狠狠的瞪那两个中农子弟,不甘心的丢下狠话,“你们给我小心点!好好接受思想!”

尤玉竹还真怕尤胖子硬挺不走,见他带着自己的小弟走人,松口气,看向那两个人,这两个人是一对兄妹,从始至终低着头,也不说话,就瑟缩着,衣服更加破破烂烂,甚至脸蛋都脏兮兮的。尤玉竹心中对他们有一丝怜悯,但她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你们快回去吧。尤胖子走了。”

然后尤玉竹拉着叶雨时绕过他们,往家走去。

叶雨时惊奇的看着尤玉竹,她本来以为自己这个表姐都愿意帮助他们,会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呢。就这啊?

尤玉竹没有感受到叶雨时的内心活动,只是不太高兴的叹口气,转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想起一会儿回到家肯定有很多好吃的,拽着叶雨时跑起来,“妹妹,快走,爷爷肯定到家了,我们回家吃好吃的。”

而她们后面,那两个人中的妹妹胆怯的拽了拽哥哥,声音低的和蚊子叫一样,小声说道:“哥,他们都走啦,我们可以回家了。”至于自己被欺负这一点,一点不在意,甚至没有委屈,因为她习惯,认为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在她小小的心灵里,这一次只是被围起来,没有打骂,已经是很幸运了。

他哥哥看妹妹这胆小怯弱的模样,心中生起愤恨,凭什么就划分他家为中农,那地是他们爷奶辛苦一辈子才挣到的。凭什么就欺负他们,他们难道就不是人了吗?

男孩紧紧攥着手,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他却一点感觉不到疼痛,妹妹等不等回应,又轻轻拉哥哥的衣袖一下,男孩回过神,吐出一口气,捡起背篓,蹲下身子捡掉一地的野菜。

这野菜是他和妹妹辛辛苦苦一上午才采摘到的,马上冬天了,不多存点粮食,他们一家绝对熬不过去。

看哥哥蹲着捡野菜,妹妹也慌忙捡起来,如果粘上土,小女孩就轻轻抖一抖,或是吹一吹,一副珍惜的模样。

两人快速的捡完野菜,男孩看天色不早,赶紧拉着妹妹往家里跑,爹娘应该已经回去了,如果看不见他和妹妹,绝对要着急出来找。

另一边叶雨时和尤白苏回到家,果然已经做出饭。时候艰难,农家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哪怕尤外公有一手好医术,在这乡下也就能赚一些名声。

所以哪怕有尤白苏带回来的肉和大米,也就三四个菜。一道鸡蛋野菜豆腐汤、野菜炒猪肉还有一道土豆老母鸡。老母鸡是尤外婆喂得,如果鸡不是老的蛋都生不出来,尤外婆是绝对舍不得杀掉。

尤家人少,尤外公和尤外婆就生了尤白苏和尤远志两个孩子,所以没有什么男女分开坐的习惯,一家子人都围坐在桌前。

叶雨时这时候才看见尤外公,尤外公是一个很慈祥的老人,说话温温和和,可能是常年和草药打交道,身上有一股很清香的草药香。开席前,尤外公先说道:“咱们这个家都多亏了你们妈。里里外外一把抓,辛辛苦苦一辈子,到老就是要享福,所以如果有谁不嫌弃你们妈,我可头一个不答应。”

叶雨时感觉到尤外公说这话时的慎重。

尤远志和尤白苏两夫妻纷纷保证,这才让尤外公的脸色柔和起来。

尤外婆平常冷硬着的脸这时候松快起来,轻拍尤外公一下,责怪道:“说这话干什么!吃饭!”说完,率先拿起筷子夹着一块肉放到尤外公碗里。

叶雨时保证,她看到尤外婆侧头时眼角的泪光了。这是一种和叶老太叶老头之间不同的温情。尤外婆尤外公之间,你明显感觉到,外人是插不进去他们之间。

叶向田夹着鸡块放到叶雨时碗里,催促道:“雨时,发什么愣呢?快吃呀!尝尝舅母的手艺。”

叶雨时这才回过神,埋头吃起来,不再去看尤外婆尤外公相互关心夹菜的模样。

吃完一顿饭,老人精力不济,先去屋里休息,尤白苏去厨房帮赵艳萍一起收拾,至于叶向田则和大舅子聊起来。

剩下四个小孩子没事干,叶尚淮和尤起阳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忽然他们两个兴奋的跑出门不知道干嘛去了。

叶雨时坐在那里非常无聊,忽然想起来那两个中农孩子。和尤玉竹打听起他们的情况。

尤玉竹叹口气,“其实他们很可怜。处处招人嫌弃,大人讨厌,小孩欺负。就是去上工,他们哪怕付出满工分的劳动,也只能得到一半的工分。除繁忙的农活外,他们有事时还要去打扫厕所之类的脏活,挺让人心疼。但没有人敢帮他们,就害怕被人说自己和他们是一伙的。”同在一个村,见多就了解。所以哪怕尤玉竹才六岁,对那家人也抱有很深的同情。可正如她最后一句话,没有人敢闹着牵连自己的风险去帮助他们。

叶雨时皱眉,她能够想象得到那家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可这是大环境下的,你无能为力,能够做的就是不去做那个加害者,然后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帮助一下。她回想那两个孩子的模样,问道:“他们多大呀?”

“一个十岁,一个四岁。”

叶雨时瞪大眼睛,这么大了。完全想象不到,那两个小孩的模样顶多一个七岁,一个两岁。

叶雨时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她能说什么,她能做什么,她什么也做不了。就和那天她眼睁睁看着二丫因为饥饿晕过去一样,最后被她奶奶一句轻飘飘的没事带回家,只是因为二丫是女娃。

回家的路上,叶雨时出乎意料的沉默,叶向田和尤白苏以为闺女是累了,不想说话,尤白苏抱着叶雨时入怀,轻轻拍打,说:“如果瞌睡了就睡觉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的留言我都可以看到的,但因为是爪机更新党,回评不方便,所以就没有经常回复。

谢谢小天使留言啦!么么哒^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