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想起那天的事情, 叶雨时心里就难受。这几天一直蔫耷耷的。叶复临心细,他观察到叶雨时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好几天,不放心。

这天趁着周日他不用上学, 拉着叶雨时往青山上跑。等到达他们那个秘密基地小水坑,叶雨时才想起来,这个小水坑里还有她等着养大的鱼呢,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捉走。

挣开叶复临的手,叶雨时跑到水坑边,往水坑里面瞧。水坑里鱼倒是还有, 数量应该没有少,就是似乎这些鱼属于长不大的鱼,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鱼一点没有变大, 还是那么小。果然,怪不得没有人逮走它们呢,就这么小的鱼,身上都是刺, 吃着不好吃,一不小心还喇嗓子。

叶复临虽然主要目的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和叶雨时说说话,但既然上了山也不能什么都不干, 就背着一个背篓。

看叶雨时探头往水坑那边瞅,担心她掉下去,忙招呼她, “雨时,你小心一点,不要点下去,现在天冷了, 你要掉下去绝对会生病。”想起叶雨时最讨厌苦苦的东西,还吓唬她:“生病就会喝那些苦苦的药,特别特别苦,喝完几天嘴巴里都是苦的。”

叶雨时想起生病时吃的那些苦苦的药,就打个哆嗦,真是特别苦。农村地方,人生小病就是找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开点药,但西药贵且还少,大多都是开中药,或者自己找点偏方。没有经过炮制的药材,直接煮,可想而知那有多么苦。叶雨时喝过一次,就下定决心一定一定不再生病。

见叶雨时听话的离水坑远一些,叶复临放下背篓,装作不经意的问道:“雨时,你这几天咋了,整天没精打采的,遇上啥事了吗?”

叶雨时迟疑,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出她的烦恼。因为似乎她想的事情,在一些人眼里就是矫情,或者说他们生活在这个大环境下,没有感觉奇怪或者是不公。

叶复临装作没看出叶雨时的犹豫,继续说道:“如果什么事情,记得和人说说,你这几天的状态有些吓到叶爷爷和叶奶奶了。”

叶雨时心里有些愧疚,让爷奶爹娘跟着担心,忽然有了倾诉欲,“其实我觉得自己想好多啊。那天我看到二丫被饿晕,然后二丫奶一点都不关心她,二丫爹娘也不关心她就很奇怪了。为什么是一家人,他们却不关心二丫呢?还有那天去外婆家,就撞见有人欺负两个中农的孩子,说他们是坏人,还欺负他们。可中农不应该生活的还可以吗?我看他们很穷啊,穿的破破烂烂,玉竹姐告诉我说他们一个十岁一个四岁,但从外表看,他们顶多一个七岁一个两岁。”

叶雨时说的这些事,叶复临通通都有知道,他不像雨时,被爹娘爷奶保护的很好,甚至因为叶爷爷在村子里地位高,村子里的人对她都很友善。他见识过人性有多肮脏,也可以有多么贪婪。

有心劝说叶雨时,叶复临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难道说就是这样吗?村子里的人都重男轻女,所以二丫的亲人不关心她。说中农就是坏人,他们活该这样被欺负。可中农真的做了很多坏事吗?叶复临不知道。

最后想了又想,组织语言:“既然雨时你认为不对,那你可以试着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万一有些用呢?”叶复临不知道自己这样劝说是不是正确的,但看见叶雨时重新亮起来的眼睛,他想算了,说都说了,就算担心伤到雨时,他在旁边跟着就好。既可以防止她做危险的举动,又可以保护她。

叶雨时高兴的笑起来,觉得叶复临说的有道理,她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这不就是她心里一直以来酝酿的想法吗?

夸奖叶复临道:“安生哥,你可真聪明,怪不得每次考试你总考第一!”

叶复临接受叶雨时的夸奖,还不忘提醒她:“雨时,在你做每一件事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这件事的后果你能不能承受。”经过叶老头长久的人生教育,本来早熟聪慧的叶复临更加理智和成熟。他如今的思想和话语远远超过八岁孩子,和同龄的叶尚淮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叶复临是他哥呢。

叶雨时点头,她当然会想清楚再做。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她有爹娘爷奶哥哥,如果出了什么事,牵连到家里人可不行。

想通后,叶雨时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见叶复临在拔野草,跟着一起帮忙。

叶复临看叶雨时拔了一会就弄得掌心算是绿草汁,连忙拦住她,让她在一边等着,要不然她这一身衣服可能要洗一洗。绿草汁还不好洗,万一弄不掉,这衣服多可惜。

不让她帮忙,叶雨时就东瞅瞅西看看,发现哪里的草比较茂盛就大喊叶复临,让他来这里拔。没一会儿叶复临就拔满背篓。

叶复临是抽空来找叶雨时的,他拔这背篓的野草要用来喂鸡,既然叶雨时已经恢复,送她到家门口,看她进去后,背着背篓回自己家。他娘每天要上工,很忙,他平日要上学,只能趁着休课时,帮他娘做一做咋事,让他娘回来后能松快许多。

蹦蹦跳跳的回到家里,叶雨时跑到叶老太跟前,撒娇的说:“奶,我有点饿了,啥时候吃饭啊。”

叶老太见孙女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心中松口气,没有问她前几天是咋回事,既然孙女不想说,她就装作不知道吧。

点点叶雨时的鼻尖,放下手里的针线筐,起身去屋子里给乖孙女拿好吃的。

没一会儿,叶老太拿着一兜饼干出来了,这饼干是新口味,叫啥巧克力口味,是叶老头以前的战友给寄的,说是在京都很流行。但他们两个人都不喜欢吃这个饼干,说苦不苦,甜又没那么甜。不过到底是京都来的东西,孙女肯定没吃过,正好给孙女尝一尝。

叶雨时接过叶老太递来的吃的,发现它竟然是黑颜色的,拿起一块闻一闻,这个味道,有点像是巧克力?

叶雨时怀疑自己闻错了,这青山村这么偏僻的地方,咋可能有巧克力这种洋玩意。

怀疑着咬一口,叶雨时瞪大眼睛,发现这还真是巧克力口味的饼干。

叶老太看叶雨时惊讶的模样,笑着说道:“这是京都来的东西,你爷爷战友给寄过来的,说是最近京都流行。咋样,好吃吗?”

叶雨时点头,高兴的说:“奶,这个饼干的味道好好吃啊!”她上一世非常喜欢巧克力的味道,香醇又浓郁,虽然这饼干里的巧克力肯定不多,但聊胜于无。

叶老太开心的说:“喜欢吃就拿着吧,本来饼干这种小零嘴就是给你们小孩子吃的。”看叶雨时一口一个,担心她现在吃饱晚上就吃不下饭,提醒道:“不要吃太多了,等会晚饭该吃不下了。”

叶雨时恋恋不舍的吃下最后一块饼干,然后收起来,示意自己不吃了。

就在这时,叶老头回来了。虽然还是板着脸,但叶雨时明显感觉到叶老头表情的放松,说明叶老头现在心情不错,甚至可以说很好。

叶老头现在确实心情很好,他刚去叶国富家一趟,叶国富告诉他,那肥料的事是真的,绝对有用,南方那边都已经用上了。

因为没有村子去申请,农业局仓库存着一堆的肥料,亟待着解决。因为他们是第一个去问的村子,农业局说了,只要他们申请,可以给他们一个优惠,免费多赠送他们十袋。

叶国富立马心动。经过这一阵的打听,他可是知道这肥料有多么难弄,他们这里没有肥料厂,想要运肥料过来最近也要去清水县,那要过去就得两天两夜。故而每次都只能运来一点儿。

但这么多村子,分给谁分多少都是一个问题,索性就按照先到先得。而那些用过的村子因为担心更多村子知道后和他们抢,故而将肥料的消息瞒得要严严实实。

因为他们村子在县里关系不硬,消息比较滞后,弄得他们现在才知道还有肥料这种宝贝。

可现在不怕了。叶国富冷哼一声,就算瞒的再严密,最后不还是被他们村子知道了。既然被他们知道,就没有错过这件好事的道理。

叶国富确信这种新型肥料确确实实有用后,果断的申请够村子用的肥料。连夜赶回来叫人运肥料,就担心有其他村子人知道也过去申请。虽然他们先申请,但到时候人家直接拉走肥料,你总不能和人家打一架吧,只能自认吃亏。

叶老头去找叶国富时,叶国富叫了四五个后生正要开着拖拉机去运肥料,慌忙和叶老头大致说一下他打听来的消息,就催着人出发。

叶老头回来,发现叶雨时恢复原来的样子,心情更加不错。对叶复临这个小子的评价高上不少。想着叶复临如今的模样有他几分功劳,不由得心中有几分得意,他叶老头也是会□□人的嘛,那个老李头当初说他就是莽夫,不会教导人竟是瞎扯!

想起以前的战友,叶老头心中升起几分怅惘。他当初退伍,一是真的因为伤病,想念家乡亲人,年纪大了,老死家乡很不错。但又何尝不是因为发觉京都局势复杂,一不小心就会给家里招祸,想要保全自家呢。说难听一些,他好似一个逃兵。

但叶老头不是一个会忧郁的人,只是一瞬间就把这些怅惘扔在脑后,算了,回来都这么多年了,想那么多干嘛。现在每天逗逗孙女,教教孙子,闲了去菜园逛逛,有时绕着村子散散步。也是顶不错的生活,这叫什么,闲云野鹤,对就是老李头嘴里的这个词。

叶国富动作很快,运回来肥料,就召开大会向村民宣布这件事。

还是那个晒粮场,村民们听着村支书宣布的消息,相互之间低声讨论。

“哎,菜花婶,你觉得这可信吗?啥子肥、肥料的,真有这么神?能够让粮食增产?”

“这我咋个知道。我又没见识过。不过国富不是那种虎了吧唧的人,肯定是确信有用才告诉我们的、吧?”

“菜花婶,看你说到最后你都不相信,咋个让我相信。”

“去你的,老娘凭啥让你相信,你不相信就不相信呗,老娘自个相信就行。”说完,菜花婶转过身,不再和那人聊。

而这样的讨论绝不止在他们两个之间。

叶国富坐在前面,听着下面嘈嘈杂杂的声音,大声喊道:“乡亲们,静一静!静一静!”

喊了好几次,下面的声音才渐渐平息,叶国富接着说道:“乡亲们,我是个啥样的人,你们肯定都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坑你们的。这粮食是我们的命根子,我拿什么开玩笑都不会拿这个来瞎胡闹。肥料的事情是真的,小董村就用过,你们可以问问小董村的人,他们今年的粮食有没有增产!”

“乡亲们啊,这肥料可是国家给我们农民生产出来,让我们农民增产的东西。我们谁都可以不相信,国家肯定是可以相信的。”

这倒是,村民们纷纷点头,如果不是国家,他们咋可能过上现在和平安定的日子。所以谁都可能害他们,国家肯定不会。猛然对肥料的信心就增加许多。

有人就大声吆喝:“那村支书,这肥料这么好,我们就用呗!”

其他人纷纷符合,“对对,用呗,能增产,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哎呀,如果早知道这肥料,咱们肯定早就用上了!亏了,亏了!”

叶国富虽然很满意村民对他的信任,但还是打预防针道:“就是有一点我要和你们说清楚的,这一次的肥料是新型肥料,新生产出来的。在我们这边是第一次用。但就我所知,南方和临省早已经有地方用上了。听说效果非常不错。当然,也因为是第一次使用,可能会有些风险,就是万一没有用,这肥料就白申请了。”

没有用?

没有用会有害吗?有人想到这里,就发生问道:“会伤到庄稼吗?”

叶国富连忙否认,“我问过农业局的工作人员,人家说了,就算没有用,至多维持原样。而且既然国家允许生产这个肥料,绝对方方面面的风险都试验完毕。所以这个风险发生的概率非常小。”

村民们这才放心。不是他们不愿意承担风险,而是他们承担不起。他们手中没有筹码,唯一的就是粮食,如果种那一茬粮食毁掉了,他们就可以等着饿死吧。

不过叶国富不放心起来,提议道:“不如我们这样吧,我们划出一片土地来,实验着用上这种肥料。到时候如果有用,那我们剩下的肥料下一年就接着用,如果没有用,至多就损失这片地的粮食,对我们没有大碍。如何?”

村民觉得叶国富这个办法不错,反正就是多等一年,他们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等不起。纷纷同意叶国富的办法。

最终商定划出三亩地,等到春耕时用上这种肥料。

之后如何,叶雨时就没再关注,对她来说,她提醒完叶老头肥料,她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日子一天天变冷,秋去冬来。慢慢进入十二月份,东北的冬天冷的刺骨,这时候的东北,还会经常飘雪,因为没有空气污染,飘下的雪花又白又大,可以直接用嘴去接着吃。

天气寒冷,人们都不乐意动,基本都窝在家里。叶雨时严格意义讲她是第一次经历东北的冬天,她这时候才感觉到炕真的是神物,如果没有炕,东北该有多么难过。

这天晚上,天上又飘下小雪花,叶雨时已经观察出经验,如果是一下子下的又猛又急的,铁定时间下不长。但如果是这种慢慢悠悠飘下雪花,却从不间断的,绝对会持续很长时间。想来会下上一整夜,第二天就是一片银白。

为了节约柴火,叶雨时是跟着叶老头叶老太一起睡的。躺在烧的热热炕上,叶雨时睡意一下子就上来,也不想着下的雪了,反正进入冬天以来,雪就没怎么停过,明天再说。还没一会儿,她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叶老太瞅一眼叶雨时有没有蹬被子,悄声和叶老头说道:“睡着了,和小猫似的,睡得呼呼的。”

叶老头可以想象到孙女的模样,露出一个笑容,和叶老太说:“我们也睡吧。”

叶老太应一声,把叶雨时第二天要穿的衣服铺在炕的另一边,然后用一层布盖住。这样明天孙女起床穿衣服就不会吆喝冷了。

进入冬天后,叶雨时起的越发晚,再加上她喜欢赖床,感受着外面的温度,温暖的被窝就像一块磁铁一样,牢牢吸住她,让她生不出一点起床的念头。

而叶老头和叶老太由着她睡,每天起床时的动静都很轻,生怕吵醒她。

所以等叶雨时穿好衣服走出屋门,已经是临近十点。

叶尚淮已经和叶复临锻炼完毕回来了,哪怕下一层厚厚的雪,也没有阻挡他们锻炼的心。要不是担心去外面跑一圈,弄湿鞋子不保暖,他们绝对还会绕着村子几圈。

连续半年的锻炼,已经初见成效,现在的叶尚淮已经不是叶雨时第一次见到时还有着肉肉脸蛋的模样,面色红润,身材精瘦,甚至连身高都往上窜一大截。

至于叶复临变化是最大的,他还没过自己九岁生日,却已经有一米四。永远一副沉稳的模样,身体锻炼的梆硬,搁谁看都是一个大孩子。任谁都想不出来,半年前,他还是一个瘦弱甚至还有些阴郁的孩子。

叶尚淮瞟一眼叶雨时,然后回过头继续写作业。他有些粗心大意,上一次的数学作业就是他太心急,没看清楚是什么问题就直接写上答案,结果错了。

后来他娘知道后,直接让他抄了三十遍,还告诉他,之后如果再犯这种错误,错一道题抄三十遍。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敢再犯错,每做完一道题都认真检查一遍后再做下一道。虽然慢了些,但确实正确率提升上来,他数学成绩都提高好多。

叶雨时打着哈欠经过叶尚淮,瞟到他有一道题写错后,指着那道题,好心提醒他,“哥,你这道题写错了,你再算算。”然后迷蒙着双眼飘去找叶老太。她要让叶老太给梳头,虽然已经过了六岁生日,但她胳膊的长度依旧没有发生变化,所以她还是不能给自己梳头。

看着叶雨时指着的那道题,叶尚淮挠一下头,这道题他都检查三遍了,难道还是错了?虽然妹妹跟着娘学的很快,但这是二年级的数学,妹妹应该还没学呢吧。

可到底不想抄那三十遍,捅咕一下旁边坐的板板正正认真写作业的叶复临,低声求助道:“哎,安生,你给看看我这道题,我有没有做错。”

被打扰到学习,叶复临已经习惯,面色如常的接过叶尚淮的作业本,看向他说的那道题,发现确实有个小错误,“这里,你上面写了六,下面抄成八。”

叶尚淮看清楚叶复临指的地方,恍然大悟,他净顾着检查计算过程有没有出错,完全没注意到数字抄错,怪不得他觉得没问题呢。笑着感谢叶复临,“安生,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就要抄三十遍了。”说完,继续埋头写作业。

叶复临摇摇头,接着写自己的作业。他这学期跳了一级。本来应该是二年级,现在变成三年级。除了想给家里省些钱外,也是因为他已经自主学完二年级的东西,不想再浪费那个时间。

学着三年级的东西,叶复临感觉挺简单,同步预习着四年级的知识,如果可以,下一年再跳一级。不过这个想法他只是在脑子里想一想,还没有和他娘说过。他娘总觉得是因为家里穷,逼得他跳级,虽然高兴他聪明,但他如果说了,他娘绝对要哭一通。算了算了,之后再说吧。

叶雨时梳好头发,端着一碗粥小心翼翼的踱步进来,坐在两人旁边的桌子旁,因为这里放着火盆,最暖和,也不打扰两人学习。慢悠悠的时不时喝一口粥,烤一下火。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有大人有小孩子。甚至还有一些杂音。

还没等叶雨时听清楚那杂音是什么。就听见热闹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他们院门口。

叶雨时猛的喝完最后一口粥,掀开门帘,这是为了防止风进入屋子,保暖用的。

发现院门口竟然挺着一辆军绿色的汽车。这明显的标志,一看就知道是军用汽车。汽车旁边围着一堆人,都是凑热闹看汽车来的。

这么长时间了,叶雨时还是头一次在这个时代看见一辆完整的汽车。

还没等叶雨时去看是谁停了汽车在他们家门口,在厨房的叶老太就听见动静出来了。

一看见汽车,叶老太神情一下激动起来,三步并两步往门口去。

而这时,汽车门正巧打开,下来个神采奕奕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更新就是晚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