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男人站姿笔直, 展胸双手垂下。这样的习惯。让人一下就认出来男人是军人,至少曾经当过兵。

男人看见叶老太,神色也非常激动, 但可能是军人习性, 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没有像叶老太一样哭出来。见叶老太奔向自己, 丢下车门就去扶着叶老太。

叶老太抹下眼泪, 在这么多人面前哭泣, 是叶老太为数不多的失态, 平时叶老太非常注意自己的仪表,这是从小给地主小姐当贴身丫鬟养出来的习惯。

拍打男人的手臂, 埋怨中夹杂着隐藏不住的想念, “儿啊,你可算知道回来看看你的老娘老爹了, 一连三年,你都没有回来看看。要不是你爹娘身体好, 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男人正是叶老太的大儿子,去当兵的叶向军。他从十五岁去军营,至今已有二十三年。

叶向军苦笑一声, 当了兵之后, 很多时候就身不由己,他不再只属于爹娘, 更属于国家, 国家有需要,他身为军人,肯定要第一时间往前冲。这是他的职责。

但叶老太说这话,叶向军不乐意听, “娘,你看你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你和爹身体好,肯定还可以享好多年福呢。你就等着我们孝顺你吧,。

叶老太止住泪水,嗔怪的看一眼叶向军,“净会说好话。”

就在这时叶老太和叶向军身后传来一道女声。

“向军!”

叶老太往后看,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大约三十来岁。五官清秀但皮肤偏黄,身材娇小偏瘦,身高最多一米六。女人叫儿子这么亲密,看来她就是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儿媳妇。

叶向军看见女人,才想起自己忘给娘说他是带着一家人回来的,给叶老太说道:“娘,这是宜心,我媳妇。这一次回家探亲,我把尚松尚佳尚柏他们都带回来了。都这么些年了,咋样要看看他们爹长大的地方。”然后叫着钱宜心,“宜心你来扶着娘,我去叫他们下来,我们进屋说。”

钱宜心心中其实很嫌弃这个破地方,地方穷又偏僻,尤其还一堆人围着他们,都是一群土包子。如果可以,她都不想来。但她不敢露出一点点这样的想法,叶向军绝对要和她生气。

只能露出微笑往叶老太那边走,只是心中不甘愿,笑容怎么看怎么虚假。

叶老太人老成精,更何况她本来就眼明心净,这大儿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眼就看穿。本来还热情的态度,立马凉七分,直接说道:“不用扶我,我还没老到走不动的程度。”

叶老太这样说,叶向军也不强求,对钱宜心说:“那宜心你就叫一叫他们吧,睡了一路。也不嫌路上颠簸。我来拿东西。”

钱宜心听见不用扶叶老太,心中松口气,她可真不能接受和农村人触碰,农村人都邋遢,那手不知道多久洗一次。在军营里那些农村来随军的军嫂就一个比一个不讲究,家里弄得脏兮兮。像这样的军嫂,她从不打交道。

转身打开后车门,叫着睡在里面的儿子闺女。其实钱宜心来这一趟心中对叶向军心中是有怨气的,从沪市到这里多远的路,一路吃不好睡不好。孩子放她娘家,她爹娘给照顾着多好,她来这一趟就行,不知道非要孩子们跟来干啥。

“尚柏、尚松、尚佳,醒了没?到地方了,下车吧。”

其实三个孩子车子停下没多久,他们就醒了,只是周围那么多人一直盯着,还有爹娘没说让他们下来,心中胆怯,就没有主动下来。钱宜心一叫,胆子最大的叶尚松率先下来,然后叶尚佳叶尚柏跟着下来。

叶老太看着一连下来三个孙子孙女,心中对这大儿媳妇升起些满意。别的不说,大儿媳妇虽然看着性格不太行,传宗接代这一点做的不错。

叶向军摸摸两个儿子的头,让他们去找奶说说话,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他们奶长啥样呢。至于叶尚佳一下车就紧紧牵着钱宜心的手,丝毫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叶尚松和叶尚柏很崇拜自己当军人的父亲,听话的跑向叶老太。

叶尚松一点不陌生,叽叽喳喳的问叶老太,“奶,你们这里有啥好玩的吗?”脱离对环境的陌生,叶尚松立马想起他军营里农村来的小伙伴说的话。他们说农村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和玩具,弹弓、斗蛐蛐、打面包等等,上山打猎,下水扑鱼。只要你有本事,总能吃到肉。他当时听到时心中就很羡慕。

叶老太对虎头虎脑、胆大不见生的叶尚松蛮喜欢,她觉得男孩子就该是这样。笑容满面的回道:“玩的呀,那可多了。等之后让你三叔家的堂弟带你一起玩。”

“好呀好呀!”

和浓眉大眼长相颇类似叶向军的叶尚松不同,叶尚柏是一个清秀、书生气多些的男孩。他的性格也和外表相似,有些安静。在叶尚松一直说话的期间,他除了刚开始和叶老太问声好,之后一点插话的意思都没有,沉默的站在一边。

叶老太高兴的拉着叶尚佳的手,也没忘记拽住叶尚柏,往屋里走去,“咱们进屋说话,你堂弟堂妹也在屋子里。你们可以说说话,交流交流。”

叶尚松和叶尚柏是知道一些叶家情况的。因为叶向军每年会和叶家寄信。一年三四次,有时叶向军就会和他们说一说叶家的事。所以对于三叔家的堂妹堂弟,他们知道堂妹长得很漂亮,堂弟很聪明。

叶尚松这个年龄对女孩子漂不漂亮的关注绝对没有玩的兴趣大,一听说堂弟在屋,第一反应就是和堂弟打好关系,之后让堂弟带他玩。至于叶尚柏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书,这一次来爷奶家,因为路途遥远不方便,他不能带书,心里很是郁闷。

趁着叶老太和叶向军交流时,叶雨时偷偷溜回屋子里,因为外面下着雪,实在太冷,她受不了就回屋里暖和。

至于叶复临是一个心性沉稳的人,在没做完任务之前,绝不会分心。而叶尚淮虽然听见门口的动静,有些好奇,但尤白苏教导过他,做作业时要一心一意,只有在完成作业后,才可以干其他。

因此直到叶老太领着叶尚柏和叶尚松进屋,后面跟着叶向军夫妻还有他们的女儿,他们三个才算知道来人是叶家亲戚。

叶向看叶尚淮和叶复临专心致志写作业,哪怕他们进屋也丝毫不分心,他上一次和家里通信还是秋天,那时候叶复临和叶家的关系还没有走特别近,所以就没有告诉他叶复临的事情。

因此哪怕看见两个男孩,叶向军心中奇怪,也没有多想,放下带来的礼物,不由得夸奖,“三弟家这孩子教得好,不为其他事情扰动。”然后看着叶尚松,教育道,“尚松,你瞅瞅你,再看看人家。多学一学。”

听见这话,叶尚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就是静不下心,对学习不怎么感兴趣,所以他学习不好。而钱宜心不屑的撇撇嘴,学什么学?一个农村小孩,有什么值得可学的。她们家有钱有势,尚松之后可是要走一条康庄大道的。

钱宜心还知道遮掩遮掩,做个面子情,虽然她的表情已经被眼尖的叶雨时看见,但叶尚佳丝毫没有顾忌。家里就她一个小姑娘,自然很是偏宠她,也就惯的她趾高气昂,丝毫没有尊重别人的意识。

直接嫌弃的说道:“我家那么有本事,我爹是团长,我姥爷是将军,我哥怎么可能需要向一个农村的土包子学。”叶尚佳其实在听到今年要在爷奶家过年就不开心。在她看来,一个偏远的农村,有什么可待的,有沪市繁华吗?有沪市热闹吗?更可况爷奶就是两个没见识的农民,咋和当将军做贵妇的姥姥姥爷相比。要是被她那群小姐妹知道,她叶尚佳还在那圈子混不混了。

一听这话,叶老太的脸立马拉下来,松开拉着叶尚柏和叶尚松的手,生气的对叶向军说道:“看来有我和你爹这么个农村父母,让你很是不满啊。要不然咋会教闺女说这话。”比起经常不见面的大儿子一家,肯定是朝夕相处的三儿子一家更亲近。不说叶尚淮没错,就是有错,叶老太肯定会先维护叶尚淮。而且在叶老太看来,叶尚佳能说出这话,不就代表她看不起农村人嘛,既然看不起农村人,她这个农村人的奶能被人家瞧得起嘛。

叶向军咋可能有这种想法,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娘生气了,虎下脸训斥叶尚佳:“你说什么呢?谁教你说的这些话?怎么瞧不起农村人,你爹我就是农村人生的养的,你是不是也嫌弃你爹。既然这样,那你就立马走!我叶向军没有你这个不孝女!”然后对叶老太陪着笑脸,“娘,我咋可能教她那话。就像我说的,我自己都是农村出来的,看不起谁也不能看不起农村人。”

对叶向军这话,叶老太还是相信的。脸色稍微好看一些。但对钱宜心的评价又下降不少。

长这么大,这是叶向军第一次对叶尚佳生气,叶向军难看的脸色和语气吓了叶尚佳一跳。

但父亲长久威严的形象深植她的内心,再加上旁边钱宜心不停的拽她的手,让她不要再说话,哪怕心中再愤愤不平,只是不服气的扭过头,不再说话。

可叶尚佳闭嘴并不能让叶向军满意,他严肃着脸教育道:“我对你平时的教育就是这样吗?口无遮拦,不知尊重,之后还不道歉。”看向一声不吭的钱宜心,问她:“这是你教的吗?”

钱宜心慌忙摇头摆手,但其实她心里是心虚的,因为女儿会这样子嫌弃农村,还真有她平时态度的影响。但这个时候她咋可能承认。孩子们不知道,但她作为枕边人还能不知道自己丈夫的命门吗?他这个人最正直无私,眼里揉不得沙子,也最瞧不起那种特权,而她女儿这番话不就把她们摆在了高高在上的地位吗?

叶向军平时在家尽可能是好脸色好态度,但她发脾气的样子,她见过一次就不想见第二次。所以这事她死活不能承认。

钱宜心虽否认,但叶向军心中有数,只是冷冷的看钱宜心一眼,再次重复的问叶尚佳:“知错了吗?”

钱宜心拽拽叶尚佳的胳膊,让她服个软,叶尚佳拉着脸,满心不甘愿,快速的说道:“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再说这话了!”

叶尚佳的道歉虽让叶向军不满意,但这里人这么多,他娘还在旁边站着,只能先放下这件事,打算等私下里再说一说叶尚佳。

在叶尚佳和叶向军冲突时,叶尚淮和叶复临已经写完作业。听了叶尚佳的话,他们都很不高兴。对叶向军一家的印象都不好起来。

叶向军能在这个年纪当上团长,除了岳家一定的帮助,他自己的能力和性格占绝大部分。而叶复临、叶尚淮和叶雨时三人的脸色那么难看,他看在眼里,心中有数,叹息一声,这一次回乡探亲可真是毁了。

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叶尚松这个哥哥照顾着叶尚佳和叶尚柏,他扶着叶老太进去里屋说话。

叶向军一走,叶尚佳立马脸色难看的拉着钱宜心,想去车上坐着,不想在这个窒息的屋里待着。

叶尚松皱眉,都已经让爹不高兴了,还在这作妖,这个妹妹真是让姥姥给教坏了。

正想说她,叶雨时忽然开口:“你既然看不起农村人,你干啥要吃农村人种的粮食,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原材料也是农村人种的,你为啥要穿。甚至你姥姥姥爷家往上数几代也是农村的。就连你自己也是农村人的后代。你既然这么瞧不起农村人,那这些经过农村人手的东西你都不要用?要不然这就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俗称白眼狼。”

叶雨时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回荡。

可声音再好听,作为被骂的人来说也丝毫不会喜欢,她生气的看着叶雨时,顾忌着在里屋的叶向军,声音压低的威胁:“你个土包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惹我,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雨时装作被吓到的模样,“哦?我好怕怕哦!”然后做个鬼脸,吐吐舌头,“我就说了,我就得罪了,你能奈我何!”

“你!”叶尚佳被叶雨时一激,怒气上头就要去打叶雨时,被钱宜心眼疾手快的拉住。

同时叶复临和叶尚淮都站在叶雨时面前,挡住她。

钱宜心让叶尚佳冷静,不要再惹怒你爹。想着叶向军,叶尚佳勉强冷静下来,瞪叶雨时一眼,憋气的扭过头。

钱宜心虽让叶尚佳不要说话,但不代表她可以容忍叶雨时的难听话,端起上层人士的做派,嫌弃的瞅瞅这个屋子,说:“我说小姑娘啊,你可能是在这个小地方待久了不知道外面天地有多大。今天婶婶就发发善心,给你说一说,免得你自以为是,觉得农村就是全部。以后到了外面,得罪人都不知道。”

钱宜心这话听在叶尚松和叶尚柏耳中都很是刺耳,很别说叶尚淮和叶复临。

至于叶雨时根本不在乎,外面有多大,她可比钱宜心知道的多。

“哦?外面有多大,不去和我这个老头子聊一聊?”叶老头一大早就出门去菜园子看一看,人老闲不住,听到村子里说他家有人来,还是开着绿色的车,他就猜到是大儿子一家到了。

紧赶慢赶的回来,才到屋门口就听到这么一番话,说实话,叶老头很不高兴。

看到叶老头进屋,叶雨时高兴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撒娇道:“爷,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叶老头慈爱的摸摸叶雨时头,说:“爷去菜园子看看,这雪下这么大,地里还有一些大白菜,可不能给冻死。”

然后冷着一张脸,看向屋里唯一的大人,猜测这就是大儿子选的妻子,说实话,叶老头很不满意。不只是因为她刚刚那番话,更多是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能安家。

男人娶妻当娶贤,贤妻宜室宜家。他大儿子是个当兵的,得有人安定后方,他才能放心向前冲。

迎着老爷子的眼神,钱宜心心中一抖,这老爷子不简单,她竟然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在她爹身上感觉到的气势。

钱宜心不是个傻得,刚端着的气势立马收敛起来,低眉顺眼的哄叶老头,“您就是公爹吧。爹,您好,我是向军的妻子,我叫钱宜心。”

叶老头冷哼一声,“不敢当,我一个农村老头,可当不起你团长夫人的问好。”

钱宜心笑容停顿一下,知道叶老头是在为刚刚她说的话生气,立马解释,“其实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嘴笨不会说话,我刚刚说的没坏心的。只是想给三弟的孩子说一说外面的世界,鼓励他们能往外飞,往高处飞呢!”接着还道歉,“如果爹听着觉得不中听,我就不说了,不说了。是婶婶嘴笨,不知道小姑娘能不能原谅婶婶。”看着叶雨时。

那真挚的眼神,如果不是刚刚已经认识这位大娘娘的真面目,叶雨时还真会觉得这是个没坏心思的好人。但叶雨时也是从小到大被宠着,谁还没点脾气了,装作相信的样子,“啊?原来婶婶是这么个意思啊!我还以为婶婶是觉得我是个土包子,啥都没见过,故意讽刺我呢!”

看叶雨时这懵懵懂懂又天真无邪的样子,叶复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小丫头,又在捉弄人了。

戳中心中真正的想法,钱宜心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但很快笑着说:“那怎么会,都是一家人,婶婶咋可能那样做。”

叶雨时点点头,“这样啊……那好吧,我就暂且相信吧。”

钱宜心抽抽嘴角,暂且相信?

叶老头坐在椅子上,半阖双眼,好似没听出叶雨时话里意思。虽然不喜欢钱宜心这个大儿媳妇,可娶都娶了,事已成定局,叶老头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作糊涂揭过这件事。

叶向军听见叶老头回来的动静,从里屋出来,钱宜心见叶老头没有说刚刚的事,心中松半口气。剩下半口要等到确认叶向军确实不知道才能彻底松开。

叶向军一来一大家子,幸好他给家里提前打了招呼,叶老太才能收拾出房间。

大儿子一路辛苦赶来,叶老太就让他先去她腾出来的屋子休息休息,反正都回来了,话什么时候都能说。

叶向军确实累,就他一个男人,一路上他一直惊醒着。就点头,答应去休息休息。

钱宜心也跟着一起去,她是要收拾收拾他们带回来的衣服之类,要不然不方便。

至于叶老太则去厨房,快到中午,要开始做饭。

叶老头又背着手,出门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几个孩子。气氛一下冷下来。

叶尚松是个不见外的,丝毫不在乎叶尚淮和叶复临的冷脸,笑嘻嘻的凑过来,问道:“农村有哪些地方好玩吗?我听别人说,农村有很多好玩的。我来之前就很期待。你们都是我堂弟吗?那我们一起玩啊!我叫叶尚松,你们叫啥啊?”

对于叶尚松这自来熟,叶尚淮还真强撑不下冷脸,只是还不高兴,勉强的应道:“我叫叶尚淮,他叫叶复临,那个是我妹妹叶雨时。农村是有很多好玩的,现在冬天,可以打雪仗、捕鸟等等。村子里有很多小伙伴,可以一起玩。”

“那能上山打猎吗?”叶尚松开农村最期待的就是这个。

叶尚淮点头,“能是能,但还要看你本事。冬天能出来活动的野物都机灵,特别不好逮。”

“那没事啊!咱们下午就去呗,看看再说!”叶尚松拍拍胸脯,骄傲的说,“我在军营里跟着一起训练,身体特别好,特别厉害!肯定可以捉住!”

然后拽着在一旁木桩子似的弟弟,

叶尚淮撇撇嘴,心中嘀咕道,吹的挺大,你跟着一起训练,我还练武了呢,可每次也没咋捉到啊!

但因为存着捉弄的心思,叶尚淮没有提醒叶尚松,就让他抱着这种想法,等到下午没有捉到,那就是他丢脸的时候。

看叶向田一直不说话,叶尚松问道:“哎,你咋不说话?不要害羞,都是一家人。”

叶复临纠正,“我不是你堂弟。我只是暂时在这学习。”

叶尚松摸摸脑袋,笑起来,热情的说:“那没事,你肯定和堂弟关系很好。那咱们就都是兄弟,下午一起上山啊!”

看向安安静静在烤火的叶雨时,叶尚松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堂妹竟然这么漂亮,嘴巴红红的,眼睛又大又闪亮,不由得夸奖她,“堂妹真漂亮,以后肯定更漂亮!”

这话让叶复临和叶尚淮对叶尚松的印象一下子好很多。叶雨时对他的印象分也往上加几分。

自己大哥和刚刚有矛盾的人交流的挺热闹,叶尚佳翻个白眼,不屑的转身出去找钱宜心。她才不乐意和他们一群土包子一起玩呢!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隔壁新文《七零劳动最光荣》求收藏!

是一篇女主一步步成为科学大佬的爽文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