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二章

第二章


跑到隔壁,毛蛋一说,叶老太果然不同意,但最终还是败给了叶雨时的撒娇,可同时叶雨时也向叶老太保证了,绝不去山上,只在村里玩。

出了门,走在这土路上,叶雨时的唯一感受就是穷、破、脏。

还没等叶雨时感慨一番,毛蛋就欢快着拽叶雨时往前跑,“我们快走,去小树林找安生哥他们玩!”

叶尚淮看毛蛋拽着叶雨时一溜烟儿跑没影,急忙跟上去,一边也大喊着,让毛蛋跑慢点,别摔了妹妹。

这个时代的小孩子大多没有什么玩具,尤其是乡下的孩子。但玩是孩子的天性,所以很多孩子都会制作一些简单的玩具,例如弹弓、纸飞机等等的一些。其中又以弹弓最受男孩子欢迎。如果你能制作出一把射的又远还好看的弹弓,那你就会成为最受欢迎的人,如果你射的还特别准,那你就可以成为孩子里的头头。

毛蛋嘴里的安生哥就是一群孩子的头头,大名叫叶复临。据说这名字是他当兵的父亲特意求了部队的文化人给起的。

当然,安生也不仅仅是凭着一手射很准的弹弓当上了老大,最主要的是他能打。这在孩子面前可是最有威慑力的。哪怕他才八岁,也照样收服了一群比他大的小弟。

等毛蛋拽着叶雨时跑到小树林时,果然有一群孩子在那里,粗略一看得有十几个孩子,叶雨时估计大多是十岁左右的男娃。因为也只有这个年纪的孩子可以随便乱跑,再大一些要么去上课,要么就跟着下地干活了。

这个年纪的男娃正是淘气的时候,身上总会脏脏的,所以叶雨时看到一个个邋里邋遢的男娃时,不太适应的移开视线。也就看到有一个男娃身上是最整齐干净的,而且也是这群孩子里长得最俊的。不知道为何,叶雨时有种直觉这就是毛蛋嘴里的安生哥。

果然,还没跑到跟前,一个身材瘦小,脸上身上都黑乎乎的男娃就招呼毛蛋,“毛蛋,你来乡下可真勤快,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喜欢乡下的人,要不你干脆留在乡下的了。”

毛蛋停下脚步,翻个白眼,虽然在这群孩子当中他年纪最小,但丝毫不畏怯,“来乡下勤快咋啦,又不是找你的,我找安生哥。”说着跑到那个正磨着手里弹弓长相最醒目的男娃跟前,兴奋的说,“安生哥,你这是在做弹弓吗?你能教教我吗?”

安生抬起头,看毛蛋一眼,先冲着后面跟过来的叶尚淮说道:“这几天都没见妹妹出来,好不容易出来了,妹妹这是好了吧?”

刚刚调侃毛蛋的男孩也跟着附和:“是呀是呀,淮生哥,好几天没有见雨时妹妹出来。”说着,还有丝害羞的瞅叶雨时一眼。

这倒不代表他有什么想法,一个八岁,一个五岁,再怎么也不可能这么成熟。而是因为叶雨时是整个村子的孩子最羡慕的人。她总有光鲜亮丽的衣服,甚至有些还是上海来的,总能吃到各种新鲜的零食,甚至每个月还有零花钱,而且她的爷奶爹娘都特别宠爱她。每次见到她,永远是一副精致又时髦的形象,让他们想亲近又胆怯。

这种明显的差距,差的小可能还会嫉妒,差的大就只有羡慕,无论男女。

叶尚淮缓和因为毛蛋硬拽叶雨时奔跑而涌上来的脾气,牵着叶雨时的手,说:“嗯,好多了,所以就出来玩了。”

毛蛋不甘心自己被忽略,横插一嘴,“妹妹都能出来了,肯定没啥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我想和安生哥你学做弹弓。安生哥,求求你了,教我做吧,如果我能做出一把又好看射的又准的弹弓,那得老风光了。”

距离安生最近的一个男孩嘲笑道:“你想的怪美的,还做又好看又射的准的弹弓,你能不能做一把弹弓出来都不一定呢!”

毛蛋生气的看向他,正准备和他理论,就被安生拦住了,“得了毛蛋,还有功夫在这里吵架,你不想学了?”

“学学学!”毛蛋兴奋的说。

叶尚淮皱一下眉头,这毛蛋,一见弹弓,啥都忘了。

安生指挥一个男娃领着毛蛋先去选合适的枝丫,等找回来他再教。看毛蛋又蹦又跳的走了,他才走向叶尚淮和叶雨时。

看了看叶雨时,弯下腰,温声说道:“妹妹要和我们一起吗?”

叶雨时才不想和他们一起,都是男孩子,而且她虽然外表小,但实际年纪都二十多了,哪可能愿意和他们一起玩。就抢先挣开叶尚淮的手,说:“哥,你去和安生哥一起玩吧,我不去,就自己在旁边等你。”

“这……”叶尚淮犹豫,妹妹身体才刚好,他不放心妹妹一个人玩。正准备和安生说他就带着妹妹在周围转转,不和他们一起了,一个眉眼英气,方脸的小姑娘走过来,“你们去玩吧,我带着雨时一起玩。”

这姑娘叫李英红,是家里老大,她下面有三个弟妹,为人热心细心。叶尚淮对她还算放心,看妹妹实在不想和他一起,只能把妹妹交给李英红。同时再三交待,不要去危险的地方,就在周边。

李英红没好气的说:“知道知道,我们就采一采野菜,还能去哪?”

说完,领着叶雨时就去往旁边一堆女孩子那里。

这里的女娃不多,也就五六个。也正常,这个年纪的女娃大多都可以干活了,如果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还要照顾弟妹,哪有时间出来玩。能出来玩的,不是家里比较宠爱,就是能干,出来采野菜什么的。

比如李英红就是出来找一找看有什么野菜吃的。她家五个孩子,父母就是累死累活,一年到头也就紧巴巴不饿死,再加上前几年干旱,地里种不出东西,她家粮食就更紧张了。这不趁着春天,野菜疯长的时候多采一些野菜,她家过不了多久就要断粮了。想到饿肚子,李英红抿抿嘴巴,心里很难受,可她也还小,跟着下地也拿不到什么工分,只能这样东找找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叶雨时瞅着这个破败的小树林,要不是白天,这地方都可以当做恐怖片拍摄地了。地上光秃秃的,露出干巴巴的泥土,只有偶尔几个地方有一片不怎么明显的绿色——这是这几天刚冒出来的野草,因为还太小,没有人动它。基本上树都没有皮,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枝丫光秃秃,哪怕是春天,也没有长出叶子。

看着这幅场景,叶雨时才恍惚对六零年尤其是□□刚结束的六二年的贫穷和困苦有一个清晰的意识。这样的六零年,她真的可以坚持住吗?

还没等叶雨时想出个结果,早看到叶雨时的那群女娃连最爱的家家酒也不玩了,迫不及待的跑向叶雨时,“雨时要和我们一起耍吗?我们正在演打鬼子。”

说话的女娃看着叶雨时干净靓丽的衣服,再看看自己黑乎乎的手,也不敢伸手去摸,担心自己的脏手把衣服弄脏了。这么漂亮的衣服,弄脏了,她可赔不起。

这个女娃没有上手,但有的就毫无顾忌,一个身材瘦小,面容透着几分刻薄的女娃不管不顾的就冲到叶雨时跟前,上手就拽,“哇,你这衣服可真漂亮,我想要,给我穿穿吧。”说着,就要脱叶雨时的衣服。

叶雨时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么强盗的女娃,她虽然觉得自己这一身很土,亮红色的花上衣,黑色的裤子,如果不是有一张青春漂亮的萌脸撑着,她都不能想象自己的形象。但嫌弃归嫌弃,这几天下来,她也是知道她这一身在这个年代可是顶出众的一身。看这个女娃脏兮兮的手,不知道多久没洗了,还粘着刚刚摸爬滚打的泥土,她怎么可能让她碰。

连忙缩身,躲到李英红的身后,然后探出头,眨巴着大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像刷子一样,娇声娇气的说:“你不是好孩子,我才不让你穿我的衣服呢!哼!抢我的衣服,我就不给你吃花生!”说着,从她的衣兜兜里掏出两把炒花生。这是她临出门,叶老太给她的,让她当零嘴吃,正好这时候派上用场。

“给,英红姐,你们分一分吃吧,这炒花生可好吃了!”叶雨时边递给李英红,边还故意瞅着那个女娃。

李英红忙推回去,“不行,我们咋能拿你的东西!”

围着的女娃看着叶雨时拿出的炒花生眼睛都放光,这时候很多人家吃饭都困难,更何况这种小零嘴呢。也就过年时可能吃上一点。但英红说的也对,咋能无缘无故就拿别人的东西。

叶雨时咋可能让李英红推拒回来,强行放到李英红手里,“吃吧,我也有。你们和我一起耍,那就是朋友啦,我娘告诉我好朋友是可以分享好东西的。你们不拿是不想和我成为朋友吗?”

怎么可能不愿意?她们不知道有多想。就这样半推半就接着了。其实说是两把,但叶雨时手小,每个人最多分到一两个。

抢东西的女娃叫苏小草,看李英红分花生不给她,就越发嫉妒,直接就想抢。

李英红怎么可能忍她,手用力一推,双手叉腰严严实实的挡在叶雨时前面,生气的大吼道:“苏小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刚还想抢衣服,也不看看你有多邋遢。还上手拽,摸坏了,你赔得起吗?现在竟然还想抢雨时的花生!”

苏小草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带着嫉妒的语气说道:“她家有钱,到时候再买不就行了。我家是贫农,咋有钱买衣服买零嘴。”

李英红:“贫农咋啦,我家也是贫农,雨时家也是贫农,叶爷爷还是老红军呢?不要说这没用的,要不是看在安生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们会和你一起耍?就你这小肚鸡肠又爱占便宜的性子,我们都快烦死你了,你竟然还敢这么不要脸的抢东西?”和机关枪似的,李英红一刻不停的喷苏小草一脸,说的苏小草脸涨脖子粗,当然这不是羞愧,而是恼怒。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你的样子,浑身上下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每天收拾自己没有。再说了,看看你自己的体型,你穿的上雨时的衣服嘛。”一个身上打满补丁的姑娘嫌弃道,她早就不想和苏小草耍了,每次玩打鬼子,苏小草总是抢大英雄的角色,哼,也不看看自己那刻薄的模样,当得起大英雄的身份嘛。

苏小草再厚脸皮,她也是一个小姑娘,被人这么说,她涨红着脸,声音尖利,“你们这么说我,不就是要讨好叶雨时,也好穿叶雨时的衣服,吃她的东西嘛,当谁不知道你们的心思一样。不想和我耍,我还不想和你们耍呢!”说着,就一溜烟儿的跑向村里的方向,路过叶雨时时,还恶狠狠的瞪叶雨时一眼。

叶雨时无所谓被瞪,又不掉肉,只是没想到这几个姑娘嘴这么直接,但不得不说,很爽!对付这样的“熊孩子”就要让人痛!

看苏小草跑了,李英红才向叶雨时解释道:“那是苏小草,你可能不认识,这一阵子刚来咱们村,她娘是安生的小姑,不用管她,我们都挺烦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