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三章

第三章


苏小草跑了,接下来的气氛就和谐许多。

她们都邀请叶雨时一起玩,但叶雨时对扮家家酒没什么兴趣,就说她想在周围看看逛逛。

李英红她们也不在意被拒绝,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的情况,而且面对这么光鲜亮丽的叶雨时,她们其实不太敢搭话。哪怕她们同在一个村,但生活的条件完全不在一个概念,她们都有种直觉,叶雨时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面对着叶雨时既羡慕又拘束。叶雨时不愿意一起耍,她们反而放松许多,就让叶雨时就在周围,不要乱跑。

其实周围没什么可看的,一眼看完,不是枯树就是石头。叶雨时只是找个借口拒绝而已。

叶尚淮因为心里一直挂念着叶雨时,和安生他们一起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没一会儿就叫着毛蛋回去,但毛蛋正追着安生学做弹弓,哪里愿意回去,就摆摆手让叶尚淮自己先走,他之后自己回去。

叶尚淮也没有强求,就独自回来找叶雨时,看到妹妹孤单单的站在一边,有些心疼,跑过去拉起妹妹的手,“妹妹,我们回去吧,爹娘也要回来了。毛蛋一会儿会自己回去。”

叶雨时确实闲着无聊,见时间也差不多,就同意了。

回到家,叶父叶母还没回来,叶尚淮先带着叶雨时跑到隔壁去找叶老太,告诉叶老太他们回来了,顺便告诉叶小姑,毛蛋在小树林那里,一会儿自己会回来。

叶小姑想到自己那贪玩的娃,没好气的说:“这毛蛋,整天就想着玩,只要有的玩,饭都可以不吃。”

叶老太:“毛蛋才多大,孩子都这样,等他再大点就行了。”转而问叶尚淮,“一会儿你们爹娘回来了就告诉他们,来这院吃饭,正好你们小姑也回来了。”

叶尚淮点点头,回自己院子等叶父叶母回来。

说起来,叶老头和叶老太是这年代少有的开明父母。在孩子都各自成家后,就主动提出来分家。他们认为他们还能动,就不跟着孩子过,等再老点,各家给养老钱就行。一开始叶父他们都不同意,觉得哪有父母不跟着孩子一起过的,但叶老头和叶老太都很固执,最后叶父就决定把院子选在叶老头和叶老太旁边,有个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过去。当初叶老头和叶老太的这分家处理方式可是这一片的头一个,还引起很大讨论,那些家里孩子多的都很羡慕叶父他们能分家。

叶父是四队队长,因为叶老太的教育方式,他对任何事情都认真负责,因此每天都最回家很晚。而叶母是小学老师,不用上工,就有十个公分,是很多人羡慕想要的工作,要不是叶母是高中毕业,还得不到这个轻巧的活呢。因为现在是春种,都忙着种地,学校就暂时停课,叶母就跟着叶父一起去地里了。

没一会儿,叶父叶母就回来了。这一次难得叶父回来的早,这也是因为他们都不放心叶雨时,毕竟人无缘无故咋可能昏迷那么长时间。从叶尚淮和叶雨时的长相就可以判定叶父叶母的长相绝不差。果然,叶母皮肤白净,有一张柔弱文静的脸,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而叶父是那种硬汉长相,浓眉大眼,是这个年代最吃香的长相。

叶父一回来就先看看自己小女儿的情况,见一切都好,才放心的去洗手。

叶尚淮跟在叶父屁股后面,“爹,小姑回来了,奶说一会儿去她那里吃饭。”

“行,我和你娘这就去。”叶父声音洪亮。

叶雨时看着身材壮硕的男人。上一世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是她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致使她对父亲这个角色是陌生的,但父亲就应该是这样吧,身材健壮,身形高大,声音洪亮,对家庭负责。

叶雨时正想着,叶父洗完手,一把抱起乖巧坐在凳子上的小闺女往隔壁院子走,心都化了,轻声和气的问道:“囡囡,爹回来了,咋不说话,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叶雨时被叶父这突袭一抱吓一跳,慌忙搂住叶父的脖子,听到问话,摇摇头,“没有不舒服,挺好的。”

后面叶母拉着叶尚淮的手,跟着叶父向隔壁走去,一边温柔的问叶尚淮:“上午带妹妹出去耍了?没有去山上吧?”

叶尚淮自觉自己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被叶母还像小孩子一样对待,略有几分别扭,“娘,我都八岁了,都已经上学了,你以后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然后才说:“上午带着妹妹去找安生耍了,就在小树林。”

叶尚淮这小大人一样的话,听的叶母发笑,含着笑点头,保证自己以后会当做一个大孩子一样对待他,叶尚淮这才满意。

等去到隔壁,叶老太已经做好饭,叶老头也已经回来了,就等着人齐开饭。

毛蛋身上脏兮兮的,不知道从哪里钻来钻去了,叶小姑一边拿着毛巾给他擦,一边骂他不知道爱惜衣服,说之后都不给他做新衣服了,就穿着这一身过吧。

毛蛋听着不痛不痒,对他这个年纪的男娃来说,新衣服远没有玩有吸引力。

叶老头表情严肃,眉眼间透着威严,挺直的身板明显透着军人气息。他拿着大烟枪,吧嗒吧嗒抽着,愁眉苦脸的不知道在想啥,看三儿子一家到了,抽一大口烟,收起烟枪。

“吃饭了。”叶老太吆喝一声,一家人围坐在堂屋唯一的方正桌子边。

饭就是各种杂粮混合做的糊糊,叶老太炒了个鸡蛋野菜汤,里面还可以看见几块大肥肉。

这样在现代人看来简陋寒酸的一餐已经是这个时候难得的大餐了。□□刚刚结束,但这片土地还没有完全缓下来,秋收也还没到,很多人家甚至连粮食都快断了,更不要说肉和鸡蛋。

叶老太可是知道自家孙女的嘴巴有多叼,再加上孙女大病初愈,就给她熬了一碗米粥,还特意熬多了一些,给叶尚淮和毛蛋也盛了一碗。

看看大人的饭,再看看她的米粥,叶雨时吸吸鼻子,有些感动遇到这样疼爱她的一家人。吃饭的途中,除了叶父叶母给叶雨时夹上一筷子肉,就没有其他的动静,每个人都认真的吃着饭,哪怕是毛蛋一心想着出去玩,也不敢随口乱扒拉几口就跑出去。

浪费粮食是罪无可恕的事情!

吃完饭,叶母和叶小姑去厨房洗碗,叶老太也不闲着,去了里屋不知道干啥去了。

叶父没有急着走,问叶老头:“爹,你这出去一趟有啥收获没?公社能给补助吗?咱家倒还好,但村里很多人家都要断粮了。”

说到这个叶老头就发愁,今天村长和村支书去公社询问救济粮的事,也不要多,每家给个十几斤,也能支撑着过一两个月。但不行,救济粮有是有,都调到更加困难的地方了。他们这里因为靠着山,暂时还能活下去,很难申请到救济粮。回来村长和村支书就来找他,想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叶老头把这情况给叶父一说,叶父皱起眉头,对这情况束手无策,他也没法子变出几百几千斤的粮食啊,“这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饿死人吗?”

叶老头重新抽出大烟枪,吧嗒抽一口,缓缓吐出一口气,“唉,山那头太穷了,听说已经饿死有人了,咱这里因为相互扶持加上存粮暂时还没人饿死,上面就觉得还能撑下去,救济粮就先拨给其他地方了。不过顺便也说了,今年的任务粮可以让我们少交一些,聊胜于无。难啊,这三年□□太多地方饿死人了,老天爷存心让我们活不下去啊。”

刷完碗的叶小姑出来恰好听到这里,插嘴道:“爹,你也没办法吗?”

叶老头叹口气,要是有办法,他早就提出来了,可缺粮这个问题是全国性的,不是他找找人就能给解决的。

看叶老头这样子,叶小姑心中有数了。也染上几分愁丝,她住在城里,和毛蛋爹都是正式工,虽然钱票啥的都有,可城里现在也快领不到粮食了。虽然家里还有存粮,但谁知道这情况会持续多久,粮食反正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放坏,多一些是一些。这实在不行就只能去黑市撞撞运气,看能不能买些粮食支撑。

叶雨时在一边坐着,听着他们交谈。对这个年代的困苦有了更加深刻的概念。饿死人?这对于大多数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虽然确实有人吃不起饭,但都是极度贫困地区,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见识到这种事情。

同时叶雨时也想到,今年是62年,66年那十年就要开始,她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那段时间吗?不会有一天,连喇嗓子的饭都吃不着了吧?

越想越忧伤,叶雨时简直想哭,不由得又想起那个带她来这个年代的小木盆,真是害人不浅,当初她干啥要买那个小木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