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八章

第八章


在这个时代待的越久,叶雨时就愈发感觉自己在融入这个时代,前世的记忆在慢慢消退,仿佛她就是原主,原主就是她。当然,性格肯定和真正的五岁小姑娘不一样,但也越来越有孩子的感觉,至少她每次和叶家人撒娇卖乖是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了。

这天,叶雨时跟着李英红她们一起出去摘野菜,春天嘛,野菜正是一茬茬往外冒的时候。摘着摘着,她们互相就分散开。

忽然,一个女娃忽然晕倒过去,她摘的野菜也撒一地,吓了她周围的女娃们一跳,连忙围上来看她的情况。

“二丫这是咋啦不会是死了吧?”

“啊?死人?这怎么办?咋办啊!”

女娃们可都没经历这样的情况,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还是稳重成熟一些的李英红厉喝一声,“慌什么!”,她其实内心也慌乱,毕竟再成熟也还是个孩子。抖抖索索的伸手试探二丫是否还有呼吸,等感觉到还有呼吸声,她才长舒一口气,放心许多,“去叫大人,二丫没死。可能是晕过去了。”

“哦哦。”一个机灵点的女娃听到叫大人,连忙跑向村里,一边跑还一边叫,“二丫晕过去了,石水婶,你家二丫晕过去了!”

她口中的石水婶就是二丫的奶奶。

她一路跑到田埂处,连口气也没喘,就大叫着:“石水婶,你快去看看,二丫晕倒了,她好像快死了!”一着急,这个姑娘就把心里的话全给秃噜出来。

一听死人,这问题可严重,石水婶正好归属于叶向田负责,他连忙让石水婶带着二丫她爹娘去看看,不能出啥事。

石水婶老大不愿意,这都马上到中午休工了,这时候带着三个劳动力离开,会扣一两个工分的。二丫这死丫头,早不晕晚不晕,偏偏晕在这快休工的时候,白白让老娘损失那么多工分。果然是赔钱货!

可叶向田的威望还是深入身心的,尤其在田地上的时候,没有一人敢违抗他的话,所以石水婶哪怕再不愿意,也只能带着二丫爹娘过去看看。

等找到二丫,石水婶看了看,说:“只是饿晕过去,没啥事,一会儿说不定就醒了,白白浪费老娘的时间来看她。算了,来都来了,铁贵,你把她背回家吧。”

刚一脸老实憨厚模样,哪怕地上躺着的是自己女儿,也一声气不吭,好似浑不在意的男人,一听自己老娘吩咐,立马背上二丫就往回走。他的婆娘跟在身后,时不时担忧的看一眼二丫。但从始至终,她也没说过一句话。

之前二丫晕倒时,叶雨时距离较远,等她发现后拐回来,已经有人去叫人了,就只能和剩下的人一起守着二丫。

本想着等二丫爹娘来了,怎样也会带着去看看大夫,毕竟都饿晕过去了,没想到就只是背回家,叶雨时惊呆的看着这几人离开。

李英红站在叶雨时旁边,看着二丫的爹娘带她离开的背影,幽幽叹一口气,说:“听说石水婶不让二丫吃饭,每天就一碗基本都是水的米汤或者稀的可以看清碗底的糊糊。所以二丫这才晕过去了吧。”

不让人吃饭?这咋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可况还是每天,就那点饭,一个婴幼儿都吃不饱,更可况二丫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石水婶也是没办法,她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粮食快吃没了,如果不节约点,可能她家就要断粮了。”住在二丫家旁边,对二丫家情况有些了解的女娃慧芳说道。

“屁!”另一个女娃雪花不屑的骂道,“她家是快断粮了,但她家这样吃饭的就只有二丫几个女娃娃,那些男娃娃都是跟着那些大人一样吃饭。”

“这不也没办法嘛,女娃娃不值钱。而且我家也快断粮了。”

说到粮食,这里所有的女娃都染上担忧,因为她们家都快断粮了。这里唯一没有这个烦恼的可能就是叶雨时,除了她金手指的原因,叶老头每月的补助加上两家的存货,够支撑到秋收。现在他们两家就是一起吃饭的,为了节约点粮食。

叶雨时看着她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女娃娃不值钱,甚至对二丫的待遇没有一点儿奇怪和不满,内心有些恐慌和悲哀。无论遇到什么天灾人祸,女娃娃好像都是第一个被舍弃的。这重男轻女的恶习真是太令人厌恶了。

可同时叶雨时又清楚的认识到,她改变不了这种情况,这是大环境下的,哪怕是已经进入新世纪的上一世,重男轻女依旧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但习惯了就不能反抗吗?约定俗成就不能改变吗?叶雨时不这样认为,这一刻一颗名为“为女孩争取权利”的种子在叶雨时心中种下,只待时间就会生根发芽。

有些沮丧的回到家,叶老太看着没精打采的乖孙女,担忧的问:“咋了,囡囡,谁欺负你了?和奶说,奶帮你教训回去!”叶老头虽然没说,但眼神也关切的看着叶雨时。

听着叶老太疼爱的话语,叶雨时眼泪汪汪,这个重男轻女这么严重的时代,让她碰见叶老头叶老太这对疼爱孙女一视同仁的爷奶,她真是撞大运了。如果她是到了类似石水婶那样的一家,估计她死的心都有。

她吸吸鼻子,摇头,没有说实话,“奶,没有人欺负我,就是今天和英红姐她们玩打鬼子,我输了,所以不太开心。”

听是这事,叶老太笑道:“不值得不开心,实在不行,让你爷给你讲讲他之前行军打仗的故事,你跟着学学,到时候再赢回去!”

叶老头没好气的瞅叶老太一眼,这行军打仗这么残酷的事怎么能给娇娇软软的孙女说,吓坏了怎么办,但看着孙女亮晶晶的眼睛,叶老头心里一软,算了算了,他忽略那些残忍的事情,只是说一说经过应该没事。

村子就这么大,哪家夫妻吵架,第二天连他们吵了什么内容,因为什么吵架都能传的满村都是。二丫晕倒,还去田埂上喊人,不出意料的二丫是因为石水婶不给吃饭而饿晕这件事全村都知道了。

每个村子里也是有妇联主任的,出现了这样不给女娃吃饭而让人饿晕过去的恶□□件,哪怕是出于妇联的工作需要,也得去一趟。

说是妇联主任,但其实青山村妇联就一个人,是由村支书的侄媳妇马来喜担任,因为她性格泼辣镇得住村里的婆娘,再加上还读了几年书。她当天晚上就去了二丫家,找石水婶聊一聊这个问题。

每回她去谁家处理工作时,那些人家哪怕再不爱听,也不敢和她多加为难。

马来喜:“我说铁贵娘,你咋那么狠心,女娃娃也是人,还不让人吃饭,万一饿死人,你这就犯罪了,知道不,公安是可以来抓你的,让你去改造!”因为大大小小也算个村干部,马来喜自觉要跟随党的指导,要进步,所以她会让自己儿子去公社的收废品站给她买一些报纸什么的回来让上小学的大孙子给她念一念,当然次数不多,她也心疼钱。听多了,她每回处理工作时也可以用上一些深奥的词汇,更加镇住那些不讲理的人家,也为她处理工作带来方便。这让她很是得意。

“啥?抓起来?”石水婶刚开始还不以为意,敷衍着听马来喜说,一听到这里吓了一跳,委委屈屈的说,“咋就要抓人呢?我就是让孙女吃的少,也没有不让吃。”

马来喜:“你让你孙女每天就吃那和水差不多的饭,那还叫吃的少?一泡尿出去啥都没留下,人能不饿晕过去吗?”

“这不是没办法嘛,我家人多,粮食又不多,每天还要干活,大人总要吃多点,男娃娃可是我家下一代,当然也要吃粮。如果不让这些赔钱货吃少点,家里早就没粮了。我这也是为了节省点粮食。”

听着石水婶的歪理,马来喜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放屁!孙石水,如果你真要节省粮食,那些不能下地干活的男娃娃也可以吃少点,毕竟他们每天啥也不干,就知道疯玩,少吃点粮食,也碍不着啥事。或者你可以把他们的粮食和二丫她们均分,这样也能节省粮食,还不至于饿晕人。说到底,你就是想虐待女娃!”

被人这么骂,石水婶也来气,“腾”的站起身,双手叉腰,撒泼一样,“我说马来喜,你真以为你当个妇联主任,你就真是干部了?老娘看你呀,就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整天指点这个,教育那个的。你说让女娃多吃,那你给老娘拿粮啊,你给老娘粮食,老娘就让女娃多吃,你给多少,老娘就让她们吃多少!”

“孙石水!你……”撒泼马来喜还没怕过谁,她也站起来,正要好好和孙石水吵一架,一直在屋外面听着动静的三儿子眼看自家老娘竟然和村支书侄媳妇吵起来,担心得罪村支书,赶紧进来拦着,“消消气,消消气,来喜婶,我娘她就是脾气坏,其实没有坏心思,你说这个问题,我们家一定改,一定改!”

有三儿子给做个缓冲,石水婶的理智也找了回来,她看三儿子给陪着小心,心里再不忿,也没有插话,只是别过头重新坐下。

马来喜冷哼一声,不想再搭理孙石水,看着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吧嗒吧嗒抽着大烟枪的叶大石,石水婶的丈夫,说:“行,既然都不说话,我就当是你们答应了。铁贵爹,这件事我可记下了,你这个一家之主可要做好啊!”说完,扭身走出门。

等马来喜一走,石水婶“呸”一声,“什么玩意儿!没有村支书,你还得意个屁!”

“行了!以后把驴蛋他们的口粮分一些给二丫她们,省的吃饱出去乱跑,浪费粮食。”叶大石一拍桌子,定性道。

石水婶再泼辣,在自家男人发话后,心里再不愿,也只能答应下来。

这么一出,弄得孙家各房暗潮涌动,当晚就发生激烈争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