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十章

第十章


而这个人选,叶雨时选择了叶老头。

相比还年轻的叶父,叶老头这个从抗战走过来的老兵无疑更加精明,见识的事情也更多。再加上他在村子的身份地位,领着他发现这个地窖,能更好隐藏自己。最关键的是,春耕还没结束,叶父每天忙着地里的事情不得空,每天从地里回来已经很疲倦,叶雨时不忍心再让叶父劳累。

思虑好到时候应该如何说,叶雨时趁着叶老头去菜园子时跟出去。

这个菜园子是两位老人精心伺候出来的,一年四季,永远不会让菜园子空着。而这个菜园子也没有辜负两位老人的辛苦,每次都以丰硕的果实来回报,像两家最近饭桌上的青菜都是出自这个菜园子。

菜园子距离叶家不远,就在屋子正后方,叶老头背着锄头走进地里,今天他想给地松松土。这地呀是很精明的,如果不好好伺候着,长出来的菜就不好吃。之前上过一次肥养地,现在差不多可以开垦出来种植一茬蔬菜。

他才抡起锄头,就听到小孙女着急忙慌的声音,“爷!爷!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他放下锄头,转身看向奔着自己而来的红色身影,今天叶雨时穿着的是叶母给她织的毛衣,线是叶老太给的红毛线。叶母手巧,织的毛衣和大多一成不变毫无新意的毛衣很不一样,下摆和袖口处有绿色毛线绕了一圈,像是红色花朵周围点缀的藤蔓,穿上后,透着灵动,映着脸蛋红扑扑的。至于下身穿的是黑格子长裙,鞋子为了方便没有穿叶老头特意发话让住城里闺女给代买的黑皮鞋,而是叶老太做的厚底布鞋。这一身,就是放在现代也是丝毫不落伍。

当初她一穿出去,就在村里孩子中引起了轰动,这么漂亮而独特的一身,没有十几二十块的可买不来。就是村里大人虽觉得叶家人真舍得给一小丫头片子花钱,也不得不承认这衣服叶雨时穿着是真漂亮,那一阵没少有人问叶母是如何织的毛衣。

担心叶雨时摔倒,叶老头招呼道:“慢点跑,看摔着你!”

叶雨时一路小跑到叶老头跟前,连口气都没喘,就拽着叶老头往家方向走,“爷,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快和我回去,我保证,这绝对是大事!”

叶老头:“好好,囡囡,你慢点,爷要被你拽倒了。”

叶雨时忙松开手,转而拉着叶老头撒娇,“爷,真的,快和我回去吧,我回家就和你说!”

强硬了半辈子的叶老头也就在面对小孙女时才会柔和态度,在孙子和儿女面前,叶老头一直都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大家长形象,更不要说和他撒娇卖乖了。

抵不住孙女的撒娇,叶老头只能收起锄头,跟着孙女回家。

家里叶老太正忙着腌菜,家里最近的菜很多,地里出的,还有叶雨时采回来的野菜。吃不了就坏了,这时候可没有浪费粮食的做法。叶老太就处理处理,腌一缸咸菜,家里人都爱吃。尤其是小孙女,配着咸菜,胃口大开,能喝一碗粥。

叶老太才洗完菜,就看见刚出门说是去地里的叶老头又回来了,奇怪的问:“怎么回来了?地松完了?”

叶老头无奈的说:“还不是你小孙女,硬拉着我回来,说是有大事和我说,我这不就回来了。”

“哟,那看来肯定是有大事情!”叶老太笑呵呵的打趣叶雨时,“那你们去说大事情吧,我腌缸咸菜。”

如果是别的人家,别说把人拉回来了,就是刚起个话头,都会遭一顿骂,甚至还会挨打。对于从地里刨食的村里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忙活地里的事情更重要的了。

从这件事上,叶家人对叶雨时的宠爱可见一般。

叶老头小心翼翼的把锄头放到放到杂物间。这锄头可金贵,前几年大炼钢铁,许多农具都被熔掉炼钢,但农民种地总不能用手,就有一些农具返还,收归村里,每次上工时领取。很少有人家拥有自己的农具,这还是不再大炼钢后,好不容易托人买到的。每次用,都很仔细,就害怕磕碰着,弄坏了。

趁着叶老头放锄头,叶雨时去自己屋子换了身耐脏的衣服。一会儿肯定要去山上,穿着毛衣裙子,刮坏了心疼不说,也不方便走动。

坐在堂屋椅子上,叶老头捧着大茶缸,惬意的喝一口泡的茶水,才慢悠悠的问:“囡囡,啥大事啊?这么着急忙慌的拉我回来。”

叶雨时先是跑到门口,西瞅瞅东看看,见没人在偷听,才跑到叶老头身边,小声在他耳边说道:“爷,我找着粮食了!”

叶老头本以为叶雨时说的大事顶多就是什么发现野果树或者草药,再多就是发现野鸡兔子之类,没想到竟然是发现粮食。

神情一下子严肃下来,失态的放下茶缸,“砰”的一声,也顾不得心疼,拉着叶雨时说:“囡囡,可不能用这个来和你爷闹着玩啊!”

“爷,我没有。”叶雨时摇头,语气坚决的说,“我真发现粮食了,就在山上。”

叶老头觉得自家孙女平日虽然有些娇气爱臭美,但从不说瞎话,也不可能拿这种大事来开玩笑,说道:“带我去看看。”

叶雨时:“嗯!爷,我一发现就赶紧跑回来告诉你。本来就是要带你去看的。”

叶老头跟着叶雨时出门,叶老太虽然奇怪祖孙俩咋这么快又要出门,但没太在意,继续忙活着咸菜。

一路走到山上,路上时不时有人和叶老头打招呼,如果叶老头得到回复,激动的都要晕过去。有询问干啥去,都被叶老头敷衍着过去。他在村里地位高,备受尊敬,也没人敢仔细询问,能够搭话都是勇气可嘉。

这条路叶雨时都走熟悉了,哪怕闭着眼睛都能摸到那棵大树那里。就是路不好走,担心爷爷走着累,叶雨时时不时往后瞅瞅,但叶雨时是多虑了。别看叶老头已经五十多岁,身姿依旧矫健,爬着山路,腿脚利索着呢。

等七拐八拐的走到目的地,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叶老头巡视着四周,看起来平平无奇,唯一特殊的就是那棵大树。不过也不奇怪村里人没到过这里,地方偏僻,路也不好走,也不知道小孙女当初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叶雨时没有解释,径直走到地窖入口,扒开盖在上面的泥土,露出一个木头做的门。

看到这个门,叶老头就觉得不简单,他认识这种木头,防腐防虫,以前的地主老财也要小心着用。在这里却被做成门,毫不怜惜的埋在土里。

他走上前,让叶雨时让开,他来拉。拉开地窖门,下面黑漆漆一片,再加上头顶阳光都被大树挡住,更加看不清下面有什么。

叶雨时递给叶老头她临出门带上的手电筒。

叶老头夸奖道:“不错,还挺细心呢。”

打开手电筒,叶老头趴着往下望,然后倒吸一口凉气,下面满满的都是小麦,虽然是没蜕皮小麦,但那可是粮食啊。

这、这得有几千斤吧?!

叶老头激动的手发抖,迫不及待的爬下□□,交代叶雨时,“囡囡,你就在上面看着,不要下来。”他担心下面会有什么问题,这粮食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万一有虫子蛇啥的在里面,再吓到囡囡,不如就在外面等着。

等到下面,看着更加直观,也更加震撼,叶老头随手抓一把小麦,搓几下,又闻了闻,是陈麦,估计放有好几年,但没坏,可以吃。

麦子没坏,这是一个好消息。有这些麦子,村里人差不多可以坚持到秋收。这就算是有救了。

等瞧好麦子,叶老头爬上来,仔细小心的恢复原状这个地窖口,担心不够隐蔽,甚至又伪装了一番。

叶老头心情激动的领着叶雨时回家,一路上都在思考如何合理的处理这批粮食。虽然迫切的就想分了那个粮食,但叶老头知道,如果不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个粮食最后不定分到村里人手里多少呢。

这主要是因为在青山边的不只是青山村一个村庄,周边还有三四个村子都挨着青山生活。这粮食在山上发现,那些村庄硬要说有他们一份也没错,这到时候给还是不给?

这粮食初步估计放有五六年,说不定是啥人放的,但肯定不能是周围村子里的人,就算是来路也不会干净。既然这粮食让他小孙女发现,说明这粮食合该是他们村的。那就不能让其他村占了便宜。

能从死人的战场上下来,且还混到团长的职位,叶老头从不是简单的,也不可能是心善人。在自己人和外人之间如何选,这毫无悬念。涉及生存,做人就要自私点,他只能先顾着自己村里人。

临进家门,叶老头语气严肃的嘱托叶雨时:“囡囡,你再不要和别人提这个事,知道吗?”

叶老头从来面对叶雨时都是和蔼慈祥的,这还是她头一次直面这样的叶老头,直愣愣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吓到孙女了,叶老头忙收敛起气势,安抚的摸摸孙女的头,恢复放松的形态,装作是遛弯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