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开会的地方就在晒粮场,地方大,而且仓库也在那里,方便分粮。

因为知道有重要事情通知,一吃完饭,各家陆陆续续就来人,甚至有的人家还来四五个。

像这样的场合,叶老头是不去的。他在这一片的地位就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人人都尊敬,如果有谁家办事,请到叶老头去,那家立马在周围这一片村里风光大发,感觉荣耀非常。

但叶雨时挺感兴趣的,闹着叶父带她去。

叶父早就从叶老头那里知道是什么事情,甚至连自己闺女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本来就抵抗不住闺女的撒娇,再加上觉得只是分粮,没有二话背着叶雨时去了晒粮场。

到晒粮场时,已经来很多人了,人头攒动,叶雨时看见那么多人,有些害羞的让叶父放她下来,拉着叶父的手,紧紧贴着他。

叶尚淮也跟着来了,看妹妹胆小的样子,嘲笑道:“妹妹你真是胆小鬼。”

叶雨时怒瞪叶尚淮,鼓起腮帮子,像一条充气的河豚,还没等叶尚淮上前戳一戳妹妹的腮帮子,一只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淮生,你不要总是欺负妹妹。”

“就是就是,不要欺负我。”叶雨时看清楚来人,像有所依仗一样,鼓起小胸脯,鹦鹉学舌道。

叶尚淮看向来人,不服气的辩解,“安生你可不要冤枉我,我哪有欺负她,我多让着她啊。”

来人也就是安生,看向爱娇的小丫头,微微一笑,转移话题着向叶父问好。

叶父对安生充满好感,摸摸叶雨时的包包头,隐晦的说道:“安生你娘来了吗?一会儿要没人帮忙就叫我。”

感受到叶父摸了自己的包包头,叶雨时连忙伸手护住,不满的大叫,“爹,你要弄乱奶给我绑的头发了!都不漂亮了!”

叶父收回手,看叶雨时来时被绑的漂漂亮亮的包包头果然有散开的趋势,有些讪讪的摸摸鼻尖,这绑头发他真不行。

眼看小丫头要生气,安生连忙安抚,“囡囡我来给你绑吧。”

叶雨时怀疑的打量安生一圈,不敢相信的问:“你能保证绑的和原来一样好看吗?”

“可以。”安生自信满满,“我保证给你绑的和原来一样漂亮。”

叶雨时犹疑着,还是把自己的发型交给安生。最后安生没有让她失望。果然绑出两个又圆又挺的包包头,最后戴上叶父特意从供销社买回来的红色头花。就又变为原来那个俏生生的小丫头了。

“哎,静一静啊!”这时台上村支书开始大声喊话,村里一般有什么大事都是村支书通知,村长其他的不爱管,他就盯着地里的活。这样一来,两个人相处的还挺融洽,“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都坐下来,不要那么多话!”

这时候村民对村支书村长都有畏惧感,既然村支书发话说安静,下面立马就安静下来,然后王国富咳嗽一声,说:“我们有粮食了,不用担心会饿死。这粮食是叶老爷子托人从南方运来的,因为他老人家不忍心咱们村的人吃不上饭,再发生大虎娘那样的惨事。这个粮来之不易,所以不是免费,需要你们用工分换。这一次的换粮按人头数来,一人头最多可以换十斤粮,八工分一斤粮。各家记着点自己家人数,不要换多了!”

这个用工分换粮食的做法是王国富提议的,既然要往外说这粮是叶老头托人从南方运来的,那人家肯定不可能白给,不要钱说不过去,不如用工分换,钱到时记到村账户上,之后有啥修路什么的利村大事可以直接用。而不让一下子换完也是考虑到有些人家工分不够,不如先存着,以后谁想换就攒工分来换,还能让人不偷懒。

底下的村民听到“分粮”这个词都激动起来,议论纷纷,哪还听的到其他。至于八工分换一斤粮这个他们都没意见。贵是贵了点,但想想这时候哪都买不到粮,只能坐吃山空,他们还能得到粮食,已经很让人满足。

现在他们讨论的就是换多少。那些工分多的人家就得意起来,工分少的人家只能羡慕的瞅着工分多的人家兴高采烈的去换粮食。然后算算自己的工分人头,看最多能换多少粮食。

换粮顺序是按着以前分粮那个顺序来,计分员按着名单一个个叫人,换到粮的高高兴兴的背着粮回家,还没轮到的眼巴巴瞅着仓库门口,就担心轮到自己粮食换没了。

叶父平时都是满工分,再加上叶母教书也记的满工分,他们家的工分是真不少,虽然家里不是太缺粮,但也随着大流换了粮。

安生他家就他和他娘两个人,挣得工分少了些,换不了太多粮食,但他们两个人省一省也将把能过。

这一天,村子里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换到粮食多的人家狠狠心还做了一顿干饭,吃的小孩子肚皮溜圆。然后跑出去和小伙伴们吹牛自家吃的有多么多么好,沐浴在羡慕的目光里,得意非常自己出了一波风头。

这件事也造成叶老头一家在村子里的地位越发超然,以前还有人暗地里嘀咕叶家人太宠着叶雨时,觉得叶家人傻,给一个小丫头片子花那么多钱。现在如果有人敢起这个话头,肯定会遭到狠狠地责骂,立即就会被人划清界限,以示自己的唾弃。

消息传遍周围的村后,青山村也狠狠惹来一波妒忌。觉得他们村有叶老头这么个有本事的人在真是占了天大的光。有些家里还有粮的还好,家里快断顿的人就撒泼起来,非要闹着让村干部去找叶老头帮忙也给他们从南方运粮。

这样一来就把村干部架在火上烤了。闹得人少,还可以压下去,但这么多人闹,他们置之不理,那不是让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吗?还想不想在这个村子待了。

可去找叶老头吧,人家那个身份地位的,不提见不见你,就是见到了,凭啥帮你个非亲非故的外村人,再说人家真不帮忙,你也没办法。

可再为难,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先找上王国福。

庆喜村没有村支书,只有村长石广大,这一次就是他来的,挂着满脸笑容,掏出自己特意从供销社买的哈德门,颇为肉疼的递给王国福一根,吹捧道:“国富兄弟,你们村这一次可真是大大出了风头啊。我们看着真是眼热。虽然我们没有什么大本事,但也想让村里人吃上饭,所以能不能……”

王国福心里骂一声老狐狸,不就想让我答应帮你们从南方运粮嘛,想的怪美的,心里这样想,面上丝毫不显,故作为难的说:“不是不想帮,主要这粮吧,和我们这些村干部没关系,我们唯一做的就是分粮给村民。”

被拒绝,石广大丝毫不气馁,厚着脸皮继续说:“哎,这个我知道,是叶老爷子托的人嘛。我们也不是那么厚脸皮的人,直接让你打包票帮我们运粮,我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你帮忙引荐一下老爷子,到时候我们自己来说。”

岭南村村长嘴比较笨拙,来之前他就打算好随着庆喜村村长说,反正他人在那,有好处也不会缺了他们村。见石广大都说到这个地步,忙附和:“是呀,我们就是这样想的。就让我们见见老爷子,试试看呗。”

王国富为难的思索半晌,最后咬咬牙,狠心答应下来,“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也不是心硬的人,那我就走一趟带你们去见老爷子,但结果如何,我可不敢保证。”

石广大连连应承,“无论结果如何,咱们都肯定记国富兄弟你的一份人情的。”

王国福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他当上青山村的村支书没多久,和公社还有县里的关系肯定没有石广大这个当了十几年村长的关系硬。到时候如果村里有啥用到社里县里的时候,让石广大帮上一把,怎么样也比自己干着急强。

而这也是叶老头让他答应下来的主要目的。

王国富不得不感叹叶老爷子真是老谋深算,走一步想三步,步步都算的明明白白,不愧是当初能带军打仗的老红军。

去了叶家,叶老头正给孙女讲自己当初行军打仗的故事,叶尚淮本来打算出去的也不出去了,蹭着一起听。在叶老头那里,孙子可没有孙女宝贵,他可不会因为孙子想听而去讲故事。

这是真真正正的打仗故事,不含半点水分,听到小鬼子杀了己方的人,叶尚淮和叶雨时气愤填膺,恨不得钻进故事打死那些可恶的小鬼子。而等听到己方取得多大胜利,杀了多少敌人,欢呼着鼓掌叫好,为敬爱的红军战士摇旗呐喊。

两人的捧场也让叶老头讲的更加起兴。

所以看到这几人来,三人心里都很失望。叶老头还好,早有预料人会来,能稳住自己的表情。叶雨时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特夸张的叹口气,不满的撅起小嘴。

叶老头拍拍叶雨时的头,让叶尚淮带着妹妹先出去玩,等之后有空再给他们讲故事。

叶尚淮听话的拉着妹妹出去,半路叶雨时和叶尚淮分开,跑去菜地找叶老太,她忽然想吃饺子了,和奶说,奶肯定给她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