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那天和安生一起卖了东西,叶雨时才知道,前一阵子叶尚淮总是跑出去就是和安生一起捣鼓东西卖了。而那个男人就是安生固定交易的人。

男人每周周六下午会经过青山村,安生如果有想卖的,就会提着背篓来卖。

叶雨时不缺钱,不说每月叶老太会给他零花钱,就平时叶父叶母也会给她一些钱。她没啥花头,就都攒了下来。所以哪怕她聚宝盆空间里堆满了吃的,也没想去卖。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她还小,还是一个小女孩。没有办法解释那些东西的来源不说,卖的时候有危险,她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之后这件事她就丢到了脑后。但可能是因为有了共同小秘密,再加上总是在小水坑相遇的原因,叶雨时和安生的关系愈发好。

夏天天热,叶雨时有些苦夏,本来就不大的胃口吃的更加少,弄得叶老太每次都忧心忡忡。

为了让孙女多吃一些,叶老太费劲脑筋的想着有什么促进胃口的饭,还真让她想到了一道——凉粉。

制作方法很简单,将绿豆磨成细粉,然后泡好搅拌成糊糊状备用。另烧水,到将开时加入白矾,并边搅拌边倒入备好的绿豆糊糊。最后盛出,放凉就成。最后出来的成果就是白色透明、呈水晶状的凉粉。如果想要更凉,就放入水井晾上一个半个时辰的,最后吃着和冰棒的感觉不差多少。

吃的时候,用刀或者勺子轻划几下,凉粉就被分为几块,然后装在碗里,加上红色的辣椒油、细盐、大蒜汁和香醋,有条件的再放上麻油、香油等调料。吃起来爽快又解腻。这是辣的吃法,还有一种拌法,是加红糖或蜂蜜水。

叶老太为了让样子好看些,到时孙女看着模样也能多吃几口,还单独盛了几碗,在碗里放了各种的花瓣,例如月季花瓣、菊花。这花都是老太太特意种在院子里为了装饰用的。老太太曾当过地主家丫鬟,对于吃穿用度还是有一定要求,所以从来都是整整齐齐的模样,家里也收拾的立立正正。如果有条件还会做一些在普通农村人眼中矫情的事。

像凉粉里加花瓣就属于矫情多余,闲的没事干。

但叶老太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可能是年轻时有些苦,到老了人就任性,只要自己舒服,管别人怎么想。

叶老太是中午吃完饭就开始做,放进水井里冰镇。到下午三四点钟时,从水井中拿出来,先给地里忙活的叶父拌了一碗,让叶尚淮送去,然后拿起放了花瓣的凉粉,小心切着,生怕切坏花瓣。拌了一份甜的一份辣的。到时孙女喜欢哪个口味,就吃那个。

叶尚淮着急忙慌的跑到地里,给叶父送去凉粉,然后又飞速跑回来。这凉粉他是第一次吃,也很是好奇。

叶父憨摸一把额头的汗,去到地头大树下坐下,拿出凉粉,他的是辣口,用勺子舀一口,一进嘴里,那凉意从心底直冲冲往上窜,本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大太阳晒出来的燥意都消散几分。

太阳太大,以防中暑,各家都带有水来,放在大树下,此时就有人在树下喝水。看到叶父吃的红彤彤的东西,好奇的询问道:“哎,队长,你这吃的啥呀?看着很陌生。”

叶父憨厚一笑,说:“这是我娘做的,叫什么凉粉,听说是川蜀地区的人夏天解热吃的。”

问话的人惊叹的点头,心里感叹的想,不愧是叶老爷子家,吃的就是精致,见识就是广。这川蜀地区的东西都能做出来。

而另一边,叶雨时已经吃上凉粉,她选的甜口,抿一口在嘴里,凉丝丝也甜丝丝。

至于已经拌出来的辣口则被回来的叶尚淮吃了。

叶老太乐呵呵的看着孙女一口口往嘴里舀凉粉,这一碗还没吃完,就又拌了下一碗。想让孙女胃口变大的心可以说是很强烈了。

叶老头也端着一碗辣口笑眯眯的坐在一边吃着,但想着孙女好不容易有个吃的多的,就不舍的吃太多,只吃了一碗就放下了。

就在这时,一个面容苍老的五六十岁老头愁眉苦脸进了屋子,一看见叶老头,也不顾还有小辈在呢,就求助道:“哥啊,我这真是没办法了,只能来求你帮忙。”

来人是叶老头的二弟叶跟党,本来叶老头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但三妹叶小桂在革命期间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他兄弟姐妹都早已去世。身边就剩下个叶跟党。但叶老头也就是退休后才回了青山村,他前五十年都在外面跟着一起抗战。而叶跟党可能是受多了世事的折磨,明明比叶老头小了六岁,却看着比叶老头还老。

因为是唯一的弟弟,叶老头很关照他,而叶跟党也很听从自己这个大本事的哥。只要是他大哥发了话,哪怕是他泼辣的媳妇再怎么闹都不会改变主意。

这一次叶跟党来向叶老头求助也真是没办法了。他大女儿的大儿子苏水金现在在派出所关着呢。大女儿着急的不得了,现在在家哭的和个泪人一样。

都说派出所不是人待的地方,好好的人进去了能好吗?

叶老头坐直身子,皱眉,严肃说道:“你先不要急,详细和我说说咋回事?”

叶跟党叹口气,“这金子太不争气,整天和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这一次他跟人去县里,结果不知怎么就被人说他偷钱,人让他赔钱,他拿不出来,就被关进派出所了。”

叶老头对苏水金这样二流子似的后辈顶瞧不上眼,但再瞧不上也是自家人,该帮还是要帮。就答应下来,去县城打听打听咋回事,能救肯定要救回来。

不过同时叶老头也强调,“如果金子真是偷了人家东西,我可绝不会包庇,该还人价钱还人家钱,该关就关。说不定关上个几天还能改一改他这性子。”

叶跟党连连点头,表示如果苏水金真是犯事了,肯定不会让叶老头违背原则救他。

因为家里还有人等着信,叶跟党没有多坐,见叶老头答应下来转身回去了。

旁边的叶雨时眨巴几下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道:“爷,二爷爷咋不常来咱家呢?”

这是真的,不提从前,就叶雨时穿过来这么长时间,叶跟党一家来这边的次数屈指可数。叶尚淮也疑惑的看向叶老头。

叶老头叹口气,摸摸叶雨时的头,不知道如何给孙女解释这中间的是非曲直。

叶老太嗤笑一声,丝毫不顾及叶老头的面子,给叶雨时解释道:“囡囡,你平时在村里有遇见嫉妒你的人吗?”

叶雨时点头,“有,他们总是说我吃的穿的,还用一副招人烦的嘴脸和语气和我说话。明明恨不得那些东西是他们的,却非要强行装作不在意。装还装的不像,眼睛一直盯着我,我都不乐意和那种人一起玩。”

叶老太拍手,“对喽,这种人就是招人烦,而你二奶奶就是这样的人。你二爷爷是个老实人,为了两家关系,平时就尽量让人少过来。”叶老太解释的很是详细,她从不因为孙女小,就不和她说这些阴暗面。在她看来,女孩子不能养的太单纯,要不然容易遭人骗。只有知世晓世的才能活得好。

并趁此教育两人,“亲戚之间的相处也要掌握分寸,不能因为那一点血缘关系就处处忍让,委屈自己。面对无理的人无理的事要拒绝。”

这些道理,已经活一世的叶雨时还是知道的,虽然她有些退化融合于这个世界,但心智肯定成熟许多。但看叶尚淮还半懂半不懂的低头沉思,也故作懵懂的点头。

在叶老太说的过程中,叶老头一直保持着沉默。显然他也认同叶老太的观点。并且对叶老太拿着亲戚做例子讲也没什么意见。

而另一边的叶跟党穿过大半个村子才回到家。两家住的很远,差不多是一个村东头,一个村西头,这也是因为当初两家相处的不愉快,叶老头盖房子选址时特意选了最远的宅基地。

一进门,就被大女儿抓着胳膊,哭的红彤彤的眼睛盯着他,着急的询问:“爹,大伯咋说啊?大伯同意帮忙吗?”

后面他媳妇王大脚也眼巴巴瞅着,就担心因为她,叶老头不愿意帮忙。

见叶跟党点了头,他大女儿叶向花才松口气,瘫坐在地上,喃喃道:“金子有救了。”

王大脚一下就慌了,忙拉着女儿起来,一边还骂着站在一边的大儿媳钱小宜,“败家媳妇,你傻站在那里干嘛,没看见大丫都坐地上了吗?还不赶快过来拉人起来!一天天和死人似的,不说就不知道动!”

钱小宜被骂都习惯了,王大脚哪一天没有骂她,她才会奇怪呢?低眉顺眼的上前帮忙拉着叶向花坐在椅子上。

叶跟党看着屋子里乱糟糟的样子,叹口气,有心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憋在了心里。转身背着手,出门去地里忙活。

王大脚见叶跟党一声不吭的出了门,恨恨的念叨:“死老头子,整天就知道忙活地里那点活,让你去自己大哥那里要点东西都不乐意。这一趟过去,连根毛都没带回来,要你还有什么用!”

至于自己去要,说实话,王大脚还真不敢。她憷叶老头,尤其是那双眼睛,每次被那双眼睛盯着,她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