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回六零小幸福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苏水金已经在这里被关四五天了。红云县穷,公安局虽然是少有的三层小楼,但同样破破小小。犯事被关起来的人自然是在最潮湿阴暗的地方。

关这几天,苏水金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从第一天对骗他人的恨到现在转移到他家人身上。脑子一直在想,怎么还不来救他,是不是不想救他,那些钱是不是比他还重要?本来被叶向花养的白白嫩嫩的脸都变得蜡黄,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所以看见有人来叫他,那真是好像看见了救星,“腾”的就站起来,激动的询问:“是不是让我出去的?我家人来交钱了?”

面对这么个傻小子,钱强毫无耐性,甚至因为他,姐夫还亲自询问而满心厌恶,翻个白眼,呵斥道:“废话那么多!叫你出来有事,问你啥,你就回答。”到底不放心,在苏水金经过他的时候还低声威胁道:“小子,说的时候小心点。注意点啥能说,啥不能说!”

苏水金瑟缩一下,唯唯诺诺的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询问的地方就在公安局审问犯人的房间,苏水金坐在犯人椅子上,旁边钱强站着,面对王平庆的询问。

王平庆本就是敷衍,自不可能认真审问,连另一方告苏水金的人都没有叫来,不耐烦的问道:“你因为啥关进来的?”

苏水金有几分小聪明,也会看人脸色,但他关这几天已经被关怕了,不管不顾的就说:“我是因为偷人钱被关进来的。但我真的没有偷钱,那人是诬陷我的。公安同志,你们得救救我啊,我就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咋可能偷人钱呢?我……”

“放屁!”钱强听苏水金开口就感觉不好,用力扇向苏水金的头,打断他的话,义正辞严道:“你要是没偷钱,我们咋可能关你呢?当我们公安是吃白饭呢吗?都不调查清楚。”

但同时钱强心里发虚,因为他知道这苏水金还真是冤枉的,这件事他也掺和有份。

王平庆肯定是站在钱强那一边的,“你这位同志,可不能乱说话,最好想清楚,你要这样说可是对我们公安局的质疑,有损我们的形象。我这个局长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局长?!

苏水金大吃一惊,他活这么大,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公社社长,哪有可能见公安局局长啊。

他脑子一团浆糊,只记得不能得罪这么大的官,慌忙澄清:“我没有怀疑,我这真的没有偷钱,真的!局长,您可是青天大老爷,可得给我做主啊!”

都这么暗示,苏水金还是这样说,王平庆心中有几分恼怒,同时也有几分不好的预感。这孙秘书在这里,他肯定造不了假,只能如实上报,而以他对自己小舅子的了解,这苏水金的案子肯定有冤屈。看来,必要时刻,只能舍弃这个小舅子了,反正他当这么些年的大队长,捞的也不少,他对得起他了。

心中有所决断,王平庆就摆起公正的架势,“哦?这看来有冤屈啊,小钱,你这是怎么回事?都没有调查清楚就能关人进人进来了?”

“局长,怎么可能?我们都是按照规章流程办事的,咋可能出现这种错误。”钱强讨好的笑笑,坚决不承认。

“这……”王平庆看向一边坐着从始至终沉默的孙秘书,征求意见道:“孙秘书,要不这样吧,咱们就把两方人都叫来,对质一下,再对对证据,看是谁说了谎。如何?”

孙秘书装傻的一笑,含糊道:“这是您王局长的地盘,肯定是看您的意见。我就是过来记录经过,到时候好给县长汇报。”

但同时,孙秘书没有对王平庆所说的提议反对。

这就是默认了。

钱强心中焦急,这不能叫人啊,真叫人过来,他就露馅了。不行,这事得找个背锅的。

又是叫人,又是审问,等调查清楚已经是下午,这个过程中,钱强不是没想过搞点小动静,但孙秘书从始至终盯着,他根本不敢动。

王平庆看着放在桌上的文件,怒气冲冲,看着站在面前的一圈人,骂道:“要你们是干嘛用的,啊?一件这么简单的案子,都能搞错。尤其是你,钱强,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咱们是公安,是为人民办事,要公正严明,你竟然糊涂成这个样子,你还能不能干!不能干给我滚蛋!”

钱强被骂的灰头土脸,心中愤愤不平姐夫推所有的事到他身上,但他不敢反驳,因为只要他姐夫还当着局长,之后他还有的好处,但他姐夫要下去了,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只能默认背了所有的错误。

看小舅子挺识趣,王平庆心中很是满意,暗暗思忖,小舅子可以竭力保一保,就算干不了公安,也要给好好安排一下。

对孙秘书说:“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孙秘书咱们这就去给县长汇报吧?”

孙秘书点头,暗暗记下他在整个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说:“是该汇报,县长还在等着呢。”

在孙秘书和王平庆走后不久,叶老头也同样离开了。

这个事情他只能做到这里,之后是如何,就是县长应该思考的事情。不过按照他听到的县里的格局,这件事铁定稳妥。苏水金最迟明天就能回村。

听了王平庆的汇报,刘县长脸色很不好,非常不高兴的质问王平庆:“你这个局长是如何当的?下属办案都不向你汇报总结吗?难道你整天就是在办公室一坐,再到点下班,啥事都不管吗?”

王平庆连连摇头,这可是对他工作的严重质疑,怎么都不能承认,解释说:“这每天都有很多案子,我也不能鸡毛蒜皮的事都过问,就可能出现了这种失误。”但同时他也言辞诚恳的忏悔:“这是我的问题,之后工作肯定更加认真,争取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刘县长微眯下眼睛,王平庆这个老狐狸不愧是县委书记的心腹,这话说的滴水不漏。知道今天肯定办不了他,刘县长就挥手让人先走。

王平庆出了门,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心中放心不少,当然,这件事肯定得和书记汇报一下。无论如何,他都是书记这方的人,刘长辉都挑衅到这份上了,书记咋滴也得有点表示。

县委书记听了王平庆的汇报,心中有几分不满,明知道王平庆是他的心腹,却还动他,这是对他权威的挑衅。是不是当他一直让着他就是害怕他啊,真是太小瞧他赵立仁了。

刘县长近期一直在巡视县里的各工厂,他发现县里很多工厂都不思进取,只想着这一亩三分地。工厂格局僵化,没有丝毫的创新精神。这让他很不满意,所以正在推动建立工厂新格局,要有创新精神,鼓励工人为县里组织做贡献。

这可是动了县委班子人一大片的蛋糕,但因为刘县长强势,赵书记不表态,改革虽有波澜,但还是在缓慢推动。

为了报复,赵立仁就从中做了几分手脚,给刘县长的改革又增添困难。当然,赵立仁还是不想和刘长辉结死仇的,毕竟他年纪在这里,马上要退休,而刘长辉上面又有人,所以只是小小报复。目的是让刘长辉知道他赵立仁也是有脾气的,算是警告。

但之后刘长辉没有半分动静,仿佛装作不知道这件事,赵立仁觉得这件事算是过去。而王平庆也放下心来。

但显然,王平庆是放心早了。

一周后县里开会时,刘长辉当众发难。拿出王平庆收受贿赂、中饱私囊,做冤案假案的证据,当场就让人摁住了他。动作快的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赵立仁脸色难看的要命,哪怕看见王平庆求救的眼神,也无能为力。甚至,这件事,他可能都会被扯进去,毕竟谁不知道王平庆是他的心腹,王平庆办了那么多事,他这个书记能不知道?

王平庆蹲了监狱,甚至会被判木仓毙,拔出萝卜带出泥,经由他手任职岗位的人也被调查,尤其是他那个□□的小舅子,跟着进了监狱陪他。如果没有大错,还能在岗位上待着,如果犯了事,该关的关,该罚的罚。

刘长辉甚至借着这件事给工厂的领导班子来了一波大清洗。眼见要波及到县委班子,有人就坐不住了。

纷纷找上书记,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是好不容易爬上的职位,就这么下去,非常不甘心。

这些天刘长辉的动静不小,赵立仁再不想出头也没办法了。他刚想有点动作,当晚刘长辉就找上门。不知道他们密谈了什么,第二天,赵立仁彻底沉默下来,对刘长辉的大清洗动作丝毫没有反应,颇有隐形人的意味。

这场大清洗进行了整整一个多月,可以说红云县换了片天。这段时间,所有有点权利的人都十分小心,就害怕波及到自己,让自己丢了饭碗。

县里的消息,叶老头也一直关注着。对刘长辉雷霆手段颇有赞赏,连带着对刘长辉这个人的评价也高了两三分。

至于苏水金,那天放回去后,他就吓破了胆,以前最爱结交些乱七八糟的人,总出去乱跑,现在也不出去了。一天天就在家里待着,生怕再碰见一个坏人,再让他关进去。

叶向红对儿子不出门还挺高兴,哪怕他不上工,也不催促。

但叶向红家安生了,同在一个村的叶国红家开始闹腾,让村里人看足了笑话和热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