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这一惊, 姬无言就立刻跳开来,手里抱着衣服看着面前的姬鱼。

姬鱼见姬无言这副模样,立刻就明白了。

这暗卫营中的暗卫, 传闻中从来都不近女色,自然也就不知道这欢好之乐。

“我身上的味道,好闻吗?”姬鱼继续向前逼近。

那姬无言的身后, 就是茂密的树林, 位于他正身后的,正是一个粗壮的树干。

姬鱼步步向前,姬无言步步后退。

没两步,就退到了那大树边上。

他闻着姬鱼身上的味道,只觉得头脑都有些晕乎乎的, 他很快就觉察出这股气味不太对,立刻屏息凝神。

而姬鱼此时已经将姬无言困在了一个小小的地方,动弹不得。

那挺立的身影同在外的男子不同,身形也比其他的男子高大,可是姬鱼偏偏就是喜欢这款。

特别是喜欢他在主人的身边低眉顺眼的模样。

“你下药。”姬无言冷静的开口说道。

现在他需要做的, 就是保住自己的名节,至少这样,才能够继续待在主人的身边。

姬云慕从来都不喜欢被其他人碰过的男子。

他知道。

姬鱼娇俏一笑, “这怎么能叫下药呢,这就是想让你在第一次的时候,不会那么痛苦。”

姬无言紧咬牙关,鼻间萦绕的,不仅仅是姬鱼身上的异香,还有属于姬云慕的一股馨香。

正是这股味道,让他的心神稍稍振奋些许。

“您若是再这样, 我就要去告诉主人了。”姬无言开口说道。

若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主人,姬鱼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赶出王府,当然他也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被主人嫌恶。

这是个两败俱伤的法子。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一定不能用的。

姬鱼听见姬无言这么说,动作果真慢了半晌,可是这心头一旦起了邪念,就犹如野草一般肆意生长。

这邪念,是如何都压不下去的。

反正这件事情,就算是现在让主人知道,也难逃一死,还不如在死前,做些能够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至少也算是在死前,了却了一桩心愿。

姬无言见姬鱼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直接从袖中显现一把匕首,横于颈前。

此时他已经面色红润,呼吸明显急促,身体也有了些微的反应。

“你都这副模样了,难不成还能将我杀了?”姬鱼丝毫不惧,就算这暗卫本事再大,终究也是个男子。

这么多年来,暗卫营中苟合的人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但是大家都十分默契的缄口不言。

只要不被主人发现,一切如常。

谁知姬无言扬了扬头,露出那雪白的脖颈,“不,没有杀你的力气,但是自杀总是可以的。”

此时姬无言的眼中透露出一种决绝,只要眼前的姬鱼再上前一步,他一定立刻就自刎当场。

也算是保住了他的名节。

姬鱼见姬无言这般模样,似乎也有些迟疑,她只是想得到这个男人,但是却并不想将他逼迫致死。

“你们在做什么?”

忽然一道冷冽的女声传来,让在场的两个人的身体都紧了一下。

但是眼前这种情况,也容不得他们多想。

二人立刻旋身跪地,“主人。”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姬云慕,她小憩结束想要看看这个不着边际的贴身暗卫又去哪里玩耍,结果却没成想见到了眼前这一幕。

姬鱼在姬云慕的面前抖如筛糠,可是仍然大胆的请求。

“主人,我们也应当有娶夫生子的权利,属下爱怜姬无言,请您将他赐予属下。”

姬无言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给姬云慕任何反应。

“哦?你也是这么想的?”姬云慕转头问向姬无言。

姬无言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还有他回话的权利,他定定的看向姬云慕还带着银铃的玉足。

“请主上不要将属下给予他人。”

若要有个期限的话,他希望是永远都不会。

听了这话,姬云慕颇有些诧异的看了姬无言一眼。

绕使是在这贤王府中,也难得有一个女子能够在她的面前仍然这样坚定的说出她们的想法。

可是偏偏这眼前的姬无言却好像不领情一般。

“你听到了?”姬云慕转过身来看向姬鱼。

姬鱼听了这话咬着下唇,她没有想到竟然能够有人拒绝这么诱惑的要求。

有的人是为了能够跟随一个高强贤明的主人来到贤王府,更多的人是因为出生就在贤王府,他们没得选。

显然,姬鱼面前的姬无言,就是第一种人。

这样的情况之下,多说无益,姬鱼只能缓慢又僵硬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接下来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动手吧。”姬云慕开口说道。

姬鱼迅速出剑,划破喉咙一剑致命。

姬无言连看都没看一眼身旁的尸体,只是在地上跪伏着,手中还抱着那件姬云慕的衣裳。

“被她碰过了?”姬云慕开口问道。

姬无言一时不知道姬云慕问的,是他还是他手中的衣裳。

“属下的身子只有您可以触碰,可是这衣裳……”

在接触中难免剐蹭,姬无言知晓这一点。

姬云慕冷哼一声,“你留下,衣服扔了,尸体处理一下,绝无下次。”

姬无言听见这话之后,紧绷的神情这才松弛下来。

可是这一松弛,刚刚的药劲涌上,头脑一昏,竟然就这样晕倒在了姬云慕的眼前。

姬云慕本想抬步便走,可是看着眼前那暗卫满脸通红,意识迷蒙的模样,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长叹一口气,将姬无言打横抱起。

他们的面前就是一条小河,姬云慕丝毫没有怜惜,直接将姬无言扔进了河里。

但是为了防止姬无言被河水卷走,她还特地伸出二指拎着姬无言的衣领。

一身红衣的女子提着个黑衣男子在小河边上,那黑衣男子还在河水中随水波飘荡,这场景多少有几分诡异。

姬鱼的药,姬云慕知晓,那都是营中交给他们的东西,不足为惧。

就算是她用了些什么别的把戏,她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眼前这姬无言,分明就是中了那最劣等的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01 23:51:54~2021-01-02 19:16: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卿怜酒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