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姬云慕一听这解决办法倒是笑了, 她的身边唯一一个能够亲近些许的男子就是姬无言。

难不成这姬云清真的想叫她跟一个暗卫成亲?

“堂堂贤王迎娶府中暗卫?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主意姬云清。”

姬云慕嗤笑一声开口回应。

姬云清的眼神撇向别处,本来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眼下她确实想不出别的办法来。

所以眼下, 是她能够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了。

姬云慕看了一眼身旁的姬无言,他仍然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 面上没有半分神色。

只是因为头颅低垂, 看不清他的神色。

只不过这小小的暗卫,总不能肖想这贤王妃的地位吧。

“我自有办法,静等他们到来就好了。”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云清,眼中满是自信的神色。

姬云清看着姬云慕这样讲,一时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只能暂时答应了姬云慕的办法。

虽然也不知道姬云慕到底在想些什么,到底有什么样的办法。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邻国使臣进到姬国的这一天。

随着使臣的队伍到来的,还有一个貌美的男子。

那男子双眼含水般湿润,虽然带着面纱,但是一看那眼睛, 便知道一定是个美人坯子。

姬云慕跟姬云清已经在皇宫内等待多时,她们两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

姬云清在这种时候从来都没有一个帝王的样子,就那般懒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姬云慕更不像是个贤王, 将那椅子坐的如同小榻一般舒适,身后还有姬无言在为她揉捏肩膀。

那使臣来到大殿里时,看见的正是她们两个人这般。

那使臣的眼中透露着明显的不耐烦与轻视,他们老远从邻国跑来,怎么眼前这两个女子就用这般的态度来迎接他们。

况且这队伍中还有他们的皇子殿下。

“参见姬国陛下,您的待客之道,就只有这般?”前排的使臣终于没忍住, 开口说道。

没等姬云清说话,姬云慕倒是率先搭茬,“如果您觉得我们的待客之道不太好,或者是您们遭不住,您可以考虑直接打道回府。”

使臣们在姬云慕这里受了瘪,立刻抬头看向上面的姬云清。

姬云清本来就是个妹控,不管姬云慕说出什么惊天骇地的言论她都不会去管。

更何况只是怼了一个小小的使臣。

使臣们见这朝中竟然无人做主,连忙回头看向皇子殿下。

那皇子殿下今天穿了一袭水色的纱裙,走动起来那纱裙随风摆动,一看就是用了上好的料子,倒好像真的是水波粼粼的感觉。

一举一动都摄人心魄,当然是对他国使臣而言。

在他们的国家中,这样的男子,是众多女子爱慕的对象,但是他却一心想要来到姬国,为了嫁给这姬国的贤王。

姬云慕直接开门见山,“你国想与我国联姻?”

前排使臣立刻答道,“是的,这是我国的皇子殿下。”

“不需要,送回去吧。”姬云慕果断的开口答道。

这什么皇子的,看上去皮娇肉嫩,一看就不适合贤王府的生活。

那皇子眼波盈盈的看了看姬云慕,又看了看她身后的男子,一时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皇子,眼中尽是薄凉之意,“为何要嫁给我?”

皇子看着眼前的姬云慕,那眼中尽是一股子的痴迷。

“您相貌如此出众,性格也与她人不同,水儿,最是崇拜您这样的王爷。”皇子抬着头,似乎有些娇羞,但是仍旧挺直了胸膛。

听见皇子这般说明,姬云慕肩头上的大手微微一顿。

姬云慕敏锐的觉察到这一点,但是依旧看着眼前的皇子开口问道,“为什么不是上头那位?”

若论相貌,二者相差不多,若论性格,二者都是同样的出类拔萃。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小皇子,根本就不明白他所做的这个选择。

小皇子十分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姬云慕,“您就是我此生最想要追随的人,还请您答应我的请求。”

听了小皇子的这话,随行的使臣倒是不乐意了,他们国家的小皇子,什么时候竟然对别人这么卑躬屈膝过。

可是眼前这姬云慕的模样,分明就是不想迎娶他们家的小皇子。

这怎么能行!

姬云慕沉思半晌,然后缓缓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想娶夫。”

一听这话,那小皇子的眸子瞪得老大。

周遭随行的使臣也开始愤愤不平,“我们小皇子大老远的来到姬国跟你们和亲,你们竟然!竟然这般羞辱我们的小皇子殿下!”

姬云慕听了这话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小皇子殿下,“不迎娶你,就是折辱你?”

小皇子听了这话,连忙如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

他在国家中身份尊贵,从来都没有女子如这般同他讲话。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模样,似乎是在思索,“我国有个大将军,功名赫赫,就将你赐给她吧。”

这番话说的,虽然也还是接受了这门和亲,而且还给小皇子找了个好人家,可是这小皇子终究是没有嫁给自己的意中人。

当然了这件事也怪不得小皇子,偏偏姬云慕就是这般一个跳脱的性子。

小皇子看了姬云慕半晌,最终摇了摇头,“若是不能嫁给贤王,我宁可回国不嫁。”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这和亲的事情直接就告吹了。

如果和亲的事情告吹,那么两国的交好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姬云清不想看见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是这人,一旦来了姬国之后,还能否有退路,也是个未解之谜。

这大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黑衣的守卫,那些守卫们各个神情肃穆,看起来倒好像是将整个使者团全部包围了起来。

那带头的使者监见状不秒,立刻将手摸到腰间。

可是这一摸,却摸了个空。

使者团在进入大殿之前,门口的守卫已经将他们的武器全部都收缴,所以在场的,只是几个手误寸铁的年轻人而已。

姬云慕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使者团,似乎想要知道眼前这几个人还能怎么挣扎。

使者团们看着上位的两个人,眼中满是愤慨,“你们使诈!”

今天她们就算是拼的个鱼死网破,也要将这个小皇子安安稳稳的带回去!

她们将小皇子一路护送到姬国,是他们将人带出来的,现在理应由他们带回去。

几个人瞬间组成了防御阵型围在小皇子的身边。

小皇子见了这架势,双眸紧闭。

他看向姬云慕的眸子中,似乎有一丝眷恋,也有一丝不舍,甚至还透露着一些隐藏的恨意。

姬云慕不知道这股恨意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这眼前的小皇子会下出什么决定。

姬云慕说出那个将军的名号,一定是经过了她的考量。

那将军到现在为止几乎一致都在外征战,家中没有小爷,更是没有任何喜欢的人,所以这样的人,娶了这小皇子,倒也不亏。

姬云慕从来都不是能安安分分的等着别人给她安排婚事的人,况且到现在也没见她对哪个男人感兴趣过。

那小皇子垂眸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嫁。”

此次前来,他是带着整个国家的希望来到姬国和亲的,母皇跟他讲过,如果此次和亲不成功,整个国家都将覆灭。

这样沉重的担子就这样压在一个少年的身上,让他感到巨大的压力。

他就算不能跟贤王在一起,也好。

他毕竟是个皇子,嫁给了别人,那人想必也不会太亏待他。

听了这话,姬云慕立刻给了小皇子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既然他能够统一下嫁,证明他好歹还是个识大体的小皇子,既然是这样,这件事情便好办的多。

她也不用管听见他的小皇子下架给一个将军之后邻国是什么反应。

“叫将军来一趟。”姬云清开口发话。

其中立刻有一个黑衣男子领命前去。

将军自从打了胜仗之后,即使是回国,也一直每天坚持练武,这良好的作息时间,让黑衣男子很快的将他带到了大殿里。

姬云慕看着那将军的模样,不禁感叹真是个年少的英豪。

那将军意气风发的走进大殿,根本就没有看小皇子一眼,转头向上座的姬云清跟姬云慕两个人行了礼。

“这是邻国的小皇子,送到姬国来和亲,朕命你明日与其完婚。”姬云清开口就是铁令。

姬云慕听完这话之后,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将军的反应。

即使是这久经沙场的将军,也不禁有一丝错愕的神情。

她迅速的用余光扫视了一眼旁边的小皇子。

行军多年,早就将遵守命令这一点刻在了骨子里。

她虽然心下有些震惊,但是还是没有说多余的一个字,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是。

姬国这边所有人心下都很开心,但是邻国那边未必。

小皇子似是受到了什么屈辱一般,整个人身形有几分颤抖。

将军看了一眼那邻国的小皇子,这小皇子孤身一人来到姬国,想必十分害怕。

若是她未猜错,本来的和亲对象也不应该是她才对,所以眼下一定十分惊惧。

“秦某久经沙场,家中并无其他小侍,皇子殿下可安心在此长住。”

将军名叫秦婉,她自十六岁起便开始从军,到现在立下了赫赫功名,也算是整个军营中最年轻的将士。

姬云慕见秦婉能够主动与小皇子交好,这眼下心也放下些许。

小皇子听见秦婉这样讲,心中似乎也放松了些许,眼下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够与姬国和亲,保住自己的国家。

这件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姬云清直接让小皇子跟随使者团离开,在皇宫内为他们找了个合适的住处。

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姬云清才看向姬云慕,“真有你的,竟然就这样让他们乖乖听话了。”

姬云慕看了一眼上座的姬云清,调侃道,“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想不出来,不愧是你。”

说罢这句话,她起身便想离开,这皇宫中的椅子坐的她浑身酸痛,实在是不舒服。

还不如回家躺在自己的安乐窝里。

“待这件事情结束,我要出去玩上两月余再回来,管好你的姬国。”姬云慕懒散的开口朝姬云清说道。

姬云清听了这话倒是有些碎碎念。

这姬云慕好歹是个姬国一人之下的人,可是眼下却是说走就走,说想要去玩绝对不会回头的主儿。

整个姬国都靠她自己一个人勉励扶持,实在是难啊。

但是眼下她又没有办法阻拦姬云慕,只能点了点头,“去吧去吧,早点回家啊。”

这姬国永远都是两个人的家,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乍一听到这样的话,姬云慕甚至还感觉稍微有些许感动。

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在姬云慕身后的姬无言,听见姬云慕这样讲之后,倒是微微抬起头来。

他的主人,终于要离开这座皇宫了吗。

他一直都认为,只有抛弃掉国事家事以外的主人,才能够像当年那般恣意。

姬无言看着姬云慕的样子,愣愣的跟在了姬云慕的身后。

在今天晚上,还不知道那邻国的小皇子要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在众人回到王府之后,果然有使者上门求见。

姬无言在前面接见之后,回来向姬云慕传话。

“外面的人说,小皇子无论如何都想要见见您。”

姬云慕思索半晌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既然是这个小皇子无论如何都想要完成的愿望,那就不如让他来见见好断了这个念想。

至少姬云慕是这样想的。

在传令之后不久,小皇子就带着一个侍人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姬云慕还略微有些诧异,这小皇子竟然只带了一个侍人走了进来。

本来还以为那些使者团都会跟在这小皇子的周边呢。

“你想来见我?”姬云慕开口问道。

小皇子点了点头,他仍然带着那个面纱。

因为他的母皇说道,此生只能让一个女子见到他的容貌,那就是他的妻主。

“说吧。”姬云慕十分爽快的说道,反正这小皇子明天就要嫁给将军,姬云慕显然是一副听小皇子说遗言的态度在等着。

小皇子那双眼眸水波盈盈的看了看姬云慕,又看了看她身旁的男子。

那男子无论是什么,都比不上他,可是他却能够理直气壮的待在姬云慕的身旁。

小皇子看着眼前的姬云慕,手指放到面纱上,一把将那面纱扯下。

“母皇说,只有我命定的妻主,才能够看到我的容貌。”小皇子就是抱着这个心思,前来府中,找到姬云慕的。

可是这一抬眼,却傻了眼,面前的姬云慕双眸紧闭,根本就半点都没有看向小皇子的意思。

“我可没看见你的容貌,这周遭的暗卫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要不你委屈委屈,嫁了他们?”姬云慕开口调笑着。

那双眸仍然没有半分想要睁开的迹象。

小皇子似乎有些不忿,这凭什么姬云慕仍然这般无动于衷。

他的美貌应该是所有的人都能知晓的。

就算是姬国,中也流传着他的故事,可是偏偏就是入不得眼前这个女子的眼。

有的时候,人那,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眼前姬云慕对小皇子越是不上心,这小皇子就越是想要夺得姬云慕的芳心。

姬云慕阖眸看着小皇子的方向,“你的回答呢?”

小皇子竭力隐忍,比起这群暗卫来讲,肯定是要嫁给将军光明正大了些,可是眼前这个女子,就好像是他心头的朱砂痣。

只是看着,便心口生疼。

半晌,他才好像知道这件事没有转头的余地,在这才带上面纱,朝姬云慕行了个礼退下了。

姬云慕在听见脚步声离开之后,这才睁开双眸看着一片清净的大堂。

“若是这小皇子转身便于将军成亲,且当个好正夫,或许我还会高看他几眼。”

可是眼下,这小皇子在她的面前,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回头余地。

现在看他就有些由心作恶,真真是烦到极致。

一旁的姬无言默默的将这些话都记到心里,若是以后主人对他有半分讨厌,他一定会立刻离开这贤王府,不再让主人心烦。

这小皇子的事情也闹过了,接下来第二天一早就是将军的婚礼。

作为姬国最得力的将军,这姬云慕跟姬云清两个人,光是彩礼就已经送了几大马车。

当然也是为了做个排场。

为了那个小皇子能够下嫁的威风一些,没能嫁给这贤王爷,当然就要给这小家伙一些补偿。

小皇子因为没能嫁给贤王,这嫁给谁便都是一样的了,但是当看见那高头大马上的将军秦婉时,还是必不可免的有几分心动。

这秦婉毕竟是大家风范,久经沙场,举手投足之间的动作干脆利落,只不过不喑情事,似乎在这情情爱爱之间就已经难得要领。

姬云慕跟姬云清两个人,自然就成了这场婚礼的见证者。

秦婉父母早亡,姬云慕跟姬云清两个人,倒也是能当了这秦婉的长辈的。

秦婉对于这两个姬国唯二位高权重的人来讲,自然是满心的敬佩。

他们家世代出的都是将军,所以对于秦婉来讲,这两个人跟生身父母也没什么区别。

这婚礼当场,就差点叫了两个娘。

使团的人在看见小皇子嫁人的时候,那几乎可以说是老泪纵横,满脸都是眼泪。

姬无言在姬云慕的身后,看着眼前的婚礼,只觉得有些艳羡,他们这些暗卫,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么难得的时刻。

姬云慕巧妙的捕捉到了身后姬无言的巧妙情绪,她看了一眼姬无言的反应,半晌没有开口。

这姬无言若是喜欢这样的现场,想必近几年来就要给他找个好人家嫁了,也算是不枉费这么多年来尽心伺候。

也不知道姬无言在得知姬云慕的想法之后,他作何感想。

在最后一幕,将新人们送入洞房之后,这场婚礼便结束了。

邻国与姬国便达成了一个友好的协议,只要邻国根据条款上面所说,每年都按照上面所写进贡粮食,她的小皇子就会一直都在姬国生活的很好。

当然若是这条款上面没有做到,想必姬国一定有覆灭他国的能力。

这秦婉也是个拎得清的,总归还是姬国更重要一些,这也是姬云清的保障。

她不会因为儿女情长,影响了家国大事。

这场婚礼已经到此为止,在遣散了所有人之后,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姬云慕姬云清还有姬无言三个人。

“皇妹,你这就要出门游历了?”姬云清看着眼前的姬云慕,眼中还有些不舍。

姬云慕点了点头,“你这国内也太过无聊,我要出去看看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能够让母皇父后那般留恋。”

依照姬云慕跟姬无言的功夫,这两个人到了江湖上一定是不会受欺负的主儿。

可是这姬云清总是有一肚子的话想嘱咐。

“如果姬国有难,你们一定要回来帮帮我啊,而且,姬无言你先下去吧。”姬云清看着姬云慕欲言又止。

姬无言听了这话,下意识的将头转向姬云慕。

姬云慕知道这是姬云清又想说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的话了,根本就没有半分犹豫的将姬无言给遣了下去。

姬无言见状,直接躬身退下。

姬云慕这才看向姬云清,“说罢。”

也不知道这姬云清想要说些什么。

姬云清看着姬云慕的模样,然后朝门口扬了扬头,“外面那个男人,我可看得出来,人家至少对你有情。”

姬云慕听了这句话,垂眸沉思半晌,“那我这次出行就不带他了。”

姬云清听着姬云慕这样讲,顿时有一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这个妹妹哪里都好,可就是对感情一窍不通。

“你就没想过,要找个男人体会一下这人间的快乐情事?”姬云清开始试探性的问道。

姬云慕在听见这句话之后果断的摇了摇头,“我可不想让我家像你的后宫一样。”

姬云清的后宫乌烟瘴气的,什么人都有。

姬云清听到姬云慕这样讲,一时间也摸了摸鼻子,她也知道她那后宫里多少页有些乌烟瘴气的。

姬云慕看见仅仅这一句话之后就已经没有了下文,这才起身走向门口。

“有要事的话记得给我传信。”姬云慕开口说道。

她对于情爱之事确实没有半点想法,也没有想同暗卫苟合的任何想法。

在姬云慕出门之后,就看见姬无言正肃立在门口,那神色,也不知道是听没听见他们在屋里说些什么。

正当姬云慕迈步之时,姬无言立刻屈膝而跪。

“主人,求您让属下随行。”

这一句话,姬云慕便知道这姬无言一定是听到了他们谈话内容的。

“叫你出门来,可不是让你出来趴墙角的。”姬云慕看着脚边的姬无言说道。

这姬无言有些惶恐,他听见这些事情纯属无心。

但是一听到姬云慕想要将他丢弃在贤王府,他这心情就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

他当初被姬云慕送进暗卫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报答姬云慕的恩情。

可是现如今,姬云慕总是想将他远远的推开,这怎么能行。

姬云慕看着姬无言半晌。

这姬无言被看的冷汗连连,后背的衣衫都已经湿透,他额头亲吻地面,不知道半点姬云慕的神色变化,这就让她更加惶恐。

姬云慕半晌,才迈步离开,“走吧。”

她此次出行,的确需要带一个体己的随从,只身闯荡江湖倒确实是没什么意思的。

姬无言一时间拿不准姬云慕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望向姬云慕。

这姬云慕一路闲庭信步的走回王府去,府内所有人都出来迎接。

姬云慕随意看了一眼之后便径直走了进去。

“帮我收拾些行李,明天离府,府中一切照常。”姬云慕开口说道。

门口的人在听见之后,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这姬云慕想要出府,可是一个大事情。

这一时间去拿什么的都有。

姬云慕这一说想要出府,可忙坏了大家。

这几年来,只要姬云慕在府中,所有人便都战战兢兢的,但是眼下姬云慕总算是可以离府了。

他们也能因此而轻松一点,这算是他们盼了很久的事情。

但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是希望姬云慕能够带上他们一起,到外面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可是这样想也没有用,姬云慕还是丝毫没有这种想法。

府中的人终于将行李都收拾好,那行李洋洋洒洒几乎要装满四个马车。

姬云慕看了看,拿上一个小包袱带了些衣服跟银钱便转身离开。

“府中交给你们,一有事去找暗主。”姬云慕将事情交代下去之后便转身离开。

这暗主虽然主要统领暗卫营,但是平日里也会帮忙管理一下王府。

都是用了这么多年的人,姬云慕放心的紧。

府中众人恭恭敬敬的送姬云慕离去。

他们根本没想到姬云慕的离去竟然这样戏剧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回府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府中侍卫互相看了看之后,便离开了门前各司其职,即使是姬云慕不在王府,其实府中也会有一些她的眼线。

所以在府中,也只是能够清闲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姬云慕自出府之后一路向北,身后只孤零零的带了一个姬无言,当然在四周还跟着姬戌姬戍姬戊三个。

此行出发,姬云慕也是为了一件事。

在她的房中有一个曾经母皇留下来的地图。

那地图上写明,说是在极北之地,有一个宝藏埋藏在那里。

至于给姬云清的,姬云慕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她此番出行,就是想要去那极北之地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

他们从来都没有去过极北之地,当然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姬云慕看着身后的姬无言。

本意是想要出来散散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带了个累赘一起。

他们走的是官道,官道路上很难会遇见什么人,大多是官府的人在同行。

两侧都是隐秘的树林,在树林更深处,谁也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

姬云慕看着那幽深的树林,竟然有些想法。

看着看着,姬云慕直接抬步迈入。

那森林幽深至极,谁也不知道树林的尽处在哪里。

姬云慕从来都不信鬼神,更是想要到别人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去看看。

想到这,姬云慕脚步便轻快了很多。

在姬云慕身后的姬无言,此时却是浑身紧绷,满脸的紧张,甚至还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树林中十分寂静。

按理来说,森林中鸟兽虫鸣,应该是十分聒噪的地方,眼前这地方根本就没有半点该有的浮躁。

所以这树林深处,要么是有比它更加强大的怪物,要么就是这树林中已经被什么人肃清掉。

第二个可能性根本没有,因为这管道好歹算是姬国的道路,姬云清跟姬云慕两个人都没有下过任何禁令要人肃清森林。

与姬无言的紧张不同,姬云慕倒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

姬云慕看着眼前静谧的森林,所有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感觉十分亲切。

姬云慕总是能感受到在那树林的深处有光在指引着她。

想到这,姬云慕便飞身向树林深处跑去。

姬无言一回头,便见到姬云慕迅速飞身而去的身影,这个事情叫他有些心惊。

他在身后奋力追赶,但是她的距离始终比姬云慕要落下些许。

再一睁眼之时,这姬云慕竟然就在面前消失不见。

姬无言急的立刻在姬云慕消失的地方来回翻找,可是无论怎么着,都找不见姬云慕的方位。

姬无言情急之下不禁给了自己一巴掌,他刚刚跟着姬云慕出来第一天,这就将主子给弄丢了!

姬云慕消失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那树林中央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走在其中,竟然就是过不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02 21:35:03~2021-01-06 21:49: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风染墨辞 3瓶;盒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