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姬云清听了这话, 也知道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姬云慕向来都这样蛮横专行。

“两日后,册封大典。”姬云慕补充说明了一句。

姬云清点了点头, 这册封大典,还是要尽快来的好些。

省的姬童一直这样无名无分的在皇宫里待着。

姬童对此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

当然就算他有,在场的二位也不会轻易同意的。

姬云清这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贤王府。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 唤了一名影卫出来, “带他去旁边的房子入住。”

这贤王府林林总总,空下来的房间很多,既然已经决定由她来亲自教授姬童,就只能安排一个离她最近的地方。

姬童乖巧的点了点头,就跟着影卫打算离开。

正这时, 从门口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给姬童吓了一跳。

那人“咚!”的一声,就在姬云慕的面前跪了下来。

此人正是离开贤王府,寻找了姬云慕一个月之久的姬无言。

此时他饱经风霜,整个人都似乎有些颓废, 看着眼前熟悉的红色裙摆,似乎有诸多的不可置信。

“主人……”他声音带着几分颤抖,费劲千辛万苦才将这句话喊了出来。

能够再见到姬云慕, 已经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早就认为,姬云慕已经丧命在了那个森林之中。

现在竟然见到了活生生的人站在他的面前。

而且身旁还有一个……白衣小童。

在看到那个小童的时候,姬无言的眸子些许晦暗,既然已经有了这样一位公子在她的身旁,想必他就是一个不被需要的人了。

此番,他只祈求,主人能够再留下他。

姬云慕屈指敲击桌面, 看着眼前的姬无言半晌。

“听说你在森林中找我找了一个月?”姬云慕开口问道。

姬无言摸不准姬云慕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毕竟这确实是个事实。

关于其他,一切都闭口不言。

他内心究竟有多煎熬,想必只有他自己能够知晓。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无言,开口问道,“森林中那样明显的阵法,你竟然没有看到,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这件事情本不该怪罪姬无言,可是一连在森林中盲目寻找一个月之久,可见姬无言确实无脑。

姬无言身形一颤,他最怕姬云慕说出的,就是这句话。

此时姬童在一旁打着圆场,“姐姐,这件事情不能怪罪他,森林中的阵法是师父特地布置,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轻易解开这个阵法。”

姬云慕听了这话,饶有兴味的看了一眼姬童。

姬童被这凛冽的目光看的一个激灵,但是又立刻垂眸不语。

从这些日子的相处中看下来,姬云慕根本就不喜欢别人干涉她的决定,他这番,已经是冒犯了。

“继续说,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姬云慕开口,竟然是在问姬童的意见。

姬无言见了这一幕,眼下更是十分难过。

姬云慕竟然已经有了询问事情解决办法的对象。

姬童抿了抿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姬云慕,确定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恼怒的神色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既然影卫有不会的东西,那就叫他们去学好了,那阵法从上古时期传下来,本意就是不让任何人发现。”姬童开口说道。

所以这姬无言发现不了那阵法,是正常的事情。

姬云慕单手撑头看向姬童,“这影卫,习字读书之后难免有自己的思想,若是他们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又当如何?”

影卫有了自己的思想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他们会根据自己的想法行事,同时也会更加的惜命。

甚至会违背主人的意愿。

所以这些人,一般来讲,姬云慕是不会去要的。

姬童听了这话,似乎有些疑惑,“你教他们读书习字,供他们吃穿,这岂不是都快成为他们的衣食父母了?为什么还会背叛?”

以姬童的小脑袋瓜而言,根本就理解不了姬云慕的想法。

姬云慕似乎是在思索,怎样才能让姬童理解眼前这个事情。

“我给你分调两个影卫,由你来教他们,你觉得需要教授的一切东西,然后这两个暗卫便跟随于你。”姬云慕开口说道。

实践出真知,还是让姬童自己来体验一下比较好。

姬童听了这话,似乎更是有几分不敢置信。

没想到姬云慕竟然这般轻易的将两个大活人交到了他的手上。

“我……我是个男子……”虽然常年在桃源中消息闭塞,但是对于外界的事情,他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就比如这外界,男子不得教书,不得在外抛头露面这一点。

姬云慕冷哼一声,“我姬家的人,何须遵守外面那些世俗道德,这些东西,总归是需要有人去打破的。”

姬无言听了这话又是浑身一震,姬云慕的话说的让他有些许的热血沸腾。

“姬无言,滚去外面领罚。”这榆木脑袋不开窍,搞得姬云慕也有些有心无力。

姬无言立刻转身便出了门,只是不知道,这般他应该用怎样的刑罚来惩罚自己。

眼见姬童又想说话,姬云慕立刻堵住了姬童的嘴,“我的暗卫,你无需多言,先把给你的两个人教好再说。”

姬童看了看远去的身影,这才点了点头。

他在那桃源中生活了这么久,又每日都跟小动物在一起生活,所以这一直养成了他泛滥的同情心。

姬云慕知晓,但是在这个国家中,根本就不需要那种泛滥的同情心。

所以,这姬童,当真是要慢慢调教的。

姬童看了看姬云慕之后,指了指一旁,“那我就先回房了,皇姐。”

这皇姐两个字从姬童的口中说出来,多少还有些别扭,但是好歹,他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称呼了。

姬云慕点了点头,一旁的影卫便带着姬童走出了房门。

“一会儿暗主行刑完毕,叫他挑两个暗卫送到姬童的房里。”姬云慕开口说道。

这房间里仍旧是那三个暗卫。

毕竟是要跟随姬云慕的,所以他们在第一时间行刑完毕,就立刻回到了岗位上。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血腥味,想必这三个暗卫也不敢逃脱责罚。

想到这,姬云慕径直找了个房间小憩。

外面的影卫们行刑完毕之后,一定会进来再找她的。

贤王府经过这番洗礼,想必又要减员许多,姬云慕倒也不在意。

这城郊有一个专门收容孤儿的地方,那就是暗卫营的前身。

那里会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运送收集过来的孤儿。

对于那些孤儿来讲,暗卫营是能够让他们吃饱穿暖耳朵地方,这不过这吃饱穿暖,是有一些条件需要他们去遵守的。

既然能够让他们活下去,不管要他们做什么,他们总归都是能够接受的。

对他们来讲,这暗卫营就好像是他们的神明一般,即使是有惩罚,他们也甘之如饴。

因为从小受到的,便是这种教育。

姬云慕一觉醒来,发现门口又乌泱泱的跪了一群人,那些人全部都是受刑完毕的。

“该去哪去哪,都别在这跪着,暗主跟姬无言两个人留下。”姬云慕开口说道。

暗主跟姬无言两个人身形一滞,随即垂头一言不发。

说得多错的多,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待责罚。

他们深知,刚刚在外面的一切,都只是毛毛雨而已。

听完姬云慕的话之后,所有人都如鸟兽般散开。

眼前只留下了两个人。

暗主跟姬无言的心中十分忐忑,不知道接下来姬云慕会用什么样的招式来惩罚他们两个。

“进来。”姬云慕看了两人一眼,开口说道。

暗主跟姬无言两人对视一眼,立刻上前几步,甚至还贴心的将房门关闭。

“暗主先说说,近日以来,如何管理贤王府。”姬云慕眯着眼睛,从一旁的桌子上到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一觉睡起,还没来得及润润嗓子。

暗主眼神盯紧地面,此时他后背紧绷,“吩咐府中一切照常行事,其他时间,大多数都在暗卫营中训练暗卫。”

姬云慕饶有兴味的歪了歪头,“这与你之前的模样可不一样。”

从前暗主对贤王府尽心尽力,哪轮得着姬云慕来这般教训。

暗主听了这话,似乎十分惭愧,咬着下唇半晌都没敢应声。

“那酒水是怎么进入贤王府的?”姬云慕仍然记得,她进来的第一个人,就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小厮。

府中命令禁止嫖赌酒,这应当是每个人都刻在心头的话。

暗主思索半晌,还是没有应声。

“你有事情瞒我。”姬云慕是分笃定的说道。

能让暗主这般畏畏缩缩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他这般。

暗主立刻摇了摇头,“没有。”

姬云慕冷笑一声,“等我查出来可就不是这般好言好语。”

即使她此时说话冷的好像要掉冰碴,但是这总比上来就用家法伺候好了太多。

暗主思索一番,似乎在考量孰轻孰重,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姬云慕见状,也不再言语,将已经喝空的茶杯瞬间甩到暗主的脑门上。

那脑门肉眼可见的肿起一个大包,随即破皮流血。

暗主被这一震,搞得有些头晕目眩,但是还是勉力强撑着身子,保持跪姿跪伏在地。

“姬无言,这酒是如何进入府内?”姬云慕开口问道。

这两个人一直都在贤王府,总不会是两个人都一问三不知吧。

若是这样,那么这件事情可就有意思了。

恐怕是这贤王府中,出现了第二个能够带领所有小厮的人存在。

姬云慕的权威从来都是不容挑衅的。

暗主悄悄的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姬无言,姬无言嗫嚅半晌,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应当怎么开口。

“说。”姬云慕的耐心此时已经到了临界点,此时面前这两个人只要有半分迟疑,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

姬无言此时不敢半分迟疑,立刻开口说道,“是暗主差人去买的。”

姬云慕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施施然的从椅子上走了下来看着面前的暗主。

“你差人去买酒,为了什么?”姬云慕看着面前的暗主问道。

那暗主支支吾吾,半晌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他只是见着近日来,姬云慕一直都没有回来,而他就是贤王府的最高领袖,一直听闻外界说这酒的味道十分香醇,喝了就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他这才差人买来想要试试。

可是这还没等他试上,姬云慕便已经回到府里,而且那小厮竟然还将酒液偷喝。

姬云慕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暗主额头上的伤口,开口问道,“疼吗?”

暗主立刻点了点头,那伤口本就疼痛至极,此时被外力触碰,更加疼痛。

他已经用尽全力控制住面部抖动。

姬云慕伸出一根手指,用指甲划破暗主原本还很小的伤口,那伤口瞬间就涌出血液来。

那血滴顺着暗主的脸庞蜿蜒而下,叫暗主心中一阵发冷。

“主……主人……”暗主颤颤巍巍的开口说道。

他不知道姬云慕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未知的恐惧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姬云慕单指竖于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带我去看看你买的酒。”姬云慕开口说道。

暗主平日中也要为刑堂添些东西,所以府中会每个月给暗主发些月银。

可是没想到,这暗主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敢动用给他拨的款去买自身所需的东西。

暗主听了这话,连起身都不敢,只跪伏在地一步一步朝着目标地点前进。

姬无言此时低垂着头,默默无言的跟在姬云慕的身后。

战火暂时没有延续到他的身上,不证明一直都延续不到。

在这府中爬行许久之后,暗主才来到了一棵大树的面前。

因为周身现在没有任何工具,他只能徒手将新土挖开。

只见那土下埋着数十坛上好女儿红。

贤王府从来都不缺钱,姬云慕也不会过问那些银钱去了哪。

眼前这暗主所为,显然是犯了忌讳。

姬云慕指了指这地底的酒,“都是你买的?”

暗主点了点头,沉默的跪坐在这酒坛子中间。

今日他这条命,怕是已经保不住了。

“你看着他买的?”姬云慕又转头看向姬无言。

姬无言一时不察,眼中神色被姬云慕瞧了个一干二净。

他立刻摆了摆手,“属下某一日回府之时,看见暗主差人搬了好多酒坛子进府,属下见过后便又出去寻找您了。”

他一定要撇清,此件事情跟他毫无干系。

“按住他,头上扬嘴张开。”姬云慕干脆利落的吩咐道。

暗主此时身体十分虚弱,因为挨了那鞭子的缘故。

姬无言根本就没费任何力气,就将暗主制服在原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暗主此时也根本没有了任何生的希望。

只是他希望,姬云慕至少能够给他一个痛快的死法。

“姬戊,把那酒,给我们的暗主灌下去。”姬云慕靠在一旁的树上,欣赏着暗主无处可躲的绝望神色。

那暗主看了一眼姬云慕,开口说道,“您这样统治贤王府,迟早会有暴乱。”

姬云慕点了点头,“若有暴乱,便将他们全都杀了便是。”

她自小便飞扬跋扈,从来不会将这些东西视作是问题。

暗主看了一眼姬云慕,长叹了一口气。

他在这贤王府中当暗卫也已经当了不少的年头,今日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做的太过孟浪。

可是他总希望,姬云慕能够网开一面,绕过他一命。

当然无论如何,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完了?去吧姬戊。”姬云慕就这样听着暗主说了很久,这才招呼着姬戊让他去灌酒。

姬戊看了一眼暗主,这暗主也是他追随了很久的人,如今却要殒命,他的心里总有一些异样的情感。

但是这是主人的命令,他一定要遵从。

此时暗主已经闭上双眸,下巴也已经被姬无言卸掉。

姬戊拍开一坛酒,径直朝暗主的嘴里倒下。

这暗主不知道多少年以来,终于第一次尝到了酒水的味道,当然也会是最后一次。

虽然这酒水出的多进的少,可是也耐不住眼下这么多坛子的酒一同朝他的嘴里倒下。

他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最终,他的肚子终于承受不了过多的酒液,直接破裂而死。

姬云慕看了一眼那土坑里还剩下的酒液,“全部处理掉。”

说罢之后,她便抬步离开。

只留着姬无言与姬戊两个人面对着一地的酒坛还有惨死的暗主。

“为什么不帮帮暗主?”姬戊忽然开口问道。

暗主养育他们多年,几乎可以算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姬无言沉默的从怀里掏出化尸水,最后看了一眼暗主的尸体。

“你总要明白,你的主人是谁。”姬无言开口说道。

这姬戊也是新换过来的,没跟姬云慕太长时间,所以他也不是很清楚姬云慕的行事作风。

姬戊看着那暗主,心情无比的沉痛,虽然在训练中身边的伙伴都一个一个的死去,可是终究也抵不住暗主的离去。

暗主的尸体最终还是在化尸水的威力之下化为了一摊血水。

任何人都再也见不到暗主的模样了。

姬戊看着那摊血水,眼中似有沉思。

“在这贤王府当暗卫,就不要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这是我奉劝你的。”姬无言看了一眼姬戊。

这次的姬戊年纪尚幼,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听到姬无言这样讲以后,他的心里也没能好过多少。

“总之你要记住,我们的主人才是给予我们吃穿的人,这辈子都不能违逆她的命令。”

姬无言这辈子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眼下对着一个后辈,几乎是说出了毕生以来最多的话。

他也不指望面前这个少年能够听懂些什么,只不过这些话,只是在贤王府能够保命的基础条件而已。

姬无言从地上拿起最后一坛酒,往墙上用力一砸。

那坛子顷刻间碎裂成几瓣,浓烈的酒香飘满了整个后院。

姬戊站在那里对着地上的血水思索了好久,半晌才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跟在姬无言的身后回到了姬云慕的身边。

他们这些人被培养的大字都不识一个,此时能够有贤王府给他们吃穿,他们都应该感恩戴德。

姬无言回到姬云慕的房间,立刻回禀道,“回禀主上,事情已经处理完毕。”

姬云慕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多余的什么话。

房间里面已经有小厮全部清理干净,就只剩下地上的一点茶水还没有变干而已。

“现在你就是新的暗主,但是你需要去暗卫营中寻找一个可靠的人,帮你看管暗卫营。”姬云慕开口说道。

这暗主的权利,十分轻易的就被移交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姬无言似乎也十分震惊,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姬云慕竟然会让她来充当新的暗主。

“不要重蹈覆辙。”姬云慕还开口警告了一番。

姬无言立刻垂头应是,绕使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犯了贤王府的戒,他好不容易才逃脱了暗卫营,来到姬云慕的面前,这个机会,不能被他白白浪费。

在姬无言走后,姬云慕十分有趣的发现,这房间里的暗卫少了一个。

“姬戊去哪了?”姬云慕开口询问。

房梁上的两个暗卫均摇了摇头,他们只见到姬戊跟随姬无言出去,却并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

姬云慕眯起眸子,似乎很有闲心的靠坐在椅子上,“那便等吧。”

这边姬戊跟随姬无言而来,没走出多远姬戊就横身拦在姬无言的面前,“原来你毫不犹豫的杀掉暗主,就是为了这个位置!”

姬无言一掌将姬戊推开,这件事情就算是他说不是,想必眼前这个少年也不会信。

与其如此,何必与他多做纠缠。

姬戊双目赤红的一路跟着姬无言,“你说,你说啊!”

他在暗卫营中,最崇拜的就是暗主,他一身风度偏偏,出手干脆利落,是他最崇敬的偶像。

可是眼下,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后院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