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我说不是又如何?你会信吗?”姬无言看着眼前的姬戊。

这姬戊分明就是失了神智, 刚刚那番话与他说明,简直就是多费口舌。

“你若是现在回去,想必责罚会轻一些。”姬无言开口说道。

他现在已经算是擅自离岗。

姬戊此时红着眼, 根本就不听姬无言说了什么。

“我杀了你!杀了你为师父报仇!”姬戊几乎失去了全部理智,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攻向姬无言。

姬无言的功夫得到了暗主的真传,同时还有其他的师父们在教授他其他的东西。

这一身功力, 姬戊根本就没法比拟。

只一招, 姬戊便横空飞了出去,这一飞,就是几米远。

姬无言冷哼一声,看着面前的姬戊。

他现在是暗主,那就说明, 这姬戊已经可以算作是他的手下,犯错定要严惩不贷。

可是这姬戊多少也能算得上是个可怜人,姬无言的神智也有些许摇摆。

“以主人的强大,难道不值得我们追随吗?”

待姬戊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姬无言冷声反问。

姬戊摇了摇头, “主人她是个杀人的大魔头,根本就不配当我们的主人!”

“我习武只想有朝一日报效国家,而不是跟着她无差别的杀人!”姬戊几乎是将这句话怒吼出来。

他看着眼前的姬无言, 仿佛感觉十分陌生。

“你也是从暗卫营出来的,为什么你能对暗主没有半分感情?”

姬无言开口说道,“只有主人,才是我的神明。”

姬无言的面上没有半分神色,这种表情让姬戊看起来感觉十分惊恐。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以为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姬云慕。

没想到姬无言竟然跟姬云慕是同一种人。

姬无言再次看了一眼姬戊, “回去找主人请罚吧。”

他一身短打劲装,看着姬戊的模样就好像看着一个毫无价值的蝼蚁。

这姬戊,应该尽快清除。

这已经可以算是,能够威胁到主人安全的人了。

想到这,姬无言,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他既然已经得了这暗主的名头,自然就要做一些为主人有利的事情。

想着,他已经来到了暗卫营的门前,而身后早就已经没有了姬戊的身影。

这边姬戊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回到了姬云慕的屋内。

姬无言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的生命应该是姬云慕给予的。

若不是姬云慕创办了这么一个孤儿的收容所,他也不可能有机会来到贤王府内任职,更不可能学到这些高深的武艺。

但是一方面暗主的死亡又左右着他,这就使他的脚步慢下不少。

姬云慕就在房中坐着,似笑非笑的看着远处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

那分明就是姬戊,只是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姬戊在走到姬云慕面前的时候,看了姬云慕一眼,跪伏在地。

“你似乎对我有些许不满。”姬云慕开口问道。

这些个暗卫,平时都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可是总归是年纪尚幼,这些隐藏情绪的方法对他们来讲有些太过高深。

眼前的姬戊以额触地,听了这话瞬间抬起头来。

“您为什么要杀了暗主,明明他没有沾酒。”姬戊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虽然那酒是暗主运进府中,可是他毕竟还没来得及喝上那一口美酒。

姬云慕哦?了一声。

“你认为,买酒不算是违背府中的规矩?”姬云慕单手撑头,看着眼前这个有少许叛逆的少年。

这暗主死亡一事,似乎对他的打击有些许巨大。

姬戊看着眼前的姬云慕,点了点头。

他认为,暗主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是动了一些不该想的而已。

只要动用了家法,想必暗主一定不会再明知故犯的。

姬云慕沉默半晌,没有言语,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此时的气氛十分凝重,这让姬戊的气息不自觉的收敛,他更是半分不敢抬头,也不敢看向姬云慕的神色。

直到姬戊的身形有些发抖,她才开口说道, “你刚刚去找了姬无言?”

姬戊顿了一下,稍后才点了点头,“是的。”

姬云慕点了点头,“去刑堂领罚吧。”

对于这些暗卫,她觉得已经没有了任何管教的必要。

姬戊听了这话,浑身一震,垂头丧气的出了门。

任何人都别想同姬云慕讲道理,因为她只会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正确。

这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让她感觉十分意外的人。

“姬童,你来做什么?”姬云慕开口问道。

姬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姬云慕的神色,然后抱着肚子开口说道,“饿了……”

他们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了,久到姬童甚至已经有些茫然,这姬云慕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妖怪了。

姬云慕轻轻揉了揉额头,她竟然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

但是当然,在府中她的饭菜都是随便一吃就过了,眼下有了这么个弟弟,当然要好好的准备一下。

“吩咐府上传膳。”

听了姬云慕的话后,空气中立刻有个身影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姬童十分好奇的看着房梁上,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这就是传说中的暗卫吗?”姬童十分好奇的开口问道。

姬云慕点了点头。

姬云慕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姬童乖巧的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姬云慕立刻说道,“你先贤王府中,不必这么拘谨,任何人都不能对姬国的皇子殿下指三道四。”

姬童即使是听到这种话,也完全没有放松下来。

“在桃源中,师父教过我礼仪,并且跟我讲过,在外面绝对不要像是在桃源一样乱来。”姬童开口小心的回应道。

在桃源中,师父教授他的东西,比外面要严厉很多,当然这也是师父希望他在外面能够少受一些欺负。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轻笑一声。

这弟弟一直都低眉顺眼的,看的她好不舒服。

但是既然这是一个人的脾性,她也不能通过外力来让姬童改变就是了。

姬童见姬云慕没有再说话,这身体也稍稍的放松下来。

平日里这贤王府的伙食应该算是很好的,今日因为府里多来了一位小主人,所以厨房加急赶制了一些菜品。

眼前的菜品比皇宫里还要丰盛,最主要的是没有皇宫里那么多规矩。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菜品,将他们全部推到姬童的面前。

“吃吧。”

姬童看了一眼身边围着的,等着伺候的侍人们,不知道为什么,这眼前的饭菜突然就感觉不香了。

姬云慕似乎能够察觉到姬童细微的情绪变化,挥了挥手便让身旁伺候的人全都下去了。

大堂里终究被清空,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

姬童这才舒了一口气。

“吃饭的时候旁边站着那么多人,好不舒服啊。”姬童啃着一个排骨说道。

这些东西桃源中也有,但是调味一方面终究还是少了点原料,所以还是这贤王府中的饭菜更加好吃一些。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吃的开心,开口朝门外喊道。

“今天做饭的厨子,赏!”

外面的人听了这话,急匆匆的赶去传信。

姬童还有些懵懂的看着姬云慕的模样。

“我还需要学习一些什么东西吗?”姬童看着姬云慕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他最害怕学习了,可是既然是师父安排他来到这里,那么他就不得不做一些让他感觉十分困难的事情。

姬云慕点了点头,“明天早上,会为你请两位老师。”

姬童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表示应允。

“是……什么样子的老师?”听说外面的老师都会用戒尺打人的手掌心,他也害怕被那样对待。

姬云慕想了想开口说道,“一位教你文学,一位教你武功。”

他们姬国的皇子,必须要文武双全,那定是外界的人都配不上的。

姬童听了这话,一块肉差点卡在了嗓子里,“为什么男子要习武?”

“不想死就好好学。”姬云慕一皱眉头。

这姬国的皇子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就会受到刺杀,虽然姬云慕能够帮助他一阵子,可是这庇护总归不是永久的。

姬童看着姬云慕的脸连忙点了点头。

刚刚姬云慕的脸好吓人,就好像是要吃了他一般。

“快吃。”姬云慕看着姬童呵斥到。

这比起吃饭来讲,更像是一个谈话现场。

姬童听了连忙往嘴里扒了几大口饭。

“皇姐……皇姐也吃。”姬童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块肉放进姬云慕的碗里。

从开始到现在,好像都只有他一个人在专心致志的吃饭,姬云慕根本就丝毫没有动过。

那碗里的饭菜甚至还是满满的。

也不知道姬云慕是不是练就了什么辟谷大法,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久都不用吃饭的。

姬云慕看着碗里的那块肉,眸中有些许复杂的神色。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番对待。

从小都被教授,做任何事情都要自己来,让自己过得开心就好。

可是眼下却多出了这么一个小东西。

想必也是母皇跟父后两个人怕她跟姬云清两个人不靠谱,所以才将这姬童寄养到外面的。

姬童看着姬云慕的眼神,觉得有些慌乱,不知道是不是他刚才做了什么错事。

“皇姐?”姬童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对于他来说,终于说的越来越顺口了。

听在姬云慕的耳朵里,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摇了摇头,“没有。”

她夹起碗里的肉块,带着些白米饭咽了下去。

她平时很少粘荤腥,所以府上的人也鲜少做这类东西,可是眼下这小皇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有半分懈怠。

姬云慕也没有禁止这类东西入府。

晚饭过后,二人各自回到房间住下。

姬无言一直都在暗卫营中准备接任的事宜,所以一时间根本没有机会回到姬云慕的府中。

是夜,月亮高悬,皎洁如明。

姬云慕眨了眨眼睛,从睡梦中他醒来。

这一夜睡得都不是十分安稳,她看着眼前的风景忽然就想出去转转。

似乎是被姬童那软乎乎的皇姐事给触动了心弦,她此时就是想去一旁的姬童那里看看。

可此时,她忽然一皱眉头,在那姬童的门外,赫然站着两个形迹可疑的人。

“什么人!”姬云慕厉声喝到。

那两个人见状不妙,立刻就想要逃跑。

可是姬云慕大手一挥,身后的暗卫瞬间扑了上去与两个人缠作一团。

这整个京城几乎都是姬云慕的势力,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胆敢深夜闯进王府。

待一番缠斗过后,两个人终于被两个暗卫拿下。

那两个人带着面巾,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色。

身旁的暗卫一人一个,一把将他们的面罩给扯了下来。

姬云慕看着两个人的脸,若有所思。

这两个人的容貌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中原人,倒像是外邦来的。

可那外邦人,在这城中似乎就只有一位,那就是被嫁给了将军的小皇子。

“你们是那邻国的小皇子派来的人?”姬云慕冷声问道。

这时候,姬童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声响,几乎是立刻就已经穿好衣服将门打开了一条小缝。

在见到外面竟然有这么多人的时候,他立刻冲了出来来到姬云慕的身边。

“皇姐,这外面为什么这么多人啊?”姬童四处张望着问道。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神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些外邦人,她已经给他的小皇子一条活路,可是没有想过这些人竟然还会来到贤王府招惹她。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均没有开口说话。

这时候,根本就不能够将他们的主子给供出来。

姬云慕看着两个人,冷笑一声,“你们两个倒是好胆色,来了我的贤王府竟然还不吭声。”

左面的女人呸了一声,“姬云慕,你将我们的小皇子嫁给他人,你不要脸!罪大恶极!”

姬云慕听了这话更是哈哈大笑两声。

“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还不如在你们小皇子来到姬国的当天晚上就将他给杀掉。”

这样还省的这群人找上门来。

能够一锅端的事情,她何必要自讨苦吃。

两个女人听了这话,更是目眦欲裂,“你敢!”

这小皇子是她们早些年捧在心尖尖上宝贝,最终没想到嫁给了别国,而且不仅没嫁成王爷,最终还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那将军虽然看上去也是个好人,可是总归比不上在自己的国家做个皇子来的自在。

“这两个人来到你的房间面前,想要对你做些什么事情,你当如何处置?”姬云慕开口问姬童道。

姬童似乎是因为刚刚睡醒,此时哈多少有些懵懂,他看了看姬云慕的眼色,又看了看眼前这两个面目狰狞的女人。

他当然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姬云慕开心,在他的生活中,这十几年来,已经习惯了讨好他人。

“将他们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姬童毫不犹豫的说出这番话来。

说罢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姬云慕的脸色。

姬云慕点了点头,“不愧是我的弟弟。”

姬童知道这番能够讨的姬云慕开心,所以他的心情也好上不少。

在这贤王府中,最不用怕的,就是受到别人的伤害。

姬童对此深信不疑。

而且明天他也可以学习武艺。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皇姐,似乎跟外面的女人有些许不同。

在桃源中,师父甚至也说道,他们男人只能够做些绣花的活计,根本就不能习武,也不能读书识字。

可是眼下来到姬云慕这里,他一路上解除了不少从前不能接触的东西。

所以他十分喜欢这里,也十分喜欢姬云慕这个不着调的皇姐。

不知不觉中,姬童的心境似乎已经因为姬云慕而改变。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童,嘴角微微上翘。

这就是母亲给她留下来的弟弟,实在是太对她的胃口了。

姬童见姬云慕笑了,似乎有些羞涩的往姬云慕的身后躲了躲。

他们两个人玩的倒是开心,可给眼前的两个外邦女人吓得够呛。

他们叽里呱啦的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因为词汇量有限,只能根据所学会的一些词语来拼出他们想要说的东西。

可是这骂人的话说的甚是利落。

一旁的暗卫见状,看了一眼姬云慕。

在得到了肯定的眼神之后,立刻抓住两个外邦女人的舌头,手起刀落,直接将他们两个人的舌头斩了下来。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着,可是姬童的脸色还是白了白。

眼下这两个女人实在有些吓人,嘴里往外涌着鲜血,因为受不了这种刺激,甚至一度昏死过去。

姬云慕看了一眼两个几乎快要死去的女人,冷哼一声,“没听见小皇子所说的吗?扔去喂狗!”

后院的狗们最近吃的都不错,因为姬云慕还有姬童的投喂缘故。

那后院的大狗们吃生肉长大,也自然要比一般的狗们凶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