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小男孩听了姬云慕的这句话乖顺的垂下头去不再看姬云慕的脸。

小男孩见了那小厮低眉顺眼的跟着姬云慕的样子,暗中也猜测这姬云慕是什么来头。

这批被卖的奴隶全部来自别国,自然不知道这贤王的恶名,如果知道,这小男孩还不知道要怕成什么样子。

小男孩被奴隶主拖来拖去的已经习惯,可是被姬云慕拎着脖子上的铁链在大街上走怎么都有些不自在。

“这位小姐……我可以起身跟着您吗?”小男孩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这样一个请求。

奴隶主不会给奴隶准备多余的衣物,小男孩身上的衣物也只堪堪遮住臀部,膝盖被地上的碎石子划得生疼,有些部位已经破皮流血。

姬云慕听见这话展开笑颜,可在那小厮的眼里却如地狱般恐怖。

“你想起身?”姬云慕温柔的低头问道。

那小男孩有些羞涩的点点头,这一路跪伏,感觉旁边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有些不自在。

姬云慕抬起脚踩到小男孩的背上,将他的背死死的踩住下压。

那小男孩的柔韧度并不好,这一踩下去只感受到骨头碎裂般的痛楚,连喘气都有些很难办到。

“你是我买下的奴隶,如何起身?”姬云慕笑的有些残忍,可事实就是这样。

经这一踩,小男孩垂着头,再也不敢提任何要求,只跪在地上用四肢爬着勉力跟上姬云慕。

小厮在心里敬佩这个小男孩的勇敢,像他在贤王府里待了这么久,就丝毫不敢有跟姬云慕提要求的心思。

“去把姬刑叫来。”这王府里只有得到姬云慕赏识的人才能够随了她的姓氏,在王府里得到一些普通人的殊荣。

随了姬姓的人,总是比一般的奴仆要高级一些,不过都对姬云慕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姬刑是王府里负责暗卫训练与刑堂的人,在贤王府,男人与女人没有地位上的差别,只要你比对方强,你就可以上位。

这姬刑就是一位男子,一道刀疤长长的,贯穿整个脸颊,显得有些狰狞可怖,但是在见到姬云慕的时候,身子还是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见过主人。”极其恭敬的俯身,是标准的姬云慕教过的礼仪。

“这小男孩交给你,送入暗卫营一起训练。”姬云慕将小男孩脖子上的狗链一端扔给姬刑。

姬刑面露难色,“他……男子?”现在的暗卫营中残存下来的都是些武功高强的女子,这小男孩凭什么与她们一起训练。

姬云慕又露出熟悉的笑容,朝着姬刑勾勾手指,“来。”

姬刑见到这样的姬云慕有些害怕,但是又不能违抗她的命令,仅犹疑了一下就走到姬云慕面前跪下。

姬刑知道一定是自己的话里生了差错,让姬云慕不高兴了。

姬云慕伸出两根手指抬起姬刑的下巴,那手指莹白细长,指尖带着些微凉,却从来都是用来拿鞭子的。

“你?……男子?”

姬刑惊心于他的主子小小年纪却有这般气势,他的目光只敢向下瞟着地面,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点红色的衣料。

是了,他也是男子,却坐上了这个位置还被赐予姬姓,本就不该看不起同样身为男子的小男孩。

想到这,姬刑有些发抖,僵着身子等待即将到来的刑罚。

“要不让你变成女人?”姬云慕的目光往下瞟了瞟,姬刑不自觉的将腿夹紧,面带恐惧的赶紧摇头。

姬云慕最终还是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姬刑,不过让他去自己的刑房领了该受的刑罚,自己定的规矩,自己总是要守的。

“若有差错唯你是问,要让这个小男孩完完整整的撑过训练。”姬云慕不希望自己的府里有任何不洁的人,就算是下人也要守着自己锁骨上的小红点。

姬刑赶紧点头应是,将那小男孩的狗链捡起握住,跪伏着退出大殿。

将小男孩送走,姬云慕又觉得有些无聊了,那陪同出门的小厮早就在回府的时候回到了自己该去的地方。

空空荡荡的大殿里又只剩下姬云慕和她的三个暗卫。

姬云慕一直都很喜欢漂亮又干净的小男孩,可惜来到她面前的很少有能够活着回去的。

“姬戊,去后宫找个想过来玩儿的。”这几个人中数姬戊的气息最重,那十板挨完立刻要回来上岗,虽然数量少但府里的板子都用上好的木料制成,打到身上不说皮开肉绽也青紫一片。

空气中传来淡淡的波动,是姬戊领命前去。

后宫里自怨自艾虚度一生的小男孩有很多,也有很多想要借着机会向上爬的,也有倾慕贤王许久,想要一见解千愁的,反正他们各有自己的心思,姬云慕也懒得去猜。

只要想来,就可以来,只不过是看谁能争得这个名头了。

没过多一会儿,姬戊的气息就回到了房梁上,那小男孩清澈的嗓音也在屋外响起。

姬云慕不急着叫他进来,她后宫里的小男孩都是一等一的漂亮,“姬戊,你的气息若是收不好……”

一句话没等说完,姬戊的气息就瞬间变轻,差点消失不见。

旁边的姬戌用担心的眼神看了一眼姬戊,姬戊本来就受着伤,刚刚的气息调整不来强行逼迫自己将气息屏住,一时间有点难受。

姬戊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姬戌没事。

二人捕捉到姬云慕的目光之后差点从房梁上掉下去,赶紧调整身形不敢多做交流。

“进来吧。”姬云慕卧在美人榻上,身上盖着白狐的毛皮制成的毯子,红与白的交汇,很冲击人的视线。

小男孩看起来十分机灵,长得一张媚人的脸,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没有一□□惑之气。

“参见王爷。”声音虽甜不腻,娇俏的朝着姬云慕行个礼。

姬云慕一招手,那小男孩便乖顺的来到姬云慕的身边,不敢坐在姬云慕的身上,只轻轻的依偎在姬云慕的腿边。

姬云慕像是在抚摸小动物一样抚摸那小男孩的头发,他们的头发都经过保养,像是上好的绸缎,十分柔滑,捞起一缕便可从指间倾泻下去。

那小男孩的一双凤眼盈盈的望着姬云慕,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却不敢说出口,只能借着双眼睛来表达。

在这府中,能够直视姬云慕的也只有后宫的那些人,他们都是姬云慕的人,能够看清姬云慕的脸,却不会受罚。

“你是主动要来的?”姬云慕饶有兴致的问道,可能是今天买到了有趣的玩具,使她的心情很好。

那小男孩点了点头,靠在姬云慕的塌边让她可以更方便的抚摸到自己的发丝,“妾身倾慕王爷已久,能够来到前殿,是妾身的荣幸。”

那眼神闪闪发亮,除了一片真诚之外姬云慕看不到其他。

姬云慕的手边放了很多小玩意儿,从那些东西中随意抽出一个簪子给这小男孩插上。

“赏你的,回去吧。”小男孩的心里虽然失落,却也不敢表现在面上,摸着头顶那枚簪子还是止不住的开心。“谢王爷,妾身告退。”

姬云慕就喜欢这种识趣又听话的小男孩,不用脏了她的手。

至于这小男孩回到后院,一定会被很多人排挤,或者因为嫉妒搞出点什么幺蛾子,姬云慕就放任他们去斗,活不活的下来都是他们的命运。

几日后,那后院果然抬出了那小男孩的尸体,死不瞑目,手里握着那枚姬云慕赏下的簪子,只不过已经碎裂成几截。

下人们来请示姬云慕的意思,姬云慕一摆手,他们便躬身退下,死了的人,直接送回本家,是贤王府的一向传统。

“姬戍。”随着一声呼唤,姬戍现身在姬云慕的面前恭顺的跪伏。

“我很残忍吗?”姬云慕把玩着自己的发丝,唇微微嘟起,倒像极了普通人家的少女,如果忽略掉她眼中的阴鸷。

姬戍怎敢随意评价姬云慕,连忙摇了摇头。

平日里姬云慕的乐趣就只剩下逗弄自己打的这几个暗卫,哑巴吃亏从来不知道说出来,逗弄久了也没什么意思。

“那外面的人为什么都说本王残忍?”姬云慕像是想不通一样微微皱起眉头。

姬戍跪伏着不敢看姬云慕的表情,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只求姬云慕赶紧放他回去。

姬云慕偏要等个回答,姬戍不说他今天就断是走不了的,相信他今日如果没个回答,姬云慕会让他一直在这里跪到死。

“因为他们没有见过王爷。”那许久没有说话的嗓子声音有些哑,依照他自己的理解来回答姬云慕的问题。

他是想说,如果见到了姬云慕,就会知道她的好,可是这么多年来,哪个见过她的人没有退避三舍。

“你觉得本王好?”姬云慕挑挑眉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有些胆大的暗卫。

姬戍抬起头,眼中是浓烈的,对姬云慕的爱慕,“是。”

姬云慕看到那感情晃了晃神,轻蔑的勾起唇角,“去领你的罚。”

敢在贤王府对贤王动情,还跑到她的面前来透露,这不仅仅是胆大的问题。

从此之后,姬戍这个位置,就换了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