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在炎炎烈日下较量可不是一个好选择,那剩下的新人等待的时间太长,又因为大地的热量,没几个姬云慕瞧得上眼的。

顶多有几个被发配去扫地种花,虽说也不是什么好做的活计,但好歹是进了贤王府。

没有姬云慕的命令,那新被赐了姬姓的少年就温顺的在一旁跪伏着,额头触地,丝毫不敢动作。

姬邢额上的汗不比要出场的新人们少多少,他心心念念着那跪伏着的小徒弟,这天气热的狠,连他都有些难耐。

姬云慕就这样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姬邢。

姬邢捕捉到姬云慕的目光身形一颤,立刻恢复到标准的等候姿势站好,眼睛紧紧的叮住地面,不敢再飘忽,他知道他今天犯的错已经太多,再有一次怕就是被剥夺姬姓的下常

这姓氏一被剥去,连大街上的狗都不如。

这一想,本来是因为烈日热出的一身汗,逐渐被冷气代替,被这艳阳照着,竟也浑身带着冷气。

“跪那,看墙。”姬云慕一扬头,指出了姬邢的位置。

只一眼,姬邢便迅速施展轻功飞到那被艳阳晒得滚烫的位置跪下,眼睛紧紧的盯着墙壁,浑身紧绷。

混到他这个地位的人,好歹能谋得一片阴凉,再这样重要的场合被罚的,姬邢估计还是头一份。

姬邢面对着墙,暗暗盘算着今日的过错,怕不是死罪难免。

再有满身冷汗的,也就是姬云慕身边的两个暗卫了,跪在姬云慕的下首,大气都不敢喘,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气息。

“本王乏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个你指的是谁,只有那人心里才明白。

姬邢不敢起身动作,只大声应了是。

早有传闻说姬云慕男女通吃,是因为她身边的两个绝色侍女,那小模样长的,有男子说一见便如同被鬼魅勾了魂去,能魂不守舍个几十年。

可这身边的侍女,也不是个好当的。

只是比旁人能轻松几分,只因姬云慕还有些怜香惜玉。

对那女子也有几分人情味。

见姬云慕起身,两暗卫瞬间消失跟上。

姬云慕看了眼还在地上伏着的身影,那少年热的,汗液都聚集成了一小洼。

“姬无言,跟上。”

无言也不管那跪的麻木的双腿,只优雅起身后快走几步跟上姬云慕。

长时间待在暗处,这忽的来到太阳下,倒也有些不适应。

可只要能报了恩,跟随着这城里最强大的存在,就只能逼着自己去适应了。

都说贤王性情暴戾喜怒无常,姬无言一时间也有些惶恐,生怕哪里做的不对惹怒了自己未来的主子。

既然认了主,这辈子便不管生老病死,都是这面前的红衣女子的人了。

“姬戍姬戊姬戌,从今日起,每日加练两个时辰。”这就意味着每日他们那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又要被压榨,可没人敢有半分怨言。

刚那缺了人的岗,马上就会有新人来顶上,姬云慕相信暗部的速度。

说好两个时辰,便是一分一秒不许少,他们懂姬云慕的规矩。

“我这贤王府内侍,忌酒,赌,也不许逛青楼,若有违背,直接出府。”终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姬云慕没有骨头一样窝在那铺了狐皮的小塌上,旁边两个侍女扇着风,好不悠闲。

“要记住,是在任何情况下。”姬云慕挑了挑眉,看着姬无言。

“自今日起,除我以外,你不必对任何人行礼,也不必接受任何人的任务,你可明白?”姬云慕拈起一粒果子扔进口中,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

姬无言却半点不敢抬头看,朝着姬云慕安静跪伏,“是。”

“姬鱼,一会儿去找那裁缝给他做几身衣服。”姬云慕吩咐道。

姬鱼抬眸看了一眼姬云慕,想说些什么又闭上嘴。

“有事就讲,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姬云慕的耐性其实一向很好,顶多只是罚她在这跪上两天。

“回主人,姬鱼是在想,明卫,是做那与侍卫一同的服饰吗?”姬鱼半点不敢耽搁,立刻把心里所想如数说出。

姬鱼说这话也有些私心的,与她们地位一平的人,能少一个,最好就少一个。

姬云慕莞尔一笑,“那你明日便换那扫地丫鬟的衣裳吧。”

姬云慕的命令从来没有半点违逆或反悔的可能,姬鱼脸色一白,只低低的应了是。

她们身上的衣裳可是上好的真丝绸缎,虽说贤王府内待遇不错,可那丫鬟的衣裳哪比得过她们身上穿着的。

现在姬无言身上穿着的,还是在阁内的新人穿着的麻布短打,耐磨耐脏,特地为了训练制成的。

“谁在门外?”姬云慕听着这声音,似是她的守卫在门前拦着,不禁皱紧眉头。

“姬雁去看看。”姬雁得到姬云慕的首肯后,才袅袅出门,片刻便归。

“是欧阳小公子想要见主人,在那闹得紧了。”姬雁查探过后回话道。

“欧阳小公子?”姬云慕冷哼一声,她连这人是谁都记不得了。

姬雁一见姬云慕的表情,便知她定是又记不得了。“是您上个月从欧阳家带回来的小公子,您夸他生的乖巧俊俏,他便跟着您回来了。”

“为何吵着见我?”听姬雁这样一讲,她这脑子里还能有点印象。

“欧阳公子说,他都跟着您回了府,算是您的人了,怎么看几日都见不到一次面,是不是您躲着不敢见他。”姬雁将那欧阳小公子的语气学了个十成十的像。

“就是说,觉得我是个负心汉咯?”姬云慕难得语气轻快,可却没人敢接她的话。

“放他进来瞧瞧,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敢在贤王府闹。”姬云慕的兴致算是被勾了起来,倚在软榻上等着欧阳公子到来。

里面的命令一传达,外面的人就立刻给放了行,那欧阳公子扬着头看着那两个守卫,不屑的冷哼一声。

“你们最后还不是要让我进去,废那力气拦我干嘛?”可惜守卫目不斜视,气的他又冷哼一声。

“欧阳公子莫要耽搁时间,别让主人在里面等的急了。”姬鱼见欧阳久久未进,忍不住出来催促。

“哼,她不让我进她的大殿,我就非要叫她等上一会儿。”说罢竟就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姬鱼见这情形不禁有些生气,悄悄回头瞄了一眼屋内后才再次看着那欧阳公子。

“姬鱼只是个女侍,您不要叫姬鱼难做。”姬鱼朝着欧阳软声道,要是劝不进去这公子,今日这失言与办事不力一起罚下来,说不定就要去最低等的扫地丫鬟了。

在贤王这里做事,只看重个人能力。

欧阳公子虽然说是被家里娇惯的任性了些,可一见美人这副模样也心疼的紧。

“行吧行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进去见见那个姬云慕1欧阳公子拍拍屁股站起身来。

虽然是把这小公子劝了进去,可是听着他说的这话姬鱼脸都黑了,看在她的面子上去见见自家主子,这不是给自己惹了祸事。

主子就在这屋子里面,姬鱼敢保证她刚刚一定听到了欧阳公子说的话。

将欧阳公子带进屋内后,姬鱼便大气不敢出的回到姬云慕的身后站定。

“你家这个小美人,可真好看,说的话也中听。”欧阳摸了摸下巴,调笑一般的与姬云慕说道。

“你喜欢?”姬云慕不答反问。

欧阳公子一甩扇子,“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谁不喜欢那。”

姬鱼皱着眉头看着欧阳,只求他能少说几句。

“那便送你了,送客1姬云慕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姬鱼,说道。

姬鱼跟姬雁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爬到这个位置她们就用了好几年,竟然因为欧阳公子的一句话就将姬鱼送走?

“主人,为什么?不要将姬鱼送走1姬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爬到姬云慕的跟前,梨花带雨哭的让人好不心疼。

“为什么?”姬云慕绕着自己的发丝品了品这几个字。

“你在外面求这欧阳公子的时候,可曾想过你还有个主子?”这两个女侍都是一等一的漂亮,有时候用这脸蛋儿去做点什么,姬云慕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小把戏不能玩到自己眼前来。

姬鱼想起刚刚的模样,她小声与欧阳公子商量的,没想到姬云慕尽数听去。

是她自作聪明折了自己的前程,可她还有些不甘心,为什么几句话就能让她失去这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位。

“可罪不至此啊主人,姬鱼愿去地狱岛重修半年。”姬鱼不敢扯姬云慕的衣角,只扯了裙子的一个小角晃了晃,满眼皆是祈求。

“二罪并罚,且一次不忠,终身不用。”姬云慕伸出两个手指摇了摇,又将她的裙脚从这个梨花带雨的美人手中解救出来。

“给欧阳公子与鱼姑娘点盘缠,今日便离开贤王府吧。”不等欧阳公子说些什么,姬云慕只打了个手势便有人送他们出屋。

“主人这……”姬雁皱着眉看着姬鱼远去的背影跟凄厉的叫声。

“罪有应得,且,你看我这像缺人的样子吗?”姬云慕勾勾唇角,瞄了一眼姬无言,这一笑在旁人眼里,像极了地狱爬出的媚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