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听到姬云慕说这话,姬雁只得闭了嘴,主子做事从来不用别人多言,不然可要小心了自己这舌头。

这一来就送走了跟在姬云慕身边的一名大丫鬟,该不该说这新来的姬无言有点本事,虽然本质上不关姬无言什么事儿。

姬无言感受到盯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后不禁微微侧目,有些不明白姬雁为什么这样看自己。

“再在我面前玩把戏,就给我滚出去。”姬云慕敲着椅子扶手,头都不回的说道。

“叫姬玉过来。”话音刚落就有暗卫闪身出门去找姬玉。

对于他们而言,出门去执行任务要比守在姬云慕的身边来的舒服一些。

至少不用忍受时时刻刻的低气压。

“主人……无言……”刚刚接受了这个名字,一时说着还有些拗口。

“跟在姬邢身边那么久,还没学会规矩?”姬云慕还没开口问,自己先开口说话那可是大不敬。

姬无言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刚刚那几番,还不够对她产生敬畏之心吗。

“主子,皇上求见。”外面守门侍卫的前来通报,当然也只敢在门外而已。

“让她进来。”得到首肯的侍卫匆忙离去,一路上他都在想,若是今天主子心情不好,不答话该怎么办,还好轻松过了关。

在贤王府每个人的自危意识都要紧,生怕下一刻是自己的人头落了地,可又有很多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往贤王府里进。

正因为贤王府内高手云集,所以就算是贤王残酷暴戾,还是有许多人想来贤王府内磨炼。

“姐姐要来见你怎么每次都要通报,我的好妹妹能不能给姐姐个特权?”要不这皇上的步辇在贤王府外一待便是一炷香的时间,叫她这个皇上有些没面子。

姬云慕一耸肩,“你可以不来埃”

姬云清瞬间败下阵来,自己只有跟这个妹妹能聊到一块去,若是不来她这,自己可就真的没有别的去处了。

“说罢,这次来找我又因为何事啊?”姬云清上次来找她是因为有个将军不服管教并且有要倒戈的趋势,上上次来找他是因为有个男人在她的后院点火。

“左相要造反。”姬云清说这句话的时候,半点也没有对自己位置担心的神色,反而满满都是兴奋。

有她这个妹妹在,这江山总是能保住的。

“若是没有我,你打算怎么办?”姬云慕真是该好好改了姬云清这毛病,一有什么事儿就总往她这跑。

“提前杀了他全家。”姬云清略一思索,给出了她的答复。

这姬云清是武功高强,单凭她一人足够杀了左相一家,“然后你要怎么跟大家解释这件事呢?”

“就说左相昨夜被不知名刺客暗杀,无一活口。”这是杀人灭口的最好借口,她只要死咬住不知道是谁干的,谁还能查到皇上的头上去。

“那么依你看,左相这个人如何?”姬云慕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什么。

姬云清想了想他平日的表现,“若能为我所用,是个好棋。”

“那么你为什么不想一想怎么才能把他留下?”姬云慕看着自己那只知道动武的皇姐,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这个脑子在我这,早就被扔进地狱岛重造了。”姬云慕眯了眯眼。

姬云清是知道姬云慕造的这个地狱岛的。

当初还是找她去给划分了一座小岛,随后她也去看过她的岛,上面遍布武力高强的人,在训练她的暗卫营。

姬云清从来不担心姬云慕谋反,对于她来讲,这个位置由谁做都是一样。

或许姬云慕比她更适合这个位置,她有头脑也有势力,可她偏偏就是不想。

以她的话来说,那每日上朝批奏折的时间,她大可以拿来做别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要待在那么小一个屋子里。

“左相家是不是有个极其宝贝的小儿子?”姬云慕坐的累了,干脆在那宽敞的椅子上躺了下来。

姬雁麻利的在姬云慕的身后塞上一个靠垫。

“他那个儿子,都十八岁了还没嫁出去,可不是什么宝贝。倒是有个宝贝极了的女儿。”姬云清对于这些大臣的情报自然是了如指掌。

“你明天就说,我看上了他家的儿子,要他把儿子尽快送进王府,再安排她的女儿进宫做伴读。”姬云慕眼都懒得抬,这种小事儿,太简单了。

一个人只要有了软肋,那他就不堪一击。

“像你的风格,那明天你是不是也该装个样子来上个朝?”

“自然。”

说罢姬云清才看到地上跪着的身影,“新收的?这看着可比之前的顺眼多了。”

姬无言将头垂的低低的,生怕自家主子又说出,你喜欢送你了这样的话来。

“我说过我的东西你觊觎不得。”姬云慕可没错过姬云清眼里的惊艳。

不管结果如何,她的人注定就是她的,这辈子到死都逃脱不得。

被划分在她的人这个范围之内的人,都感觉自己得到了无上的荣幸。

姬云清摸了摸鼻子,“皇姐就是看看,没有要跟你争的意思。”

姬云慕冷哼一声,就算是争,也要看争不争得过才是。

“那皇姐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姬云清说完话后便快步离开,她已经得到了事情的解决办法,就没有必要再在这贤王府待着。

姬云慕慵懒的应了一声,也没说要起身送送姬云清,而姬云清也早就习惯了姬云慕这样的态度,对于她来说表面上的功夫做不做都无所谓。

“那便是如今的皇上,你对她有何评价?”姬云慕似是在看着远处的姬云清,却是在问姬无言。

姬云清现在也还没有走远,姬无言知道自己所说一定会被她听去,一时间竟也不好开口。

“想当哑巴?”姬云慕从来都不喜欢自己说的事情要重复第二遍。

姬无言连连摇头,“若是没了主人,以暴治国不可龋”

虽是答了姬云慕的话,但是对于重要的事情却只字未提。

“掌嘴。”在她的面前藏着掖着的,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姬无言听了姬云慕的话,半分不敢犹豫,自己朝自己的脸上招呼上。

“手的力量不够,明天加训一个时辰。”姬云慕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姬无言。

姬无言听了这话,立刻加重手上的动作,掌掌带风,没多一会儿脸颊便肿的老高。

“如今的皇上,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姬云慕好心情的又问了一遍,只是因为这是姬无言跟她的第一天。

当然姬邢的罚算是逃不了了,这一顿他挨得过去便挨,挨不过去便换人。

也不知道这小徒弟给他宝贝成什么样,规矩道理一概不教,那就让他尝尝不教的后果。

“姬邢进来看着。”早先姬云慕就叫了姬邢姬玉在门口候着,只不过一直没有让他们进来而已。

姬玉不进来是因为里面的事情还没有谈完,姬邢不进来则是姬云慕想让姬邢听听他这小徒弟有多没规矩。

姬邢听了话,立刻闪身进屋找个地方跪着候着,这一趟下来,他也知道自己今天罪无可耍

只顾着教姬无言如何在暗卫营脱颖而出,却忘了教授他基本的规矩,是他失职。

“皇上,武功中等偏上,唯智商方面略有欠缺,为人太过精明,有老奸巨猾之相,依照面部面相判断,此人应是长期在后宫,以暴治国,却能将国家治理的人人自危井井有条,说明是个残酷暴戾又有些本事的帝王。”姬无言这下不敢藏着掩着,立刻在姬云慕的面前将他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不错,对了八成,停吧,最开始为什么不说?”姬云慕好笑的看着姬无言这副模样,若是一早就说出来,恐怕就不用受这些苦。

姬无言眼神略一闪烁,顺着唇角流下来的血有些腥甜,刚想要说点什么蒙混过去,脑子一转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想法拉了回来。

“怕被皇上听见。”

姬云慕敲着木质的扶手,声音略显沉闷,这暗卫书读多了,也不是个好事儿。

希望姬无言这只是个例外。

每个组织的规矩再严密,都总有个钻空子的,这不面前就来了一个。

“姬邢……你读的书都给我还回来吧。”姬云慕眯眼看着远处的姬邢。

姬邢知道自己的小动作都瞒不过姬云慕,现在又将这个导火线亲自送到了自家主子的面前。

姬邢闭了闭眼,朝自己胸口打了一掌。

这一掌能废去他的所有功力,可以让他立刻变成一个废人。

姬无言看着姬邢这副模样,嘴里喃喃了一句,“师父……”

“还在我面前演这副师徒情深的大戏?”姬云慕看着两个人,又睨了一眼姬邢。

姬邢立刻起身离开,将他的位置去交接给下一个人。

没了武功的人在贤王府活不久,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下次遇见这样的事情,知道怎么做了?”姬云慕看着有些狼狈的姬无言问道。

姬无言不论姬云慕说的是哪件事,都温顺的跪伏在地上,“无言知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