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姬云慕单拳握紧,眼神凌厉的看向姬云清,在拳头就要砸在她脸上的那一刻将拳头收回袖中。

为了顾及皇上的颜面,总不能让皇上鼻青脸肿的上朝。

姬云清的脸上带着令人厌恶的笑意。

“皇妹,那此事就说定了,三日之后启程。”

姬云慕眉头轻蹙,打量了一下现有时间,三日之后准备启程,未免太过仓促。

“就三日?”

姬云清若有似无的打量了姬云慕一眼,“于你而言,不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手下,都是以一敌百的好将。”

姬云清说的话,姬云慕越咂摸越有点不对劲。

“所以,你想让我的手下去送死?”

姬云慕的眼神凌厉的看向姬云清。

这眼神刺的姬云清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我相信你会带着部下活着回来的,这次侵犯我国边境的,是南蛮的一个小附属国,也有可能这只是一个弃子。”

姬云慕思索半晌点点头应付了姬云清的观点。

“回吧,我同意了。”

应该给无聊的日子找点刺激的事情做,出发去边境打一场仗,确实是个好主意。

不过在这场战斗中,暗卫们一个都不能死。

若是这些暗卫有事,传出去岂不是砸了她的招牌。

姬云清见姬云慕同意,便起身离去。

待离去之后,姬云慕在她的座位上,看见了一个遗落的小玩意儿。

那是一个老虎形状的符令,与姬云慕手中的令牌合二为一,是可以调动整个姬国兵力的强劲王牌。

姬云慕将她在手中把玩半晌,忽然开口道,“叫姬无言过来。”

一道影子迅速掠向远方,那是为姬云慕传令的影子。

不到半刻,姬无言的身影有些踉跄的出现在姬云慕的门前。

他恭敬的朝姬云慕行了一个大礼。

虽然已经休息了一阵子,可是身上的伤终究不是可以在一天之内恢复完毕。

他双膝跪地,以额触地,尚未捆束的乌发散落一地。

看上去柔美至极。

姬云慕眼中惊艳稍纵即逝,近些年见过的美人很多,但是像姬无言这般的,倒还是头一份。

“给你两天的时间,让府内在职暗卫听信于你,完不成即刻滚蛋。”

姬云慕轻飘的一句话,却给了姬无言如山般的压力。

府中上下唯一所认可的人就是姬云慕,她在府中人的眼中,就好像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可是眼下,他的主人竟然发令,让他们除了神明之外,还要听信另外一个人的命令,谈何容易。

他额头紧贴地面,地面冰凉的触感让他些许冷静,就算是拼尽全力也要促成这件事。

不然等待他的,将会是万劫深渊。

“是。”

姬云慕只是喜欢调戏暗卫,只要姬无言觉得这件事情艰难至极,露出那种为难却又不敢反抗的神色,姬云慕就打从心底的感到十分愉悦。

姬云慕挥了挥袖,姬无言再次以额触地,退出姬云慕的房间。

暗卫们的效率极快,虽然平时都是不善言谈的黑衣男,可是在收拾东西时,动作十分干净利落。

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房间外面的空地上就已经堆积了足够的行李。

兵马粮草之类的东西,姬云清已经安排妥当,就等待姬云慕到军营去提龋

至于边关,现在尚存的战士实在太少,能不能撑过这几日,还有待商榷。

第二日一早,姬云慕穿上艳丽的大红色衣袍,头发被梳成干脆利落的高马尾,以一个红色发带束起。

凤眸凌厉,红唇不点而朱,周身帝王气势萦绕。

她用内力将声音充满整个场地。

“姬姓弟子同我先行一步前往边关,其余人等派出一百人随军一起。”

在姬云慕的寝殿面前,正跪着不下千人的暗卫队伍。

此番边关之战,姬云慕并不打算将所有的战力都派到边关去。

那边关打仗的地方,人员太多又没有掩体,虽然她的暗卫武功出众,可是并不是他们擅长的领域。

听到只派出一百人随军,下面的暗卫有些细微的动作。

“有异议者即刻滚出贤王府。”姬云慕眉头微皱,谁给他们的胆子敢违逆她的命令!

听了这句话,所有人鸦雀无声,无论如何不敢再动一步。

“人员调动,姬邢留下安排。”姬云慕开口吩咐。

在寝殿的一旁,乌云踏雪已经柔顺的待在一侧,它的身上今天被放着最贵重也是最舒服的马鞍。

姬云慕看了一眼,上前去难得的拍了拍乌云踏雪的头,“乌骓,本王这次就不带你去了。”

乌骓听见这句话,有些愤愤不平的打了个响鼻,四蹄十分不安分的左右摆动。

姬云慕盯着乌骓的眸子看了三秒。

仅这三秒,就叫乌骓别开了眼睛,将视线看向远方。

忽而一声长鸣,前腿半跪,头颅低垂,似是送行。

姬云慕看见这一幕,甩袖负手,转身走出贤王府。

她的身后跟着数位黑衣男女,皆以黑纱覆面,腰间只有一玄铁令牌能够昭示他们的身份。

在即将踏出贤王府的那一刻,所有黑衣人原地消失,只留下姬无言一人。

姬云慕打了个响指,有一只乌鸦展翅飞向皇宫一侧。

这是姬云慕与姬云清的传信工具。

想当初姬云慕想养只鹰作为传递信件的工具,可是姬云清偏偏认为,用乌鸦来的比较安全一些,于是姬云慕也只能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

见乌鸦远去,姬云慕提气踏枝而去,为了照顾身后的暗卫,特地将速度放慢了一些,纵使如此,身后的暗卫仍然是勉力跟随。

这一天,京城中街头巷尾都在传言,墙头黑影略过,大难将至。

姬云慕出了城,就不再管屁股后头那些糟心事儿。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守卫住国家的边关。

虽然国内的很多将领都武功高强,可是对上外邦的数万大军,不一定谁赢谁输。

她当初答应过母皇,要协助皇姐来保卫姬国,至少不能让姬国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姬云慕对这件事铭记在心,同时也绝对不可能忘却。

姬云清接到姬云慕的来信之后,目光朝远处望了一眼。

她的皇妹就像是翱翔于天际的雄鹰一般,小小的皇宫内永远都不是她的归宿。

她不能给姬云慕一个金丝笼,让她永永远远的待在这里。

所以此行去边关,也是为了让姬云慕开心。

姬云清长叹一口气,摸了摸乌鸦顺滑发亮的黑羽,将信件焚烧。

姬云慕这番才出了城,就发现身后有几道不明气息在一路跟随。

树叶沙沙声异常响动,她本身也带了很多暗卫,这些声音趋于同化,难辨敌友。

“来者何人,不如现身相见。”姬云慕在前面的一块空地处停下,负手而立。

姬无言竖耳侧听,紧张的将武器握在手中。

姬无言擅长使暗器,他身上带的最多的,就是淬了毒的暗器。

此时他手中的短剑带着莹莹绿光,仅一看就能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东南,第二三颗树枝间。”姬云慕开口提示。

随着一声令下,姬无言迅速朝着远方扔出两个短剑。

两声闷哼过后,两个黑影从树上跌下。

“十七十八?”姬无言忽然喃喃着,可是碍于姬云慕,他无法上前提供任何帮助。

姬云慕耳力极佳,在听到姬无言喃喃出声之后,立刻回头看向姬无言。

“你认识?”姬云慕眯眸审视。

暗卫营内从来不允许任何人交朋友,那么姬无言是如何得知这两个人是十七跟十八。

听到代号,姬云慕就知道,眼前这两个中了毒箭的人,就是贤王府送出去的暗卫之二。

姬无言立刻单膝跪地,一副请罪的姿势,“属下知错。”

暗卫营中不允许任何人相识,他自然得知,可是在暗卫营的一次任务中,如果没有这两个人,他活不到现在。

姬云慕的手带着历历掌风,一掌甩到姬无言的脸上,“你隐瞒的任何事,在今晚休息时给我一一交代1

她手里的暗卫竟然还有秘密,这让姬云慕感觉到一股脱离掌控的感觉。

这感觉非常不好。

被称作十七十八的暗卫,在中了毒剑后几乎奄奄一息,呼吸微弱,几乎不可察。

姬无言的剑上淬的都是剧毒,也是暗卫营里教得的知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样的技术,竟然会让他用到自己人的身上。

姬无言垂着头,万千情绪都藏在心里无法言明。

刚刚出了城,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姬云慕直觉上认为,这一路上定不会太平。

她眯着眸子走向十七跟十八,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姬云慕从怀中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暗卫的口中。

那药丸的名字叫做‘半刻’。

意为吃了这颗药丸的人,只有半刻钟的时间可以活。

这药,用在将死之人的身上,是可以救命的良药。

可惜,姬云慕并不想让他们活。

十七感受到体内的剧痛得到缓解,缓缓的睁开眸子看向姬云慕。

“我们是……皇上派来……帮忙的,属下怀中,有皇上的亲笔信。”十七咬着牙缓缓说出这番话来。

那毒侵入体内的滋味并不好受。

毕竟是暗卫营研究出来的东西,那药足以让人痛到死。

姬无言咬着下唇看向十七跟十八,如果不是他,他们本来可以不用受这样的苦。

可是半晌,他好像是屈服了一般垂下头,双眸紧盯地面。

姬云慕才是他的主子,主子的话不容置疑。

姬云慕给旁边的暗卫打了一个手势,那暗卫将手伸进十七的怀中,掏出了一封染血的信件。

她知晓,如果真是姬云清派过来的暗卫,一定不会这般悄然的跟在她的身后。

毕竟皇上是最了解她这个皇妹的。

姬云慕将信件展开,那确实是一封很像是皇上笔迹的‘亲笔信’。

虽然模仿之人已经尽力将皇上的笔迹模仿下来,可是那其中总是少了一些味道。

姬云清的笔迹不同于其他女子,她的笔迹更加婉约清秀,像是男子一般,却比一般的男子又多了几番大气凛然。

那是身处上位的一种自然的自信。

可是眼前这信件中,姬云慕只能感受到写信之人的畏畏缩缩。

“埋了。”姬云慕将信件撕毁,洋洋洒洒的白纸屑从十七的头上洒下。

十七看着姬云慕的脸,就好像是见到了来自地狱的使者。

他颤抖着将视线投向远方的姬无言,“救救我1

话音刚落。姬云慕也有些好奇的回头看着姬无言的脸。

只要姬无言的脸上出现半分不舍,她就会立刻将姬无言送回暗卫营去。

可是让她惊讶的是,姬无言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那双眸子也如寒潭一般,并无半分神色。

“如果不是我们俩!在暗卫营的比试中你能活下来吗!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1十七仍旧在破口大骂。

可是气息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微弱。

这毒,可以从皮肤进入,最后深入内脏,将一个人彻底的从内部破坏掉。

姬云慕见过这个毒的特性,所以她很淡然的看着两个暗卫的反应。

他们从刚开始的中气十足,到最后的虚弱至极,到最终化为一摊血水,短短不过半刻钟。

不过竟然有人冒充姬云清的笔迹,姬云慕对这一点有些上心。

眼下不过刚出城,就得知了姬无言的两个秘密。

姬云慕这下,对姬无言更是感兴趣了。

半晌,暮色将至,一行人包了一家街边的过路客栈,所有人在此歇息一晚。

姬云慕的床前,正跪着一个温顺的身影。

那身影身形些微有些颤抖,目光直视地板,迟迟不敢抬头。

在他的对面,坐着的正是姬云慕。

她的一身大红色的衣袍,虽然经历了一天的风霜露晒,可是却没有半分破损或者是泥土。

“等本王问你呢?”姬云慕冷冽的话语不含一丝温度。

这话一出,姬无言的身形颤了两颤。

他立刻以额触地,双手伸直贴于地面。

“属下知错。”

从暗卫营里出来的暗卫永远都牢记那么几句话,仿佛这几句话可以用在所有场合内,可是姬云慕最讨厌的,就是这套公式化回答。

“噢?什么错?”姬云慕明知故问,她特别喜欢姬无言手足无措的模样。

姬无言的手指动了两动,保持这个姿势并不容易,而暗卫们训练了最久的东西,就是熬刑。

这种程度上的惩罚,还算不上是正经的惩罚。

姬无言想了想开口说道,“十七跟十八是属下在暗卫营时见过面的人,当时个人战,他们两个救了属下。”

姬云慕听了这话微微蹙起眉头,暗卫营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么有人情味儿的地方了。

她手指卷着几根发丝,二指从地上拈起姬无言的下巴。

“为什么救你?”姬云慕好奇的开口问道。

这暗卫营内,每个人都是各取所需,根本就不存在谁为了谁,谁帮了谁这种事情。

她还是第一次从姬无言的口中得知暗卫营竟然还存在这种事情,一时间还有些疑惑。

姬无言咬了咬下唇,将双眸闭紧。

一个人最脆弱的地方就暴露在姬云慕的手边,让他感到有些紧张。

生怕一个不察,就丢了小命。

“他们说,他们说……十分赏识属下的才能,希望出去之后能够跟属下一起共事。”姬无言几乎是咬着牙跟姬云慕开口说道。

这是他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正是知道暗卫营的暗卫之间不能够有所交流,也知道这是一件一经说出,就是死罪难免的下常

姬云慕看着眼前男人姣好的面容,手指慢慢下滑直到姬无言的咽喉。

因为紧张,姬无言圆润的喉结在不停的滚动。

他狭长的乌睫微颤,不住的咽着口水。

“属下知错,愿意承担主人的一切责罚1姬云慕看着姬无言满脸赴死的表情,饶有趣味的说道。

“你在暗卫营,经历了所有暗卫这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事情。”姬云慕忽然像是感慨一般说出这段话来。

姬无言丝毫不敢动作,双手紧紧地抓着衣角。

如果姬云慕要他的命,他一定没有半分异议,直接双手奉上。

毕竟这条命,是当初姬云慕从奴隶市场,帮他捡回来的。

姬云慕像是忽然想到一些什么,手掌蓦然收紧,五指成爪扣住姬无言的脖颈。

姬无言感受到空气忽然被剥夺,立刻放松身体等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可是姬云慕偏偏就不让姬无言舒服,紧握一会又松开,就像是逗弄鸡崽一般。

姬无言只觉得嗓子已经因为剧烈的动作肿起,想要剧烈的咳嗽却因为忽然的动作根本咳不出来。

整个人都因为这样的惩罚,眼泪跟鼻涕流了满脸。

姬云慕看着姬无言的狼狈的样子,还有已经粘在她手上的不明液体,无趣的将姬无言甩在一边。

“是谁让你这样顺利出营。”姬云慕声音不带半分情感,站立在姬无言的面前,给他的压力就好像一座大山。

姬无言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迅速用四肢爬到姬云慕的跟前,再次柔顺的趴在地上。

“前任暗主。”姬无言开口说道。

事已至此,再多的掩饰都没有任何用处。

他就是暗卫营的一个例外。

“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姬云慕双腿交叉,倚靠在床帏。

她一双凤眸微微眯起,看向远方似是在思索什么,可是无人可以参透她的其中情感。

这姬无言确实是暗卫营中的一个例外。

姬无言半晌才开口答道,“因为当时,是主人将属下送进暗卫营。”

姬无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虔诚,整个脸上都带着一股怀念的神色,他永远都记得当时在奴隶市场,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女子用一两黄金将他赎了下来。

从此以后他就发誓,他的这条贱命,能够送给主人,是值得的!

即使是永远这样跪在她的脚边也好。

姬云慕的话音转了几个弯,让姬无言摸不清姬云慕的心情。

姬云慕的心情永远都不是任何人可以琢磨透的。

包括皇上在内。

屋内的气压一度低到零点,姬无言跪在地上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姬云慕眸子紧盯脚边的姬无言。

按照常理来说,在姬无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应该毙命当场,可是或许是因为赐给他姬姓的缘故,姬云慕总是希望他能够活的更久一些。

姬无言不论怎么抬头,都只能看见姬云慕大红色的衣角,这一抹红色,就是姬无言一辈子的信心。

此时忽然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客官,我们为您备了热水还有饭食。”

姬云慕应了一声,提了提姬无言的后背。

姬无言沉默的膝行至门口,才站起身来开门将店小二准备的东西拿了进来。

店小二有些好奇的看着屋里的女人,他们客栈还是第一次被人整个包了下来,而且包了他们客栈的人,竟然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这个国家里的女人长得大多高大,姬云慕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异类一般。

腰肢婀娜,面部白皙温柔。

在店小二想细细查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男人假扮的时候,姬无言默不作声的挡在了店小二的面前。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个硕大的巴掌印,眸中不含半丝感情,就像是一个只听命令行动的死物一般。

得知了这样的情报,店小二瞬间扭头离去,“对不起啊对不起,打扰了客官。”

姬无言稍稍颔首,然后在店小二的面前关上了房门。

“主人,先路上风尘重,先洗一洗吧。”姬无言垂着头开口说道。

姬云慕上下打量着姬无言的身子,在他的身上,她只能看到无尽的谦卑。

姬无言被这目光扫视的瑟瑟发抖,他已经尽力避开任何出错的地方,可是没有想到一天下来,还是惹得主人发怒。

他是个不合格的暗卫,不应该从营中出来。

“服侍我。”姬云慕开口唤道。

姬无言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请求,身体整个打了个激灵。

主人的圣体,岂是他可以触碰的。

只这样一想,他的脸就直接红到耳根。

偏偏在白皙的脸上,这样的红色十分清晰碍眼。

姬云慕却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已经将衣服褪尽,进入店小二拿来的浴桶中。

浴桶里满盛温热的水,在一天的行动过后泡上一个热水澡,是一件十分舒服的事情。

姬云慕凤眸含媚,在热气氤氲中显得柔美至极。

“你在等什么?”姬云慕有些不满,这暗卫就是不如姬鱼姬雁。

可是眼下随侍在旁,还是姬无言比较顺手一些。

姬无言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只能机械式的舀着水往姬云慕的身上浇。

他的眼睛略过姬云慕望向天花板,在途中甚至还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姬云慕的身体。

这感觉太过无趣,姬云慕洗了两下就从浴桶中跨了出来。

她此行带了不少衣服,不过所有的衣服都是红色,明媚的红色,亦或是暗沉的红色。

只有红色的衣裳,才会在血溅上的时候显得不那么突兀。

在姬云慕离开之后,姬无言迅速将浴桶抬起搬至门边。“属下去将浴桶倒掉。”

姬云慕打量着姬无言的背影,这男人,就这么害怕她?

姬无言的背影就像是落荒而逃一般,他半点都不敢往回看,抱着浴桶径直出了门。

姬云慕在姬无言走后,走到窗边看着远方的月亮。

她要替母亲守护好这个国家,可是也不知道这样的动荡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希望这样的日子快些结束,这样她就可以彻底离开京城。

半晌,姬无言才从外面回来,带了一身寒气。

因为周身的寒气,他识趣的站在门口,离屋内最远的位置。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与夜色融为一体一样,收敛了浑身的气息,就连呼吸都变得极轻。

“来一起吃吧,毕竟你不一定能活到回京。”姬云慕说的是真的。

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杀了这个叛逆的暗卫。

自古以来,暗卫以乖巧听话为主,可是这姬无言就是一个异类,他识字,也同其他的暗卫进行交谈。

可是他的能力不弱,甚至还是她从奴隶市场买回来的。

或许是不想浪费那一两黄金,姬云慕给她的动作想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姬无言站在姬云慕的跟前,确又不敢让自己的影子遮住了姬云慕的脸,只能颇为局促的,拿起姬云慕让他吃了的那碗饭。

他站在桌角,食不知味的几口将一碗饭倒进嘴里,桌上的菜一口没动。

身为影卫,不可与主人同食,他又犯了一个禁忌。

可是眼前的主人,在他的心中就是明媚的神明。

他盲目的遵从着她的指令。

姬云慕难得见姬无言这样听话,她看着姬无言的动作,也不在意他吃不吃菜。

“主人,小心。”姬无言忽然站在姬云慕的面前,将从远处飞来的两个暗器打落在地。

在她们没有注意的时候,一股烟雾悄悄的从门缝飘进屋内。

这烟气带着一股异样的气味,就好像是……迷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