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忠犬(女尊)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姬云慕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行军路线,然后在其中两个地方画了两个x。

这两个地方都是小路,两旁全部都是浓密的树林,其中十分适宜隐藏。

而且最近敌军连日大胜,一定十分激进,在敌人掉以轻心的时候,就是他们打胜仗的时候。

姬云慕阖眸沉思,她带来的暗卫一共五十六人,按照正常的敌军实力来讲,以一敌百似乎不成问题,但是眼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敌方这次到底带了多少人过来。

如果地方一次出动几万大军,就算是她加上这些暗卫,都似乎难以一站。

可是就算是不战,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眼下的希望,已经全部寄托于在后面作为补充的军队。

姬云慕思索半晌后,双眸赫然睁开,“明天我带上暗卫与你们营中最好的百余位将士于这两个地点埋伏,能够让敌军慌乱也好,能杀掉一些更好,目的就是让敌军产生慌乱,这样起码能够减轻一些目前阵前压力。”

主将思索半晌点了点头,现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只能先这样。

“贤王保重,注意安全,明天属下同您一起。”姬国的贤王绝对不能受损,所以他必须保护好贤王的安全。

“身为主将,不坐阵的话,整个军营怎么办?”

姬云慕提出的,正是一个严峻的问题,眼下当务之急,不仅仅是去偷袭敌方,甚至还有很多要事需要处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当然还有安抚敌方的情绪。

主将沉思半晌,终于还是接受了姬云慕的安排。

营中不可一日无主,她还得在帐中安抚将士情绪。

“那么稍后请贤王殿下随我集结将士,从中选出一百名能将随您出战1主将义正言辞的说道,她营中的将士一定都是最好的。

可是水平多少参差不齐,有自幼习武之人,在她看来,让这些将士跟随贤王出征,是最佳人眩

姬云慕看着一旁的姬无言说道,“你同她去。”

她现在的状况不适宜露面,如果让敌军知晓,贤王来到帐中,一定会想办法开展更猛烈的攻势,这对他们来讲,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姬无言缓缓回过头来,庄重的看了一眼姬云慕,“是1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他需要去取得所有将士的信任。

眼下姬国男性地位极低,大多数都被沦落为生育机器,可是他偏偏是一个男性。

将士们迫于贤王的名声,一定会遵从于贤王,可是让他们对一个莫名的男子臣服,他们恐怕做不到。

“剩下的事情,由你自己解决,读过书的暗卫,总不至于只有这点本事。”姬云慕似笑非笑的说道。

姬云慕不知晓前任影主到底都教会姬无言一些什么东西,可是她希望,姬无言能够给她更多的惊喜,眼下是不是会读书写字,所学是不是超出了暗卫的范畴,姬云慕已经既往不咎。

姬无言看着眼前的姬云慕,郑重的行了一礼,“是1

“今夜子时出发,给你四个时辰做准备,应当已经够了。”姬云慕说完这番话之后,便惬意的躺在主将的座位上。

这座位上覆了一张虎皮,所以使得整个座位柔软异常。

外面寒风凛冽,这主将的帐中还算有几分温度,此时正好适合小憩。

姬云慕这样想着,便轻轻的阖眼小憩。

主将见了这一幕,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再三确定姬云慕是打算在这帐中小憩之后,她最终三两步退出帐中,来到外面看士兵操练。

这是九死一生的一战,所以他们每个人都用尽全力,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整体的实力进行一个提升。

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能够活着回去见到亲人。

他们现在的夙愿就是,杀更多的敌人!但是不要丢掉自己的性命!

短短的几日内,他们见到的分离实在是太多了。

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一个的死在战场上,对他们来讲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正当姬云慕小憩时,外面却传来了震天响的叫喊声。

姬云慕双眸睁开伸了个懒腰,不疾不徐的出帐查看。

外面演武场的方向,不断地传来鼎沸的人声,似乎是有重要的比试正在进行。

姬云慕缓步移去,抬眸张望。

那比武台上的身影,正是姬无言。

姬云慕见状,抱臂倚在一棵树后查看。

她自认姬无言的实力不俗,绝对不会屈于这些将士之下。

只是不知道这些将士吗,对于姬无言的看法是什么,毕竟营中无男将。

且姬国从来都没有开展这个先例。

台上的姬无言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股目光,悠悠侧眸回望,可是却没有看见他的脑海里想念的那个人,不禁一阵怅然。

回过头来,他只能视线紧盯着面前的对手。

面前是一个粗壮的女人,体态状似一头狗熊。

她手中的□□似有百余斤重,抡起来历历生风。

“你去选个武器吧,我不欺负男人的1女子在姬无言的对面叫嚣。

姬无言只静静的立于场上,一头长发用一条黑色发带高高束起,几缕发丝随风而动,“暗卫用暗器,不需要这些。”

姬无言在对待其他人时候的态度,同对姬云慕完全不同,转变之大,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在姬云慕的面前,他永远都小心谨慎小心翼翼,生怕任何一个动作出了差错,惹得姬云慕不快,可是在这些人的眼中,姬无言自信狂傲,有贤王部下的风范。

姬云慕听见这句话,目光不自主的朝上面看去,姬无言现在看起来,有几分影主的风范。

或许以后让姬无言继承影部,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三个数之后,二者之战一触即发,女子自幼时起同男子想必就有绝对的体力优势。

长大之后也一样,那女子抡着□□,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只要击中一次,对面定战力大损。

姬云慕看了一眼台上的样子,闭上眸子侧耳聆听风声,大概一炷香之后一声重物倒地。

她倏然睁开双眸,那女子已经被姬无言撂倒在地!

姬无言不会输,她知道姬无言的实力。

“谁还想上来一站?”姬无言再次开口说道。

在见到姬无言的恐怖实力之后,台下的将士们皆诺诺不得语。

这时间能够跟女子打个平手的人都甚少,除非是自幼习武的男子跟生性孱弱的女子相比。

可是姬无言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将营中比较强壮的战士击败,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在见证了姬无言将将士击败的全过程之后,台下的将士们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个头,忽然就开始齐声高喊。

“姬统领!姬统领!姬统领1

姬无言在台上,略微弯起嘴角,那在暗卫营中被压抑的本分顷然暴露。

他也希望受到万人敬仰,这样他才能够当姬云慕身旁的一颗星星。

姬云慕见状,抬步顺着石子小路返回帐中。

姬无言在台上感受到姬云慕的气息,立刻回头却只能看见一个红色的衣角。

知道姬云慕刚刚竟然在台下观看,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是欢喜多些,还是恐惧多些。

毕竟他的上面还有一个姬云慕,可是这些将士,却当着她的面高喊姬统领。

姬无言在将将士的事情全部都整理结束之后,才回到帐中。

他回到帐中的时候,姬云慕完全是一副慵懒的样子,就好像一直都待在帐中从未离开。

“处理好了?”姬云慕抬眼问道。

姬无言恭敬应是,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他想问问姬云慕是否来看了他驯服军队的全过程,可是他又觉得,似乎他没有这个立场来问姬云慕。

她是主,她是仆,身份像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姬云慕见了姬无言的状态,果真什么都没问,对她来说吗,只要姬无言做了她吩咐下去的事情,这就够了。

亥时。

将士们已经在账外悄然集结,直到现在为止,她们还认为她们的将领,就是今日白天见到的男子。

一听到姬姓,他们便理所应当的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皇亲国戚,根本就没有到别的方向想过。

可是当他们的眼前出现了姬无言,紧接着又出现了姬云慕的时候,他们彻底傻了眼。

“这是……这是贤王啊1众人中忽然有一人开口惊呼。

一人说出口,其他人也连声应和,关于这个贤王,虽然他们常年驻守边关,可是对于城中的贤王却早有耳闻。

营中甚至有的女子十分崇拜贤王的事迹,也有一些人对贤王十分唾弃。

对于贤王这个人,名声一向是坏大过好的。

贤王单手伸平下压,压下众人的议论声。

现在虽是夜深人静,可是若要让城外的敌军听到,会直接影响他们的作战计划。

这次作战,绝对不允许失败。

姬云慕迅速给这些人分工,每一队中都有一半的暗卫与将士,她带领一队,另外一队由姬无言进行带领。

两队分立两侧,一队打先锋,另外一队断后。

若是前方先锋处开战,后续立刻展开支援。

这是姬云慕觉得比较靠谱的一个方案。

当众人整装完毕之后,齐齐向事先预备好的小路进发。

敌军的增援预计就在今晚于小路抵达,当然在他们的预测无误的情况下。

她来到这之后,甚至还没有见过营中的军师。

不过这派到边关来的军队,想必军师也不会差到哪去。

姬云慕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路。

那小路上有些陈旧的脚印,已经被风沙以及大雨的洗礼冲散了不少。

既然路上还没有新鲜的脚印出现,那就证明现在还没有敌人的增援部队到达。

这对他们来讲,是个好消息,他们没有错过该有的伏击时机。

经过商讨,或者说是姬云慕的单方决策,由姬云慕带领暗卫中的佼佼者,加上一部分的将士,在前方等候。

他们这次突袭,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扰乱地方的军心,或者更简单的方式,就是杀了他们的将领。

通常派出增援部队,总是有至少一个将领带领。

所以这次,姬云慕就决定,擒贼先擒王。

子时过了一刻钟,远处还是一片寂静落针可闻,两个队伍都埋藏在附近的树林草丛之间,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一动,就会产生紧密的声响。

这一点声响就会叫敌军察觉到。

从而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

忽然,从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其中一个暗卫立刻朝另一侧的暗卫抛出一根绳索。

那绳索与地面是同一个颜色,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

他们本来以为敌军会直接步行前往,这样动静会十分小,更能叫所有人放松警惕。

可是没想到,只是打了几场胜仗,对面的人竟然这般狂妄。

可是这般狂妄正好中了他们的胃口,正因为这般,所以他们才会放松对周围环境的警惕,从而给他们造成可乘之机。

当马匹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姬云慕跟部下们已经随时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可是没有想到,当这些马匹来到眼前的小路的时候,行进速度却突然变慢。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马匹,内心久违的竟然有些紧张。

幸好前面的将领只是降低了行军速度,并没有对眼前的情况产生半分疑惑。

姬云慕的目光紧盯前面的将领,那将领的头上高高的耸起一根长翎。

而且那将领的神色十分自信,带领身后众人缓缓行进。

一旁的树中段处还有两个暗卫,他们两人手中一人执了一根细若蛛丝的绳子一段。

只等将领来到近前。

那将领不疑有他,策马立刻朝前。

正当这时,大树两端的暗卫立刻将丝线绷直。

那丝线如果不到近前,定然发现不了。

将领疏忽大意,直直的被丝线割断了人头。

在隔断一段路程之后,甚至还没有任何察觉,她双眸瞪大,策马前行,行进一段之后,忽然项上人头就此滚落下来。

身后行进的将士们愣了半晌,忽然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恐慌。

所有的人们都乱成一团,根本无心行军。

姬云慕趁着这个时候,立刻带领众将士于暗卫上前。

在后方埋伏着的姬无言与他的将士们,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从后方包围,两支队伍就此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所有的敌军围在中间,就好像瓮中捉鳖一般。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一幕,站在高处指挥众人。

这次敌军的增援部队大概有两万有余,只是敌国的青年力士大多已经在之前就已经征募完毕。

眼下队伍里竟然还有尚未成年的幼子,还有一些年逾古稀的老人。

这样的战斗力几乎不足为据。

双方包抄,带来的暗卫在暗处偷袭,他们本身学的就是杀人制胜的法子,所以这些人在他们的面前就如草芥。

其中偶有受伤,但都不足为惧。

带来的将士们也杀红了眼,就是这个国家的人,让他们的同胞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就是这些人,让他们的战友们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家人,他们该死!

所有的将士们都抱着这个想法投入了厮杀。

此时天边露出蒙蒙光亮,窄小的路上遍布血迹,姬云慕看着眼前就犹如地狱一般的景色,唇边竟然露出了浅浅一点笑容。

他们这下超额完成了任务,敌军将永远等不来他们的增援。

若是等不来增援,他们的实力就会大大减损,同时姬国的增援部队就在后方,很快就会到来。

他们的胜仗,就在眼前。

天边的一道曙光,此时就好像他们的战场一般,这曙光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停下来的将士们在尸山中用□□戳着尸体,以防还有一些没有死透的人回去通风报信。

在这一刻,她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将敌人踩在脚下的感觉,才是最畅快的。

虽然他们的人员也有所减损,但是比起敌方来,简直好了太多。

其中有将士将地方将领的头颅拾起,那头颅还往下滴着温热的鲜血。

可是拎着那头颅的将士却十分开心。

甚至队伍中哼起了阵阵军曲。

姬无言重整队伍,将眼前的队伍全部集结之后带回营中。

“老大!我们打了胜仗1离得军营老远,队伍中就有将士在高喊,手上还拎着那带着长长翎羽的头颅。

听了这个消息,主将也从帐篷中钻出查看。

见他们手上拎了那象征荣耀的头颈,也扯起嘴角,让所有人见到了她近些日子以来第一次笑容。

待回到军中之后,众将士便开始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并且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头颅悬挂到城中间。

姬云慕看着眼前欢聚的一幕,静静的走到帐中休息。

主将给他们特地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帐篷,那帐篷里的配置比起主账,过之而无不及。

姬云慕对这个暂时的居所感觉到十分满意。

她看着眼前的帐篷,还有身后随行而入的姬无言。

在外面时,她的鼻子就一直都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气味。

眼下看来,只能是从姬无言的身上传来。

“你受伤了。”姬云慕肯定的问道。

她从来不会说出没有把握的事情。

姬无言抬眼看了一眼红色的布料,然后嗫嚅半晌,才开口说道。

“是。”

姬云慕曾经有一条十分□□□□的规定,就是任何人都不允许伤害自己的身体,如果暗卫们在外面受了伤,那就是他们的能力不足,回到暗卫营仍需受罚。

姬无言也是如此,所以在说出这件事实的时候,就只觉得无比艰辛。

“如果我不问,你不打算告诉我?”姬云慕嗤笑一声问道,眼前这个暗卫,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可是一旦让这些想法影响了他之鞥个人的决断,那这事情就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姬云慕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心血来潮,对他痛下杀手。

毕竟姬云慕喜欢的,只是听话的傀儡。

姬无言自知有罪,立刻双膝跪地。

重重的一声,此刻膝盖定是已经青紫一片,可是他不敢求饶。

姬云慕饶有兴味的拿起一旁的茶杯,那茶杯中的茶水还温热,想必是主将已经叫人提前准备好该用的东西。

轻呷茶水,入口微凉,是现下时节能够饮到的民间好茶。

姬无言视线看着地面,丝毫不敢抬头。

他刚刚在厮杀途中,因为不慎,误中了敌军一剑,可是伤口不大,甚至都不用包扎就可以接下来的行程。

他一定不会耽误这次的行军,他保证,可是没想到,却因此犯了姬云慕的禁忌。

姬无言放空了一切思想同姬云慕请罪,任何一切的刑罚他都能够接受,唯一的一点就是,不要将他送回暗卫营。

一旦送回暗卫营,就一定没有了再出营的机会,毕竟现在营中到处都在传着姬无言的消息。

如果再次回到那个地方,影主一定不会放过他。

姬云慕看着眼前低眉顺眼的姬无言,姬无言在她的面前好像永远都是这样一幅柔顺的样子。

可是只有今天见到了她另一面的姬云慕,才能得知其实姬无言就是一个蓄势待发的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反咬她一口。

姬云慕将茶杯放下,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每日加训一个时辰,带着那些暗卫一起。”

暗卫们的功夫最近似乎也有所懈怠,这就是没了影主威慑力之后的样子。

姬云慕不希望这些暗卫做一个纸老虎,当他们只有贤王暗卫的名头的时候,他们将会不堪一击。

姬无言立刻应道,“是1

这次竟然没有对他加以责罚,姬无言只觉得十分诧异,但是随着这股诧异的到来,他的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恐慌。

如果主人连责罚他都不愿意,那么是否就证明他的存在对于姬云慕来讲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一个没有任何作用的暗卫,在组织中是不允许存在的。

姬云慕看着姬无言的样子,忽然就想试探一下他的底线,“今晚你来侍寝。”

姬无言听了这话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姬云慕,这是他第一次直视姬云慕的脸,虽然只是一瞬间就将头低下,可是这仍然是犯了姬云慕的大忌。

“你不愿?”姬云慕就好像是没有见到刚刚一闪而过的不敬一样开口说道。

姬无言嗫嚅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同姬云慕谈条件的资格。

甚至姬云慕根本就不会考虑他的意见。

姬云慕眼下只是将姬无言当做一个物件而已。

虽然姬无言在姬云慕到奴隶市场救下他时,就已经发誓全身心的服侍她,可是在这样一个事情摆在他的眼前时,他还是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些许抗拒。

姬云慕的耐心极差,在姬无言没有回话的时候,姬云慕直接拿起一旁的茶杯命中姬无言的额头。

姬无言的头上因为重击,一股血迹蜿蜒而下。

麻麻痒痒的感觉从头上传来,还有一种头痛欲裂的疼痛吞没了姬无言的理智。

姬无言木木的应了一声是,他没有办法反抗,他想说,他愿意将整个身心奉献给姬云慕,可是不愿意这么轻易的被姬云慕夺龋

姬云慕看着眼前似乎有千言万语的委屈没有说出口的姬无言,竟然感到有一丝好玩。

“退吧,晚上再来。”姬云慕看着眼前的姬无言开口说道。

姬无言在听见这句话之后,跪伏出了帐篷。

在见到外面的天色时,姬无言竟然感觉有些怅然,他竟然就这样轻易的将他的第一次交给主人?

这似乎与他的心中所想完全不相同。

他不奢求主上能够喜欢他,但是依旧想要主上能够多重视他一点点。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主人这时候应该在账内补觉。

昨夜折腾了一宿,但是他依旧没有半分困意,想到今晚即将迎来的事情,他便摇了摇头。

自上次之后,营中已经有很多人眼熟了姬无言。

在姬无言到来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在戏称姬无言一句姬统领。

可是本来对这个称呼还十分热衷的姬无言,好像在一瞬间就对这个荣誉完全丧失了兴趣一般。

“姬统领,怎么了?不会是贤王看中你了,想要你做她的暖房小侍吧。”

“要我说,姬统领这一身武艺,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如果贤王要他做了暖房小侍,这简直是侮辱了我们姬统领埃”

“可不,要不姬统领还是跟了我吧,我家中没有小侍也没有夫郎,跟了我起不逍遥自在1

周遭这种声音出现的越多,让姬无言越是烦躁至极。

“闭嘴。”姬无言厉声喝道。

主将也给姬无言准备了一个帐篷,不过那帐篷比起姬云慕的来说,就已经没有半点豪华的样子。

其中只有一个冷踏,还有一个板凳。

姬无言来到帐中,四周环顾半晌,最终还是施展轻功到城外的河流处冲了一个凉水澡。

他从来都未想过有遭一日竟然会面临以色侍人的难题,虽然这个人,是他多年以来所崇拜的对象。

暮色降临,姬无言用内里将湿漉漉的头发蒸干,他依旧是穿着那身黑衣,只不过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

给他本来就姣好的五官增添了几分韵味。

即使如此,他的身段也完全不能与姬云慕的后宫相比。

那后宫的男子各个柳腰细眉软媚至极,哪是他这种糙人可比。

他现在就全身心的想着,贤王一定只是出于对暗卫的好奇心与趣味,才将姬无言招去侍寝。

毕竟这边境,周遭并无青楼来给姬云慕寻欢。

姬无言在门口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

“还不进来?”姬云慕在听到门口声响的一瞬间就醒了过来,那熟悉的脚步声就是来自姬无言。

可是不知为何,姬无言却站在门口,久久没有入内。

若不是姬云慕出声提醒,还不知道姬无言到底要在门口站上多久。

经过姬云慕提醒之后,姬无言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掀开门帘进入。

姬云慕看着姬无言的样子,其实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才更适合姬无言。

虽然姬无言是暗卫,可是这一头长发仍然好像是被好好保养过一般柔顺,丝毫没有被摧残的样子。

姬无言感受着姬云慕的目光,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他站在姬云慕的身前,手跟脚都不知道应该往哪放,更不知道应该如何自处。

在这一晚,他应该是姬云慕的暖床小侍,还是姬云慕的贴身暗卫。

姬云慕饶有兴致的看着姬无言的样子,姬无言平时的表现越是淡定,她就越是喜欢调戏他。

越是喜欢看姬无言手足无措的模样。

“难道等着我给你暖床吗?”姬云慕唇角微勾,看着姬无言低眉顺眼的模样。

姬无言听了这话,立刻机械的走到床边,将身上的衣物一一脱掉,钻进冰凉被窝里。

比起冰凉的被窝,姬无言的心更是一片冰凉。

他不知道姬云慕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姬云慕在姬无言上了床之后,开始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军事地图。

军事地图上明确的标了眼前的几个军事要点。

姬云慕在研究,最近敌军到底会在何时来进行敌袭。

连日以来的胜站,让敌军士气逐渐高昂,反之,我方士气逐渐低落。

虽然今天的这场胜仗带来了不俗的影响,可是仍然改变不了眼下将士们的气馁。

或许,就是今晚?

姬云慕忽然想着。

正当她在思索,门外忽然吹响了集合号角,敌袭!

姬云慕神色一凛,立刻穿上外衣。

姬无言在床上立刻起身,只是一头长发未束,让他看起来有几分的手足无措。

姬云慕看了一眼床边的姬无言,立刻将手头的一根腰带扔给姬无言。

姬无言接了姬云慕的红色腰带,挣扎半晌仍然用它将头发束起。

那头发被束上之后,姬无言仍然摆脱不掉满面红晕。

毕竟他刚刚赤身裸体的躺在了姬云慕的床上。

姬云慕在看见眼前这一幕之后,厉声喝道。

“什么时候了还容你有这般羞耻心1姬云慕知道她的怒喝不合时宜,眼前这个男子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赤身裸体。

姬无言被这一怒喝,瞬间清醒过来,褪去满面红晕脸色煞白。

姬云慕带头离开帐篷,外面的将士们已经集合完毕,所有人都穿着甲胃站成一个方阵。

主将在阵前一声大喝,所有人都在呼应。

“必胜!必胜!必胜1

众人正在呼喝,忽见一个红衣女子从新搭的帐篷中走了出来。

她看着眼前的众人,泯然一笑。

“我是贤王姬云慕,由我来带领你们走向胜利1

听了这话,顿时士气十分高涨,既然京城中的贤王都走了出来,那么他们这一战必胜!

正在此时,守门的将士忽然来报。

“报——京城支援部队已经抵达!是否同去同归1

姬云慕掐指一算,这时间来的刚刚好,正好是敌袭的时候,也正好是他们需要战力的时候。

“当然,叫他们前来汇合1

此次从京城抽调十万兵力前来支援,甚至其中还有一些暗卫在旁守护军队安全抵达。

对于这支军队的力量,姬云慕表示十分放心。

等到所有军队一起集合,由主将宣布打开城门,迎战!

姬云慕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幕,当城门逐渐打开,敌军见到这边竟然凭空多出这么多将士,瞬间吓了一跳。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还要尽力打杀。

双方同样都是为了保卫国家,只不过一方作为侵略者,一方作为防守者而已!

姬云慕看着眼前的战场,顿时有一种叱咤风云的感觉。

本来这江山应该由姬云清来守护,可是那个懦夫却一直都抱着美人守在皇城中。

若不是当时母皇给她发布的任务,她早就带着暗卫们去云游天下。

此战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步入尾声,暗卫们的身影如同鬼魅,在众多的人群中来回穿梭。

所过之处首级遍地。

他们本身学的就是一击杀人的法子,所以眼下这种下饺子的局面,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割草一般简单。

姬无言也因为身上带伤的原因,没有被允许参战,眼下只能跟随着姬云慕在台子上观看台下的战常

这场战役,有人生有人死,可是生者居多,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特别是在这场战役中,他们砍掉了敌方将领的头颅。

敌方本来就是一个实力没有姬国强劲的小国。

想必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姬国这部分边防守卫薄弱,才找到时机前来偷袭。

一次成二次成,难道还能让他们三四次成!

这一战几乎大获全胜,他们甚至还生擒了不少地方将士。

敌军看见眼前这一幕,还有这么多人,皆吓得哭爹喊娘,直嚷嚷着家中有老小,要回去看看爹娘。

可是战场向来如此残酷,谁人都是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