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白骨法相,镇压大千 > 第九十章 拜帖

第九十章 拜帖


  1688年3月,斯坦帝国安立行省洛熠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总督死亡,白象门现任门主安兹杀害上千士兵,罪孽深重,消息一出,举国一片哗然。

  当然,也有对此蔑视表示不信之人。

  但几乎全国所有报社都进行报道了此事,更有现场尸山血海的图片。

  随后,白象门声名其门主要在全国境内对各大武馆进行挑战。

  首当其冲的,何清选择的便是位于邻省的天意门。

  天意门乃是斯坦帝国声势最为浩大的武馆之一,有南天意北龙拳之称。

  一只白色的大雕从远方的天空飞来,落在山谷一侧的树枝上,张开翅膀正准备梳理一番羽毛。

  万里无云,一声呜呜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同时还伴随着钢铁晃动的声音,从山谷间,一列火车缓缓驶来,车头冒出的白烟斜向天空飘去。

  大雕一惊,连忙停下动作,扑闪着翅膀飞走,还打下几只树叶。

  何清坐在窗口,看着掠过的绿色山脉,而后就进入了草原之中,远方牛羊成群,时不时还能瞧见有人骑着马从窗子旁掠过。

  安格列坐在他的身边,一脸惊奇的看来看去,似乎是在疑惑这个大铁皮东西是怎么动起来的。

  坐在两人对面的是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三人穿着得体,面容稚嫩,像是四处游玩的学生。

  其中那位女子称的上美丽,面容白皙精致,但身材却是绝妙。

  一件白色的毛衣几乎要被撑破,下身的牛仔裤也是紧绷着贴在身上,每次站起身,在场几位男士的目光就仿佛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一般,不由自主的被牵向那挺翘处。

  其中一个男子时不时看向安格列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嫌弃与鄙视,但其余两人倒没有如此,看向两人时便带上一幅笑容。

  何清也是无语的看向安格列,安格列自从上了这列火车之后,就变了幅模样,与以往的样子相差甚远。

  不过从对面几个学生的对话中似乎可以知道,火车这东西似乎在其余地方并不罕见。

  “蒂娜,洛熠城出大事了,有一个武者杀了总督还有几千个士兵,我的天啊,那个武者他是怪物吗?”安德鲁一手拿着报纸,歪着头看向同行的女生。

  “别搞笑了,安德鲁,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一个打几千个,我看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喷死他。”亨利扬起头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蒂娜接过报纸,这条新闻占据了报纸整整一片,并且由全国最大的报社进行报道,上面还附上了几张图片。

  图片上是一片混乱的街区,道路被破坏,墙壁倒塌,地上躺着一片连绵的残缺尸体,血液将所有东西都染成一片血红。

  还有另一张图片,是关于一条胳膊的特写,胳膊断裂处的血肉让人感到一阵可怖。

  “真是可怕,幸好没有去洛熠城。”蒂娜看后,精致的面容上带上一丝恐惧,她害怕的用手拍了拍胸口,而后就是一阵的波涛汹涌。

  让身边的四个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亨利看到何清与安格列的表情,不由得冷哼一声,两人才有所收敛。

  不过蒂娜倒是毫不在意,朝着两人露出笑容。

  “两位先生往哪里去。”蒂娜轻声问道。

  “去德莱行省,这位漂亮的小姐,您呢。”安格列笑着回答道。

  蒂娜听后用一只手捂着嘴笑道花枝乱颤。

  “我们也是。”

  倒是亨利与安德鲁看见蒂娜与两人的互动,眼中都不由得带上一丝敌视,特别是亨利,本就看不起两人,此时看见仰慕的女孩与两人的交谈,心中不由得暗骂:“两个乡巴佬。”

  火车在草原上疾驰,轰鸣声不断。

  何清与安格列由于身处偏远地区,两人一大早天还未亮就感到省会城市去乘坐火车,此事太阳已然西斜,到了下午时分。

  何清倒还好,血囊中存了那么多气血,不会感到饥饿。

  安格列就惨了,本就是武者,消耗巨大,半天多没吃饭,咕咕咕的声音顿时从肚子里面响了起来,充斥了整个小包厢。

  先是一阵寂静,而后蒂娜发出一声轻笑。

  “安格列先生还没有吃饭?我这里有一些吃的,你先垫一垫吧。”蒂娜从包中掏出一小块糕点出来递给安格列。

  安格列倒是镇定自若,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让人觉得那让全场寂静的声音不是从他肚子里面发出来的。

  亨利与安德鲁看向安格列的表情更是不屑,暗道两人非但是乡巴佬,还是个穷鬼,饭都吃不起。

  火车才刚刚开动一个小时,两人因为赶时间没有吃上饭就上了车。

  这么大一点食物,安格列先看了看何清,用眼神询问何清要不要,等何清摇了摇头后,才一口吃下。

  “火车上应该供应食物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安格列询问道。

  他可是饿坏了,这点东西下了肚一点感觉也没有。

  “还要两个多小时哩,安格列先生你忍忍吧。”蒂娜回答道。

  在这期间,几人又寒暄了几句,便又安静了下来。

  安格列觉得肚中饥饿难耐,便强忍着睡了过去。

  等到下午餐车来时,何清才将他叫醒。

  餐车来时,亨利与安德鲁已经在挑选食物,不过火车上的食物自然贵上许多。

  不过亨利与安德鲁决意在蒂娜面前表现,忍痛买了好几个小蛋糕。

  同时得知价格的他们看向肚子一直响个不停的安德鲁。

  “乡巴佬,饿着吧。”

  安格列终于等来了餐车,急忙叫过来服务员。

  “这些东西,我全包了。”他大手一挥,豪气的说道。

  亨利与安德鲁闻言一怔,不由得提醒道:“嗨,安格列,这些东西可不便宜,几个蛋糕就要五十七元。”

  同时他们心中还期盼着安格列尴尬的表情,只是事与愿违。

  安格列听后笑了笑,又对服务人员说:“我全包了。”

  同时掏出钱包,从里面随意掏出几张纸钞,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微笑着收下钱,自忖遇到了富豪了,笑意盈盈的将东西放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

  以往火车上的食物因为比外界贵上许多,所以鲜少有人买,都是自带食物,今天卖完了,服务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到最后控制不住,脸上的肌肉都笑得僵硬酸痛起来。

  几人看着桌子上小山堆一样的各种精美食物,蒂娜眼神流盼带着好奇看向安格列,亨利与安德鲁倒是有些尴尬。

  两人想要装比献殷勤,现在却发现小丑原来是我自己。

  安格列先是看向何清,示意先行挑选。

  “随意,安格列师兄不要这么拘谨嘛。”何清摆了摆手。

  自从何清展露出实力,当街杀死上千人后,安格列对他的态度就有些拘谨起来,似乎以往他是什么杀人狂魔呢,真是天大的冤枉事。

  窗外忽然飘起小雪,白色的雪花稀落落的飘下来,仿佛鹅毛般。

  安格列听后有些无语,心中暗道,你不说话,我敢随意吗,我真怕你不顺心顺手宰了我。

  只要看到过那副街上的情景,就会完全理解安格列的态度。

  “蒂娜,你们随便吃吧。”安格列说完后,就忍耐不住开始吃了起来。

  “嘿,安格列,到了德莱行省有没有兴趣与我一同游玩一番。”蒂娜对安格列说道。

  不过从安格列刚刚的表情来看,他身边的那个青年才是两人中的主事者,不过容貌并不如安格列,蒂娜并不感兴趣。

  亨利与安德鲁听后,那股酸意已经快要溢出来炸成柠檬汁了。

  不过安格列与何清可是有正事的,安格列只好忍痛拒绝。

  他看了眼蒂娜前凸后翘的身姿,不舍的叹了口气,说道:“蒂娜,那可能不行,我还有些事儿。”

  蒂娜听到安格列拒绝后,也有些意兴阑珊,接下来的行程几人倒没怎样说话。

  德莱行省乃是斯坦帝国南方的经济中心,即使是夜晚,仍旧灯火通明,仿佛不夜城一般。

  几人下了车,就互相挥手告别。

  亨利从一旁的报童手中买了份报纸,张开后,首页同样是洛熠城的报道。

  “白象门门主安兹的画像揭露,如有遇上者,万万不可招惹,诸位市民谨记。”

  亨利随后向下看去,在看到画像的瞬间,不由得瞳孔微缩,心脏猛的跳动几下,那动静仿佛要撞破胸膛挤出去一般。

  “安德鲁,蒂娜,快看。”他的声音不由得放大,其中带着震惊与后怕,路过的行人不由得望向三人。

  “什么事嘛,不要这么大声啦。”蒂娜嫌弃的看了眼亨利。

  亨利没有在意,仍旧大声说道:“别管那么多,快来看这条消息。”

  安德鲁与蒂娜好奇的凑上去,在看到报道的瞬间,仍就不解,“不就是洛熠城的事情嘛,我们又不去哪里。”

  “不是,看这张图片。”亨利焦急的说道。

  两人顺着报纸向下看去,在看到图片的瞬间,不由得连声惊呼,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从心头升起,让几人焦灼的在原地不停踱步徘徊。

  “我的天啊,我们居然跟那样的人在一起坐了八个多小时,还聊天。”安德鲁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蒂娜也是面色怪异,不过却并没有像其余两人那样,只是有些疑惑。

  “那位先生也不像这样的人啊。”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先去找地方住吧。”亨利提议道。

  三人随后消失在了一片高楼之间。

  德莱行省的省会比起洛熠城繁华的多,高楼大厦如同一片钢铁森林一般。

  在城市中央有一条河流经过,上面飘着不少舰艇,灯火辉煌,如同白夜。

  已经夜深,路上的行人依旧不少,在路灯的照耀下与同伴游玩。

  更有不少打扮得花枝招展,大冷天依旧身穿短裙,高跟鞋的女子站在街边花枝招展。

  那些短裙甚至都不能被称之为衣物,短的甚至连臀部也包裹不住。

  安格列与何清从街边寻来一车夫,载着两人往城内最大的酒店赶去。

  一路上两边的繁华景象尽入眼帘,不禁有些感慨万千。

  何清见到此处风景,不由得有些怀念第一世的家人朋友,而安格列纯粹是为这里的繁华惊叹。

  “想不到在安立行省外居然有如此繁华的地方,原来不出去走走,永远都是井底蛙。”安格列坐在一旁感叹道。

  “这些繁华又不知是用多少人的性命换来的。”何清喃喃道。

  在这个贵族与资本的时代,何清可不相信这些繁华会与底层人有关系,这些繁华也只是贵族与资本的繁华。

  马车很快就在一栋大楼前停下了,安格列在钱包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一张面额小的纸钞,最后只好扔下一张,那马车夫接过后,喜笑颜开,兴奋得不能自已。

  酒店厅堂里面一片辉煌,何清与安格列顺着门前的红毯走了进去。

  两个门侍弯腰喊道:“欢迎光临。”

  订下两个房间后,安格列与何清便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翌日,安格列先行去天意门送上帖子。

  先礼后兵,才是正道。

  何清此次出行毕竟也是代表白象门,不能失礼。

  今日天空飘起雪花,安格列找了好久才找到天意门所在。

  天意门无愧南省声势最为浩大的武馆,竟占据德莱行省最高楼作为道场。

  只是安格列送拜帖时,却碰壁了。

  “白象门这种全是废物的门派什么时候也有资格给我天意门送战帖了。”从门中走出一个盛气凌人的白发青年,青年身着一身黑色正装,一头白发随风而动与腰间佩戴的长剑相触。

  “我们门主好意送上拜帖,你们竟然如此态度,等着好了,我们门主不日便来拜访。”安格列听后脸色阴沉,胸口升起怒火。

  “哈哈,你们门主,一门全是废物,以往杀几个普通人就有资格跟我们相提并论?他来之后,我会让他跟你们那废物大师兄一样,爬着从这个门出去,不然的话......”

  安德杰斯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他。”

  随后一道剑影掠过,鲜血飞溅,安格列胸口出现一道巨大的伤痕,倒飞出去,在地上滚上好几圈。

  安格列在晕倒之前,只听到一声嗤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