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为创世神写小说 > 第十一章 钟墨

第十一章 钟墨


  昆神将说完最后一个字,秦正言就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了。

  漆黑的空间,寂静的环境。

  没有光线,没有声音。

  他真的被关禁闭了,而且是小黑屋里。

  不能确定具体的时间,起初的镇定被焦虑和孤独代替。

  秦正言想到了打坐,但是他失败了,无法进入状态,盘的腿都酸了,还是没用。

  但大丈夫能伸能屈!

  秦正言开口认错,没有人询问他错哪了,他只能一条条历数自己的错误,从不该去春香阁,到不该买衣服,再到不该吃饭……最后到不该呼吸都说了。

  没有任何回应。

  “我真的知错了,放我出去,我会好好写小说的。”秦正言哀嚎。

  “咚!”

  一张案几被丢在秦正言身前,白色的虚拟屏幕发出光芒,照亮四周。

  快要崩溃的秦正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文档,他从没这么渴望码字。

  “哒哒哒,哒哒哒……”键盘之声不绝于耳,但于秦正言却是天籁之音。

  ————————

  云州边境的一个小村庄。

  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在树林外挖了个坑,将几件衣服埋了进去,堆上土,插上木牌,上面写着:师傅玄元子之墓,后跪地重重磕了几头。

  少年叫钟墨。

  钟墨的父亲是个猎人,打猎养活儿子。

  打猎是件危险的工作,山中野兽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挡的,况且传闻山林深处存在只有神仙一般的修道者才能斩杀的妖物。

  几年前一次进山打猎,他听到过一声吼叫响彻山林,恐惧占据的整个脑海,幸运的是什么危险都没有发生,两手空空逃出山林的他,路上遇到了几只伏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野兽,钟墨父亲果断补刀带走。

  随后的几天他不敢再进山,只敢在周围树林抓抓野兔。

  但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长时间,这点猎物根本无法养活他父子两,应该说无法养活他儿子钟墨。

  十二岁后的钟墨特别能吃,都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正长身体的孩子本来就能吃,但是一顿饭吃的量是钟墨父亲的两倍,这还是吃肉的情况下,换成粮食,根本负担不起。

  以前打的猎物还能卖掉,给家里添点新物件,自打钟墨饭量上来后,就很少卖了。

  十四岁那年,钟墨饭量再次激增,已经很懂事的钟墨也跟父亲学习打猎,都只是在外围练练手,钟墨没有合适的猎弓猎刀,钟父的弓和刀是攒了好几年,才到城里请人锻造的,是家里最珍贵的物件了。

  真正到深处打猎,钟父都是一个人。

  然而在一次进山中,钟父入夜前没有归来,一个晚上,两个晚上,三个晚上……

  没能等到父亲的钟墨在进山入口处哭了一个下午。

  钟墨没有见过母亲,也没有见过其他亲戚,现在他没有亲人了,但人还是要活着的。

  靠着父亲以教习的打猎技巧,制作陷阱,还能抓到一些小型猎物,但根本不够吃,钟墨好长一段时间都是饿着肚子做陷阱,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吃一点父亲以前储藏的肉类。

  人的力量不能喝野兽相比,精明的猎人都是以高超的箭术射中猎物要害,避免去近身搏杀,那是最后拼命用的,但是钟墨却改变了这一点。

  一次查看陷阱后,钟墨意外发现陷阱中有一只野猪,但这个陷阱不大,是用来抓狐狸野鸡用的,根本不能长时间困住一只成年野猪。

  但是钟墨不能就这么看着野猪溜走,他已经很长时间都不能填饱肚子了,父亲留下的腊肉已经不多没了,再这么下去,钟墨会饿死。

  他红着眼搬起周围石块砸到坑里,但野猪皮厚,不是要害根本杀不死,只会激怒它,周围石头没有了,钟墨就用树枝木头往野猪脸上捅,在被弄伤了一只眼后,狂暴的野猪挣脱了陷阱,冲向的钟墨,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钟墨醒来后就看到倒在一边脑袋变形的野猪,自己身上衣服破烂不堪,还有被獠牙捅出来的伤口,浑身有些疼痛。

  他记得野猪冲过来撞到自己,抱着愤怒和拼命的架势,和野猪碰撞到一起,最后逮着野猪脑袋锤,直到野猪不动了,自己也昏过去了。

  山中一般不能生火,但钟墨现在又累又饿又有伤,再不进食估计就出不了山了。

  点了火,小刀割了猪肉,就这样烤起来了。

  待到猪肉滋滋作响,钟墨一边吹着,一边撕咬。

  味道很不好,腥味很重,但钟墨嘴巴一刻也不停止,好多天来都不曾有的饱腹感传来,钟墨突然想哭,想到了父亲,父亲在的时候很少让他饿肚子。

  擦干眼泪,钟墨开始收拾,准备回家,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身体里充满力气。

  做了个简易架子,钟墨将缺了一条后腿的野猪放上去,拖着下山了。

  回家休息了两天,伤口就接近愈合,他意识到自己体魄的强大。

  此后的日子,钟墨请村里人从外面带回来一柄锤子,没什么特殊,就是结实,他带着这锤子,专门找野猪这样攻击性强,又不是很灵活的野兽。

  钟墨在山中肆意纵横,锤杀野兽,在一天下午,终于碰上狠茬子了。

  一只吊睛白额的老虎,山中之王。

  钟墨败得很惨,猛虎灵活,挨了一锤后再也不硬接,利爪留下的伤痕布满身体,浑身是血。

  在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体内有力量从血脉深处爆发,体型瞬间窜高了一头,浑身肌肉,虎背熊腰,强烈的厮杀欲望占据脑海。

  只一拳,就将似乎中了定身术的老虎打死。

  虎虽死,但钟墨却没有停,周围稍微小一点的树都被他拦腰打断,环境惨遭摧残。

  清醒后的钟墨看着死掉的老虎,自己大变的模样,既有劫后重生的喜悦,还有对未知改变的恐惧。

  摸了摸自己结实的肌肉,上面此前为利爪所留的伤口只剩下淡淡的印子,看了看周围被摧残的树木,他呆住了,真是自己所为吗。

  “咔”一声,又一颗树木惨遭毒手。

  家是温馨的,此刻钟墨只想快点回到家里,抚平内心。

  回去的路上,他遇到一个穿玄青色袍子的老者。

  “老人家一个人进山,不怕被猛兽所伤吗?”钟墨关心道。

  看这虎背熊腰,浑身血迹,腰间围一条破布,背上一条死老虎,披头散发,面目不清的生物,还有身体上散发着的明显气息。

  老者回答:

  “区区一介小妖,安能伤到老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