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原来我是绝世高人叶青云楚嫣玉 > 第24章大梦谁先觉?

第24章大梦谁先觉?


“徒儿,我是不是眼花了?”

白发老者揉了揉眼睛,怔怔的望着天空。

萧诗也看见了那没入云巅的真龙,此刻也在发傻。

听到白发老者的话,萧诗也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师尊,我好像也眼花了。”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

咱们都眼花了?

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的确有一条没入云端的真龙,被他们亲眼所见。

“这条龙,难道也与那位高人有关?”

白发老者不禁如此猜想。

这一路上,又是妖王拦路,又是得见真龙。

白发老者这大半辈子都没有如此刺激过。

此时此刻,他越发渴望能见到山顶上的那位高人。

师徒两人继续往上而行。

没过多久。

来到了叶青云的院落之外。

院落内,一只兔子正在悠闲的啃着萝卜。

对于院外到来的两人视而不见。

“这兔子,也是那位高人当时抱在手里的。”

萧诗指着兔子说道。

白发老者打量着这处院落。

虽然很简陋,却错落有致,宁静悠远。

比他那个山谷内的茅庐可要强多了。

“的确是高人隐居之地,宁静淡雅,令人心旷神怡。”

白发老者心暗暗说道。

这时,他又注意到了院内种植的各种东西。

“这......这些都是天材地宝!”

白发老者神情大变,一脸难以置信。

萧诗见识浅薄,但也能认出几种罕见的灵药,一时间惊呼连连。

白发老者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

这院内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材地宝。

有的,甚至连他都只在古籍之见到过。

白发老者激动得浑身颤抖。

“这位高人竟然在这里种下了这么多天材地宝,他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存在啊?”

他本想往前。

却不料兔子开口说话了。

“我家主人正在午睡,休得打扰。”

萧诗吓了一跳。

而白发老者则是紧盯着兔子,面有几分忌惮。

虽然这不是妖王,但这兔子的修为也着实不低。

“我等不敢打扰,便在此处等候高人醒来。”

白发老者对着兔子躬身一拜。

然后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萧诗看着自己师尊这个样子,不禁有些无语。

自己之前去御天谷拜师,也是这个样子。

没想到现在自己和白发老者都要在这里,等那叶青云午睡醒来。

这可真是够有意思的。

兔子继续啃萝卜,不再理会外面的两人。

而此时的叶青云,的确是在睡午觉。

他午吃的有点多,在山里溜达了一阵子,回来倒头便睡。

师徒两人这一等,就是等了两个时辰。

直到太阳西斜。

睡得饱饱的叶青云才悠悠醒来。

他从床上翻身坐起,只觉得心神舒畅,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忽然想起三国演义三顾茅庐的桥段,忍不住念了两句诗。

“大梦谁先觉?”

“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窗外日迟迟。”

叶青云本来是一时兴起,念了这两句诗。

而院外之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白发老者听到这首诗,顿时陷入了沉思之。

很快。

他露出了震惊之色。

“好诗!好诗啊!”

“此诗虽质朴无华,却仿佛看透了大道至理,一切皆已淡薄!”

高人不愧是高人。

哪怕只是午睡起来随口吟的一首诗,都能有如此的高深莫测。

一旁的萧诗满脸疑惑。

这首诗虽然听起来确实不错,可真有师尊说得那么神吗?

“徒儿,在高人面前千万不能无礼!”

白发老者对着萧诗叮嘱道。

“弟子明白。”

萧诗赶紧应道。

此时,叶青云已经走了出来。

这一出来,就看见院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看起来很不寻常的白发老头。

一个很秀气的女子。

其,那女子叶青云觉得有些眼熟。

“你们是谁?”

叶青云好奇问道。

白发老者赶紧躬身一拜:“老朽沈天华,得闻高人隐居此地,特来拜会。”

“这是老朽的徒儿萧诗。”

萧诗也在对着叶青云躬身行礼。

“萧诗拜见前辈。”

萧诗?

不就是那个女扮男装的家伙吗?

叶青云定睛细看。

还真是她!

她怎么来了?

还把她师尊给带来了?

“额,你们找错了人吧?我不是什么前辈高人。”

叶青云尴尬道。

师徒两人一听,立即想起了之前那位狗妖王所说的话。

“差点忘了,高人想要以凡人的姿态体验凡尘俗世,可不能搅扰了高人的心境。”

白发老者沈天华暗暗说道,也给了萧诗一个眼色。

萧诗立即会意。

“是老朽唐突了,公子勿怪。”

沈天华立即换了一副嘴脸。

萧诗也说道:“叶公子,我师尊看了你写的故事,还有你画的画,对你很感兴趣,所以我带我师尊来拜会你。”

这个理由倒是不错。

叶青云当即就信了。

“原来是这样。”

叶青云点了点头。

“你们进来坐坐吧。”

“好好好。”

沈天华连连点头。

两人踏入院,小心翼翼的从各种天材地宝之走了过去。

走进屋内。

沈天华又一次惊住了。

目光所及之处,屋内的每一件物品,都隐隐散发着宝光。

“这一屋子,竟然都是宝物!”

他暗暗心惊。

一会儿看看那只毛笔,一会儿又瞅瞅靠在墙边上的扫把。

啧啧!

宝光十足!

绝非凡品啊!

沈天华自己也收藏了一些宝物。

但和这屋内的诸多宝物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值一提。

人家这才叫宝物呢。

随便一件拿出来,自己那些破烂玩意加在一起估计都抵不上。

“请坐。”

叶青云示意两人落座。

沈天华坐下了,萧诗却不敢坐。

毕竟沈天华是自己的师尊。

身为弟子,岂能和师尊平起平坐?那不是大逆不道了。

“叶公子的那副画,老朽看了,当真是画工精湛,令人称道啊。”

沈天华一坐下,便是借着那幅画来和叶青云套近乎。

叶青云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是随手画的,画的很一般,没有老先生说的那么好。”

随手画的?

随手画的还能蕴含大道?

这你要是认真画一幅?

岂不是可以让人直接顿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