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第24章 妙仪

第24章 妙仪


两条红痕都是皮肤下沁着殷红的血点, 很显眼,却不痛。他若不让她看,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顾燕时薄唇一抿,口吻生硬:“我回寿安宫再传医女。”

“嘁。”苏曜摇摇头, “随意。”

说着搭在她肩头的手却往下一垂, 十分恣意地在她腰下三寸的柔软处一拍。

啪地一声微响清脆, 顾燕时顿时羞怒并生,狠狠瞪去:“你!”

“嘻。”苏曜对手感很是满意, 咧嘴笑了声, 便气定神闲地走出屏风,继续用膳去了。

顾燕时缓了好半晌, 发烫的脸颊才恢复如常, 咬牙切齿地继续穿衣。

待她从屏风后绕出去, 他便唤了宫人回来,侍奉她盥洗。

她洗完脸, 他仍在不紧不慢地用早膳,随口吩咐宫人给她添碗筷。

她当即道:“我回去了。”

“不饿吗?”苏曜品着她语中那份避之不及的意味,轻啧,“母妃慢走。”

她颔一颔首,毫无犹豫地往外走去。

他抬眸, 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她的背影。

他的心绪在慢慢动摇,觉得从前或是自己想多了。她这般巴不得与他速速两清的态度, 越看越不像欲擒故纵。

可若真是他想多了, 先前的许多事情就没道理。

苏曜一语不发地思索着, 自顾自又吃了口粥。

顾燕时走出殿门,兰月就迎了上来,打量着她的脸色探问:“如何了?”

顾燕时轻轻点头:“都好。”

“那主君……”

“陛下说今日就会着人调案卷来。”顾燕时低着头, 思量道,“只消这消息传回去,那些人知道陛下亲自盯着,便不会再敢妄动了。至于放他出来……”她咬了下唇,“陛下说若爹爹手上没犯人命,就可以。”

“主君不会的。”兰月笃然,面上已难掩喜色,“太好了,谢天谢地,可算了了一桩大事。”边说边挽住她的胳膊,“姑娘回去好生歇一歇。”

言毕她就招手,示意宦官们将步辇抬进一些。

可顾燕时摇头:“我想走一走。”

兰月浅怔,即道:“好。”就不再多言,静静地跟着她回寿安宫。

顾燕时一路无话,脑海中一时是昨夜的热烈,一时又是岚妃的死状。

继而又想起她问他这种事若来日东窗事发该当如何自处的时候,他只说:“管那些做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

她毫不怀疑,她迟早要死在这件事上。

或许不是他动手,可她总会难逃一死。

但父亲已没事了。

百善孝为先。能用自己的命换父亲一命,她觉得值得。

顾燕时如此乱想了一路,行至寿安宫宫门处才蓦然想起琵琶落在了紫宸殿。

她忙侧首告诉兰月:“我忘了将琵琶拿回来,你一会儿帮我取一趟吧。再帮我求一副避子的药,免得……”

不及她说完,兰月抬眸,一拽她袖角。

顾燕时顺着她的目光往寿安宫宫门处看去,一宦官正稳步行来,迈出门槛,朝她一揖:“太嫔安好。”

“公公。”顾燕时垂眸,那宦官拱手:“太后懿旨,尊封您为静太妃。您若没旁的事,这便去慈安殿听旨吧。”

“好。”顾燕时点一点头,示意兰月先依她所言去紫宸殿,独自步入寿安宫宫门,就随那宦官赶去见太后。

慈安殿里如旧肃穆,太后端坐在寝室在茶榻上,听闻她来了,沉声:“请她进来吧。”

很快,顾燕时就入了殿门。

在太后的威仪之下,她总有些说不出的慌张,又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更添了几分心虚。

行至太后身前就敛裙下拜,她连眼帘都不敢抬一下。

太后也并不与她多言,睇了眼身侧的掌事宦官,那宦官就上了前,朗声宣旨。

懿旨读罢,顾燕时双手接过,再行叩拜:“臣妾谢太后恩典。”

“免了。”太后神色恹恹,正欲摆手让她退下,又一宫女入了殿,福身:“太后,张妙仪前来问安。”

太后神色微凝:“这倒是位稀客。”说话间,她的目光在顾燕时面上一转,宽和道,“静太妃先坐吧,与哀家一同见见。”

顾燕时大有想逃的心,却不好直言,只得福了一福,依言落座到茶榻另一旁。

太后对张妙仪的求见分毫不急,从容不迫地吩咐宫人给顾燕时上了茶,才道:“传。”

门边的宦官领命而去,不多时,张妙仪入了殿。

与顾燕时四目相对的刹那,她明显地怔了一瞬。旋即又低下眼睛,低眉顺眼地行上前见礼:“太后万安。”

顾燕时垂眸不言,静等太后发话,私心里盘算着后宫的关系。

苏曜尚未大婚,也还不曾大选过,后宫的几个妃嫔都是他昔年为太子时太后给他选的。

而这位张妙仪,她曾听说过——那是她欠下“巨债”后不久,第一次在紫宸殿用午膳的时候。

那时淑妃前来求见,同行的就有这位张妙仪。只是张妙仪不曾进殿,现下便是她头一次真正看到这个人的样子。

不得不说,张妙仪生得十分美艳。红唇皓齿,明眸善睐,眼尾处扫着的一抹嫣红更勾勒出几许妩媚。

“免了。”太后抬一抬手,面上含着笑,“这个时辰过来,是有事?”

“没什么事。”张妙仪低着头,笑容含蓄,“来向太后问个安罢了。”

“兜什么圈子呢?”太后摇摇头,“哀家年纪大了,没心思挑你们的礼,你们平日来的少,哀家也自在,原是人人都好的事情,咱们心里都清楚。如今你既有事求过来,已是扰了这份清净,又何必再绕圈子?”

语中一顿,又道:“说吧,哀家听听能不能帮得上你。”

“臣妾……”张妙仪面显迟疑,美眸一转,视线落到顾燕时面上。

顾燕时见状,道是有什么事不便让她听,就想走。

可她刚要开口,太后已先道:“你看静太妃做什么?有话说就是了。静太妃是长辈,在此处陪哀家说会儿话,难不成还要为着你的事避开?”

这话说到末处,很是多了几分沉肃。

张妙仪神色一紧,忙说:“臣妾不敢。”

继而狠狠咬了下唇,迅速打量了眼太后的神情,低声探问:“静太妃……这是已尊为太妃了?”

顾燕时一滞。

太后锁眉:“是,怎么了?”

“太后……”张妙仪面色微白,敛裙跪地,却是朝顾燕时一拜,口道,“臣妾有几句冒犯的话,但为着圣上清誉……还请太妃莫要怪罪。”

“清誉”两个字搬出来,顾燕时便猜到张妙仪想说什么了。

她不禁屏住呼吸,余光一扫,只见太后眉头皱得更紧:“你如今是愈发精明了。一边明知是冒犯人的话却仍想说,一边又逼着人家不得怪罪。哀家懒得看这一套,你若再吞吞吐吐,就退下。”

太后原就生了张庄严的脸,这般严厉起来,谁见了都要胆颤。

张妙仪惶然一拜:“太后息怒!”继而直起身,神色紧绷道,“太后娘娘容禀,臣妾觉得尊封静太妃一事不妥。宫中……素有传闻,说她……说她……”她掩在袖中的手狠狠掐了下手心,才继续说下去,“说她蛊惑君心,祸乱宫闱!”

顾燕时闻言,搭在榻桌上的手也暗暗扣紧。

张妙仪再拜:“若只是传言也还罢了,可臣妾细想……这事确是不对。先帝妃嫔众多,那许多太贵人,何以就她一人突然而然地尊封了太嫔?太嫔之中,更不乏资历深厚有儿有女的,又何以只有她被尊封太妃?臣妾知晓太后视陛下如己出,可这事……这事……”

她最后一次深拜下去:“这事太后万不能听陛下的!”

这一席话,说得既不卑不亢,又有理有据。

顾燕时无声地深呼吸,抑制住心慌,抬眸打量太后的脸色。

太后并未看她,睇着张妙仪的眼中多了一缕阴沉:“宫人们长日无聊乱嚼舌根,你尽听尽信也就罢了,还敢到哀家跟前来,议论长辈们的事。”她稳稳执盏,抿了一口,“看来这如今的后宫,规矩颇有欠缺。”

张妙仪听出太后口吻不善,神色顿慌:“太后……”

“哀家问你。”太后压过她的争辩,“那些闲言碎语,你是听谁说的。”

张妙仪哑了哑:“是……是臣妾身边的宫女……”

太后:“源头呢?”

“她……”张妙仪不知太后缘何这样问,茫然低头,“臣妾不知。”

“好的很。”太后下颌微抬,居高临下地睃着张妙仪,“杖责二十——这个数你记着。哀家给你十二个时辰,去问去查。你若查的着,就替哀家把这顿板子赐给那碎嘴的。若查不着——”

太后又饮了口茶:“明日的这个时候,你自己去宫正司领罚。”

张妙仪的脸色唰然惨白,额上冷汗沁出,涔涔而下。

“太后……”她怔然望着太后,似不敢信自己听到的。

杖责,责罚宫人不算稀奇,却很少落到嫔妃身上。

太后缓了口气,神色淡淡地又告诉她:“静太妃的事,哀家给你一个明白——哀家年纪大了,在宫里闷着没事做,素日与几位老太妃闲聊,无非就是些悲春伤秋之言,听多了也烦。静太妃年轻活泼,哀家图她在身边能逗个趣儿,这才给了她一个尊位。”

“却不曾想。”太后眸光一凌,语气骤然狠厉,“这么点事,如今竟还要看你的脸色,要与你解释了?”

“臣妾不敢!”张妙仪惊惶叩首,“太后恕罪、静太妃恕罪!臣妾……臣妾不敢了!”

她连声谢罪,端是想求太后收回方才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开v的最后三千

前面还有六千,如果有漏看的先往前翻一下

-

本章随机50条评论送红包,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