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第25章 太妃

第25章 太妃


太后不再开口, 眉心皱出两条细线,不耐愈发分明。

张妙仪见她无意容情,将心一横,顾不上什么耻辱, 膝行至顾燕时面前:“静太妃……静太妃开恩……”

她伸手拽住顾燕时的裙角, 抬头望着她, 泪痕满面,煞是可怜:“臣妾只是一时糊涂, 臣妾再不敢胡言了!”

顾燕时低着头, 小腿悄无声息地将裙摆往后一压,从她手里拽出来。

杖责难熬, 除却疼痛, 更是丢人。

可张妙仪是冲着她来的, 若事情不按住,要的就是她的命。

她还没有心善到能这样以德报怨。

“静太妃!”张妙仪连连叩首, 太后不欲再多听,抬眸生硬道:“请妙仪回吧!”

此与一出,两侧就有宦侍沉默地走上前,把住张妙仪的肩头往后一拖,转而架起, 就往外走去。

“太后,太后!”张妙仪不甘心地拼力挣扎, 双手也一味往前伸着, 却敌不过宦官们的力气, 很快就被拖出了殿。

顾燕时竭力地平心静气。

她全然明白张妙仪的绝望。太后看似给了她两样选择,但以张妙仪的位份,手中并无什么实权可言, 要查谣言的出处谈何容易?

所以从太后说出那番话开始,这顿杖责张妙仪就已注定逃不掉了。

殿中寂静一瞬,顾燕时又听太后说:“哀家有话跟静太妃说,你们都退下。”

宫人们有条不紊地施礼、告退。顾燕时一语不发地看着太后的神色,待得殿门关阖便离了席,敛裙跪地。

她十分安静,没说一个字,只摆出了十分恭顺的姿态。

这是她早在先帝在位时就已学会的。那时后宫新宠不断,斗争也不断,她索性任由自己谦卑怯懦,心高气傲的宠妃们一看就知她成不了大气,也就没心思针对她。

现下,她只盼这样的乖顺能让太后少骂她两句。

至少别顺手也赏她一顿板子。

却听太后道:“你起来,坐下说话。”

“诺……”顾燕时应得发虚,低着头立起身,落座回去。

太后沉息,目光淡看着殿门:“你知不知道哀家为什么罚张妙仪?”

顾燕时浅怔,即刻绞尽脑汁地思量起答案。

她想到了许多可能,却又觉得哪个都拿不准,终是老实道:“臣妾不知。”

“你倒实在。”太后轻哂,“皇帝那工于心计的性子,也不知看上你什么了。”

这话令顾燕时一慌:“太后……”

“行了,慌什么。莫不是觉得这点事还能瞒过哀家的眼睛?”太后摇头,“哀家是过来人。昔年先帝昏聩成那般,哀家纵使当了几十年的一国之母也做不得什么。如今,又怎好怪你这样的年轻姑娘不能约束皇帝?”

顾燕时愣住,望着太后,不免有几分讶色。

太后轻笑,眼角的皱纹里沁出寒涔涔的蔑意:“这些男人大权在握,却行事不端,惹出乱子就想把罪责推到女人身上,没有那样的道理。你虽是太妃,年纪却比皇帝还要小上几岁,又没有家世撑腰,自是只能任由他拿捏,这哀家看得明白。”

顾燕时低着头,极轻地应了声“是……”,又不免困惑道:“那张妙仪是……”

杖责之刑轻易不会赐到嫔妃身上,这责罚得很重了。

太后面色冷淡:“哀家罚她,是因为她糊涂得无药可救,只得硬堵住她的嘴。呵,皇帝行事悖乱惹出这样的事,她倒只知怪到你头上,一口一个‘蛊惑君心’‘祸乱宫闱’,把皇帝摘得干干净净,真是笑话!论身份年岁阅历,你若要为此事担上罪名,皇帝就当被千刀万剐了才是!”

这话中显有对皇帝的怨怼。

顾燕时听得心惊,低着头,一个字也不敢应,私心里却很认可其中道理。

就是呀!论年纪她比苏曜还要小上五岁,论权势更不及他分毫。

做出如此下作之事她自问算不得什么贞洁烈女,可也总没道理将错处尽数归到她身上,倒好像他一个正人君子只是被她玷污了一样。

太后长缓一息:“你日后便安心吧。哀家与你虽没什么交情,却不是个糊涂人,不会平白为难你。其余的……”她顿了顿,“哀家也管不了皇帝多少,你多加保重。”

“……诺,臣妾知道了。”顾燕时怔了怔才回过神,赶忙应声。

“回吧。”太后摆摆手,“晋了太妃,原该挑一处殿阁给你住。但先帝妃嫔众多,寿安宫已没有那么多的殿。欣云苑你若住得还舒心,就先不动了。”

“好。”顾燕时点头,“臣妾觉得欣云苑很好。”

太后颔首,淡淡地“嗯”了一声,就不再多言。

她会意地起身告退,离开慈安殿,忽而觉得天色明亮了许多。

太后比苏曜好得多了!

她心下这样想,转念又觉,这话好像有点没良心。

太后是明事理,可苏曜实实在在地帮了她。即便他另有图谋,她也很该念他的好。

顾燕时想得闷闷的。回到欣云苑,兰月尚未回来,她让玉骨去备了膳,简单吃了些,就传了医女来,给她看背上的伤。

医女自不知这伤从何而来,顾燕时说是下台阶时不当心摔了一跤,也还算可信。

伤势不重,医女为她开了些活血化瘀的膏药就告了退。她上过药,唤来陶成:“我要再睡一会儿,你们关上院门,莫让旁人进来。”

“诺。”陶成应下。

顾燕时又着意叮嘱:“尤其是张妙仪。她若来求见,不论说什么,你们都必要挡住她。”

“下奴明白了。”陶成拱手,就告了退。顾燕时褪去外衣躺到床上,腰酸背痛旋又袭来,直令她倒吸了口凉气。

万幸,事情已了。苏曜昨晚的语气听来也没心思继续拿捏她,她可以安稳度日,不必再提心吊胆了。

她怀着这份庆幸昏昏入睡,梦境漫开,却是一片旖旎春光。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会做这样的梦。梦中是紫宸殿的床榻,他如昨日在水中一般紧搂着她,干涩的薄唇抚过她的脸颊。他温热的手掌垫在她的腰下,身上动作不止。她似乎享受其中,又仍有一缕若有似无的羞耻感将她扯住。

她便下意识地推他,他带着那股熟悉的邪笑,低哑地唤她:“母妃……”

顾燕时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惊醒过来。

她一时呼吸急促,边缓神边撑坐起身。窗外阳光正烈,应是已至晌午,兰月也回来了,见她醒来,上前道:“姑娘,琵琶取回来了。”

“好……”顾燕时睡意尚未退尽,懵懵地点头。

兰月又说:“可姑娘要的药……”她止了音。

顾燕时撑坐起身,多有愕色:“陛下不给?”

兰月点头:“陛下说……‘要避子汤做什么?有孕生下来便是’。”

“他……他混蛋!”顾燕时骂出声。

兰月听得心惊,慌忙转头四顾,见旁人都不在房中才松一口气,坐到床边攥住她的手:“姑娘小声些。让奴婢说,也不必太紧张了。这种事……也不是说怀就怀的。”

顾燕时低着头:“我知道。”

她自知怀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是心下生着一股无名火,恼恨他的无所顾忌。

他怎能这样,半分不在意旁人的死活。

倘她有了孕——先帝已故,太妃有孕,不论孩子的父亲是谁,都必是一尸两命的下场。

可他连一副避子汤都不肯给她。

顾燕时越想越是恼火,直气得掉下眼泪。兰月见状一慌,忙要哄她,她摇摇头,用手背抹了一把,强笑:“没事的。你说得对,怀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今大事已了,我日后再不必去见他,是喜事,我不该哭!”

“是。”兰月摸出帕子帮她拭泪,“姑娘别难过了。这几个月着实难熬,姑娘熬了过去,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有着这个太妃的位子,姑娘一辈子都可衣食无忧,再没什么可担心的。”

“嗯。”顾燕时低着头,点了点,令自己扬起笑,“今晚咱们一起下厨,做些好吃的来。”

“好。”兰月随着她笑。顾燕时擦干眼泪,就不再想那些烦心事,起床走向妆台,好生梳妆去了。

午后明媚的阳光洒下来,苏曜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掰着指头数了一遍年关还剩几日,撇嘴嫌弃可躲懒的时间太短。

角落处的窗户“吱呀”一响,他循声看去,一道黑影翻进屋来。

苏曜出言讥嘲:“白天穿夜行衣真的很傻。”

“……”林城没理这话,走到桌边,直接拉了张椅子坐下。

苏曜也坐起身:“怎么这样久?她们都聊了什么啊?”

“您母妃刚睡醒。”林城面无表情,顿了顿,又道,“那个叫兰月的,告诉她陛下不肯给避子汤,她气得直哭。又说反正日后不必再见陛下了,是大喜事,不该哭。”

苏曜眉心一跳:“呵。”

“然后兰月安慰她说,守着这个太妃的位子可一辈子衣食无忧,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林城一五一十地说完,“没别的了。”

苏曜拧起眉头。

林城打量着他,身子往前倾了些,手肘支在膝头:“看上的姑娘心思简单,并无陛下猜想的那些谋算与来路,于陛下而言是不是件好事?”

“少管闲事。”苏曜淡声,“她是静太妃,我父皇的妃嫔,你少多嘴。”

“……”林城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

苏曜不再理他,仰面躺了回去。

林城说得对,若他先前的那些怀疑皆是错的,是件好事。

他承认初时与她你来我往只是为了探底而逢场作戏。

那时他认定她背后别有靠山,便有心着她的道,也请她入他的瓮。

但,小母妃实在怪可爱的。

若她真没问题,他会很愿意留她一命。

相较于杀了她,他更愿意把她禁锢在身边。

他就爱看她敢怒不敢言。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50条评论送红包

再抽十条评论送100晋江币的红包(晋江扣除5手续费)

么么哒

-

另外开了个抽奖,抽奖详情可以用app看文案最上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