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第27章 元宵

第27章 元宵


上元节清晨, 宫中偏僻处不起眼的院落里,苏曜在一股苦涩的滋味中醒来。

心知是在喂药,他没什么挣扎,只是睁眼接过碗, 将余下的药汁一饮而尽。

喂药的宦官无声告退。林城坐在几步外的木椅上, 睃了眼案头的沙漏:“迟了一个时辰。”

苏曜只点了点头, 林城见他面色较往日苍白,不免担忧:“陛下感觉如何?”

“还好。”他边说边拿起床头小几上的茶盏, 饮了口清茶, 冲去苦味,“陈宾怎么说?”

“没说什么。”林城摇头, “臣倒觉得, 陛下大可不必如此。过个节而已, 何苦年年这样折磨自己?”

“不能让母后知道。”苏曜淡声,又缓了两口气, 站起身,走向挂着衣服的木架。

林城轻笑:“陛下平素那个样子,若硬说上元节出去逍遥了,太后也未必起疑。”

苏曜眉心微跳,不理会他的揶揄。摘下那件玄色广袖直裾径自穿上, 遥望了眼置于房中一角的铜镜。

男子发髻简单,他睡觉又不大动。即便这一觉睡得很长, 发髻也并不太乱。

他于是自顾自系上腰带, 再穿上大氅, 就房门处走去。

房门推开,风雪扑簌而来。

但入了春,风雪也不太凛冽了, 在融融春日下多了几许温柔。苏曜轻缓一息,侧首:“你早些回家。”

“不去。”林城想起父亲就烦,撇着嘴,后背倚向靠背,双腿翘到桌上,一副“莫劝小爷”的鬼样子。

苏曜懒得理他,摇摇头,踏出房门。

遥遥候立的两名宦官即刻迎上来,低低地躬着身:“陛下。”

“回吧。”苏曜淡然吐出两个字,便信步往前走去。这院子不大,前后院加在一起也不过二十余丈长,他不多时就出了院门,宦官即刻回身,将院门上锁。

这是方偏僻的院落,素日罕有人至。院门也已斑驳,他没让人修,反倒连带来的铜锁都专门做了旧,任谁看了都只当这是一方废弃的院落。

再加上有无踪卫暗中守着这地方,过去数年,他纵使月月都来,宫中也无人察觉。

唯一的意外是在一个雪夜。

突然有人走错了地方,跟他问路。

苏曜回到紫宸殿,简单地用了膳,心无旁骛地歇了半日。

寿安宫在傍晚时会设家宴。这样家宴上只消他在,妃嫔之间刀光剑影必定不断。所以太后索性不邀妃嫔,只让他去,与太妃太嫔们一同用个膳。

对这位母后,苏曜心情总有些复杂。

卯时,天色已近全黑。苏曜步出紫宸殿,坐上步辇,在宫人们的前呼后拥下至寿安宫中赴宴。

慈安殿里的宴席尚未开始,但太妃太嫔们闲来无事,都愿意早早赶过来,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

寝殿、内殿、侧殿一时都很热闹。先帝没了,太妃太嫔们没了往日争斗的心思,相处也和睦起来。坐在一起喝茶吃点心,聊一聊近来新养的猫儿狗儿,就像寻常人家颐养天年的老妇人。

只是,顾燕时注定是其中不太受欢迎的一个。

她年纪太小,论资历远比不过旁人。前些日子自太贵人加封太嫔便罢了,如今不足一个月又加封太妃,饶是太后将理由说得周全,仍不免有几位太嫔心里不平。

这几人要么进宫极早,要么膝下有儿女,如今却要屈居顾燕时之下,当然不忿。

顾燕时于是刚到侧殿就不知不觉就被她们围在了当中,听了好一会子冷嘲热讽。

“到底还是你们年轻人心思活络,知道如何讨好太后。不像我们,岁数大了,纵是想陪太后聊上几句,太后也不爱听。”说这话的是位徐太嫔。

一旁的方太嫔掩唇而笑:“可不是么?咱们都让宫规约束惯了,比不得小姑娘敢想敢做。也不知是用什么法子凑到了太后跟前,好处倒一捞一个准。倘若早个几十年进宫啊……”方太嫔又笑了声,“必是个有本事的狐媚子。”

“狐媚子”这三个字都说出了口,方太嫔却还能笑着转向她,手和善地在她膝头拍了拍:“我就说这么个道理,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别挂心。”

真是什么都让她说了。

顾燕时低着头、含着笑,只听不开口。

她知道自己这太妃的位子是怎么来的,当然不可能拿这身份压人。

况且,让她们说几句也没什么。

太嫔们到底和后宫妃嫔不一样。她们已是可以含饴弄孙的人,位份之差虽会在吃穿用度上有所差别,却也不值得她们去下狠手害人。

几句刻薄话,她听了也就听了。

况且,这样的事便是放在她身上,她也不能不恼——活了半百年纪,突然让个小丫头压了一头,谁能高兴呢?

不过,这些话她倒也没听太久。

因为齐太嫔来了。

“聊什么呢?这样热闹。”齐太嫔人未到声先至,顾燕时转过头,她正将手搭在她肩头,满面的笑容,“过年这几日忙着四处走动,倒没顾上贺你晋封。哎,真是好事,你年纪小,日子还长,封位高些才能过得安生呢,不能像我们一样凑合。你又还能让太后过得也乐一些,真是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她声音清朗,快言快语地说了一通。顾燕时讷讷地应了声“是……”,便忙要起身请她坐。

齐太嫔一按她的肩头:“坐着吧。”说着自己寻了张空置的绣墩,安然坐下,又问她们,“你们方才聊什么呢?”

几位太嫔相视一望,不好再说。

这小丫头扎眼,齐太嫔却是宫中相处多年的老姐妹了。又因齐太嫔素来不争不抢,人缘极好,她们看出她与静太妃关系好,便也不想为了这么一个小丫头和她惹出不快来。

几人间一时就安静下来,齐太嫔一瞧,笑了声:“怎么还不肯说呢?罢了,那我也不问。静太妃——”她再度看向顾燕时,“太后也爱吃我做的点心。今日上元,我想做两道给她,太妃帮我打个下手?”

“好。”顾燕时立即应声,就与她一起往殿外走。

慈安殿的侧殿修得极大,齐太嫔拉着她走远了些,回眸一扫,压音笑道:“别跟她们计较。她们在宫里闷了这许多年,难受的事憋得多,说话不免刺耳。”

“我知道。”顾燕时抿着笑,点点头。足下迈出殿门,余光忽见有人影,她唯恐撞了人,连忙往后一退。

对方也止了步。四目相对,她迎上一张熟悉的脸。

苏曜垂眸,端正一揖:“静母妃安。”

礼罢,他注意到一旁的齐太嫔,遂又添上一句:“齐母妃安。”

顾燕时一时怔忪。

不论私下里再如何放纵无礼,只消他想演,就必能做好君子端方的样子。

这副样子又偏偏很好看,让她挪不开眼。

齐太嫔笑言:“适才刚听太后吩咐宫人专门备了陛下爱喝的茶,陛下快去吧。”

“诺。”苏曜抿笑,目光在顾燕时面上一转而过,“快开席了,两位母妃有事?”

“去给太后做两道点心。”齐太嫔没提适才的不快,“其实早些时候已蒸上了,只怕宫人出错,亲自去取来才安心。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苏曜点点头:“两位母妃慢走。”

顾燕时闻言,颔一颔首,就继续往外走去。

苏曜目光移到她背上,伴着她出去,心里轻笑:还真不理他了?

顾燕时走在前头,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

她心底被激起一阵悸动,迈出外殿门槛时终是下意识地回了下头。他却正继续往里行去,背影颀长。

她凝神,默默地将目光收回来,跟着齐太嫔继续往小厨房去。

待她们再回到殿中,家宴已然开席,殿中歌舞正热闹。

顾燕时尊封太妃,座次往前移了不少,倒与齐太嫔分开了。左右两位她又都不太相熟,大多时候便都很沉默,偶尔附和着说笑两句而已。

酒过三巡,元宵端上来,众人都凑趣地吃了些。接着气氛便松散下来,众人三三两两地离了席,去殿前殿后的院子里找合适的地方,静等烟火。

宫中的烟火总会放得很好。尚工局有能工巧匠,能让烟火放出各样不同的花式。

除夕那晚,顾燕时见过一个“福”字的,橙红颜色炸在夜幕上,喜意十足。

也不知今晚会有什么新花样。

顾燕时心存期待,拉着兰月的手去了后院,想找个视角好些的地方看个尽兴。

不同于殿前是一片宽敞干净的广场,后院是方偌大的花园。小桥流水、假山凉亭都有。

顾燕时刚到院中就看上了那座假山上的亭子,那地方高些,必能看个清楚。

她伸手一指:“我们去那边!”

语毕她加快脚步,绕着石子小路行向假山。

没走两步,已有烟花放了起来。她直嫌这小路铺得太过蜿蜒,眼看着离那假山并无多远,却害得她硬要绕来绕去走上好一阵。

终于行到山边,顾燕时找到石阶,拾级而上。

假山上的石阶同样是蜿蜒的,要拐两道弯才可到山顶凉亭。

石阶为留韵味并不十分平整,眼下天色也已晚了,顾燕时拎着裙子,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如此专心致志自不会摔了,只是若前头有人非要到了面前才能看到。

苏曜安然坐在一旁的假石上,以手支颐,笑吟吟地看着她。

一步、两步。

小母妃走得可真小心。

三步、四步、五步……

他的黑靴猛地映入眼帘,她终于一下子抬起头。

“母妃。”他启唇,月色下一张清俊的脸上,邪邪地眯起笑来。

作者有话要说:  顾燕时: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

今天上夹子,有好多新读者跳坑,今天多送点红包作为见面礼(……)吧

本章随机200条评论送红包,么么哒

=========

顺便推个基友的文

先说明:校园甜文,出轨向,不喜欢这个刺激的不要看

好处是很甜,而且不收费

缺点是随缘更新,很慢

所以大家可以先戳个收藏,等完结一口气看掉!

免费文不看白不看对不对……

《偷偷越过她》by甄栗子【作品id:5164634】

[文案]

万柠被喜欢的人表白了,

她一口答应,将挡脸的书本拿开,看见了对方错愕的双眼。

原来他将自己错认成了闺蜜。

-

陈濯飞捡到了女友课桌下掉的头花,

篮球比赛时戴在手腕上当幸运符,果然拿到了冠军。

结束后,女友惊讶道:“咦,那是万柠的。”

他们都没发觉,自己偷偷越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