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再聚(“她可真敢说……我要是有...)

再聚(“她可真敢说……我要是有...)


春意渐暖, 草长莺飞。两个多月过去,顾家在城南的药铺开了张,灵犀馆花园中的百花也盛开起来。在顾燕时的精心侍弄之下, 小院子中色彩斑斓,角落的小菜园也有抽出一片细嫩的绿色, 处处生机盎然。

因太后与皇帝都已在旧宫待了许久,一时还没有回去的意思, 旧宫便开始修整起了各处宫室。

待得一些地方修得差不多了,太后便又召了几位太妃太嫔过来,美其名曰多几个人好说说话。

顾燕时想到苏曜一直以来的行事路数, 猜想太后此举该是为他迁都铺路。不过这与她也不大相干, 她无心去问, 反倒对齐太嫔与恪太嫔也将来旧宫一事更为上心。

先前她在宫中朋友不多,也就齐太嫔与她相熟。现下她将灵犀馆的院子打理得这样好, 迫不及待地想给齐太嫔看看。

明月当空,苏曜懒洋洋地躺在灵犀馆的床上, 听顾燕时喋喋不休地吩咐宫人:“住处虽有嬷嬷们帮着安排,你们也多去照应些,免得人到了却东西,要不方便的。厨房那边, 你们去叮嘱好齐太嫔爱吃的口味。还有……齐太嫔也养猫,是阿狸的兄弟姐妹,你们几个手艺好,近来得空做几个猫窝吧,齐太嫔必定喜欢。”

苏曜躺在床上, 听得挑眉。余光扫见阿狸跳上床,就一把将它老过来, 圈进怀里:“你看看这个女人,对齐太嫔上心得很,对我从未这么好过。”

顾燕时闻声转过头:“你胡说。”

她说罢走向他,苏曜见她的注意力被拉过来,满意一笑,往床榻里侧挪了一挪:“喏。”他拍拍床,是以她躺下。

她坐到床边:“等她们来了……这边人就多了,我们还是收敛一点,好不好?”

“好。”苏曜答应得爽快,却不满她只是坐着,便伸臂一揽令她躺倒。顾燕时躺下来翻过身,与他面对面地看一看:“贵妃来吗?”

苏曜眉心微蹙:“怎的问起她?”

“她的花园也很好看。”顾燕时低下头,“她若来,我就请她来我的园子坐一坐!”

“呵。”他笑出声,清清淡淡地看着她,“她是贵妃,若到了旧宫,儿臣怕是一时半刻就顾不上母妃了。”

他说得抑扬顿挫,顾燕时自听得出他在故意气人。她皱了一下眉头,没好气地看着他:“那关我什么事?”

苏曜没得到预想中的答案,不大甘心:“你就一点都不吃醋啊?”

“不吃。”顾燕时不乐地坐起来,下颌微扬,带着三分傲气看他,“那是天底下最没意思的事了。你若觉得旁人比我好,就不要来见我,我自己过得也好着呢,做什么要去争风吃醋?”

苏曜听得悻悻,继而觉得是自己近来过得太好,有些昏头。

他明明知道她没有他过得也自在,问这种话简直自讨没趣。

接着,他就见她复又坐起身,踩上木屐走向茶榻做起了女红,不肯再与他躺着。

她不爱听他说那样的话。常言道家和万事兴,她与他的嫔妃若能和睦相处才是最好,他那样说倒好像巴不得她与她们斗起来,听起来奇奇怪怪。

苏曜脸色僵了僵,也起身踱过去:“别生气啊,我说错了还不行嘛。”

顾燕时抬抬眼皮,他嬉皮笑脸地蹲到她面前:“我没别的意思,就想看你在意我一点。”

“我还不在意你么?”顾燕时翻了下眼睛,“犯得上用这种话来说嘴。”

“我错了。”他笑意敛去,认错的样子一下变得诚恳。她淡淡地不再理会,他硬挤到她身侧坐下,伸臂揽住她:“母妃息怒啊。”

顾燕时拈腔拿调:“退下。”

他偏偏搂得更紧:“儿臣不敢了。”

“哎呀你好烦!”她绷不住地笑出声,身子在他怀里挣扎,拿针线的手尽量避得远了些,“不要闹,小心扎到你。”

话音未落,她胸前一热,他的手探进了她寝衣的衣襟,让她的身子一下子绷住。

“走开!”她红着脸轻斥,他不听,吻在她颈间,“母妃今日必要容儿臣放纵一二。”

她皱眉:“凭什么!”

他凝神,薄唇仍在她颈间吻着,令声音变得混沌:“过些日子旁人到了,我们就要收敛了。”

“……还要过一两个月呢!”她搁下针线打他,他又想想:“明日又该服药了,一睡三日,难受。”

这句话恰到好处地令她噎住。她心疼他要遭那份罪,就什么都由着他了。

太妃太嫔在路上行了近两个月,他就用这换汤不换药的套路让她就范了好几回。五月末的一个清晨,顾燕时在睡梦中听到张庆生禀话:“……方才刚入的城门,估计晌午能到。”

顾燕时睁开眼,面前没人。声音是从屏风后传出来的,应是他正更衣。

她便扬音问:“她们到了?”

屏风后稍稍一静,就见张庆生躬身走了出来:“是,诸位太妃太嫔们大约晌午就能入宫。还有……贵妃夫人与淑妃夫人也来了。”

顾燕时微滞,撑坐起来。

她不介意见一见贵妃,却不想再招惹淑妃。而若淑妃来了,不论她怎样想,淑妃大概都是会找她的麻烦的。

苏曜很快也从屏风后走出,玄色朝服齐整,冕前的十二旒却遮不住他蹙眉厌烦的神情:“这点事都办不好,废物。”

张庆生缩了缩脖子,顾燕时疑惑:“什么事?”

苏曜有心与她详说,却碍于早朝时辰已近,便信手一推张庆生:“你解释,朕去上朝了。”

“……诺。”张庆生赔着笑施礼恭送,待他走了,就折回顾燕时床前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

顾燕时这才得知,淑妃在他的授意下一病就是一年多,初时只是风寒之状,病病歪歪总不见好。今年入春时却忽而病得厉害起来,一度陷入昏迷且高烧不退。

他没想要淑妃的命,就让太医前去医治。这一治就治得过了头,倒让淑妃大好了。

彼时,正逢太后传召太妃太嫔们前来旧宫。淑妃闻讯自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当即闹着要来。

皇帝与太后都不在宫中,她上头只有一个贵妃,贵妃也不好太压着她,只得准了,与她同往。

张庆生苦哈哈地说完,一再向顾燕时赔罪:“太妃恕罪。这事……下奴若在那边盯着,必让太医们心里有数。这回实在是……实在是……”他面露窘迫,“是下奴失职。”

“罢了。”顾燕时摇摇头,“总让她病着原也不是办法。况且人也到了,你也别挂心了。”

她边这样想边在心下安慰自己,淑妃久病这一年多且不曾面圣,正是修身养性的好机会,或许性子就转好了呢?

只要淑妃别再来惹她,她也不想计较从前的事。

晌午时分,马车整齐地停在了宫门外。皇帝伴太后亲自前往相迎,太后见到太妃太嫔们很是愉悦,边往里走边拉着她们闲话家常。

人群之后,贵妃带着宫人们不急不缓地走着,偶尔扫见淑妃,就觉得烦。

她是不想来这旧宫的,这地方宫室破旧,哪里比得过她的辰景宫舒服。偏生淑妃想皇帝想得疯了,撒娇发痴非来不可,惹得几位位高权重的太妃都烦了,她也只好点头。

她点了头,自己就也不能躲懒了。皇帝让她执掌宫权,她心知淑妃不是个安分的人,总不可能装聋作哑,让她自己来这边惹是生非。

贵妃心里怄着气,这才刚到旧宫,她心下就已思念起了自己的满园花草了。

不远处,淑妃沉默而行,时不时地抬眸扫一眼前面的太妃太嫔们,看见那与众不同的一抹亮色觉得无比讽刺。

她原道陛下对静太妃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但在昏迷的浑浑噩噩间,她却看到了些她或许不该知道的事情。

那些画面好似梦境,却又好像比梦境更加真实。她看到街头坊间张灯结彩,百姓们都眉飞色舞地聊着什么。

她头脑昏沉地走近去听,他们好似并不能看到她,她却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是在聊封后的事情,说陛下要封后了,封的是先帝留下的顾氏。

淑妃听到愕然,继而又听他们说起什么……是顾氏帮陛下了结那些江湖的纷争,活该被陛下宠上天。

这些话,淑妃初时听得云里雾里。但好在她昏迷得够久,渐渐的知道了更多的事情。

她依稀得知陛下好似是中了什么毒,知道崇德太子也是因为这毒而死的。又知静太妃好似与这毒有什么关系,只是陛下并不知情。

她云游梦中数个日夜,再惊醒时,大病初愈。她坐在床上惊吸着气,一度以为梦中所见都只是梦,后来却渐渐发觉,那些可以连点成线。

这看上去就像上苍在昭示什么。她怔然良久,神思落到梦中所见的最后一段画面上。

她看到京中开了许多新的铺子,不卖别的,只卖些做得精巧的小家具、小盆栽。所用材质或是珠宝,或是金丝楠木一类价值连城东西,过往的女孩子们纷纷驻足,无不喜欢。

而这些铺子开起来的缘故,却是因为顾氏喜欢。

几家相邻店铺的掌柜边吃饭边津津乐道,都在说陛下近来又为顾氏订了什么,工有多巧,成品会有多漂亮。

春光映照之下,这个画面显得格外耀眼。

淑妃嫉妒得心如刀割。她当过那么久的宠妃,却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宠起人来可以是这个样子。

嫉妒过后,她很快静下神来。她想起了更多梦中的细枝末节,不由得心潮涌动——若静太妃被他宠上天去是因为帮他了结了江湖纷争,她现在可比静太妃早知道不少事情。

她大可以捷足先登。

她要为他了却心头之患。

他迟早是她的,他身边的一切荣宠也迟早是她的。

淑妃一壁思索,一壁走进了荷暖宫中,这日后便是她在旧宫里的住处。殿前四四方方的池子刚重新修整过,池上有曲折小桥自宫门处通往殿门,池中新栽的莲叶片片舒展,虽未到荷花盛开之时,大片的碧绿却也瞧着清爽。

一晃神里,她却看到静太妃站在桥上,指着一朵盛开的荷花笑道:“你看那朵,开得最好,像个大碗!”

皇帝不顾仪态地蹲在她旁边,口吻慵懒:“大碗,你是欺负荷花不会跳起来打你吗?”

插诨打科,闲适自如。淑妃一阵怔忪,忽而清风一过,一切消失不见。

她凝神看看满池荷叶,摇摇头,走向殿门。

“来看这边,还有野菜吃呢!”灵犀馆中,顾燕时亲亲热热地拉着齐太嫔与恪太嫔进了门,指着院角的小菜园笑道,“这是旧宫里常见的野菜,我吃着好,就让宫人寻了些菜籽来自己种。这茬是新长出来的,已让宫人割了一些,一会儿午膳时你们尝尝。”

齐太嫔含着笑应了声“好”,恪太嫔眼中很有些惊奇:“你还会种菜呢?”

“现学的。”顾燕时吐了下舌头,指指满院花木,“初时我连这些花都打理不好,养死了不知多少盆。啊——”她说着目光一扫,落在了桃花树的枝头。

眼下桃花已谢,桃叶茂密起来。阿狸趴在她最喜欢的树梢上睡着觉,顾燕时跑过去,一把将她抱下来:“快来看看,谁来啦!”

阿狸睡得迷糊,茫然地张望四周,齐太嫔与恪太嫔相视一望,笑说:“都这么大了?”

顾燕时离宫之时它不过是只小猫崽子,如今已是只沉甸甸的大狸花猫了。

顾燕时将它放在地上,它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逛向二人。凑近了嗅了嗅,好似还记得她们的味道,它便蹭起了齐太嫔的腿,齐太嫔逗它:“一会儿跟我看你妹妹去呀?”

顾燕时噙笑,正要接话,月门处人影一晃。她不由抬眸,连带着齐太嫔与恪太嫔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门口那正要离开的宦官见状只好停下,迈进院门,向三人躬身:“静太妃安、两位太嫔安。”

顾燕时问:“什么事?”

“这……”他扫了眼两位太嫔,露出为难之色。顾燕时知他是御前的人,就道:“没关系,你直说吧。”

“诺。”那宦官垂眸,“陛下说让下奴来看看,若太妃方便,就请太妃去宣室殿用膳。若不方便,下奴就直接回去。”

顾燕时闻言,黛眉皱起。

她早先跟他说过她今日想与两位太嫔一道用膳的。

他怎的这样黏人。

却听齐太嫔说:“你去吧。野菜给我们留好便是,我们尝尝看。”

顾燕时摇头:“不碍的,我可以……”

“去吧。”恪太嫔也忙说,“怎么好为了我们耽误陛下的事,使不得的。”

顾燕时听着这话,知晓若她不去,她们大抵要有些不安。就点了头,吩咐路空照常传膳,又嘱咐兰月留在这里侍奉她们。

而后她就自己出了门,没带旁的宫人,只由那御前宦官领路。七拐八拐地到了宣室殿的寝殿,她一眼就看到苏曜独自坐在茶榻上看书,不禁奇道:“太后没留你用膳吗?”

苏曜啧声,抬头:“你们女孩子是不是与闺中密友一相聚,就都不想有男人在跟前啊?”

顾燕时闻言了然:“太后要与太妃们用膳,把你轰出来啦?”

“什么叫轰出来?”他挑眉,“是朕有孝心,不想碍事,自己告的退。”

哦,就是被轰出来了。

她眨眨眼,羽睫低下去:“我原也要与闺中密友一起用膳哩。”

苏曜牙关咬住:“朕的孝心刚刚用完了。”语毕就一摆手,吩咐张庆生,“传膳。”

张庆生应声告退,顾燕时摒笑,摇摇头:“朝臣们若知道你这个样子,都要笑话你。”

他眉心跳一跳,伸手拉过她,揽进怀里:“早晚让他们都知道。”说着薄唇在她额角上一啜,“然后任由他们笑话。”

她闻言,心都软了下去。

大狐狸精,就会油嘴滑舌地哄人开心。

不过小半刻工夫,玉盘珍馐就都摆到了桌上,苏曜拉着她坐到桌边,给她夹了块鸡丁,口吻随意地问她:“听闻你家的铺子开了有些时候了,生意怎么样?”

“……”顾燕时刚将那块鸡丁送到嘴边,闻言滞了一下,哑了哑,“不知道哎……”

苏曜嗤笑:“自家的生意你也不问。”

“没问……”她窘迫地低了低头,“我从前也没管过生意上的事,是该问问的……”

她边说边将事情记下来,暗想晚些时候要差人去问问爹娘才好。余光撇见他又夹菜来,不由自主地凑过去几寸,直接就着他的筷子将菜吃了。

吃到口中一嚼,她才知是一个炸得香脆的虾仁,点头赞道:“这个好吃。”

“嗯?”苏曜听她这样说就又夹起一个,自己吃起来。

刚嚼了两下,一在殿外侍奉的宦官进了门:“陛下。”

苏曜抬眸。

那宦官道:“淑妃夫人求见。”

顾燕时听言,眼底颤了颤。

苏曜拧眉:“朕忙着,让她回去吧。”

那宦官却道:“夫人说有要是禀奏。还说……还说若是寝殿不方便,她可只在外殿说话,说完就走。”

这话直让顾燕时也听得一愣。

二人相视一望,她终是担心淑妃真有什么正事,便说:“你去吧……别耽误了。”

苏曜拧眉略作斟酌,颔一颔首,起身出门。

他行至外殿,淑妃正候在那里,见他出来,垂首深福:“陛下圣安。”

苏曜没有走得太近,停住脚步:“有事?”

淑妃见他神情清冷,忍不住地争辩:“……臣妾知道,陛下为昔日的朝堂之争恼了臣妾,可臣妾也是为了陛下好。”

苏曜闻之,转身就走。

淑妃忙道:“臣妾不说了。”

可苏曜并未停步,淑妃见状慌忙跟上,心下一横,硬生生拦到他跟前:“陛下容禀!”

苏曜挑眉淡看着她,面上毫无情绪。

淑妃略微侧首,遥遥地望了眼寝殿的方向。知晓静太妃就在寝殿之中,她压低了声:“陛下……请陛下提防静太妃。”

苏曜眼底不着痕迹地划过一抹凛色:“淑妃何出此言?”

淑妃盯着地面,打了无数遍腹稿的话尚未说出来,心跳就已乱如鼓击。她连呼吸也变得艰难,强自稳住,鼓起勇气启唇:“臣妾不知陛下中了什么样的毒,但臣妾知道……静太妃脱不了干系!”

话一说完,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好似停了。又或者是跳得太快,快到她不适,反倒感觉不出。

这是她的一次豪赌。她赌梦中所见是冥冥之中的天注定,能助她翻盘。

她抑制着心跳,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苏曜无声地回看,一时好似在判断她所言的虚实。

须臾,他发出一声轻笑:“病傻了吧。”

他只吐了这样四个字,声音极轻,说得好像自言自语。边说边从淑妃身边绕过,像是听了句胡话。

淑妃心下原做了两样准备——若他听进去了,她就继续说下去;若他反觉得她古怪,她就将这些话推到宫人们的碎嘴议论上,总归查无可查。

可他这样的反应却让她始料未及,她一时阵脚都乱了。

“陛下?!”淑妃眼看他大步流星地走向寝殿,提步继续跟去。却因滞了一滞不免迟了几步。

她走到门口时,他正好回身关门。

接着她透过门上的绢纸,看见他气定神闲地放上了门闩。

“……”淑妃气结,倒吸冷气。

苏曜不再多理会她,转身走回膳桌边。顾燕时并没在刻意等他,自顾自吃得正投入,见他这般风风火火地杀回来就关门,迟疑了一下,拿起空碗给他盛汤:“淑妃惹你了?”

苏曜“嗯”了一声,落座。

她将碗放到他面前,想了想,也不好劝什么。

他的目光落在她面上,执起瓷匙舀了勺汤,不着痕迹地笑了声:“她不知从何处听说的朕中毒的事,还说与母妃有关,让朕提防母妃。”

说完,他的视线紧盯在她的眉目之间。

“和我有关?”顾燕时愣了一愣,“跟我有什么关?”

“不知道。”他浑不在意地摇一摇头,“没细问,但听她话里的意思,好似是怀疑母妃与下毒之人有关。”

语毕他一壁继续喝汤,一壁等她的反应。

余光里,只见她好生愣了愣,而后嘴角轻扯,大是不可置信的模样:“她可真敢说……我要是有这本事就好了。若能弄到这种奇药,我进宫那时就……”

说到一半,她谨慎地压低了声音,只让他听到:“就下给先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