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蓖麻(“太后容禀……此事一出...)

蓖麻(“太后容禀……此事一出...)


“……”苏曜一口汤在口中噎住, 抬头看她,憋得脸色通红。

顾燕时不解他的神情,目不转睛地也看他。

须臾, 他终是憋不住,猛地别过头:“噗——”汤被喷出来, 下一瞬,便见他靠向椅背, 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顾燕时皱眉,伸手将他一推,他就势伏在桌上, 笑得双肩抽搐。

清朗的笑声穿过寝殿, 透出门去。淑妃犹在门外心神不宁地揣摩他的心思, 乍闻笑声,愣了一愣。

他真的不在乎?

淑妃蹙起眉头, 不大相信。

都说君心多疑,当帝王的人, 岂会对有嫌隙给自己下毒的人都不在乎?

抑或他根本没中毒,所以将她的话视为无稽之谈?

这般一响,淑妃心底一沉。

来旧都用了月余时间,这月余里, 她也常觉得自己疯了,竟会这样相信几场梦,好生荒唐。

可转念,她又狠狠摇头,摒开了杂念。

梦里的场景太过真实, 且环环相扣。若只是梦,她不信能做成这个样子。

淑妃思索半晌, 举步离开了宣室殿。陛下不信她不打紧,她只要他慢慢地也不再信静太妃就够了。

无踪卫,林城一连数日过得平静,平静到无聊。自大奇山一行之后,江湖上再为对朝廷做过什么,难得地有了几个月的太平。

而顾家也没什么动静。他差了不少人手,将顾宅与顾家药坊都盯住了,盯了这么久就仍毫无收获。

顾家的生意简单,雇的人也没什么底细,顾元良一个打理生意、一个操持内宅,就像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民间夫妻。

可林城就是觉得不对劲,也说不上是何处不对,他总觉得这夫妻二人的和善之下藏着东西。

百无聊赖的一日又走到了尽头,夜色深了,林城走出无踪卫的衙门。刚行至门口,面前黑影落下。

林城下意识地扣住佩剑,对方立住,抱拳:“大人。”

林城松气,手垂下来:“何事?”

“顾家……有动静了。”面前的手下比他还小两岁,虽已黑巾遮面,也掩不住面上的激动,“今日有几个青壮男子走进药坊,属下看着像习武之人,就贴在后窗听了一听。果然……他们说有数位师兄弟受了伤,要跟顾元良买些药。好似还需要不少,给了顾元良一些时间去采买,姑且付了些定金。”

林城神色微紧,扫了眼皇城空旷的街巷,颔首:“进来说。”

语毕他转身折回院子里,那手下跟在后面,听得他问:“是真元教的人?”

“这倒没说。”手下低着头,“但属下想,顾元良从前可与陛下说过,不做江湖上的生意。如今有了这单买卖,先前的话就成了欺君,咱们就可先将人抓来审。虽说理由好似牵强了些,却也让人挑不出不是,便是静太妃也不好说什么。”

林城心念动起来,沉思半晌,侧首:“可有证据?”

“什么?”

“这单生意,你可有证据?”林城道,“要动此人,陛下必定过问,咱们手里要有实证给陛下看。”

手下一笑:“证据暂且没有,但属下想,这不是付了定金,来日还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什么样的实证也比不得人赃并获,我们摸清他们交货的日子,到时去拿人最好,免得提前搜证打草惊蛇。”

“是个办法。”林城点了点头,“去把人盯住,若有消息,随时回我。”

“诺。”手下再行抱拳,林城道了声“辛苦”,复又转身往外走去。

行至门外,他翻身上马,一路驰出皇城,直奔自己的府邸。

他在旧都原本没有府邸,一连好几个月都住在宫中,后来是为盯着顾家才在外面置了宅子,与顾元良夫妇当了邻居。

入夜时分,街上的人已很少了,林城纵马驰得飞快,急奔至府邸所在的巷子才放满了些。

他抬眸望去,望向顾宅门前暖黄的笼灯。

接着,他又注意到前方不远处正缓步而行的男人。

“吁——”林城勒住马,犹豫了一瞬,扬音唤道,“顾先生?”

顾元良闻声回头,林城下马,笑道:“时辰这么晚了,顾先生怎的才回家?”

顾元良疲惫摇头:“店里杂事多,忙得脱不开身。”跟着又问他,“大人也才回来,是公务繁忙?”

“是。”林城笑笑,“旧都守备少些,近来太妃太嫔们前来,陛下怕宫中有所疏漏,调了许多无踪卫过去。我忙着四处安排,睡觉都没工夫。”

他状似随意地说着,只想告诉顾元良,无踪卫近来人手不足。

顾元良沉了沉:“辛苦。”语毕就拱了拱手,“我先回了。”

“先生请。”林城拱手,含着笑目送顾元良步入大门,才提步走进自己的住处。

往后数日,无踪卫中线报不断。先前一直在稳步操持生意的顾元良突然开始大肆采买药材,几乎日日都有马车满载药材抵达药坊,药坊几方不太大的仓库陆续被填满。

月末,林城散出去的数位手下先后回话,俱说顾元良与那些江湖人士将交货的日子约在了四月廿八傍晚。

宫中,顾燕时在太妃太嫔们抵达之前原有些紧张。因为经朝臣们一闹,她与苏曜的关系算彻底放到了明处,不免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十数日下来,她却发觉私底下的议论虽然在所难免,更多的人却也懒得多管闲事。

相比嘲讽她水性杨花而言,年长的太妃太嫔们大多对她的猫和她精心打理的小院子更感兴趣。贵妃也常来小坐,十次里有八次要痛心自己在洛京皇宫里的院子就这样见不着了。

“臣妾还让人在阴凉处专门养了几盆青苔呢。”

闷热的天气里,贵妃坐在廊下摇着团扇追忆:“太妃不知,青苔养得漂亮也真好看,满满一盆又细密又浓绿,配上些鹅卵石或小摆件,自成一景。”

顾燕时怀里抱着猫,听言笑道:“那贵妃不妨再养起来,何苦只想从前的?”

“已养起来了。”贵妃一哂,“但从前的也花了许多工夫呢,想想都心疼。”

话刚说完,院门处人影映入眼帘,二人一并望过去,贵妃皱眉嘟囔:“她怎么又来了。”

是淑妃。

近日除了贵妃,淑妃也常来。

顾燕时心知她刚到旧宫那日就在苏曜面前搬弄过是非,没什么心思见她。可淑妃却像根本没那事一样来得勤快,态度也和气,倒让她不好下逐客令。

眼下又见到她,顾燕时也只好吩咐宫人:“淑妃来了,快请进来坐。”

两名宫女一同迎过去,淑妃进了院,笑吟吟地行至廊前福身:“太妃安,贵妃姐姐安。”

贵妃懒得跟她说话,团扇掩唇轻轻打起哈欠,纤纤玉手随意地抬了抬,就算免了她的礼。

顾燕时又道:“上茶。”

“谢太妃。”淑妃并未再往前凑,自顾坐到石案旁,边环顾四周边说,“臣妾昨日得空四处走了走,才知这旧宫虽大,却还是太妃这里景致最好。”

语毕她看向顾燕时,笑容温婉地等她说些诸如“喜欢就常来”之类的客气话。

顾燕时也含着温婉的笑意,但没说话。

淑妃僵了僵,贵妃神情恹恹地望了眼天:“愈发热了,臣妾进屋去坐坐。”

“好。”顾燕时颔首,贵妃就起了身,她自然而然地随贵妃一同往房中去,多少有几分刻意将淑妃扔下的意思。

淑妃却不在意,起身与她们一同进屋。顾燕时与贵妃分坐在茶榻两侧,淑妃又独自坐去了桌旁。

顾燕时皱皱眉,越看越觉得与她这般粉饰太平又累又烦,索性直言问她:“淑妃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淑妃笑意如旧:“只是闲来无事过来坐坐,并无什么要紧事。”

“淑妃。”她摇摇头,“你我并不算朋友。先前为着我的事,你算计不断,把徐家一并牵扯进去,还牵累了贵妃。我们这样子强作和睦有什么意思呢?不如都直接些,倒还轻松。”

淑妃不料她会说得这样直,不由一滞。贵妃也一滞,饶有兴味地看她一眼,觉得这小太妃怪有意思。

顾燕时察觉贵妃眼中的探究,但目不斜视,只看着淑妃。

淑妃一时窘迫,面色僵硬之间,心念飞转:“臣妾实是……”

她滞了半晌,好似鼓足了勇气,才再度开口:“……是前些日子偶然听闻宫人们说了些话,想着还是该告诉太妃一声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这才日日前来叨扰。”

顾燕时言简意赅:“何事?”

淑妃低下头:“臣妾知道太妃爱中些花草,还自行栽种了些旧宫里常见的野菜。但……但宫人们说,旧宫一些疏于打理的地方长有蓖麻,太妃可要小心。”

顾燕时皱眉:“蓖麻是什么?”

“蓖麻籽有剧毒。”贵妃抢了淑妃的话,继而打量着淑妃,“你会这么好心,来叮嘱静太妃这个?”

淑妃被问得神情再度一僵,很快讪讪道:“臣妾是没那么好心……只是顾及陛下常来灵犀馆,不得不来提醒一句罢了。”

这话倒令二人反驳不出什么了。

曾经的宠妃一心顾念皇帝安危,好似没什么不对。

顾燕时就又问:“那蓖麻长什么样子?让我认一认。”

“臣妾只远远看过,没敢摘。”淑妃道,“臣妾听宫人说,蓖麻籽剧毒,就连采摘时亦要留意。太妃若想认一认,也需让宫人采摘时当心些。”

“这么厉害?”顾燕时心下讶异,不免觉得淑妃是在危言耸听地骗她,却听淑妃恳切道:“太妃若不信,先翻一翻书也可。再不然,臣妾听闻太妃家中乃是药商,太妃的父母理当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太妃一问便知。”

顾燕时只好道:“多谢淑妃告知。”

“事关圣体安康,太妃切莫大意。”淑妃说罢就起身,颔首一福,“臣妾不多搅扰了,臣妾告退。”

“兰月,送一送淑妃。”顾燕时吩咐道。

兰月闻言上前,毕恭毕敬地送淑妃出去。顾燕时目送她出门,转过头,压音问贵妃:“她什么意思呀……”

“啧。”贵妃摇摇头,“不稀奇。她啊,离了圣宠自己不会过日子的主儿,满心都想着陛下也不稀奇。太妃留留心就是了,若要防着她,就先查查医书,臣妾看她方才所言不想假的。”

“好。”顾燕时应下,待得贵妃走了,就着兰月先去取了医书来查这药,见淑妃所言不虚,又命路空对照着书上画的图去找一找,寻实物来认。

“你务必当心,将手包好再去,更别往嘴边凑。”顾燕时反反复复地叮嘱路空。

路空笑道:“下奴明白。下奴可惜命着呢,太妃放心吧。”

没过太久,路空就寻到了淑妃所言的蓖麻。他挖了整整一株过来,根茎叶齐全。

顾燕时知道这东西有毒,不敢动手碰,就命路空将蓖麻放在了桌上,自己站在两步远的地方自己看。为免阿狸好奇凑过去,她还将阿狸拢在了怀里。

“叶子……有点像枫叶,但比枫叶分叉多。”她边认认真真地看边记住它的特征,“那个小球是果子么?”

带刺的小球一颗颗结成个小塔,深埋在叶片之间。

这个长相,还挺独特的。

顾燕时自问记清了,就吩咐路空:“拿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埋了吧,别伤了人,桌子也好好擦一擦。”

“诺。”路空垂首,小心翼翼地端起盛放蓖麻的托盘,躬身告退。

“不行。”

宣室殿内殿里,苏曜听林城禀完话,眉头皱出两条细线:“用这种理由抓人,你让朕如何跟静太妃解释?”

林城道:“只消审出些东西……”

苏曜反问:“万一审不出呢?”

“若审不出,我们就悄无声息地将人放了。他们夫妻倘使真的清白,最在意的就只有身在宫中的这个女儿,自不必与她多嘴惹她烦心。”

“这话你自己信吗?”苏曜轻笑,“无踪卫如何审案你心里有数,她一旦回家,瞒得住吗?装什么傻啊?”

林城一时沉默:“陛下是将静太妃看得比崇德太子更重了?”

“没有。”苏曜矢口否认,姿态闲适地倚向靠背。与林城对视一眼,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避开了。

他抬眸望向殿顶,雕梁画栋工艺繁复,纵使疏于修整也仍不掩昔年的辉煌。

这么好的地方,父皇却被逼得走了。

他无声喟叹:“必要人赃并获才许抓人。”

“臣明白。”林城应道。

他又说:“抓了人,不必直接动刑,先搜查顾宅,看看能否搜到什么。”

林城沉了沉,再度应道:“诺。”

“去吧。”苏曜让他告了退,林城退出宣室殿,他却无心让宫人们回来。

他努力地平心静气了半晌,心下却还是烦乱。勉强看了几本奏章就放下了,啧了啧嘴,起身离开。

若他真动了顾元良,燕燕应该会跟他翻脸吧。

他便趁她尚未翻脸时多跟她待一会儿好了。

苏曜走进灵犀馆时正值傍晚,顾燕时刚让人传了膳,见他进来,侧首就道:“添副碗筷。”

“还要另外添。”苏曜眯眼,“本来没我的啊?”

“我又不知你今日忙不忙。”顾燕时理直气壮,待他坐下,面上却涌起笑。她往他身边凑了凑,声音甜津津的,“但我给你炖了汤,你若不来,我就让人送去宣室殿!”

这还差不多。

苏曜心满意足,勾唇笑起来。

兰月将碗筷添置好,他就执起筷子,从清蒸鱼的鱼腹上扯下一块肉送到她碟子里,然后自己也夹了一筷,自顾自地吃起来。

他这块鱼上有些细小的鱼刺,专心挑刺正好让沉默变得理所当然。

苏曜一时心思涌动,一股冲动让他想将事情直接告诉她,话几度涌到嘴边,却终是忍下来。

林城的事情还没办,他不能打草惊蛇。

可等事情办成,她会有多生气?

苏曜揪出一根鱼刺仍在碟子里,屋外喊声骤然而至:“太妃!”

路空跌跌撞撞地冲进屋,在门槛处一跘,冲到顾燕时跟前时既是连滚带爬:“太……太妃!”

张庆生忙上前,一把阻在路空肩上:“慌什么!”他沉声斥道。

路空望着他,双眸圆睁,呼吸急促,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顾燕时不禁皱眉:“怎么了?”

“汤……那汤……”路空浑身都在颤,嘴唇颤得几乎不听使唤,“御前的小姚……小姚试毒,按规矩尝了一口。这就……就晕了过去,浑身抽搐……”

“什么?!”顾燕时惊然起身。

苏曜神色平静,只眉心微微皱了下,抬眼一睇张庆生:“去。”

张庆生无声欠身,当即领着宦官们退向屋外,将小厨房团团围住,押起宫人彻查。

顾燕时手脚冰冷,想到那汤原是给苏曜的,额上不禁渗出一层细汗。

她于是立在那里滞了半晌才缓过些神,猝然急道:“快传太医……”

“张庆生自会安排。”苏曜温声,伸出手攥在她冰冷的手上,“坐。”

她木然点点头,落座回去,坐姿也僵硬。

整整一夜,顾燕时无心安睡。帐中昏暗,她在昏暗中不住地看他,他倒睡得很沉,全然不知她的恐惧。

怎的……怎的又有人要杀他呢?

是江湖上的人吗?

她望着他拧眉,不由自主地攥住他的手。

他在睡梦里好似有所察觉,反手一攥,身子也翻过来,将她抱住。

她一时道他醒了,正想说话,却听出他呼吸平稳,并没有醒得意思。

出了这样的事,他还能睡得这样香。

应是经得多了吧……

顾燕时低着头拧起眉,心下生疼。

时时被人盯着性命是什么感觉呢?

她不曾经历过,却觉得好苦。

窗外起风了,风声簌簌,剐在她心上。

她不自觉地往他怀里靠了靠,听到他的心跳才安稳了些。

伴着风声,消息不胫而走。

旧宫里松散的规矩虽在太后与皇帝久住后整肃了不少,可这样大的事情,实在让宫人们忍不住津津乐道。

是以天明时分,消息已传遍了宫中各处。顾燕时彻夜未眠,清晨时索性与苏曜一并起了床。梳妆时听闻那汤中所用的毒竟是蓖麻籽,不由得神思一震。

继而又听张庆生禀说:“太后、皇贵太妃、贵太妃,还有贵妃夫人、淑妃夫人……都到了。”

苏曜心生烦乱,摇着头望了眼妆台的方向:“我去见,母妃不必管。”

在他所在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看不见她怔忪的神情。

怎会是蓖麻籽……

顾燕时觉得事情太巧,心里不安涌动,怔忪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忙道:“我也去见。”

“你都困傻了啊。”他衔笑,无意让她多管,便不等她,举步走出卧房。

顾燕时见状,连声催促兰月手脚快些,将几只簪子簪好,便也出了卧房。

正屋之中,太后已端坐主位。苏曜坐去了相隔一方八仙桌的另一侧,余人各坐两旁。顾燕时走出卧房看见这肃穆的一幕不禁身子一僵,而后平心静气地上前见礼:“太后万福。”

“坐吧。”太后道。

顾燕时欠一欠身,便去侧旁的空位上落座。

这是她的院子,众人颇有默契地给她留了位置出来,依身份在贵太妃之后。

待她坐定,太后才又看向正禀话的御前宦官:“你接着说。”

那宦官续着先前的话道:“……这蓖麻籽有剧毒,洛京宫中不曾有过。但旧都这边许多园子无人打理,经年累月竟长了不少。至于是何人所下,这……”他说及此处顿了顿,眼睛不安地望了眼侧旁。

顾燕时与他目光一触,不自觉地屏息。他很快就又低下头:“下奴带着人连夜查了,说是……说是昨日见静太妃身边的路空四处找寻这东西,还挖了一整株走,且挖的时候将手护得严实,显然知道有毒,却不知挖去做什么用。”

顾燕时倒吸冷气,然而不待她反应,淑妃已嚯地站起身:“你说什么?!”

她愕然看一看那正禀话的宦官,美眸又一分分抬起来,不敢置信地盯向静太妃:“臣妾叮嘱太妃这东西有毒……是怕太妃栽种时误种了它,以致伤了陛下,太妃竟反倒拿来下毒?!”

顾燕时贝齿咬住,无所惧地抬头迎向她的质问:“我没有。让路空挖那株蓖麻来,只是为了认清它长什么样子,免得生出淑妃担忧的事。”

“是啊。”贵妃懒洋洋地接口,“说起来,让太妃好好认一认这事,还是淑妃提的呢。”

她说着嫣然一笑,朝太后颔首:“昨日淑妃与静太妃说这事的时候,臣妾也在场。”

“贵妃姐姐也知自己在场。”淑妃下颌轻抬,面上多了几分刚正不阿的味道,“姐姐与静太妃一贯交好,反与臣妾不睦。但昨日的事,姐姐摸着良心说,臣妾可说过半句逾矩的话?句句都不过是提醒静太妃多加小心罢了。怎的如今听姐姐这口吻,倒要将这事怪到臣妾头上?”

贵妃黛眉浅浅蹙了一瞬,抬起眼帘,落在淑妃面上:“别急么。”她仍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本宫又没说什么,哪有怪淑妃的意思。”

淑妃遂上前一步,朝太后拜下去:“太后容禀……此事一出,臣妾倒想起些别的。”

太后看看她:“什么别的?”

淑妃深吸气:“臣妾……在洛京宫中时就曾听宫人议论,说静太妃意欲谋害陛下。还说静太妃……与江湖上有勾结。”

苏曜眼中一凛,霍然抬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