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伤心(“朕踩着她的尸骨保住这条...)

伤心(“朕踩着她的尸骨保住这条...)


兰月见她尚算平静, 自己也平复了些,手仍紧紧攥着铁栅,道:“主君和夫人只是……只是不想让您活在仇恨里, 他们恨了许多年,心力交瘁, 不想让您知道那些事……”

顾燕时:“什么事?”

“姑娘您……有个姐姐。”兰月道。

顾燕时一怔,拧眉看着她, 她缓缓续说:“她比您年长大概……大概十一二岁吧。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主君也与大正教并无那么多相干,只是平日里大正教若有药材需要, 就找主君来买罢了。”

她说及此出, 小心地扫了眼顾燕时的脸色。

顾燕时无甚反应, 她吞了吞口水:“可那个时候,崇德太子他……他虽尚未立储, 却在朝中已威望颇高,想将大正教斩尽杀绝。一年除夕……您姐姐正想出门去玩, 那些人杀了过来,一枚银镖正中心口,当场就,就……”

顾燕时心下颤了颤, 面上却维持住了。她淡漠地看着兰月,兰月的手从铁栅间伸出来,抓住她淡粉色的绣花裙子:“主君他们侥幸逃过一劫!后来有了您,主君只是想给您姐姐报仇,所以才入了大正教, 布了这局!这次……这次无踪卫四处搜捕他们,奴婢听闻……他们将您姐姐的灵位也留下了。姑娘, 您的姐姐……您的姐姐与您同名同姓,他们留下灵位,陛下看到必定觉得蹊跷,您或许就能免受牵连……哪怕只是一时疑惑,暂不杀您,他们便也有了转圜余地。”

兰月言及此处,有些激动,连声音都高了些:“您要知道!那是……那是他们的心头肉啊!这么多年,奴婢眼看着他们日日去灵位前祭奠,不肯灵位沾染半缕灰尘,如今是为保您的命!”

顾燕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心悸涌起一阵,淡去一阵,又续上一阵。

她突然觉得兰月变得无比陌生,爹娘也一样。

她于是缓了好几口气,勉强缓解了些。抿一抿唇,不欲置评旧事,只问她:“那这大正教叫我来见你,所谓何事?”

兰月怔了一下,低下头:“奴婢已许久不曾见过教中人了……”语毕蹙眉想了想,续说,“但……但奴婢知道,您是他们最后的退路。姑娘……”她抬起眼睛,紧盯着顾燕时,满目期盼,“陛下还是疼您的!哪怕……哪怕现下对您起了疑,也未见得就能痛下杀手。您若肯为他们说几句话……”她说及此处,眼中慌乱了一阵。好似自己也意识到这要求不易办到,旋即改口,“不,您莫要为他们说话……只需告诉陛下几处藏身之所,拖住无踪卫的脚步,他们就能有机会逃得更远些。”

“姑娘。”兰月咬咬牙,忍着遍身的伤疼,俯身叩首,“只有您能救他们了。奴婢知道您素日胆小,不肯招惹是非,可这事……”

她顿了顿,只道:“您必定知道轻重,也不必奴婢多言的。”

顾燕时的视线落在地上,沉默了半晌:“那若他们得以逃脱,我来日也有命活着出去,该去什么地方找他们?”

“云南!”兰月道,“云南那地方山多,许多苗寨都在崇山峻岭间与世隔绝,尉迟教主就在那里扎了根。只是……”兰月想着,好似有些畅快,“这些年,他们有意诓骗朝廷,紧要信件多会辗转几番,再从蜀地送出,陛下大概现下还道大正教在蜀中呢!”

顾燕时又问:“我如何去?”

“会有人带您去的!”兰月笃然,“教主很讲义气,只要有力营救,断不会丢下一人。您只消……只消好生侍奉陛下,暂且拖些时间,等教中养精蓄锐一阵子,必定有人前来接您!”

顾燕时闻言默然,少顷,无力再说一字,转身向外走去。

“姑娘?!”兰月短暂一怔,努力地贴在门边,一字字地继续向她喊着,“奴婢日后不能陪着姑娘了!姑娘万事加小心……莫要轻信旁人!”

顾燕时听言,嗓中渗出一声冷笑。

莫要轻信旁人?

她这辈子,怕是再难信谁了。

她一步步走到大门处,四下里的守卫仍都昏迷着,带她来的那人看看她,犹如来时一般将她伸手一拢,飞檐走壁而出。

与兰月的牢室一墙之隔的暗室里,苏曜靠在椅背上,久久无言。

“陛下。”林城将案卷理好,奉到他面前,“都记清楚了。”

苏曜连眼皮也没抬一下,站起身,走向背后的石门:“这案子你先盯,近两日莫要扰朕。”

“陛下?”林城一怔,不及再问,苏曜已伸手扣下石门机关,门缓缓打开,他提步离去。

夜色安寂,顾燕时被送回宫中,那带他来往的人就此离开。

许是因为窗户开得久了,殿中冷下来。她关上窗,木然坐到桌边,身上仍久久暖不回来。

这种冷,好似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住。顾燕时浑身都颤,紧紧抱住自己,难过在心底翻涌不止,被她一次次按住,最终却还是将眼泪激了出来。

她原以为最大的难处,不过是要在爹娘与苏曜之间抉择。

但她从未想过,爹娘并不疼她。

她一直以为爹娘将她送进宫,是面对地方官吏的淫威不得不妥协。如今才知,全是他们自愿的。他们为了给姐姐报仇,不惜将她送给先帝那样的人。先帝没了,他们还要扯谎骗她,逼她继续留在宫里。

那些日子她多难啊,一边担心爹爹的安危,一边还要胆战心惊地应对苏曜。

还有,她的名字。

兰月说,她姐姐的名字与她一模一样,可话不当是这样讲的。爹娘先有了姐姐才有她,是她的名字与姐姐一模一样。

爹娘拿她当什么呢?姐姐的影子?对她的那点疼爱关照,可还是因为喜欢她?

假的,她这十几年的人生竟都是假的。

顾燕时的眼泪涌得越来越厉害,唯恐惊动外面值夜的宫人,手背死死捂住嘴巴,后来索性咬下去,咬得生疼,印出深深的牙印。

压抑的哭声里,那扇窗又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黑影跃进殿来,轻轻一喟,走到她身后。

她哭得顾不上其他,更没察觉这点轻微地响动,直至一方帕子突然递到眼下:“别哭。”

她倒吸冷气,猛然抬头。黑暗之中,他们四目相对。

少顷,她一下子立起身,连连后退:“你怎么来了……”

她边说边摇头,滞了滞,续道:“你……你别来找我了,我不是什么好人,我……”

她的眼泪又涌下来,一时说不出话。苏曜转过身,行至墙边矮柜前,摸出火折,点亮了几盏灯。

殿里有了些光,他站在光晕里,她仍在暗处。她看着他,想走过去又没有底气,就呆立在那儿,哑哑地低下了头:“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说罢,顿了下,紧咬住下唇:“我家里……我家里都是大正教的人,不止兰月,还有我爹娘。我刚才……我刚才去见了兰月了,有大正教的人劫了我去。还……还有齐太嫔……齐太嫔也是的。但我……我没……”

她想说“我没骗过你”,他忽而提步走向她。

她一下子噎了声,恐惧弥漫开来,只想躲他。

苏曜步步逼近,脚步平稳。她足下打软,又被慌乱扰动,终是一跌。

临要摔下去前,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用力一抱,将她稳住了。

她在他怀里挣扎:“你听我说……”

“我听到了。”他俯首在她额角上吻下去,动作很轻,带着抚慰,“这事是我不好。”

顾燕时浅怔,惶惑地抬头,与他对视。

苏曜眼底微颤,深吸气,轻道:“齐太嫔……是我让她来的,她跟大正教不相干。”

“你……”顾燕时一愕,旋即又挣扎起来,浑身战栗如筛。

“你听我说。”他将她抱得更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套兰月的话。可若与你说个明白,又怕你的戏做不真,兰月察觉异样,就什么也不会说了。”

“你放开我!”顾燕时切齿喊道。

一切愈发地荒唐可笑。她刚刚知道爹娘都在骗她,恐他受害,迫切地想与他说个明白。

可他却告诉她,他也在骗她。

她已无力去听更多的谎言,只想躲得远远的。她甚至在想,若躲到阴曹地府里就能远离这万般欺骗,她就立刻去死。

可他就是不松手:“燕燕。”

他深吸气:“我不知道你父母是这样。若我知道,绝不会让你去。”

“放开我!”她又喊了声,门外的宫人们隐约有了些声响,转瞬好似被谁示意了退开,一切响动又消失无踪。

她挣不开他的桎梏,在一瞬里突然脱了力,身子一软,爆发般地大哭起来:“你们都说得好听!”

她声音沙哑,一字字地诉着痛苦:“你们都说得好听,就欺负我一个……为什么……我没害过你们啊……”

她呼吸急促,身子禁不住地往下坠去:“为什么都这样……”

她的口吻茫然至极。

不久之前,她还觉得自己有疼爱自己的父母,还有一个宠她惯她的他。

可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了。

她泣不成声,在苏曜怀里又踢又打。苏曜薄唇紧抿,任她宣泄,直至她没有力气了,他将她打横抱起来,信步走向殿门。

顾燕时神思紧绷,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干什么!”

“去宣室殿。”他推开门,在宫人惊疑不定的问安声中大步而出,“自今日起,你住到宣室殿去。”

顾燕时咬牙:“凭什么!”

“怕你想不开,寻死。”他道,她一怔,羽睫颤了颤,避开了他低下来的视线。

是了,她已想不开了,想要寻死。

若他不来,她大概会将兰月告诉她的事情一一写明留给他看,然后三尺白绫,了结这一切笑话。

心事被看破,顾燕时一时局促,神色闪避。苏曜沉了沉:“我们这些局中人都不干净,你若是恨,杀谁都好,别拿自己的命赌气。”

她安静了半晌,强笑:“我没有赌气。”

说着,她再度挣起来,不肯再让他抱着。

苏曜肩头的伤处一阵撕裂般的痛,硬将她抱稳,她紧紧攥住他的衣领:“没人在意我。苏曜,人这样活着没有意思,你放我走吧……好不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她的声音带着轻颤,眼中尽是央求,只怕他为了她与大正教的牵扯不许她死。

可她真的不想活了。

“谁说没人在意你?”苏曜摇摇头。说话间已走过后宫与朝堂间相隔的殿门,放眼望去,宣室殿巍峨的轮廓已近在咫尺。

他无声地调息,肩头痛得愈发厉害,只得尽量走快了些。顾燕时听完那句话安静下来,在满天星辰下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脸,眼底一片晦暗。

他想说什么呢?想说他在意她?

可他从来没信过她。

就像她的父母一样,一直在骗她、利用她。

她鬼使神差地想起昨天早上的事情。

昨日一早,她发现他给她松开了锁链,就赌气地反将他锁住了,然后自己闷了半天,一边还在生他的气,一边却忍不住地在心里为他辩解。

她于是最终还是原谅了他。她想他的做法虽让她不适,却是有缘故的,她不想为这些事情记恨他。

可现在,她的心境好似突然变了。

她似乎仍不想恨他,他这样抱着她,她也并不厌恶。

只是一股心气儿一下子提不起来了。

她心里难受,万般道理都想得明白,也还是难受。她没有心情再去为任何人辩解,只觉得疲累,疲累之中翻来覆去地总在想,或许还是一死最为轻松。

死了,就什么都不打紧了。有没有人骗她,有没有人在意她,都可以抛之脑后。

只可惜,她连死都做不了主。

他若不肯让她死,总有办法将她拉回来的。

顾燕时恹恹的,一时安静下去。苏曜抱她步入宣室殿,直入寝殿之中。

殿中灯火通明,他将她放到床上,看到她眼中一片死灰。略作思忖,在她身边躺下:“燕燕。”

他将她搂住,她没再挣,却也没什么反应,仿若一截毫无生机的枯木。

苏曜沉吟了半晌才再度启唇,声音无比小心:“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她眼帘抬一下,从他面上睃过,就又低了下去。

多奇怪啊,她曾经觉得他的花言巧语虽气人却有趣。现下心气一失,她就反感起来,一个字也无意多听。

她便只皱了皱眉,没有应他的话。

他缓了一息:“我生母早逝,父皇他……儿子多,不在意我,小时候只有大哥待我好,他的仇我必须报。”

顾燕时神情淡漠,不置一言,也不大懂他现在说这些做什么。

苏曜顿了顿:“等我把他的仇报了,你若真的恨我……”他目光落在她面上,神色沉沉,“解药我不再用了,给你一个清净。”

顾燕时一怔,拧眉抬眸:“你说什么?”

他道:“我说过了,我们这些局中人不干净,不该是你去死。”

他想万般纠葛,总不该是无辜者去承担罪责。而若那时大正教已被扫清,不无辜的人,大概也就是他了。

顾燕时凝视着他,半晌,轻笑:“你惯会说这些话哄人,我知道。”

她说罢,冷冷淡淡地翻过身去,不再看他。

她不会再那么好哄了。

这世道连爹娘都不能信,他与她之间的情分又还有什么可说的。

“燕燕。”苏曜无力一喟,隐约嗅到些许血腥气,他起了身,“你先睡,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不理会,他就独自出了寝殿,到侧殿去重新包扎伤口。

那日他对兰月本就有防备,无踪卫来得也快,这一刀未重要害,只是伤口不浅。

他抱了她一路,她又不老实,刚长上些的伤处被重新撕开,鲜血浸透了中衣,一点点地往外渗来。

张庆生帮他擦去血迹,被伤口惹得心惊:“这若让太后知道了……”

“那就别让她知道。”苏曜淡然看他一眼,摇了摇头,“燕燕心神不宁,你这几日亲自带人守着她,别让她出事。”

“诺。”张庆生低眉顺眼地应下。

苏曜不再说什么,待得伤口包扎好,他重新穿好衣服,就回了寝殿。

这前后也不过花了约莫两刻工夫,他道顾燕时心事正重,必睡不着,躺下身却见她已昏睡过去。

他皱皱眉,心觉不对,伸手一摸,才知她已发起了高烧,额头滚烫。

是以殿中又忙了一阵,传太医前来为她诊了脉,宫人们匆匆去煎药,煎好再来喂她服用。待得忙完,已近天明。

顾燕时沉浸在难过与浑噩中,只隐约知道被摆弄来摆弄去,却醒不过来。她茫然地走在一条巷子里,是她老家的街巷,原本从巷口走进去不远就是她家的院落,她却迟迟走不到。

她就这样一直走着,漫长得好像要这样走一辈子。忽而一晃神的工夫,她看到了爹娘。

他们就在她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也在往前走着。

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她忙喊他们,可他们像没听见,既不回头,也不停下来等她。

“爹,娘!”她又喊了他们一次,见他们仍没听到,脚下就走得急了。

很快,她跑到了他们身前,绕过去一看,却见他们怀里护着另一个女孩子。

她这样冷不丁地冲出来,他们心生提防,小心地将那个女孩挡到了身后。她哑了哑,想要说些什么,下一瞬,却看到他们看她的眼神淡漠疏离。

她一下子想起了那些事情,鼻中一酸,眼泪涟涟而下。

但没有人理她。他们只又看了她两眼,就揽着那个女孩子继续走了。

一家三口,和睦温馨。

而她是那多余的一个。

顾燕时难过得不能自已,呜呜咽咽地哭了好几度。最初几次,都有怀抱笼罩过来,将她圈住,梦境的阴霾于是得以消散些许,让她得以再安睡片刻。

最后一次,她却没能等到那个怀抱。她就哭得筋疲力竭,直哭得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两名宫女坐在床边,局促不安地正给她擦眼泪。

“贵妃夫人……”见她醒了,她们小心地唤她。

她拨开她们的手,皱着眉,坐起身,转而听见外面的争吵。

“哀家万事都能依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是太后的声音。

顾燕时滞了下,被心思驱使着,想去听听。不是好奇,只是这两日变故太多,她已如惊弓之鸟。只想自己将一切都听个明白、看个明白,不想再被人轻易诓骗了。

她即刻下床,两名宫女匆忙拦她:“夫人!”

她推开她们,执意过去。她们碍于外面的争执,终不敢有太大响动,只得提心吊胆地跟在她身后。

顾燕时行至殿门处,停下脚步。怕被从绢纸上看到身影,又蹲下身,屏息静听。

“朕不明白。”苏曜的声音很轻,有些疲惫,“从前群臣劝谏,文武百官尽对朕口诛笔伐,母后也清明豁达,不曾为难她半分。如今何苦这样不依不饶,非要取她的性命?”

“不是哀家不依不饶!”太后急了,手掌一下下拍在案头,“从前的事便是放到今日来说,也是朝臣迂腐,哀家不后悔护她。可如今……是她与那大正教不清不楚——你休要说什么她不知情,哀家只问你,你是不是还要追查下去,她的父母早晚要死在你的手里?”

苏曜沉默不语,太后见他默认,续道:“这就是了!她再难过,那也是养育她十余年的父母。你杀了他们,她如何会原谅你?哀家不是非要她的命,是想保你的命!”

“母后要了她的命,才会保不住儿子的命。”苏曜沉声。

太后一滞,寝殿门内的顾燕时也一滞。她黛眉蹙起,心弦紧紧绷起来,一时只道他与那大正教间有了什么交易,是以她生死攸关。

苏曜摇摇头:“母后,自大哥故去,就没有人待儿子好过了。”

“你……”太后神色立变。

苏曜轻哂:“朕不是责怪母后,可母后最初几年沉溺于失子之痛,后来心热面却冷……母后自己心里也该有数。”

太后紧咬牙关,恼意终是淡了下去。她心有亏欠,狠狠别开视线,不为自己辩解什么。

苏曜继续笑着:“母后与朕,解开心结才多少时候?可她……”他眼中沉下去,情绪内敛,疲倦不掩恳切,“许多难处,是有她在,朕才撑得下去。母后若杀了她,朕踩着她的尸骨保住这条命,如何活得安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