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宫阙有贪欢 > 番外(二)(结果在她生阿邺的时候他...)

番外(二)(结果在她生阿邺的时候他...)


苏邺撇嘴不理她, 看看天色,朝林城一揖:“叔,天晚了, 我明日再来。”

林城含笑,还了一礼:“陛下慢走。”

苏邺转身离开间禁不住瞪了林漪一眼, 林漪被他瞪得一缩,等他走到院门, 她踌躇着,终是鼓足勇气追过去:“陛下!”

苏邺刚迈出院门,被她挡住。她矮他不少, 却站成了一个“大”字, 尽力挡着他:“你……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明日就陪你练轻功。”

“谁要你陪。”苏邺瞥她一眼,从她身边绕过, “我才不跟你计较。”

林漪一听,更觉得他生气了。

她紧张兮兮地追他:“我错了……”追了两步, 她又横到了他跟前,还是那么个“大”字,目光恳切,“我……我请你吃点心!请你吃糖!娘刚给我扎的毽子也给你玩, 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五岁的小姑娘,说话奶声奶气的,门牙还掉了一颗,说话有点漏风。

苏邺的坏心情消失不见, 挑眉看看她,觉得她头上的一对丫髻扎得好玩, 双手同时伸过去,攥住:“为什么这样怕我生气啊?”

林漪一下抬起手,也按住发髻,小眉头皱得紧紧的:“你不要动我的揪揪!”

“就动。”苏邺紧握揪揪不撒手,“说啊,为什么怕我生气?”

“嗯……”林漪顾着腮帮子沉吟了一下,甜糯糯地告诉他,“我爹说,’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意思就是,皇帝生气了会杀人!”

“……怕我杀你啊?”苏邺撇嘴,“我工夫这么差,打得过你爹?”

“那打不过。”林漪老老实实。

苏邺咬牙,她又无知无觉地继续说道:“连我都打不过。但……但你身边还有好多哥哥姐姐,你也不要跟他们生气,好不好?”

苏邺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哥哥姐姐?”

“就是……”林漪一时想不起宫女宦官这个叫法,四下张望一下,遥遥指向正在不远处等他的宫人们,“就是那些呀。”

苏邺喷笑出声。

他和林漪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上次相见的时候,她说话也还没这么利索。他突然觉得这个小表妹很好玩,蹲身抬手在她额上一敲:“我不会乱杀人的,放心吧。我回去了,明天来找你玩。”

“哦!”林漪松了气,乖巧地朝他摆摆手,“陛下慢走。”

此后的半个月,苏邺就这样日日都来林府练轻功。因有先前的底子,到除夕时他已学有小成,基本已经能够平稳地飞檐走壁上一里地了。

诚然,只是一里地而已,离他先前设想的从京城直接飞去白霜山找父母还有不小的距离,可他还是想自己一试。

林城没有硬做阻拦,由着他去,暗地里自然有无踪卫时刻护着,随时可以将他拎上马车。

除夕的傍晚,大雪纷飞。山中比京中更冷一些,顾燕枝亲自去厨房里煮了饺子,端进屋一放就往炭炉边凑。

苏曜原在读书,见状凑过去,将她的双手拢住:“这么久啊?”

“好意思问!”顾燕枝瞪他,“我说了不让你包,你非要来捣乱。包出来都松松垮垮的,我还要重新捏一遍。”

“……”苏曜仔细回忆了一下,“去年怪我捏得太用力把边都捏破了的也是你。”

顾燕枝气结:“你就不能……就不能掌握一下?那是饺子,封住就是了。”

“我错了我错了。”他连声认错,双手在她冰凉的小手上搓来搓去。

顾燕枝看看窗外,又说:“阿邺还没到?”

“是啊。”苏曜拧眉,“按理说该到了。”

他们想将他接来一起过年,早就差了人回去接他,就算不急着赶路,这会儿也该到了。

顾燕枝略作沉吟:“许是雪大,路不好走,耽搁了吧。”

然而夫妻两个左等右等,就是没等到人。年夜饭少了个人就显得不对味,桃桃橙橙也一直在问:“哥哥呢?”“哥哥怎么还不来呀?”

天色再晚一些,顾燕枝仍见不到人,心里就不安生了。她将提前备好的几个钱串取出来打算给桃桃橙橙,却不由自主地走了神,手里把玩着几个钱串怔怔无话,弄得已经两个磕过头的小丫头面面相觑。

“母后?”橙橙忍不住喊她,“到底给不给我呀?”

“哦……”顾燕枝忙回神,把她们两个拉起来,一人塞了一个钱串,接着道,“你们先跟阿狸玩一会儿,父皇母后出去一趟。”

苏曜闻言,不问也知她要干什么。其实他心里知道御前的人一个傻的都没有,若阿邺出事,早就有人赶来了。

可所谓父母心,大约就是明知无碍也会担心,他便一语不发地披上了大氅,又取了伞,与她一并下楼。

推开竹楼大门的瞬间,风雪扑簌而来,顾燕枝禁不住地一避。一刹间,眼前忽而一人一闪,惊得蓦然后退:“谁!”

“嘿嘿嘿嘿——”两个小娃娃从门上倒吊下来。

顾燕枝愕然抬头,两个人抱着臂晃晃悠悠。她和苏曜都愣住,苏邺幸灾乐祸:“母后,你都想死我了对不对?方才的半个时辰里,你念了我二十八回了!”

“你……快下来!”苏曜气笑,伸手“摘”他。

苏邺勾在檐下的腿一松,向后一记空翻稳稳落在地上,理了理衣衫,转而一派正经地长揖:“父皇母后新年万事大吉!”

“胡闹,冷不冷?”苏曜边骂边将他懒进屋,拢进大氅里一裹,“等了多久了?半个时辰?”

“差不多,可能也没有。”苏邺歪头,林漪也已翻了下来,被顾燕枝抱住,声音甜软地问安:“太后好!”

“你怎么也跟来啦。”顾燕枝抿着笑将她抱进房里,听到苏邺答话说:“差不多吧……可能也没有。我还想可能要待到子时呢,谁知道你们这么快就出来啦?”

“等到子时把你冻成冰雕啊?”苏邺拍他额头,苏桃苏橙在二楼听到动静,噔噔噔地都跑下来,定睛一看,激动到几乎破音:“哥哥!!!”

“桃桃橙橙!!!”苏邺这回不要父亲抱了,挣扎着要下地。苏曜只好放下他,看看顾燕枝怀里的林漪,撇嘴:“还是小姑娘乖。哎,你怎么也跟来了?除夕不在家过?”

林漪笑了下:“我偷偷跟出来哒,伯父不要告诉我爹喔!”

“……”苏曜私心里收回了那句“还是小姑娘乖”的评价。

“走,上楼吃饭去。”顾燕枝抱着林漪往楼上走。

方才苏邺迟迟不到,他们吃饭都吃得心不在焉。现下他一来,她一下就觉得饿了。

林漪蹬了蹬腿:“伯母放我下来,我好重了!”

顾燕枝一哂,将她放下,她拎着裙子就往楼上跑。

这回,气氛终于彻底快乐起来。一家人坐在一起用膳,苏曜一细问,才知苏邺原来根本不是他差去的人接来的,而是自己“飞”来的。

“这么冷,你胆子真大。”他喂苏邺喝汤,“飞得不错,下次不许飞了,再飞揍你。”

“哦。”苏邺连喝了两口汤,接着就问,“您什么时候回宫啊?”

“过完上元,就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苏曜捏捏他的脸,苏邺重重点头:“那太好了,不然我还飞过来找您。”

明摆着不怕挨揍。

等用完膳,四个孩子就玩成了一团。林漪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却因功夫好,玩起来比苏邺还闹。

顾燕枝制止了好几次,才可算没让他们在屋子里飞檐走壁。苏桃和苏橙却觉得这个小表妹很厉害,很快就兴致勃勃地跑来跟爹娘提起了要求,一个两个都闹着要学轻功。

待得几个孩子都玩累了睡了,苏曜筋疲力竭地栽倒在床上:“我想掐死林城。”

顾燕枝嗤声,从妆台前转过脸:“关林城什么事!阿邺不是说了,是他自己要学的?”

“虎毒不食子嘛。”苏曜理直气壮,“掐死林城解个恨。要不……不掐也行。”他手在床上一撑,坐起身,饶有兴味地跟顾燕枝商量,“我们把他家小姑娘骗过来当儿媳你看怎么样?”

顾燕枝一脸惊悚:“你说什么?!”

“你看漪儿不可爱吗?”他缓缓道,“原本就跟桃桃橙橙都玩得好,现在看起来跟阿邺也熟了,这不现成的儿媳吗?”

顾燕枝讶然。

她原本只道他又在斗嘴皮子,这么一听却发现竟然很有几分认真。

她吸气:“他们才多大啊?你不要乱想这些有的没的。”

“先想想又不掉块肉。”苏曜撇嘴,躺回去。

顾燕枝看看他这副神情,就知道他又在想一群女儿的事情了。

那是他许久以前的美好梦想,那时候他刚解毒,她也刚册后不久。他搂着她异想天开,说想要十个八个女儿。

结果在她生阿邺的时候,他就已然吓得半死。

他先前从未有过孩子,旁人说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他也没什么真切的体会。直到陪在她身边眼看着她生,他紧张得攥着她的手念佛。

但其实她那一胎生得极顺,自己都没觉得有多难熬。

后来因她也想要个女儿,软磨硬泡了他许久才终于说服他不去做那些避子的措施。

结果她就一口气又怀了两个。

太医跟他说多半是双生胎的时候,她明显看见他脸色瞬间煞白。

那阵子他最常跟她说的话就是:“要不算了……现在不要了还来得及。”

顾燕枝现在回想这些都还觉得好笑,又见他算计起了林城家的女儿,便坐到床边,推了推他:“要不咱再生一个?”

他果然神情一震,立时凶了起来:“生什么生!”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