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诡异监管者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眼中遗憾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眼中遗憾


“李店长。”
“李店长?”
“李店长!”
最轰轰烈烈的谋算,需要最大代价的心血。
李观棋猛烈的一声剧烈咳嗽,一大口鲜红的血迹喷溅到了身下棋盘之上,也让一袭白衣变了色。
探出袖口的右手不住发抖,可指尖捏住了那颗黑棋却落地生根,落在了棋盘之上。
他用袖子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平复胸中激荡,仰头看天时面色苍白如纸。
迷雾在如今的视角里已经不再成为阻碍,他看到的是一块巨型棋盘,横在上空,更有数种颜色在彼此交织。
红禁之红,正裹挟着棋盘上的黑龙,大有鲸吞之势,疯狂压榨“白、灰、紫”三个红禁。
四方棋盘,有半数以上全部被红色所侵占,这导致整块棋盘都发出了耀眼的红色,甚至盖过棋盘罪物本身的淡蓝。
皇甫佳佳、王大炊、李莫愁,分别各自携带四颗白子,位于白、灰、紫,三个红禁之中。
这是棋盘罪物的终极用法——以身入局。
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是用店员融入禁地,再用白子将其圈住,锁在棋盘之中。
李观棋的红禁行动,就是用白棋代表“白、灰、紫”三个禁地,再用黑棋疯狂打压这三个禁地的灵异力量。
直到打压到极限程度,最后交给“红禁之红”去自主吞噬,最终崩溃屏风。
李观棋仰望天空棋局片刻,又低下头俯看身下棋盘,慢慢七窍往出流了血。
实体的棋盘罪物,在正中央位置,已经有了些许裂痕。
在棋盘的边缘处,更是有十几颗黑棋化作了粉末,迎风吹散。
如此庞大的灵异力量,已经令这件来自店长任务的强大罪物,有了崩溃的迹象。
同样,李观棋此时此刻隐隐有一种强弩之末的状态,他在风中的身影开始了摇晃,口鼻不住滴血。
一方面,有罪物代价的影响,但另一方面,他的精神力严重透支。
布局,需要的是体力、脑力、算力。
李观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棋手,可就算如此,他毕竟要对抗的不是活人,而是灵异。
他知道红禁行动会很难,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却仍然没有想过,会这么难!
红禁行动的难点,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皇甫佳佳等四人要守住四个红禁,保证不死;
第二,棋盘开启后,李观棋一个人要用棋子,对抗“白、灰、紫”三大红禁;
第三,“红禁之红”这个最强大的禁地,要留到最后吞噬,因此需时刻分出精力去牵制。
这三个方面,一环失误则全局崩溃。
李观棋一直做到了完美,保持了对“白、灰、紫”的打压,同时牢牢锁住“红”。
但现在出现的最大问题是——“红禁之红”开始移动了。
从现在天空的棋盘局势来看,红色尽管只抢占一半的棋盘区域,可它释放的红光,却要盖住棋盘本身之蓝色。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讯号。
因为这预示着,“红禁之红”已经被牵制到了极限,面对其余三个红禁,它忍不住要动手!
而“红禁之红”,一旦失控,不仅仅是吞掉“白、灰、紫”,更是会直接崩溃棋盘罪物。
棋盘罪物,是李观棋控制所有红禁唯一的手段,也是此次行动的基础。
一旦被毁,李观棋功亏一篑,万劫不复。
“观棋,不能再这么硬抗了,得转变策略。”
苏城河的声音在李观棋的身旁响起,同时他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棋盘附近。
自从上次店长任务后,苏城河的罪物实力得到了极大提升,他的右脚赋予他可以自由出入灵异地点的能力。
由于苏城河所处的“红禁之红”,一直处于被牵制状态,不允许其扩张。
因此也不需要如皇甫佳佳等人一样,时刻“以身入局”,锁死在禁地之中。
苏城河能够看出局势的紧张,他在“红禁之红”中,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整个禁地都在沸腾。
“红禁之红”,是屏风世界中力量最强、最为活跃的禁地,它的侵略性极强,是因为它疑似富有生命力。
当“白、灰、紫”三禁地被棋盘罪物不断削弱之际,它开始躁动与狂暴,不可控制。
李观棋又一次使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血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棋盘,最后捏起一颗黑棋,说道:
“堵不如疏,我放一条路,让‘红禁之红’先去吞噬‘红禁之白’。”
苏城河的脸色很差,他出来一趟也需要花费不小的代价。
如果不是他感受到“红禁之红”濒临失控,他绝对舍不得动用一次罪物使用权。
棋盘中,黑棋锁住的不仅仅是“白、灰、紫”,同时也将“红”隔绝开。
但现在李观棋落下的这颗黑棋,却给白棋留下了一道破绽,给予了其余三个禁地反扑的机会。
苏城河不算很懂棋,正当他在琢磨李观棋这一手的用处之际,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
天空的颜色,一瞬间变得异常绚烂。

棋盘的淡蓝色本就不够明显,如今被多重颜色的反复闪烁,完全盖过光芒去。
白、灰、紫,这三色代表的白棋,抓住了李观棋故意放出的破绽,立马反扑,竟在一瞬间成为天空的主色。
但下一秒钟,红色却又重新盛放,并且迸发了远远超过之前的光芒。
莫说那斑驳的三色,棋盘的蓝色,就连整个屏风世界也尽数染成红色。
那弥漫了整个世界的土黄色迷雾,甚至带着它的独到之红也被染了色。
李观棋抬头时,一粒粒红色的雪花状物正顺风飘下,打在脸上迅速融化,有一种灼烧的刺痛。
红禁之红的力量,太过恐怖。
棋盘罪物,原本放在地上的石块上极为牢固,可现在出现了明显的震颤。
先前那道裂纹,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在眨眼间几乎要把整个棋盘一分为二。
而李观棋在其崩溃之前,猛地伸出手压在了棋盘一角,一缕乳白色的光芒从掌心向棋盘流动,暂时遏制住了棋盘的裂痕。
苏城河没有参与决策,他来到这已经默认了全部听从李观棋的号令。
只是在离去前,他还是出于忧虑,免不了多嘴问道:
“堵不如疏,可你现在等于放弃了棋盘罪物的主动权。
接下来,红禁之红会代替你,无休无止地吞噬,直至毁掉你的棋盘,直到杀了我们所有人。”
苏城河不会多说,他说完这番话就已经抽身离去,返回“红禁之红”,尽可能限制它的吞噬。
李观棋的脸色奇差无比,因为情况比苏城河说的还要糟糕。
红禁之红不仅反客为主,还会带着这种崩溃的力量,除掉其余红禁,其余禁地,整个屏风,包括屏风在内的所有人。
但他还有一个备用方案,只是……
李观棋用力地抚摸着即将破碎的棋盘,这件罪物已经毁了,今后再也无法使用。
这是李从戎送给他最后一件东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