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起源第七宇宙 > 第三十九章:棋铭

第三十九章:棋铭


随着时间的流逝,寄宿于秋雅体内时,所获得的感悟,已经全部被始神吸收。

这些感悟,对于一个始神来说,太过浅薄。想要成长,想要快速提升灵智。就必须经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体验,会铸造不同的心境。

在漫无目的的漂流中,始神来到了一颗,有生灵存在的星球。这也是它的,第二个宿主。它们,将会从头开始。

这里是,位于中下等位面的霄衍星。

宇宙位面分布:宇宙之大,不可估量。其划分之法,则是从内至外。非是从上至下!宇宙是一个整体,越是靠近中心,其能量、资源等等。皆比靠外区域,要丰富的多。宇宙的正中心,也是始神族的居住地。在这本书中,请将宇宙,理解成为,一个无穷大的圆形!

霄衍星,一个由修士主导的星球。整个星球之中,没有皇权存在。有的,是各大门派、宗门的统治。在一个资源不多的地方,却偏偏能修炼的人不少。这也就导致了,霄衍星的修士,不得不为了超脱而杀戮。各大宗门之间,尔虞我诈,征伐不休!

天衍宗——流云阁:天衍宗精通术法,其门人繁多。善术者众,善技者寡。而令其闻名遐迩的,却是推演、卜算一道。世人听闻天衍宗,第一映像就是,能知天命,晓未来,明过去。

可让天衍宗,正真强大的原因,却是十足的武力!知天命者,毕竟是少数。若非天赋所致,任何后天努力,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凡带天衍、天机、衍机、衍道二字者,不论是宗门势力,亦或是小家小户,甚至是孤寡之辈。你可都要小心了,这些人绝对不好惹!

流云阁内,今日有一长老之子诞生。而他也是,这次故事的主角——棋铭。

棋铭之父棋萧,与其母蔺小茹,相识不久后,便结为道侣。可二人的年岁,却是都不小了。棋萧一百三十二岁,蔺小茹九十八岁。于此之前,二人一心向道,从未婚配。

一百多岁,才有子嗣诞生,这也是少有的事。毕竟大多数人,都在四十岁之前,便早早安定下来。青春懵懂时期,又有几人,禁得起寂寞,抗的住诱惑?一百来年,不曾谈情说爱的,更是凤毛麟角。万花丛中的,那一朵奇葩!如今,这两朵奇葩,就刚好看对眼了!这便有了,棋铭的诞生。

“小茹,辛苦你了。来,快来吃点药补补。”棋萧端着药碗,坐在蔺小茹的身侧。一边拿起勺子,口中不断的轻轻吹气,一边满是柔情的,看着蔺小茹。却对身旁,抱着孩子,不停擦拭的接生婆,以及她怀中的孩子,不闻不问。只是看了一下男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萧萧,有你真好。这辈子,能遇见你,是我的幸运。”刚刚产后的蔺小茹,看着这么疼爱自己的丈夫。在那一瞬间,她感觉什么都值了。不论十月怀胎,有多痛苦、多折磨、多难熬。亦不论生产之时,那让她痛不欲生,只想立刻死掉的阵痛。在这一刻,在爱人的关爱中,全都值了!

“萧萧,孩子呢?快让我看看孩子。”突然回过神来的蔺小茹,并没有立刻喝药。而是急着,想要看看孩子。看看这个,让她受尽折磨的小家伙。

“快,快吧孩子抱过来。”棋萧听到后,立刻就吩咐接生婆,让她把孩子抱过来,给蔺小茹看看。

非是棋萧不礼貌,而是棋萧也不知道,这负责接生的人,姓甚名谁。流云阁内,有专门负责接生的人士。这些人士,大多都是普通人,共有十来个。为了防止泄密,或者跟普通人太熟。每过十年,就必定会换人。一个普通人,能活过六十岁的都不多。而一个修士的寿命,动辄百年起步。若是与凡人,牵扯太多,难免会影响修行。

接生婆,在收拾完棋铭之后,就将棋铭,轻轻放在,蔺小茹右侧。相比于,眼里只有老婆的棋萧。蔺相如却是,满眼母爱的看着,身侧的孩子。

“萧萧,你看我们的孩子,好可爱啊。这小眼睛像我,这小鼻子像你。还是个男孩,你以后,可不许把他教坏了。”此时的蔺小茹,满眼都是婴儿。就连坐在床边,端着药碗的棋萧,都没有看上一眼。

如此一幕,瞬间就让棋萧,非常吃味。心里总感觉不舒服,好像她在蔺小茹的心里,不再重要了似的。

“那眼睛,不就是那眼睛;那鼻子,不就是那鼻子嘛。眼都还没睁开,哪里像了。”棋萧的语气,十分不善。而听出,棋萧吃醋了的蔺小茹,却是感觉哭笑不得,对棋萧投去玩味的眼神。怎么连这,也有错了?

“快来喝药吧,待会儿都凉了。喝了这个,对你身体好,明天就能正常活动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棋萧只好,拿手中的药碗,做文章。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一边喝着药,一边看着孩子的蔺小茹。满脑子都在想,以后的孩子,会如何的调皮,如何的捣蛋。想着、想着,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却又一秒变脸。

蔺小茹忽然转过头,满脸严肃的盯着棋萧。这让棋萧,拿着勺子的手,都颤抖了一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这药有问题?满脸紧张的棋萧,看着神情严肃的蔺小茹。他的心弦紧绷,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在等着,蔺小茹的后续反应。这样他才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又该如何去弥补。

可左等右等,等了半天。蔺小茹这才开口说道:“萧哥,我们的孩子,还没名字呢!”

听到这话,棋萧明显放松了下来。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还以为,是不是蔺小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了呢。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啊,孩子的名字,都还没有呢。可这取名一事,真的是太过难受。说简单吧,它也简单。说难吧,它也的确很难。 左思右想,思来想去的琢磨。可就是,想不出个好名字。

一想到,自己刚刚的窘境。棋萧就觉得,简直丢人,丢到家门口。越想越气的棋萧,就张口说道:“就叫棋铭吧,今天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我要‘铭记于心’!”很明显,这个要铭记于心的人,不是棋萧他自己!而是棋铭!

可怜的棋铭,刚刚出生。什么也没干的他,就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就招惹到了,自己的老爹。真是命运多舛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