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56章 056

第56章 056


黑色地砖里点缀着细碎的金色, 被擦得锃亮,几乎能当成镜子照亮人的模样,在容阙往洗手间门口支了个“打扫中”的牌子之后, 梅伊站在洗手池边的镜子前, 见到自己脑袋上支棱起来的那双猫耳,整个人都觉得一阵眩晕。

再看这洗手池附近善良的瓷砖、脚下几乎反光的地砖,一时间只觉自己走入了镜子迷宫, 四面八方都照出她这会儿近似兽化的奇特模样, 忍不住抬手扶住冰冷的水池沿,使劲晃了晃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这可怕的景象从脑子里摇出去。

直到容阙走到她的身后。

指尖沿着那条黑色的长尾一路逆着毛往上捋,梅伊情不自禁地弓起腰身,通红的颜色从领口钻出来, 蔓延到脸颊、耳廓,前方的镜子鲜明地映出她那双猫耳内沿从浅粉变成桃红,俨然上了蒸笼,马上要被蒸熟的模样。

抓着水池的手指也用力到发白。

她被这陌生的感觉所支配,迷蒙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是何等谄媚的模样……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梅伊蓦地紧绷站直, 反手将容阙的动作打开。

“啪!”

一声脆响。

容阙觑着自己手背上被拍红的痕迹, 有些不解地抬头去看她, 这才见到她整个人好似水煮过的大虾, 迟钝地意识到对方这莫名生出的尾巴究竟是何等敏感的存在之后,容阙规矩地后退几步,没再去招惹她。

只是垂着眼睛、眼观鼻鼻观心的同时,被打红的那只手指尖不由自主搓了搓,看到残留在自己指腹上的一根黑色细毛, 目光里都是对方腰身轻轻压下,尾巴尖被自己捏住,舒服到稍显左右摆动、似要逃跑的画面。

……口是心非,跟它的主人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前方。

梅伊站在镜子前,闭上眼睛,抬手狠狠地在自己的脑袋顶上一扯——

下一秒,她疼得原地一蹦三尺高,只觉以前在学校里参加校运会的时候,若是也有这样的一双耳朵,她估计能拿跳高的冠军。

一只猫耳被揪得通红,跟另一边已经退成淡淡的粉色行成鲜明的对比,梅伊再去看镜子,竟见自己的眼眶不知什么时候被泪水盈满,雾蒙蒙一片,看起来……让人很有一种欺负的冲动。

别说是容阙了,就是梅伊自己看了都觉得,这双兽耳、这条囫囵摇晃的长尾巴,怎么看怎么像是要玩那种情趣普雷的类型。

她不敢再用暴力的手段去扯这耳朵,沮丧地原地蹲下,尾巴也垂在地上,没精打采地、晃也不晃了。

梅伊思前想后,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长出这种奇怪的东西来。

忽然间。

她觑向游戏面板所在的方向,见到上面的页面已经改变,不由睁大眼睛,仔细去看,但页面上仍旧是个大大的锁定标志,让她对内容看不太清晰。

即便如此——

梅伊也模模糊糊地清楚了,肯定是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误触到页面,正好赶上自己的玩家面板解锁,才出了这样的乌龙。

-

同时。

现实里。

梅子戚试图绑定其余的玩家身份进入游戏,结果他低估了这款游戏的智能程度,在他上次用x2321的身份进入、又被游戏识别出npc身份之后,在他使用新的id进来之后,《定制恋人》直接将他的新id全部封锁……连带着之前的id信息也一并覆盖。

好处是他不再需要任何的玩家id也能够随意进出游戏,坏处是……他好不容易转移回梅伊的玩家身份,再次陷入无法使用的境地。

他坐在办公室里,将眼镜摘下来,捏了捏鼻梁,有些疲惫地长出了一口气。

梅子戚意识到,光凭他自己的力量,想要永远解决这款游戏给他们兄妹俩带来的麻烦,恐怕并不容易。

或许他还需要一些帮手。

-

“你打算怎么办?要去医院看看吗?”

容阙的声音在梅伊身后响起。

蹲着的人有些郁闷,不知道自己刚才面板的解封是否与大哥有关系,她摇了摇头,“去医院干嘛?给人当标本研究吗?”

这种卡片,多半是有时效的、应该就是给玩家提供点乐子,不至于让人永远都陷入这种麻烦中,好比她曾经拿给容阙、逗着对方来使用的红绳,也就只能使用十次左右,后面就会变成普普通通的绳子,不再具有特殊的吸引力了。

“那……我送你回家?”

容阙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出这个选项。

犹如在放学的路边发现了一只特别合自己心意的小野猫,可怜地小东西猝不及防闯入自己的生命中,她都已经做好准备要给这小猫儿买什么样的猫爬架、买什么颜色的食盆,可这时候却看见了找来的猫妈妈。

她必须要把这只小猫儿给还回去。

梅伊想到梅家二老的状况,再想到已经知晓这是一款攻略游戏、随时可能上线来找自己的梅子戚,完全没有做好将这一幕展现给家人,她的脸颊重又饮酒似的通红,不断地摇头:

“不。”

“我暂时不回家。”

在她的抗拒声响起时,容阙不得不承认,她很卑鄙地心跳加速了。

呼吸都放缓了几分,站在碎光下、神情一贯冷淡、仿佛高岭之花般的女人,语气听似缓慢而体贴地给出了一个建议:“我有一处房产,比较偏僻,平时也没什么人去打扰,需要借住吗?”

与这相反的,是她极快给出的其他否定选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的话,也可以去外面住酒店,但酒店总要跟工作人员打交道,应该很麻烦吧。”

梅伊心知她说的是最好的建议。

但上一秒才信誓旦旦地拒绝别人,下一秒就可怜兮兮地搬进对方的家里住,若是还要对方保证自己心思纯洁,这行为——

会不会茶味太浓了一些?

-

两小时后。

梅伊戴着帽子、穿着薄大衣,站在那栋熟悉的别墅前,登时百感交集。

容阙从驾驶位上下来,看着她迟迟不进去,以为她还在踟蹰,怕她反悔,快步走过去用面部识别开锁,将门推开,与她邀请道:

“进来吧。”

梅伊表情变得有些纠结,想到论坛上自己曾经瞥过的那些攻略容阙的帖子,实在是很想告诉她,你这栋别墅……私密性好像真不太强。

不过现在游戏都已经关服了,估计除了她和大哥,也没别的玩家能被卡进这破bug里面来,这样想着,梅伊又没太多心理负担,抬手压了压贝雷帽,怕这帽子被路边刮起的风吹走,她低头跟着进入了别墅。

与上一次攻略时,这栋别墅被当成容阙的居所相比,里面的家具、电器等等都只保留了最基础的款式,没有太多的烟火味,梅伊走进来时竟还觉出几分陌生。

于是她下意识问道:“你平时不住这边?”

“嗯,”容阙随意应了她一声,在玄关处摩挲了半天才将收入式鞋柜翻下来,替她找出家政阿姨刚放进去的干净拖鞋,“这里太偏僻了,离市区又远,除了安保特别好之外,没什么优点。”

梅伊怔了一下。

她曾经还以为容阙这家伙是架子太大,偏偏享受一人住几百平米大别墅的感觉,所以才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没想到……

难道是为了保护圈外的她,所以特意挑在这儿?

梅伊一瞬间竟然有种自己被金屋藏娇的错觉。

她揉了揉鼻子,将那些画面眨去,穿了拖鞋往里走,跟着容阙上了二楼,对方才推开第一间房,她就跟着进去把身上这件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容阙奇异地看着她:“你喜欢这间?”

梅伊的手还搭在外套上,不解地转头:“这不是客房吗?”

容阙还真不知道这间是客房。

名下的房产太多,她只能隐约记得自己的房子都在哪个小区,至于什么房屋装饰风格、朝向之类的细节,她是一点印象没有。

打开这间之前,她是想把所有的房间都开一遍,看过之后再决定给梅伊安排房间的。

于是她扬了下眉头:“你要是喜欢,主卧也可以让给你。”

梅伊才不上她的当,笑着摇了摇头:“要不起。”

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容阙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这件事,神情波澜不惊,很是淡定地点了点头,又带梅伊往外走。

等回到一楼的时候,正好到了饭点,助理小郭直接给她们送来一位餐厅的厨师,自带食材,做完饭之后还将地方收拾得干干净净。

梅伊吃饱喝足,跟容阙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去午休。

她打定主意这段时间都在客卧里当个宅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直到这该死的耳朵和尾巴都消失为止。

但午休醒来,她就遇到了一个麻烦。

觉睡过了头,梅伊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外面不知道是不是变了天,狂风吹得阳台门哐哐作响,她指尖摸索着探到床头的灯开关,“啪啪”两声,开关和灯都毫无反应。

梅伊:“……”

怎么又双叒叕停电了!

这个破梗是过不去了吗!

她很有一种自己被游戏给耍弄的感觉,有些暴躁地坐在床铺里挠了挠头发,不小心抓到猫耳,因为动作太用力,还闹得浑身都变得难受地热起来。

午觉之前,因为裙子会被尾巴掀开、裤子又太难受,她只挑了件长衬衫就盖被子睡了,这会儿把被子都蹬开了,吹了会儿飕飕凉风,梅伊努力放松心情,催眠自己睡着,可越是想睡,心跳声就越是吵闹。

她在床铺里摸了一圈,没找到手机。

外面久久没有动静,容阙应当是出门了。

梅伊发现自己又被困在了小黑屋里。

-

“家里的状况怎么样?”

容阙正在摄影棚准备一个公益广告的拍摄,等待化妆的同时,抽空问了小郭一句,助理信誓旦旦地给她保证晚上会叫新的厨师过去给梅伊做饭。

低头玩了会儿手机,小郭蓦地抬头道:“咦?刚才新闻说城西部分的地下电缆被暴雨影响了,要停几个小时的电——”

“什么?”

容阙抬手将化妆师的刷子拨开,睁眼、抬手去将她的手机拿过来。

等确定了新闻之后,她倏然从椅子上起来往外去,只丢下一句:“帮我把拍摄时间往后推一推,我有急事。”

“哎?容老师?”

小郭都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她拿着自己的手机跑了,反应了几秒钟才过去追,等人到了楼下,只看到容阙自己把房车开跑的模样,只留给她一拨尾气。

她情不自禁地喃喃道:“这得是什么火烧屁股的急事啊……”

“吱——”

房车轮胎与别墅前的地面发出摩擦声。

容阙连伞都没拿,被那风雨很快将造型弄得混乱而狼狈,她走到门前,因为暴雨如注,看不清楚密码盘,输错了两次,才得以进入家门。

几分钟后。

梅伊的房间门被敲响。

容阙指尖打滑、滴着水将门拧开,用手机的光线照亮屋里的人:“……没事吧?”

她的声音还在颤抖,语气里都带着喘。

梅伊坐在床上,被她的动静吓了一跳,抬头就见到个漂亮的女鬼、用熟悉的嗓音问出那句关怀。

她从未见过容阙这样狼狈的模样。

哪怕曾经被自己耍弄的团团转,在说出离婚的时候,这人神情也是高傲的,连脆弱都不愿让人看见,可现在她比落汤鸡还要狼狈,妆也花了、衣服也都贴在身上,头发都凌乱嚣张地在脖颈附近沾着,如被串在房屋后的干辣椒。

梅伊努力止住自己的颤抖,使劲让自己的语气变得镇静:

“你这是……从哪儿跑回来的?”

容阙走近一步,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脚下已经积了一片小水洼,她干脆将头发往后拨了拨,随手扯着衣角将身上这件衬衫甩了甩,将那些湿润痕迹都甩开稍许之后,容阙光着脚走近卧室,语气认真又执着,黑黢黢的眼瞳直直看向梅伊:

“我在问你,有没有事?”

梅伊很慢地眨了下眼睛。

她迎着对方照亮的那点手机光线,放下手臂,声音有些干哑地应:“本来是有事的……”

容阙没听清楚,有心想走近一些,又怕自己身上的痕迹弄脏了她晚上要睡的床,只好停在床边,连倾身幅度都控制住:“什么?”

梅伊朝着她的方向膝行几步,与她平视的同时,本来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可她忘了自己长了个多么背叛心意的玩意儿。

温暖的、绒绒的黑色长尾巴缠上容阙的腰身,让本来被雨水冻得冰冷的人暖和得一哆嗦,与此同时,她感觉到梅伊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吐在自己唇间:

“你来了。”

“就没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1 01:26:47~2021-08-12 18:0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幻者、柒风、十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天想催更、塞纳河畔甜软入命、夜凉如水 20瓶;39994853 7瓶;蓝若、清辞 2瓶;枫l、ghost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