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无法攻略的影后 > 第57章 057

第57章 057


容阙借着手机亮起的光, 看见她头顶上面的数字变成了‘100’。

仿佛昭示某种成功与圆满。

她反手握住缠上自己手臂的这条尾巴,轻轻地逡巡的尾巴的方向,随后顺势揽上梅伊的腰身, 那些被雨水冲刷过的念头, 非但没有变得比冰冷,反而在这一刻灼烧起来,像是终于将坚冰烧化、热量蓬勃的火种, 盛盛地绽放。

容阙把梅伊压到自己的身上, 隔着被雨水打湿的衣裳,两具火热的身躯贴在一起,热意互相蔓延。

一切都突然变得顺理成章。

仿佛隔在她们俩之间那些看不清晰、原本不知怎么搬开的阻碍,都被这场突然而来的雨和停电所化解,她们的心陡然间无比贴近。

吻。

拥抱。

从床铺里跌跌撞撞到了洗手间。

黑暗鼓舞那些隐藏的念头野蛮生长, 梅伊在这一刻,忘记了曾经无端让自己一次次失败的那些容阙,也忘记了上个世界对方是用怎么样绝情的语气与她说出离婚,并且希望自己再也不要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她所记得的,只有眼下这人在电梯里、在地震中、在一场几乎隔绝城市的暴雨下, 从不知多远的地方涉水而来, 就为了给黑暗中的自己一个拥抱。

曾经那些对容阙外貌最粗浅的评价, 现在都变得模糊, 如果是现在的容阙, 她发现自己几乎已经失去了对美的判断,既觉得这人美,又没了最初的惊艳——

可是有一种感觉比这还要凸出。

是安心感。

不论自己处于何等绝望的境地,她发现自己只要看到容阙,就会感到无比的安心, 甚至会有一种,只要跟这人待在一块儿,哪怕下一刻是世界末日也没关系的感觉。

她没再去折腾那不靠谱的面板,也不再纠结自己长了耳朵和尾巴的奇怪状态,她记得自己从含糊的唇齿间挤出一句建议:“你……要不要洗个澡?”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热水也淋到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

“滴——”

空调在来电之后,显示屏重新跳了跳,却没有开启。

床头只亮起了一盏夜用灯。

屋子里有一种潮湿的闷热感,仿佛窗外的水汽借着窗缝、门缝透了进来,梅伊全身都是汗,不知是刚才洗澡时候的热水没擦干,还是后来又出的汗。

她闻到一股格外暧昧的味道在自己的鼻尖漫开,迷迷糊糊间,她以为是自己刚才跟容阙的这场不知所起的荒唐闹得太过,于是使劲从困顿里睁开眼睛,想要起来将沾上味道的被子都往旁边拨一拨。

但眯了眯眼睛,才觑清楚是什么挪到了自己的跟前。

……那是一条长长的、只悠闲地轻微甩动的黑色尾巴。

可尾巴却不似主人干净。

分明是一同进浴室的,而今尾巴末端湿哒哒的,不知沾了什么粘稠的东西,毛茬儿都一撮撮地黏在一起。

梅伊盯着自己这条尾巴看了好久。

后知后觉地,脸颊“砰”一声全红了。

那些细节争先恐后地从她脑海里冒出来,生怕打她的脸不够响似的,恨不能将那些不可描述的反应放大,以此来嘲讽她:

之前不是说有的人技术不好吗?

今晚面红心跳,半小时不到的功夫,就冒出生理眼泪的人是谁?

睁大的眼睛,急促的呼吸声,不断推却、却被对方逼在身躯和墙壁间,只能咬着嘴唇,一点力气没有地任由别人支配……

梅伊回忆了五分钟。

头顶那双兽耳变得通红。

她试图往被子里躲,好像这样就能将那些见不得光的故事一起藏住,谁知才刚动了动,旁边陪着她睡觉、从浴室出来连一件像样布料都没披上的人长臂一揽,重又将她拉到怀里,梅伊稍稍动了动脑袋,发觉自己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闭上眼睛,却睡不着了。

因为想不通。

人与人之间的技术是能差这么多的类型吗?

梅伊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不知多久,她忽然抬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没用几分力气的情况下,大腿传来尖锐的痛感,还有一股更加奇异的感觉。

梅伊:“???”

靠,她不会是被这奇怪的耳朵和尾巴弄坏了吧?

她被这个猜测吓得睡不着觉。

甚至还把旁边的容阙一起摇醒了。

因为赶路回来淋了一身雨,后来又在浴室里胡闹半晌、到了床上也跟着出了一身汗的人,因为没怎么盖被子,这冷热交替的情况下,醒来时的鼻音就变得有些浓重。

“怎么了?”

梅伊沉吟两秒,竟然没好意思直说,话到嘴边换了一句:“你……回来之前是不是在工作?不用回去的吗?”

被她这么提醒,容阙想起来杂志拍摄的后续,想到自己家经纪人的能力,整个人从蓦然紧张到放松:“放心,睡吧。”

梅伊睡不着。

她在容阙怀里趴了会儿,感觉到对方的温度高得有些不正常,忍不住动了动,起身将额头往容阙的额头上贴,过了几秒钟,她轻轻“啊”了一声。

这人发烧了。

梅伊看她睡得特别熟,盯着她的睡颜看了会儿,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有点不太舍得将这人摇醒——难道这就是颜值在线的同时,技术提高之后的魅力吗?

她自顾自地笑了下,旋即轻手轻脚地从床上起来,给容阙把被子盖好的同时,熟门熟路地往医药箱放的位置走去。

-

容阙还是被叫醒了。

在递到跟前的一杯热水温度刚能入口的时候。

梅伊披着一件浴袍,尾巴比本人更黏人,一离开容阙就蔫巴巴的模样垂落在地,但只要一靠近,必定比她更先缠上去,谄媚得不得了。

“你有点发烧,应该是感冒了,先喝点感冒灵,出点汗看看。”

被她这一提醒,容阙确实发现自己有些头昏脑涨,起初她还以为是今天太疲惫的缘故,此刻不由抬手去接水杯,指尖才刚搭上去,又往后挪了挪,抓住了递杯子那人的手腕。

梅伊:“?”

容阙鼻子都有些发堵,声音瓮声瓮气的,因为发热让两颊肌肤有些泛红,平时冷艳的样子早让人不知忘哪儿去了,而今都是她这副肌肤白里透红的样子,连指尖都是泛红的,如枝头刚熟的毛桃,就冒出那一点粉尖。

但却让人觉得很情-色。

容阙更凑近一些,放大了自己外形的杀伤力,声音沙哑地问梅伊:“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梅伊习惯地想退,可惜手被对方包的紧紧地,退无可退,只能盯着这杯冲好的药,低声道:“你想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容阙回得非常快:“我当然不会后悔。”

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后悔呢?

“松手。”

梅伊轻声提醒她。

容阙以为她要反悔,于是本来的劲儿又增加了一些:“不松。”

梅伊有些无奈地提醒她:“你再不喝,药就冷了。”

“那你先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执拗的黑眸紧紧地盯着梅伊不放。

梅伊动了动唇,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起来自己和这人的关系……好像从确认关系,就是从步入婚姻殿堂开始,现在竟然要走回最正常的恋爱顺序了吗?

她失笑片刻,最终还是很低地说:“我是你女朋友。”

-

容阙的身体底子不错,即便是天天在作息颠倒的娱乐圈,一场感冒,还是好的非常快,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

梅伊昨晚为了怕自己抢她被子,还特意多抱了一床过来,不过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铺半山腰的位置。

神奇的是,容阙就挨着她睡在旁边。

她恍恍惚惚地坐起来,听见洗漱的动静之后,揉着眼睛扬声问:“你睡觉怎么也变得这么差了?”

容阙拿着牙刷,从浴室探出头来,“我睡相不差,但昨晚想抱你,你总是往旁边躲,我就跟过去……醒来就这样了。”

顿了顿,她又问:“身上有不舒服的地方吗?没有的话就别赖床了,小郭送来的早餐都要变成午饭了。”

梅伊软绵绵地趴在被子上,闭着眼睛应她:“唔,你有出门计划吗?”

“对,”容阙应她:“在一起的第一天,应该出门约会。”

梅伊:“?”

她条件反射地想指自己的耳朵,甚至还有意识地驱动尾巴想要甩:“我这样子,怎么出门啊?”

浴室的方向静了静。

过了一会儿,容阙不知从哪儿翻出一面小镜子,走到床边对着她:“你什么样子?”

梅伊睁开一边眼睛,起初不知道她为什么拿出这个镜子,等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好久之后,才蓦地惊起:“我的耳朵呢?”

那双猫耳!

还有那背叛的尾巴!

都不见了!

容阙俯身冲她笑:“你好像很怀念?是喜欢吗?像昨晚那样?”

梅伊:“!”

倒也没有!

但是,这玩意儿的消失机制不会是要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一遍才会消失吧!这未免也太……刺激了!

-

直到出门逛街,梅伊都没反应过来,身体的零部件突然增加又突然减少,竟然搞得她有些怅然若失。

她站在游乐园两个项目的岔路边,看容阙戴着口罩和帽子,神态自然地融入冰淇淋车前面的排队群众,觉得有些好笑:

两个成年人,怎么会来游乐园约会啊?

不过还蛮好玩的。

“你们俩又在一起了,对吗?”

一道声音从后方出现。

梅伊点头点到一半,蓦地反应过来,回头去看,正见到旁边绿化带的树影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黑色的轮椅上。

树影婆娑,随着风和日光摇晃,斑驳落在那人身上,一时间,梅伊竟然觉得她好像有种神奇的魔法,只能让自己看见。

“奇奇?”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眼中有意外也有诧异,因为女人脸上的表情太让她熟悉,让她一下子混淆了自己对游戏档案的记忆。

紧跟着。

她看到该在轮椅上坐着、传闻中在这条世界线得了怪病的人站起来,朝着她的方向一步步走近,梅伊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你这么特别,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由着你挑——”

“但你为什么总是会选择她呢?”

周琦站定在她跟前,这人已经从树影下走出来了,可梅伊还是觉得她身上有极强的阴影,好像不是从阴影里走到了阳光下,而是带着黑暗压迫到了光明的近前。

她动了动唇,怔楞下道出的话语:“你……你的腿……”

“我已经好了。”奇奇看着她,露出个格外灿烂的笑容,一瞬间像极了梅伊记忆里那个曾被自己胡乱撩过的女孩儿,她甚至还在梅伊面前转了个圈,让梅伊看清楚自己像是开放花瓣一样炫开的裙摆:“你看。”

怎么。

这究竟是怎么恢复的?

“轮到伊伊姐回答我的问题了,”周琦直视她的眼睛,眼眸弯弯地问:“为什么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容阙呢?”

“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可梅伊听不进去这些话。

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周琦究竟是怎么从那种药石无医的状态下恢复的健康?

“你是怎么恢复的……”

她喃喃地盯着对方腰身往下的部分。

周琦不满意她这副走神的模样,抬手将她的下巴抬高一些,让她直视自己,尔后笑出声来:“瞧瞧你问的——”

“伊伊姐明知道我对你而言,就是个毫无意义的数据,既然是数据,修复了不就能重新变回健康的模样吗?”

“为什么露出这么惊诧的样子?还是说,你们玩家都喜欢这样?”

梅伊:“我……”

她还想说话,周琦已经见到了不远处拿着冰淇淋回来的人,她稍加思索,拍了拍梅伊的肩膀;“这次就先祝你们约会愉快啦。”

身前的人消失。

不远处的情人回到她身边。

一支绿色的抹茶冰淇淋被递到她的面前,容阙有些抱怨的话在耳边响起:“我还以为这个多好吃,排队这么久,差点被人认出来,结果味道这么腻,化得还这么快,你再不接这冰淇淋就要全融了——”

梅伊像个一板一眼的机器人,伸出手去接冰淇淋,但是对方放的太快,她又心思没在这上面。

“啪”一下。

甜筒倒着扣在了滚烫的石板路上。

容阙不解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梅伊的眼睛一时间无法聚焦,脑海里回荡的都是刚才周琦说出的话,跟着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数据修好……”

“就能恢复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尽力了,也算肥了!

祝你们阅读愉快!

感谢在2021-08-12 18:08:12~2021-08-14 18:4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橘糖好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柒风、十九 2个;橘糖好嗑、幻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橘糖好嗑 137瓶;洞拐、沉迷看书无法自拔 40瓶;御辞 13瓶;不想说话的猫 10瓶;十九 8瓶;零離離、薄冰、于潜 5瓶;十九 3瓶;枫l、ghost、参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