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37章 游乐场03

第37章 游乐场03


从吉米那里离开前他丟给我一只手机, 冲我扬了扬下颔:“你的。侠客改造过的,不管什么地方都能接收信号。”

我抬手接住,然后沉默。

手机整体约有两个手掌大, 长方形的屏幕下方是白色的数字键, 周围套了厚厚的一层亮粉色外壳, 极其扎眼。

……

这个颜色真的好丑,完全不想要。

不如扔了吧?

吉米看出我的蠢蠢欲动, 惊愕道:“喂喂, 你不会想扔了吧?”

“上次是莹绿, 再上次是亮黄。我告诉过他不要有第三次。”

说话同时双手捏住手机的两端,轻轻一掰。

咔。

轻微的断裂声。

手机并没有整个断开,只是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儿。

……我力气用小了?

疑惑地顺着那条缝把手机扯断,中间居然是空心的, 裂口处倏然掉出一只新手机。

眼疾手快地截住,摊开一看, 是一只正常大小的手机,并且是我喜欢的黑色外壳。

哐啷,断成两截的假手机被我随手扔到地上。

新手机的长形黑色屏幕忽然闪烁两下,自动接通了视频通话,棕色的柔顺短发出现在画面里。

“哈哈, 好久不见了安娜, 还以为这个手机不可能被打开了, 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画面里的棕发男人手里握着红色的小恶魔手机, 发现自己离镜头太近时稍稍退开了一点, 刚好把所在的位置环境暴露出来。

建筑倒塌下来后形成的乱糟糟的废墟,里面还冒着滚滚的浓烟,凄厉的惨叫声混着求饶声不断响起。

“侠客。”我疑惑地问道, “你在哪里?好吵。”

他啊了一声反应过来,回头冲画面之外的地方喊道:“飞坦!别在这里审讯啊,那家伙的叫声太吵了!”

“少命令我。”沙哑低沉的男声不耐烦地回了一句,听起来像是拒绝了,不过那道惨叫声又的确越来越远了。

“你在哪里?”我又问了一遍。

侠客微笑着眨了下左眼,竖起食指小幅度地左右摇晃:“不能说哦,是旅团行动——加入才能告诉你。”

我头顶仿佛冒出了一个大问号:“什么旅团?”

“原来你还不知道啊,吉米没告诉你吗?我加入了啊,幻影旅团。还挺好玩——”

“侠客!”

侠客的右侧陡然传来同伴的呼唤,他朝那边大力挥动手臂,应答一句后把视线转回来:“有行动了,回头再说。”

然后挂断。

视频画面从屏幕四角往中心骤缩消失,露出下方的屏保图片,是一只黑漆漆的长相古怪的小恶魔。

我看向吉米,疑惑道:“他什么时候加入了幻影旅团?”

“嗯…什么时候?去年吧。”吉米伸手挠了挠鬓角,努力回忆道,“去年他出去参加猎人考试了,回来以后窝金推荐他加入的。好像不到十个人,是那个谁建立的……”

“库洛洛·鲁西鲁。”

“对。就是他。你认识?”

我垂下眼帘,掩住眸中的神色:“在安身边见过一次。”

……

其实不止一次。

最早是我还没有成为人类的时候,库洛洛来找安帮忙。安把我按在他的怀里,没让库洛洛看见我异于常人的五官。

不过他大概发现了什么端倪,离开前一直盯着我的后背,那种看待感兴趣的猎物时特有的视线让我很不舒服。

随即在后来的几天里,我偶尔会隐隐约约感觉到暗处的监视。

但是安把我保护得很好,从没让我的正脸进入那股监视的范围内。

再后来见到库洛洛是我成为人类以后了,因为外表和正常人无异,安也就没再挡住我的脸。

库洛洛就是那时候看见了我的脸,什么话都没说,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

我很讨厌他。

准确说,是警惕他。

……

吉米耸了耸肩:“我没见过,听说很强。”

我点头承认:“嗯,很强。”

“真的?打得过吗?”

“打不过,但能杀掉他。”

吉米:“……”

吉米:“你觉得你这句话有逻辑吗?打不过怎么可能杀得掉,库洛洛又不是会被偷袭的菜鸟。”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不知道我强求的能力,安不允许我告诉任何人。

没法具体解释,我只能说:“真的可以。”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具现化系。”

“怎么了?”

“你认为可以就可以吧。”

“本来就可以。”

“嗯嗯,对。”

我:“……”好烦。

“对了。”吉米抽出一支烟含叼在嘴里,含糊道,“三年前流星街居民被某国以杀人嫌疑逮捕的事你还记得么。”

“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去其他世界。

他的脸上荡出嘲讽的笑容:“就在前段时间,那个国家逮捕了一个杀人魔,查出他才是三年前的杀人凶手。”

摆弄手机的动作一顿,我开口问道:“哪个国家?”声音透着几分凉意。

“不用你去。在确认流星街居民被诬赖的时候,已经有复仇者出去了。”

吉米把玩着简陋的火机,上下拋动:“最底层的弱者们,带着开关型炸弹,和三年前冤狱有关的三十一人同归于尽。”

“三十一人。”我抬眼看他,“流星街外面是沙漠和戈壁,他们怎么出去的?”

咔。打火,点燃烟头。

一缕灰白的细烟缭绕升腾,很快便消融在徐徐的微风中。

“出去的时候有上百人。”

深吸一口,点点火星在前端闪现,又飞快归于平静。

他的脸上略带笑意,“安娜,流星街在你看来是什么地方?”

我细细思索了一番,回道:“家乡。”

吉米:“……谁问你这个了。”

“流星街这个地方,丑陋、残忍,每天都在扼杀希望,泯灭人性。”吉米单手插兜,眼神极淡地看向远方,“说它是地狱半点不为过。”

“但就是这种地狱,又会让每个走出去的流星街人无法遏制地对它产生感情。那叫什么,思念?”

他弹掉烟头上堆积的灰烬,自嘲道,“扭曲偏执的流星街人,居然也会有这种热枕的感情。”

“走出去的上百个人,捍卫的不单单是那个被诬赖的流星街人,更是在捍卫脚下这片土地,以及流星街人可怜的尊严。”

语毕,他又沉沉地笑了两声,低哑的声线像是越过凛冽寒意和所有过往而来:

“这种残酷、贫瘠的环境驯养出来的流星街人,不仅仅有实力强大的自负,还有掩在骨子里的自卑。”

……

我抬手握住他的手臂,认真道:“吉米,我从来不会自卑。流星街是我的家乡,也是我认定的埋骨之地。”

“……真羡慕你们这种固执的具现化系。”

“再说这种话我就要揍你了。”

他却置若罔闻,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我当初离开流星街,像个流浪汉一样站在和流星街全然不同的干净街道上,那些普通人或同情或怜悯的目光——”

吉米低着头,笑了,“让人作呕。”

“所以我又灰溜溜回来了。”他叼着烟,痞笑着问我,“你消失的这两年是去外面了吧,有觉得不习惯么?”

“没有哦。”

“是吗,挺厉害的,侠客也是。”

我解释道:“我第一次离开是和安一起的,他教了我很多,所以我完全不害怕——如果吉米你当初也跟安一起出去的话,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饶了我吧。”他烦躁地扯了扯头发,“又不是没断奶的小鬼。”

“我也不是啊,可我喜欢和安一起出去。”

“别否认了,你根本就是啊。”

吉米嘲笑:“我和侠客都认定你是离不开家长的小鬼。”

顿了顿,又说道:“结果现在小鬼也能自己闯荡了。”

……

强化系也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吗?

我犹豫着,开口道:“吉米,你今天好感性,是不是最近看了什么伤感类型的文学作品……”

身形壮硕的强化系瞬间暴怒:“滚!”

……?猜错了吗?

被轰出大门之前,我扒着门框探头对他说:“吉米,流星街很坏,但是它也很好。”

懒洋洋的声音从房子里传出来:“我当然知道了,这种事还需要你教吗。”

带着当了好久背景板的夏油杰一起离开,拐进一条蜿蜒的小路,我开口道:“你可以记住这条路。吉米是十一区和十区唯一的治疗念能力者。”

夏油杰被迫旁听了流星街人对于自我内心的浅层剖析,现下心情正复杂,只是低声应道:“嗯。”

在短暂见识过十三区对外来者的敌视后,他以为这是一个充斥着血腥杀戮的遗弃之地——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强者压迫弱者,又向更强者臣服。

但是……

这里的居民竟然会对这种地方产生最本真的情感吗?

……

……为什么?

踌躇着,想要开口询问,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外的东西:“……你们是家人吗?”

家人?

我停下脚,转头看他:“不。我们只是被同一个人领养了,是同伴,不是家人。”

夏油杰无法理解:“为什么?”

“我们互相信任,可以托付生死,但是并不依赖。”

他微微蹙眉,还想继续询问,却被伸到眼前的手指猛地打断:“看到了吗?”

——什么?

夏油杰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张巨大的金属网,自上而下罩住了整整几条街道。而他现在所看到的只是这张网的一个角,另外三个角远到根本看不见。

“里面就是我的游乐场。”我收回手,唇边扬起一抹笑,“有很多人都参与过。”

他的心中骤然涌现出不祥的预感:“这个究竟是干什么的?”

空中恰巧飞过一只笨鸟,眼看要撞上金属网了也不更改方向,径直冲了上去。

噼啪!

乍然火花四射!

半秒前还在扑扇翅膀的鸟儿瞬间化为焦炭。

“里面有干净的水,食物,药品,也有武器。”

“会有二十个被关押的人同时追杀你。只要杀了你,他们就能重获自由。而你要想尽办法在里面存活四十八小时。”

夏油杰面露震撼:“这种事……”

“对了,还有这个。”我把左手臂露给他看,上面的伤痕已经快要愈合了,“这是五条悟做的,他为了夺回你,攻击我了。”

夏油杰:“……什么?”关他什么事?

“我告诉他会报复在你身上,所以要折断你的左手哦。”

他瞳孔骤缩,猛地后跃召唤出特级咒灵围在身边,几双眼睛同时紧紧盯着我。

“可是你太弱了。”我没在意他的警惕,苦恼道,“那二十个人是我以前亲手抓住的。虽然都是普通人,但他们是前几个区的,即便看不见你的咒灵也能凭借战斗直觉躲开。”

“如果现在折断你的手,在他们的围攻下你肯定会死,那这个游戏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所以我决定等你活着出来再讨回这笔账。”

夏油杰咬牙切齿:“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颇为惊讶地反问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会被死神逼迫着往前走,哪怕身受重伤也必须爬起来战斗。”

“就是这里哦,它会让你变强的,夏油杰。”

耳畔刮过一道凛风,袭来的攻击快得看不清人影。

后颈猛地传来钝痛感,眼皮渐渐变得沉重,视线里的画面重归于黑暗。

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夏油杰脑中划过最后的思绪——

她的速度更快了。

……

……

“喂?喂?听得到吗?”

紧闭的眼皮猛地掀开,夏油杰翻身一跃而起,周身的咒灵同时跟随他的情绪暴动起来!

空无一人。

他仰头看向上空,房顶的喇叭响着熟悉的声音:“啊,你终于醒了,睡了一个小时哦,应该休息好了吧,哈哈。”

休息个屁。

他扯下皮筋咬在嘴里,把凌乱的头发重新扎了起来,神色凛然。

疯子。

喇叭继续响着:“马上就要开始了哦,赶快寻找用得上的物资吧,要努力激发潜力啊。”

忽然。原本笑意盈盈的声音陡然低凉下去——

“如果不小心死掉了,这里可没有五条悟给你收尸。”

夏油杰扎好头发,嘁了一声,加快脚步熟悉地形,在心中断定那两个人之间绝对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很可能他还被迁怒了。

这他妈……

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破事。

刚搜完临近的房子,远处陡然响起闸门打开的声音,房顶的喇叭再次响起:“他们出来了哦。夏油杰,要努力活下去啊。”

“当然,如果你死了,这笔账就不用还了。”

甜美的声线浸满了刻骨的恶意。

“游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决定给杰哥开个挂)

因为写到这里了,我就想顺便写一下流星街人对脚下这片土地憎恶又热爱的奇异感情,稍微提了一下,写太多就啰嗦了orz

-

为什么反复提安娜是具现化系?

(吉米以为安娜是在体现具现化系的特征,没想到她在说实话)

具现化系的特征是神经质。

自己有自己的一套理念,不管这个理念是正还是歪(多半是歪的),都坚持不移的按着自己的理念行动。

只要自己觉得对就是对的,自己觉得错就是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