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45章 尘埃01

第45章 尘埃01


装载着气泡水的玻璃杯在莹白的冷光灯下折射出冷峻的光, 透明的小气泡不断漂浮到表面又啵地一下轻轻炸开。

把汽水倒得满满的,再侧着头把脸放到汽水上方,感受气泡炸开时溅出的点点小水花——

像小鱼在亲吻。

……

……

在这片大陆靠近海岸的地方有一片遮天蔽日的湿热丛林, 里面生活了许多奇形怪状的魔兽和相貌独特的异人。

丛林的最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淡水湖, 是那里为数不多的水源之一。

湖里生活了一种奇怪的透明鱼, 它们极为小巧,身长不超过两厘米, 整体是晶莹的天蓝色, 但在阳光下又会变得透明起来, 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它体内袖珍的器官。

如果有陆地上的生命触碰水面,它们就会蜂拥而至,用短短的吻部不停亲吻着闯入湖泊的侵略者,大量神经毒素瞬间进入侵略者的体内, 不出五秒就会脑死亡。

我曾经在好奇的促使下,把脸伸到了水面处, 游荡在水里的小鱼即刻感受到水面波动扑了上来,轻点我的脸颊。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下一秒就被安拽住脚腕用力拖了出去。

“安,冰冰的,好舒服, 咕噜咕噜。”我开心地牵住他的衣角, 仰起脸撒娇。

不过这次他没有摸着我的头夸奖我, 而是黑着脸, 表情异常严肃地说:“不要靠近那片湖, 很危险,昨天不是才看到有魔兽被吞噬了吗。”

“唔……”

苦恼地低下头,看着湖面上摇曳得波光粼粼的倒影。

我是不害怕那些鱼的, 它们根本无法侵蚀我的本体,所以才会放心大胆地用脸去碰。

但又转念一想,我现在用的是人类的身体,人类身体好像没法防御这些小鱼。

于是我只好放弃了,略微遗憾道:“好吧,听你的,不碰小鱼。”

随即又亮晶晶地盯着他:“安,夸我——”

安神色温柔地拍了拍我的头:“安娜是个好孩子。”

“举高高——”

大手穿过腋下,轻松地把我举了起来。

“转圈圈——”

他单手垫在我的大腿下,另一只手护住我的后脑勺,露出一个无奈的笑,然后慢慢地转了一圈。

“怎么感觉我像个傻瓜。”安拿我没办法,只好叹气。

我搂住他的脖子,把头靠在锁骨上:“安想要什么?”

自从安许愿让我变成人类以后,我的眼睛就算是强求时也会维持在人类的状态,不会再变成黑漆漆的空洞了。

“想要干柴哦。”安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神情郁郁,“这里全是湿柴,生火好困难。”

下一秒,数量庞大的干柴从天而降。

他立刻从地上弹起来。

“呜哇,安娜你竟然不提前告诉我——快躲开快躲开!要被砸到了!”

我看见他的动作,乐得直笑。

“哈哈哈哈哈!——啊,我也被砸中了。”

……

……

啵。

最后一枚气泡炸开,清透的饮料重归平静。

【通行证被使用了】

黑泥的电子音陡然在我脑海深处炸响。

握着玻璃杯的手猛地收紧,火速跳离原座位,紧盯着可能会出现人影的位置。

【不过使用者现在无法过来】

“……”

面无表情地收起战斗姿势,重新回到吧台前坐下,后知后觉地想到,“可是五条悟不是已经把通行证扔掉了吗?”

而且是当着我的面扔的。

我捧起杯子,啄了一口饮料,没有二氧化碳的刺激感了,但还是甜甜的。

【你给五条悟了?!】

黑泥在我的脑海里狠狠震颤了一瞬。

我拧起眉头。

……

为什么它听到五条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黑泥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诡异地安静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

沉默半晌,我摩挲着指腹下坚硬冰凉的触感,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怎么了,五条悟过来会打乱你的计划吗?”

黑泥短暂地笑了一下,重新变回平静无波的电子音。

【你的意思是五条悟会打乱收集碎片的进程么】

我微微睁大眼,举起手给它鼓掌:“学聪明了哦,知道模糊重点了。”

黑泥不理会我的讽刺,继续之前没说完的话。

【两个世界之间的流速不对等,只有修正流速以后通行证才会生效】

【而且因为世界波动紊乱,他不会直接出现在你身边,只能随机出现在猎人世界的某个地方】

随机?

那不是正好吗。

这下我就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了。

我捧着脸,手肘搁在吧台上,苦恼地思考着——怎样才能杀掉一个可以阻挡所有外界攻击的人呢?

诅咒?下毒?

干脆都试试吧。

手臂同时往中间一倒,叠在一起,顺势歪头靠上去:“什么时候流速修正?”

【不知道】

“好吧,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酒馆的墙壁忽然裂开一条缝,紧接着勾勒出一道门的形状,咔哒,似乎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这不是安娜小鬼么?好久不见了。”有人从墙内走出来,爬满皱纹的脸上却是一双矍铄的眼睛,炯炯有神。

这是酒馆的老板长鼻子,也是安的朋友。

我回望过去,点头道:“嗯,很久了。”

老人之所以叫长鼻子,是因为他的脸上有一条尾部尖锐的金属钩,正好镶在鼻子的位置,是从前和敌人战斗后惨胜的象征。

银白色的长钩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加令人发怵。

长鼻子扫了一眼吧台,发现两瓶不同的饮料,随口问道:“安改变口味了?他以前从来不喝这个口味的果汁。”

“不是安,是别的人。”我看了一眼只消下去小部分的果汁,“不过他已经消失了,你只能卖给附近的小鬼们了。”

“不要在我的酒馆里杀人。”

“是真的消失,不是这个消失。”

“那随便了。”长鼻子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走过来拎起那瓶果汁就往嘴里灌,“正好是我喜欢的口味。”

“酒馆老板其实喜欢喝果汁,说出去都要笑死人了。”

“哈哈哈哈哈。”

我指了指吧台上的玻璃杯,提醒道:“这里面也有哦。”

长鼻子瞥了一眼:“又不是在流星街,我不喝别人碰过的东西。”

我想了下,赞同地说:“也对。”

然后把汽水瓶抱在怀里,啪啪两声拍了拍吧台:“既然你醒了就快点开门,我还有事要去其他地方,不想再走小门了。”

长鼻子冲我比了个中指。

趁他弯腰掀动卷帘门的间隙,我盯着他异常衰老的面容问道:“你不去找除念师吗?再耽误下去你很快就会老死了。”

看上去七十多岁的长鼻子实际上才将将三十出头,因为承担了来自爱人恶意的念。

“我会尽快回到流星街的。”他无所谓道。

大多数流星街人在意料之中的死亡来临之前都会选择长埋故土,他也不例外。

我不解地问:“那个女人陷害你,砍掉你的鼻子,你也已经把她杀了,为什么不愿意除掉她留下的念?除掉念你就能继续活下去了。”

哗啦——

长鼻子彻底打开了卷帘门,单手撑在门框上:“不知道,大概因为我疯了吧。”

“你不想活了吗?”

“没有不想,也没有想。”

莫名其妙的回答,他自己貌似也被这种不算答案的答案逗笑了,摆手说:“算了,别问我了。怎么这次只有你一个人,安呢?以前你们都是一起来的。”

插在屋顶上的旗帜微微一动。

起风了。

……

我站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被微风挟来的黄沙跳过石板粘在我的鞋子上,像被遗忘在鹅卵石上的劣品黄金。

沉沉的笑意忽然浮现在我的脸上,深棕色的眼眸莫名染上了几分幽暗,声音微凉。

“安去其他地方了,我正在找他。”

风突然变得更大了,漫天的黄沙自沙漠中席卷而来,我被混杂着灰尘的黄沙包裹起来,彻底阻挡了长鼻子的视线。

他轻咳着捂住口鼻,没注意到我异常的反应:“你知道他在哪里?”

隔着昏黄的天然壁垒,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道:“快了,我很快就会找到他了。”

背对酒馆,海藻般曲卷的长发随风乱舞,宛如张牙舞爪的怪物。

然后越走越远。

……

……

1994年1月3日(2008年2月12日)——

优路比安大陆,帕尼拉市。

金碧辉煌的大堂溅满了鲜艳刺目的血迹,精致的灯罩如同刚从血池里捞出,滴滴答答流着粘稠的血,本应透着暖意的灯光蒙上一层血腥的红。

踩在湿润的地板上发出清晰的水声,我抬起脚,鞋底在旁边的尸体背上磨了磨,暗红的鞋印立刻出现在沾血的棕色西装上。

“请问现在可以把液钛矿石给我了吗?”我看向缩在角落的富豪,礼貌性地问道。

护卫在富豪身前的三名保镖举枪的手不停颤抖,准心在天上晃来晃去。

“给你…给你!!”惊恐到极致的富豪扯着嗓子吼道。

“太好了,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我开心地露出笑容,无数饿鬼头颅瞬间远离缩在角落的几人,狰狞又乖巧地盘旋在我周围。

拨通号码,我心情畅快道:“侠客,你的办法真好用,找不到宝库的位置就直接去问,等保镖冲上来再全部杀掉,他就会把液钛矿石给我了。”

侠客捏着铁制的飞镖,闭起一只眼,手腕一扬,尖锐的飞镖直直飞出去钉死在镖靶上。

另一只手把手机放在耳边,随意说道:“当然方便了,直接把地点问出来怎么也比自己找轻松吧。”

“我以前都是慢慢找,安说不可以主动伤害别人。”

“哈哈,那你不是已经违背了么。”

“没有哦,我都是等他们先冲上来的。”连续打开了十几个隐秘的机关,终于到达富豪藏匿在地底的宝库。

走进去,视线在琳琅满目的珍品中巡视:“你们去抢东西也是这样做的吗?”

“不。”随着侠客的否认,背后的闸门骤然落下,瞬间把我锁死在宝库里。

“我们是全部杀光的。”他又掷出一枚飞镖,咚地一声钉在镖靶上。

富豪声嘶力竭的吼声从墙壁里的喇叭传出来:“怪物!去死吧!!”

侠客也听见了,幸灾乐祸道:“没杀光?活该。”

液钛矿石…矿石…啊,找到了。

从靠墙的藏品架上取下一只玻璃盒子,冰蓝色的矿石就放置在盒子的中心,光彩夺目。

“没关系,我马上就能出去了。”

手心涌现莹绿色的光芒,下一秒凶残的饿鬼头颅立刻撞破坚硬的石墙。

“下一个在哪里?”

“伊比文市。”

轰!

宝库尽毁。

……

(轰!

绯红能量所经之地顷刻间一片焦黑,白发少年的指尖荡起一缕青烟,又面无表情地将手插回兜里。

茂密的森林被径直开辟出一条新路,被高温侵蚀过的土地还依稀冒着白烟。

仅剩半边身体的特级咒灵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他却丝毫不在意地一脚踩在它的头颅上,用力碾压着,抱怨道:“躲躲藏藏的烦死了,我最讨厌找了。”

“不管是找人,还是找别的什么东西。”

咯喇。

脚下用力,咒力疯狂涌动,咒灵的头颅被踩出了一道恐怖的裂缝,下一秒直接粉碎。

“解决咯~”咧开嘴角,声调里藏着不甚明晰的笑意。

头顶上方深灰色的帐随着咒灵的死亡逐渐淡化,辅助监督战战兢兢地站在外面等候。

“下一个在哪里。”

急促的风刮过耳畔,五条悟瞬间出现在辅助监督身侧,激起后者浑身的鸡皮疙瘩。

“在神户!”辅助监督立刻站直身体,像极了遇到上级临时抽查检阅。

五条悟哼笑一声,唰地拉开后座车门,弯曲长腿跨进去,再啪地关上车门,按下车窗提醒道:“喂,走了。”

辅助监督赶紧绕过引擎盖,打开门坐进了驾驶位,拉下手刹启动车辆。

五条悟单手撑住下颔,若有所思道:“你好像很怕我?”

“呵呵…没有啊…您多心了…”

辅助监督内心疯狂红灯:为什么要突然问起这个!话说有谁不怕你啊!最近老是莫名其妙威胁人!

“别怕,别怕。”五条悟拍了拍驾驶位的座椅,“反正又不会死人。”

辅助监督:“……”魔鬼吗?!

逗弄人之后,沉郁的心情稍稍缓解了几分。

他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墨镜被摘下来扔到一边,宝石蓝与湖蓝水乳交融的眼睛平静地凝视窗外急速倒退的风景。

忽地,喉咙里发出一声几不可察的震颤。

“真烦。”

轿车呼啸而过,飞快驶向更远的目的地。)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可能也会用()表示男女主两方的视角,我尽量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奇怪……

-

大家好像都没发现彩蛋,那就我来了!

第七章安娜的梦境

——

房子内部空荡荡的,东边的房顶破开了一个大洞,每天早晨朦胧的光都会穿过阴沉的云层照进来。光源能照到的地方摆了一张躺椅……好像有谁总喜欢坐在上面打瞌睡。

我安静地看了躺椅一会儿,绕过它踩着破旧的木质楼梯回到二楼卧室。

卧室里堆了很多旧玩偶,柜子、地板、桌子、床脚全都有。天花板的角落生了一张新的蜘蛛网,边缘盘踞着一只虎视眈眈的三眼蛛。

(这一段和番外里老头子死了以后,她回家看到的场景是一模一样的,文字基本都一样,区别在于下面)

有一个人正踩着椅子打扫蜘蛛网。

(她做梦,梦见老头子在打扫,但番外里她只能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难过)

人类……

是真的会死的。

-

大家惊不惊喜!是真的彩蛋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