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49章 尘埃05

第49章 尘埃05


正圆形的祭坛广场对面是一片形状怪异的密林, 所有树干都是螺旋状纹路构成,甚至延伸出的树叶都是螺旋状的椭圆形叶片。

就连地上的石头纹路、成片铺开的小草、生长的花瓣,也是类似蜗牛壳那样由外向内旋转。

密林深处陡然传来了兽类的嘶吼, 声音高亢而尖利, 冲破层层叠叠的密叶闯入祭坛的范围。

但是跪在祭坛周围的那些人, 没有任何一个睁眼查看情况,丝毫不受这道嘶吼的影响, 继续吟唱着那段话语, 似乎正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

庄严肃穆。

五条悟仿佛也被这种严肃的气氛感染了, 身体斜斜靠在祭坛外面的矮墙上,神情郑重地聆听着他们的祷告。

看起来格外地认真。

事实上——

嗯?他们在说什么?

他满头问号。

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在他的耳朵里差不多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那群人祈祷了半小时,五条悟就站着听了半小时, 最后右手握拳轻轻敲击在摊开的左手掌心上,终于确认:“嗯, 果然听不懂啊。”

跪在地上的人们站起来了,站在最外圈的金发男人率先转身,天蓝色的坎肩随着转身的动作微微飘起了一瞬,又落回去,肩膀处的圆形图案也随之一晃。

金发男人低头顺了顺衣服上的折痕, 抬眼就看见五条悟站在他的面前, 正单手托着下巴歪头看他, 眼睛是漂亮澄澈的蓝。

真漂亮。他愣愣地看着对方的眼睛, 然后骤然回神。

不对!

这个人是外面来的, 不是族人!

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推了推自己身边的黑发族人,指向五条悟:「喂!快看!他……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族人也转过身来, 看见五条悟后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知道,我没见过啊」

「笨蛋!你当然没见过了!这是外面的人啊!」金发男人恼怒地开口。

虽然他们听不懂在说什么,不过看起来像是内讧了?

五条悟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在更多居民发现他的存在后,抬起了手,心情愉悦地冲他们打招呼:“嗨~你们好~”

……?!

所有人都是一副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五条悟。

“什么啊,颜艺吗你们?”五条悟膝盖微屈,轻松跳到矮墙上,张开手放到嘴边,拉长了嗓子,“喂——?嗨——?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你们好——?”

……??

服饰精美统一的居民们眼神茫然地互相对视几眼,窃窃私语:

「这个人在说什么?听不懂啊」

「是外面的人吧?听说他们使用的语言和我们不一样」

「长得真好看,好精致」

「对啊,难道外面的人都长这个样子吗」

……

……

五条悟苦恼地揉了揉头发。

在陌生的地方,面对一群说着独特语言的陌生人,他们嘀嘀咕咕的同时还偶尔瞄他几眼,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在讨论他了。

问题上根本无法交流啊。

难办了。

突然,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打断了居民们的低语:「安静!」

聚集的人群立刻散开了,空出一条路来,一位年迈的老者背着手,从祭坛中心往这边走来。

老者眉毛倒竖,像是在生气,但眼神又很平静,所以只是长得凶而已。

五条悟在三秒内判断出了这个在人群里很有威望的老人的真实性格,接着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老人的头顶——

有一簇直直立起来的头发。

像东京塔的塔尖。

他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连忙咳嗽了几声掩住笑意。

毕竟对方看起来是唯一能控制场面的人。

“年轻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族地?”老人板着脸问道。

本意是想借由严肃的表情让对方处于下风,却不知道熟悉的语言直接让五条悟眼前一亮。

他瞬间消失在原地,所有人只感觉一阵微风拂过、就看见白发青年突然出现在老人身边然后一把搂住:“哇,太好了,终于出现能听懂的话了。”

老人愣住了,站在旁边的方脸青年也愣住了。

方脸立刻反应过来,冲上来打算推开五条悟,却猛然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他,如同在挤压一团有形的空气。

他顿时急了,以为五条悟打算动手,双眼突然变成鲜艳的火红色,「长老?!——你这家伙!放开长老!」

「奇蒙多!收起你的情绪!这个年轻人没有恶意!」

长老厉声呵斥。

被称作「奇蒙多」的方脸青年一愣,咬着牙收回动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亲眼见到奇蒙多无法碰到五条悟的一刹那,老人就明白这个白发青年极有可能是念能力者,只有念能力者才会有这种特别的力量,所以立即出声阻止了奇蒙多。

而后老者又重新把眼神转向五条悟,却发现他正满脸惊奇地盯着奇蒙多火红的眼睛,心里陡然一沉。

外面的人看见红眼睛,要么就以为是恶魔,要么就是知道火红眼的价值继而心生贪婪。

只有少数人能接受窟卢塔族的火红眼。

不知道这个白发的青年属于哪一种人,只希望不要是第二种……

“哈哈,好厉害,眼睛能变色啊。”五条悟观赏了一番‘黑眼睛变红又变黑’的过程,意犹未尽,“还能再来一次吗?”

老者:“……”看来他不知道火红眼。

下意识松了口气,随即眼神古怪地看着他,“你不觉得红色是恶魔的眼睛吗?”

五条悟啊了一声,歪头道:“你们还有这种说法吗?不过我不信这些,不好意思。”

……

没有一个居民离开这里,他们都担心长老会受到伤害。

但是出乎意料地,他们亲眼看着长老和那个外来者用别的语言聊起来了。

然后聊着聊着,长老就笑了,连眼尾的皮肤都笑得皱起来了。

……

长老在笑啊,那就不是坏人了。

居民们立刻得出结论,紧张的神色松懈下来,陆陆续续转身离开了。

“所以你是迷路了才会进来的?”

五条悟果断点头:“对啊,能麻烦你们送我出去吗?我还要找人。”

长老答应了:“没问题,后天我们要去最近的小镇采购生活物资,到时候你和我们一起出去就行了。”

“谢谢了。”五条悟觉得自己也不差这两天,“我会付钱的,刷卡行吗?……啊,糟了。”

他猛地想起,如果这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话,他身上的卡就全都不能用了。

——要从超有钱变成穷鬼了。

长老有点奇怪他为什么突然情绪低沉了,但也没太在意,爽朗笑道:“不用给钱!再说我们这里是不能刷卡的,因为太偏僻了。”

五条悟:“……”根本没有钱可以给。

“走吧,带你回族地,暂时住在我家吧哈哈。”长老带着他走向那片奇怪的密林,并没有去五条悟来时的那条路。

“那边不是吗?有很多房子啊。”五条悟指着自己过来时的那条路问道。

“那里是族人们种植作物时才会呆的,其余时间都是待在这片森林。”

长老解释过后,带着他走进一条隐秘的小路,周围还有其他居民谈话的声音,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

又出现了,听不懂的语言。

五条悟问道:“你们是不是有自己独特的语言?”

“对,我们避世隐居,所以不使用大陆通用语。”长老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大家都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

大陆通用语?

五条悟在心里咀嚼了一番这个词汇,再次肯定这里绝对不是原来的世界:“听起来还不错嘛——所以只有你一个人会说通用语吗?”

“还有几个人也会,其中酷尔曼还有翻译词典。”

话音刚落,前方忽然响起和之前完全相同的嘶吼声,五条悟再次把手搭在长老的肩膀上,稍稍往里带了一点:“老爷爷,小心了。”

长老闻言哈哈大笑,因为这个动作心里对他更认可了几分:“放心,这是代步魔兽布布鸟,虽然叫声很可怕,但实际上它们的脾气都很温和。”

“……鸟?”这种叫声怎么都不像鸟叫吧。

“虽然它们外观是鸟,但实际上是魔兽,所以叫声会更偏向魔兽的凶狠。”

长老走到岔路口时突然停下了,等待片刻后从远处的灌木丛里钻出一只体型巨大的鸟类。

眼睛圆滚滚的,肚子大得快要垂到地上,近两米高,翅膀张开有四米宽,笨重地左右摇摆着跑过来急刹车,脚蹼踩在光滑的石头上差点摔倒。

摇摇晃晃地勉强站稳,呆呆地摇了摇头,硕大的躯体往里靠了两步,弯下脖子拿头去蹭长老,口中不停发出“布”、“布”的叫声。

“因为撒娇时会‘布’、‘布’地叫,我们就叫它布布鸟了,不知道它真正的学名是什么。”长老慈爱地拍了拍它的脑袋。

“骑上去就可以……嗯??”

刚转头想叫五条悟骑上去,发现原本站在身边的白发青年直接消失了。

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头上传来青年高兴的笑声:“哈哈,真的可以骑啊。”

长老抬头去看,五条悟已经骑在布布鸟的背上了,双腿不停地摇晃。

……什么时候跑上去的?

长老先是疑惑,又想到之前他也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了,好笑地摇了摇头:“都说是代步魔兽了,当然是真的可以骑。”

“因为以前从来没见过嘛。”五条悟直爽地承认。

老人顺着布布鸟耷拉的翅膀爬上它的背,拉起了藏在羽毛里的牵引绳。

最后坐稳后,嘴巴鼓起,从口中发出一声奇怪的调子,对五条悟说:“这是告诉布布鸟可以启程的讯号。”

果然,在老人发出讯号以后,布布鸟立刻收起了翅膀,迈开双腿往前小跑。

“哦哦,懂了。”五条悟信心十足地说道,紧接着他嘴巴一鼓,相同的调子直接从口中冒了出来。

长老傻眼了,没想到他直接就学会了,也就完全没想过要阻止他。

但是布布鸟听到讯号了,原本小跑的步伐直接变成了狂奔,超高速奔跑后卷起的风刮得脸生疼,吹得头发全部向后乱舞。

“哈哈哈哈哈!不错嘛你!”五条悟大声笑道,不停拍着布布鸟的背部夸奖它,“再快一点怎么样!”

“年轻人!——”

长老被吹得东倒西歪,下意识搂住五条悟的腰让自己不被甩下去,嘴都被风吹歪了。

“连续两次指令是最高速啊!要善待老人家啊!——”

五条悟正沉浸在新鲜坐骑的快乐中,再加上风声超大,根本听不见老者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

布布鸟一个急转弯,长老的话在五条悟耳朵里立刻变成了一堆乱码。

被吓得直接蹦出母语,忘记要说大陆通用语了。

急转弯以后就到目的地了,五条悟意犹未尽地跳下鸟背:“真好玩,我能再坐一次吗?”

长老晕乎乎地从翅膀上滑下去,感觉一阵头重脚轻,走路都是轻飘飘的:“不行……要先吃饭……吃过饭后随便你……”

“哦,好啊。”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点头。

面前是一座像倒扣的大碗一样的小屋,里面的空间出乎意料地宽敞,壁炉,沙发,餐桌,甚至还有承重柱,四个角落都分了不同的房间。

长老带着五条悟坐到饭桌前,桌上已经摆好了面包,果酱和其他的配菜。

往日都是长老独自用餐,今天多了一个人,他准备去厨房再取一份食物:“不用拘束,直接吃吧,我马上回来。”

“好哦,谢谢了。”五条悟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了。

刚咬了两口,屋子外面就远远地响起了咚咚咚的跑步声,极快地朝这边接近。

啪地一声,大门被人大力推开,一个金发的小孩子站在门口闭眼大喊:「长老!!」

这个音节和在祭坛时那个青年对着老者喊出来的一模一样,应该是老人家的称呼吧。

像是名字、身份之类的。

“老爷爷不在哦。”五条悟又咬了一口面包,自觉善良地回复了,虽然知道对方根本听不懂。

但金发小孩愣住了。

听见陌生又熟悉的语言,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惊愕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

“你、你……”小孩指着他,瞪大眼睛,也说出了大陆通用语。

五条悟:“?”嚼嚼嚼。

“你是谁啊!”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诶?连小孩子都会说的语言,很多大人都不会嘛。”他单手撑着下颔,嘴里还叼着面包,神色随意又潇洒,“哦,我叫五条悟。”

一偏头,察觉到嘴角沾上了果酱,舌尖一卷就把甜腻的果酱卷回去了,笑嘻嘻地看着这个小孩。

“对了,是最强哦。”

小孩震惊:“……”认真的吗这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给没看过追忆篇的宝】:

现在时间线是酷拉皮卡遇见了误入的希拉,从她携带的冒险故事里了解了外界的事,从而对外界产生兴趣。

原本是酷拉皮卡离开了六周后才有窟卢塔被灭族的新闻,但是剧情原因,我魔改时间线了~

ps:步步鸟的名字我编的,漫画里这个代步魔兽长得跟鲸头鹳似的,蠢萌蠢萌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