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3章 梦01

第53章 梦01


四周胡乱堆砌的垃圾被狂乱的咒力彻底掀翻, 如同被操控的漂浮物般诡异地悬停在半空中,木板箱发出难耐的嘎吱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完全粉碎。

清亮透蓝的眼眸被汹涌的负面情绪彻底侵占, 比蛛丝还要细的隐秘黑色从瞳孔中心往四周扩散开来, 形成一张噬人的网。

死死扣住疯狂之下的恻隐。

往日总是缠绕在四肢上的蔚蓝色咒力, 被晕染成蓝黑混合的沉郁颜色,恰巧映衬了五条悟此时狂乱的情绪。

我从没见过这种暴动的咒力。

满溢出身体, 朝无数个方向挥散, 像烟, 又像绸,最后浓稠得几乎要化作实质,随着他翻卷的白发一起张开了狰狞的枝桠。

每一根枝桠碰到的物体,包括建筑一角, 都会瞬间粉碎成灰,消散在流星街这片污浊的空气中。

现在的五条悟拥有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隔着十米的距离都能激得我汗毛竖立,心脏一下又一下沉闷地跳动着。

噗通。噗通。

双耳仿佛隔绝了外界的繁杂,就连精神高度紧绷时尖锐的忙音也逐渐远去,只能听到胸腔里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仿若战前锤响的军鼓。

突然,他抬起了头, 嘴角扯开一个傲慢的笑, 伴随着黑如浓墨的眼神, 如同从黑暗里爬出来讨伐性命的恶鬼。

然后, 冲我做了个口型。

来、了、哦。

杂糅恶意的话语脱口的刹那——

唰地, 消失在原地。

比“圆”更快察觉五条悟身形的是流向骤变的风!

猛地往右侧身,猛烈的咒力几乎是下一秒就擦过我的耳畔,伴随攻击而来的是极为凌厉的风, 近乎要撕裂空气。

哐啷!

暴烈的冲击直接粉碎了我身后的建筑,碎裂的石块溅射而出,翻腾的灰尘中,黑白分明的身影飞速转换方向,更加凶狠的攻击直接迎面而来!

啪!

全身百分之五十的念立刻涌入右手,牢牢抵住他的攻击!

狂暴咒力与念力相互碰撞瞬间掀起巨大的冲击,脚下的石板直接裂开无数道缝隙,如同恐怖的蛛网向四面八方火速蔓延。

碰撞造成的冲击还在继续翻涌,另一道灌满咒力的攻击已经跟着袭来,我直接放弃所有防御,把剩余百分之五十的念灌入空余的左手,再次抵住他的攻击!

两次攻击都被挡住,五条悟反而笑得更狂了,像是见到了极为可笑的事,完全抑制不住的笑声断断续续从他的喉咙里冒出。

“哈哈…哈哈哈!”

他忽地凑近了脸,灌输的力道同时一点点增大,用嘲讽的视线紧盯我因力道被压制而开始颤抖的双手。

在能量相互对撞持平之后,我们所比拼的就从能量数额变成了自身的力道。

“和我比力气?”

他嚣张地咧开嘴角,原本紧握的拳头倏地张开,紧紧扣住我的五指,呈碾压式逐渐逼近我的领地。

双脚踩着的干裂土地不断下陷,在彻底塌陷之前我骤然往后下腰,双手就他紧握的力道弹起双腿,趁他偏头躲避时反拧双手挣开束缚纵身后跃。

五条悟不在意地甩了甩手,再次消失在原地。

再次骤变的风向迫使我在落地后即刻蓄力弹起,霎那间,芒刺在背的紧迫感迅速占据我的全部感观,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使用念能力召唤出达摩克利斯。

镶满诡异头颅的柱子撞破地面出现在我面前,与此同时,五条悟隐藏在视线死角的右手彻底暴露出来,指尖已经汇聚起威力炸裂的绯红能量。

挡不住!

简短的思绪飞快划过脑海,我强行在空中扭转身体,双脚用力踩住柱壁,整个人如出弓利箭直直弹射出去!

轰!

爆炸性的冲击直接毁灭了柱体。

“出来!”我高声叫道。

土地剧烈地震颤起来,数根镶嵌头颅的柱体冲破地面,数不清的饿鬼头颅瞬间睁眼弹射到空中静止不动。

其中一颗头颅弹射到脚下,我重重往下一踏,下坠的身体立刻止住。

不能停下!

我立刻进入“绝”,同时飞快踩在这些“空中阶梯”上面,每踩过一枚头颅都会有大量头颅挡涌到我的身后挡住五条悟的视线。

血肉被爆炸粉碎的声音在身后接连不断地响起,我看也不看一眼,不断踩着它们往前一跃,躲在破旧平房的后面。

最后一波挡路的头颅被轰炸干净,五条悟看着完全不见人影的街道,渐起的大风灌得制服鼓动起来,猎猎作响。

日光从头顶打下来,额前碎发铺成灰暗的阴影盖住神色不明的双眼。

双手平举,食指与食指相对,拇指与拇指相对,合成一个近似黑桃的手势。

“术式顺转——”

危机感乍起,我脚下瞬间蓄力,拔腿就往更外围的方向冲去!

“苍。”

空间被极度扭曲后形成惊人的能量漩涡,眨眼就连续毁灭了整整一圈的建筑,甚至土地都被硬生生往下吞噬了两米深,形成惊人的圆形沟壑。

即使破坏了周围一圈的建筑,还是没看到人影,五条悟踩在圆心处,不耐烦地用鞋底碾着小块的碎石。

“真会躲啊。”

唇角轻扬,吐出威胁的话语。

“对了,听说你住在十一区?”

随意找了片废墟,足以被称为黑洞的庞大能量瞬间从指尖激射出去,径直碾压出去十几米,产生的超高温顷刻便让所经之处化为漆黑的枯寂。

“这个能让你的家也化作灰烬哦,所有,都会消失得一干二净。”满怀恶意地扫视着所有可能藏身的位置,“要试试吗?安娜?”

……?!

我的瞳孔骤然放大,几乎是下一秒就将念力凝聚在脚底,直冲而出!

“五条悟!”

他猛地扭头挡住我的攻击,与我视线相对。

“骗你的~”

伴随甜腻的语调一同袭来的,是灌满咒力的猛烈攻击。

我双手立刻缠上他的手臂,用力撑起身体躲开,象征死亡的灼热直接同我擦身而过,余光还能看见空气被高温蒸腾造成的扭曲视觉。

停滞在空中的双腿瞬间蓄力弹起,直冲他的脖颈而去,他立刻向后弯折腰肢,同时出手握住我的脚腕,用力往下一砸!

哐!

双手凝聚了浓厚的念,直直砸入地里,灰尘起伏中另一只脚灌满念力用力踹向他的手臂!

念力与咒力再次汹涌地碰撞在一起,荡起的冲击迅速往四周扩散,握住我脚腕的力道微微一松,立刻抽出脚腕纵身后跃。

“怎么会毁掉你的家呢。”五条悟捂着脸,哂笑出声,“毕竟我还要带着你的尸骨——”

银白的发丝在空中微微一荡,紧接着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就在我的面前,右腿高高扬起!

“去祭拜——”

高高跃起躲过他的横扫,双手往下试图按住他的肩膀,被他敏锐地后撤避开,指尖再次凝聚起绯红的能量。

这次精确地对准了我!

轰!

又是无数柱子拔地而起,我立刻踩住柱壁用力一跃,躲开这道致命一击,再连续几下拉开距离,半蹲在房顶紧紧盯住他的动作。

五条悟也不在意,仰着脸,继续说着之前未完的话:“那个叫什么,岳父?”

我冷静地看着他,自己要说这种话,刚说完却又一副受不了的模样:“哇,好恶心。”

虽然根据说话方式看起来像是恢复了正常,但仔细观察,他的瞳孔仍旧被杂糅了疯狂的灼热全然占据,就连笑容都比平常更加狂妄。

“对了,你好像还没见过这招啊。”

死亡迫近的惊悚感陡然抓紧我的心脏,躁动的念力立刻聚集在脚底提升最大速度,奔跑带动的风急促地刮过我的耳发,又迅速朝后涌去。

死亡,还是死亡。

“我练了好久哦。”

我继续加快速度,身后五条悟的声音像是附骨之疽一般紧紧粘着摆脱不开。

“你听过吗,领域?”

他的声音终于停在了某一处,死亡抓紧心脏的惊悚感更盛了,我彻底放弃了所有防御,尽全力提升速度!

“领域展开——”

我凝出念剑,面无表情地在手臂割出一道极深的伤口,飞荡在周围的饿鬼头颅立刻涌上来吞掉鲜血,深红色的眼珠瞬间扩大,失常的神志驱使它狠狠朝我一击!

毫无防御的背部硬吃了一次重击,但新增的加速度让我比之前更快了。

突然,死亡的紧迫感消失了。

心中顿时敲响警钟,原本全部凝聚在脚下的念力瞬间回归全身各处,下一秒,五条悟的身影直接出现在我的左侧,高高扬起左腿。

“骗你的~”

结实的长腿凶狠地踢中我的腰际,整个人立刻不受控制地飞入右侧的废墟!

念力护住了被踢中的地方,没有受什么伤,砸入废墟的瞬间双手撑在地上用力弹起身体,恰好躲开紧跟而来的绯红能量。

掀起的庞大尘土掩盖了我的身影,踩着墙壁凸出的砖块三两下攀上房顶边缘,像壁虎一样紧紧伏在外沿。

刺眼的光从五条悟所在的位置亮起,比之前更加庞大的能量团顷刻就聚集完毕,我绷紧了身体,正准备往右躲开的瞬间——

天空骤然黑暗下去。

所有建筑如同被大雨淋湿的沙土一般,软软地往下塌陷,逐渐变成深黑无光的诡异空间。

就连干裂的土地也变成了漆黑的软泥,裹挟着我不断下沉。

而五条悟,消失了。

【既然已经拿到倒数第二块碎片了,为什么不回去】

黑泥冷漠的电子音陡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你忘记自己的目的了么】

我怔了半秒:“……已经是倒数第二块了吗?”

收集进度有这么快吗?

已经很久没去看过圣杯的拼装情况了,但是隐隐感觉不太对劲,印象里应该还有一小半没拼完才对。

【是你忘记了】

即使是电子音,也能精确感应到它话语里的恶毒。

【父亲的份量在你心里不过如此】

“不可能!”我震声反驳,“我不可能会忘记!”

异空间里的情况被黑泥直接传输进我的脑海,画面里显示的圣杯的的确确只剩最后两块碎片。

其中一块就是我身上这枚从五条悟那里拿过来、还没来得及放回去的碎片。

……

怎么会?

我明明记得没有这么快!

没有给我更多思考的时间,周围的画面骤然一变,漆黑的空间被无形的震荡扭曲漾开,清晰的景象覆盖了这片诡异。

这是……?

我略带茫然地环视周围的景象,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

【这是你的记忆】

黑泥的声音渐渐隐没在我的脑海深处,越来越远。

【你要好好寻找】

【最后一枚碎片,就在你的记忆深处】

嘎吱。

远处的巷口突然传来脚步声,我猛地扭头看过去,整个人如遭雷击,直接定格在原地。

眉眼熟悉的黑发青年怀里抱着一大袋面包,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神却又是平静的,与肮脏的流星街格格不入。

踩着稳重的步伐向我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

与我擦肩而过。

……

……

眼前忽然一片模糊,眨眼,顷刻间泪流满面。

温热的眼泪浸入唇角,化在嘴里,抿出苦涩咸湿的味道。

“……爸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