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4章 梦02

第54章 梦02


清晨五点的流星街是昏暗的, 却并不沉寂,各个角落都有窸窸窣窣翻找垃圾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对若无其事走在街道上那个人的窥觑目光。

然而仅仅只是窥视, 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敢光明正大抱着面包走出来的人, 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不认识他的流星街人还在等其他人率先出手, 而认识他的流星街人已经收回视线,继续翻找垃圾里的可利用物。

对于暗藏在街道两侧的隐晦观察, 安没有投去丝毫的关注, 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着。

前方右侧的巷口忽然传出一声低沉厌恶的骂声“怪物”, 然后一个衣衫褴褛的成年人从巷子里走出来,飞快消失在街道拐角。

步伐微微一顿,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安改变了原来的方向, 朝那条小巷走过去。

鞋底踩在水坑里时发出啪嗒的声音,暗黄的污水溅起, 腐烂的酸臭味不断从巷子里传出来。

在黑暗狭窄的小巷角落,一道小小的身影抱膝蜷缩在幼童的尸骨旁边,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具尸骨。

似乎是听见水声,她抬起头, 露出了脸。

安的呼吸一窒。

他曾经离开过流星街去到其他地方, 本意是想找找有没有回去原来世界的办法, 但是误打误撞地去了一片隐秘的森林。

那是世界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地方, 里面生活了许多相貌不同寻常的人类, 他们称自己为异人。

每种异人的进食方式也不同,甚至有以阳光为食的。

而这种异人生活的地方日光会非常微弱,因为在投射下来的瞬间就会被种群吞噬大半。

异人通常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能力, 和吞噬的食物种类有关。不是念能力,是出生就拥有的,天生的能力。

现在他所看到的这个孩子,眼睛和嘴巴的位置都是黑漆漆的空洞,长相完全异于常人。

安猜测……这孩子可能是异人。

虽然他当时在那片森林里没有看到这种长相的异人,但是异人也说他们并不是全都生活在同一片森林。

有可能这孩子原本生活在另外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流星街,可能是被丢弃的,也可能……

是逃跑的拍卖品。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安已经猜测了这孩子所有遗落在流星街的可能,脚步一动,向她接近。

那个孩子没有反应,安冷静地想道。

既然对成年人类的靠近没有抵触感,可以排除曾经被虐待的可能性。

走到她面前站定,然后蹲下身,和那对黑色空洞对“视”,他露出一个笑。

“要吃吗?”指了指自己怀里的面包。

那孩子呆呆地“看”着他,黝黑的嘴巴微微嚅动,:“要、吃、吗?”

嗯?

这种反应安很熟悉,他以前遇到的异人也不会说大陆通用语,通常都是他说一句,他们跟着学一句。

应该从前是被关起来的,从来没有接触过人类。

安再次在心里确定了这个孩子的过去。

他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吃。”

然后拿出一块面包,从最上面撕下一块,咀嚼片刻咽下。

她好奇地接过了面包,掰下一小块,送进黑色的嘴洞里,腮帮子小幅度地动起来,喉咙一动,咽下去。

紧接着小脸就皱成一团,似乎不能理解食物进入肚子的感觉,连忙把面包塞回给他。

用力摇着头,嘴里却说:“吃。”

是不会说“不”字,所以才一边摇头一边说吃?

安心领神会:“不吃?”

她摇头的动作顿时卡住,瞬间领会安的意思,改成用力点头:“不吃!”

顿了顿,似乎发现自己的动作和语言不匹配,又摇起了头:“不吃。”

“噗。”安无奈地用手按住额头,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

孩子:“?”

歪头“盯”着他。

安单手托着自己的下颔,手肘支在膝盖上,含笑看着这个孩子:“要跟我走吗?”

“要、跟、我、走、吗?”她没懂,只是重复了一遍。

唔,要怎么说呢?

他想了想,把怀里的大袋子放在旁边的铁皮箱上面,然后伸出左手指着自己:“我。”

右手放在她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像触碰春天柔软的花一样温柔:“保护。”

左手再调转方向,指向她:“你。”

她愣愣地仰头“看”着他。

不懂“保护”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个温柔的动作就已经把所有正面情感全都传递给她了,让人忍不住想要陷进去。

“保护。”她使劲往下点头,主动把自己往他的掌心送,“保护!”

安失笑地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把后者戳得微微往后一仰。

四周暗极了,但他的眼睛却像从日光的河流里淌过一般明亮,暖意融融。

“来。”他把手摊开,放到她的面前。

她垂在身侧的手轻轻一动,缓慢地抬起手,放进他的掌心。

用力握紧。

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抱着面包,一步步走出了这条黑暗的小巷,去往流星街。

……

……

天空突然一暗的瞬间,五条悟就发觉不对劲了,凝聚的炽热白光逐渐熄灭,化作一道青烟消散在掌心。

周围的建筑全都像烂泥一样融化在无边的黑暗中。

【既然已经拿到倒数第二块碎片……】

看不见人影,却能听到那个家伙和她的对话声。

胸口依旧燃烧着余怒,抬起手,指尖对着她声音出现的位置,停滞许久,又猛地收手握紧拳。

他冷漠地垂下眉眼,神色不明。

收手是因为……

这种行为无异于偷袭,让他不耻。

周围的环境陡然一变,他出现在一条破旧的街道上,安娜就站在他的旁边。

倏地伸手——

径直穿过了她的身体。

就像很久以前在外场村的那次一样。

对话声停止在最后一句【记忆深处】,她的神色迷茫又恍惚,话音刚落,背后的巷口就响起了脚步声。

安娜猛地扭头,看清来人的瞬间直接僵在原地,双眼愣愣地盯着来人,就连那人走到面前了都不舍得眨眼。

直到与她擦身而过,眼里忽然积起朦胧水雾,迅速凝聚成湿润的液体,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潸然而下。

“……爸爸?”

五条悟双手插兜,沉默看她跌跌撞撞,跟上那个男人离去的方向。

“安?”

“老头子?”

她快步跑到男人的身边,双手伸直拦住对方的去路,却毫无用处,那个人直接穿了过去。

……

嗤。

这是什么黑色幽默。

他碰不到她,她又碰不到她父亲。

五条悟笑了一下,甚至带了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随意扫了一眼她现在的神色,脸上的笑容一顿,渐渐消失。

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他,安娜就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安走进小巷,半晌后又领着一个小孩子走出来。

那是过去的她。

……

像被狠狠踹了一脚的大狗,即使没有嗷嗷哀嚎,也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震颤人心的难过。

是轻轻触碰一下,都会忍不住发抖的难过。

如同暗流涌动的汪洋,想要颠覆一切,又被死死压制在平静的表面下,悄无声息地崩溃。

“安……”

安娜狠狠哆嗦了一下,踉跄着追了上去。

“爸爸……”

逐渐远去的男人无知无觉,只是低头对牵在手心的孩子浅笑,耐心地一点点教说话。

“你回头看看我呀?看看我……”

她呜咽着,终于哭了出来。

五条悟揣在裤兜里的手一僵,几不可察地,微微一动。

……

……

安把带回来的孩子照顾得很好,她也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大陆通用语。

非常听话,性格也呆呆的,每次听见陌生人说话,总是会下意识地先学习一遍。

安一直“小孩”、“小孩”地叫着,突然有一天下午,他们坐在一起休息,才猛地想起自己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他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看向她。

小孩依依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玩具,想了想:“埃。”

“是名字哦,不是回答我。”

她回答的时候会说“埃”。

小孩苦恼地用手托着脸:“名字好像,也是……不记得了。”

“哪有叫埃的啊。”安合上书本,认真看着她,“要不要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和我姓,怎么样?”

她无意识张开嘴,弧度上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嗯!”

他弯起眉眼:“我姓‘安’,大陆通用语翻译出来的对应的名字很拗口,所以干脆就叫安了。”

“你也和我一起姓‘安’,就叫安娜吧,很可爱的名字。”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噗嗤噗嗤地笑了起来:“如果我能带你一起回家的话,说不定会有人问你,‘小朋友,你是外国人吗’,到时候你就说……”

“我是流星街人。”她从善如流地接话。

“额……”还堆在喉咙里的话顿时卡住了,他挠了挠头发,说道,“好吧,也没错?”

“安娜。”她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开心起来,仿佛有粉红的花朵围绕在周围,“我叫安娜!”

安也被她的情绪感染得笑了:“这么开心吗?”

“嗯!”用力点头。

“好吧,你是安娜,我是安。”他目光温柔地看着她,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要叫我爸爸哦?”

“……爸爸?”她不解地学了一遍,摇头,“安!”

“不是安,是爸爸。”

“安!”

“……安娜,没有礼貌哦。”

“有礼貌!安!”

他佯装生气地皱起了眉,她害怕地缩了缩脖子,还是固执地“看”着他:“安……是安!”

绷了半天表情也没吓到她,反而看起来更坚定了,安只好妥协了:“好吧,就叫安吧。”

她得意地咯咯直笑,把身边的玩具推到安面前。

“安,陪我玩。”

“嗯……可是我想看书,不想玩积木啊。”

“喜欢安,陪我玩。”

“啊这……”

“拜托,拜托。”

“好吧,就玩一小会儿,知道吗?”

“嗯嗯。”

作者有话要说:  挠头,上一章安娜受伤的只有割自己一条伤口喂血给召唤物,因为第一次接触领域没有防备。

知道大家对猫猫的做法很气愤,但是现在暂时不能让他们打架了,要走安娜的回忆线了,后面是感情转折的关键,对不起(流泪)

-

我努力码字,看看晚上能不能再更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