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67章 晚冬06

第67章 晚冬06


那股无法吸收的力量后来又陆续苏醒了两三次, 但就如我想的那样,被包裹起来以后就无法再对我造成影响了。

仿佛隔着玻璃看孵化箱里的蛋,仅仅只是知道里面有新的生命反应。

天气越来越热, 诅咒进入爆发期, 五条悟再次过上了全国到处跑的出差生活。偶尔他会带上我一起, 美其名曰放松心情。

一开始他是在和我玩儿联机游戏的时候随口说的,我偏头看了他一眼, 结果屏幕里控制的小人被敌人趁机砍了一刀, 血条瞬间减半。

这家伙立刻得意洋洋地冲我笑, 还特意控制自己的角色跑到我面前晃了一圈,炫耀自己的满血。

我砍死了偷袭的敌人,在五条悟的角色晃悠到攻击范围内时,顺手也给了他一刀。

可惜游戏设定是不能攻击队友的, 我除了他不满的抱怨以外什么都没得到。

话题突然中止,本来以为这事算是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几天后他真的把我带出去了。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需要放松的……

不过……

被他带着到处乱跑之后,我就很少再长时间陷入自己的思绪了。

……

………这算好事吗?

我不知道。

……

车窗外挺拔的树不断飞速后退,黄昏的火烧云把天边染出绮丽的红霞,映得整面车窗都变成了微红的颜色。

“这次是久石啊——总感觉很久没见了——身体已经好了吗?”

五条悟坐没坐相地倒在椅背上,双手环胸, 歪头看着正在开车的人。

已经完全习惯被叫错名字的久保:“是的, 五条先生。”

“欸——你变得无趣了啊。”五条悟失望地说, “被叫错名字都不反驳了。”

……原来以前都是故意的吗?!

久保满脸麻木:“呵呵……”

“笑得好刻意啊, 不会是在心里偷偷骂我吧。”

“绝对没有!”

“哈哈, 就算心里骂我也没关系哦,不过千万不要被我发现了。”

“——真的没有!!”

不想再被五条悟抓着不放,久保率先扯开了话题:“安娜小姐盒子里的……是宝石吗?”

我低头看了一眼:“不是, 是液钛矿石。”

未经雕琢的水蓝色矿石晶莹透亮,在阳光下折射出隐隐的彩光,不知道的人的确会以为是宝石。

“液钛矿石?……没听过的名字呢。”久保颇感意外,“是新发现的珍稀矿石吗?”

“简直比宝石还要漂亮啊。”

价格一定相当昂贵吧?难怪会随身携带。

久保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减慢车速驶入乡道,看着前路的同时开口:“而且这个颜色好眼熟——”

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到底哪里眼熟,视线扫到坐在后排的五条悟,眼里倏地一亮,笑呵呵地补完了后半句。

“——对了,很像五条先生的眼睛。”

车里的气氛忽然一滞。

五条悟本来是单手支着下颔的姿势,双腿交叠架在一起,懒洋洋地盯着久保,想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好坏。

然而这句话一出,他脸上的笑意微敛,目光缓慢地朝我飘了过来。

若有所思地看向我手里的液钛矿石,片刻后,唇角的笑容越拉越高:“真是说了不得了的话啊——我居然完全没想过——是吗,很像吗?”

久保完全没察觉到不对:“是啊,很像啊。”

“没问你。”五条悟不紧不慢地把眼罩勾下来,露出那对蔚蓝剔透的眼睛,“很像吗?——安娜。”

久保:“……”发生了什么??

我转头对上五条悟的视线,回想起当初见到这双眼睛时的心情。

那种……

想要独占的心情。

“……很像。”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眼睛,和液钛矿石深幽的颜色无比相似,却又更璀璨,更绮丽,完全凌驾于它之上。

“但比它更美。”

这种话根本没法让他心情变好,不过他表面仍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模样,“我可没问这个啊。”

“所以你是因为这些东西。”他指了指液钛矿石,然后反手指着自己的眼睛,“才注意到的——”

“是么?”

面对他的问题,我直接承认了:“对。”

我对液钛矿石有执念,会关注所有与它相似的宝物,所以我的收藏品里有无数蓝色系的宝石。

如果。

我说如果。

五条悟的眼睛不是蓝色,哪怕再漂亮,我也不会产生更多的想法。

就像同为七大美色的火红眼,我对它们丝毫不感兴趣。

“如果你的眼睛不是蓝色……”

声音骤停,他的食指抵在我的唇上,止住了后面未出口的话。

“不要说了。”

他脸上依旧是笑着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却没有笑,反而能看出些许冷淡的神色。

“我不想听了。”

吱呀——

久保突然踩了急刹车。

五条悟放下手,目光一转,朝驾驶位看过去,后者登时头皮一紧:“五条先生,已经到目的地了……”

为什么他总是会遇上这种恐怖的场面啊!久保在内心疯狂咆哮。

他就不应该开口!

不开口就不会变成现在这种场面!

怎么想都是因为他那句话吧——救命啊,他不会被迁怒吧?!

幸好五条悟的视线很快移开了,打开车门径自下去了。

此时车内只剩两个人,久保的眼神不断通过后视镜往后瞄着,太明显了——

“你在看什么?”我直接问道。

偷瞄的动作被发现了,他尴尬地笑了一下,眼里闪过犹豫,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小声问我:“安娜小姐……五条先生是替代品吗?”

………替代品?

“……为什么这么觉得?”

“嗯?您不是说因为和液钛矿石颜色相似,才注意到五条先生的眼睛吗……”

久保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不忍心,总之心情十分复杂。

“这样的话是替代品没错吧……”

听了他的话,我短暂地陷入思考。

的确,最开始是因为五条悟的眼睛和液钛矿石相似才会注意到,然后发现它们比液钛矿石更美。

很漂亮,是世间罕见的漂亮,澄澈而璀璨,仿佛所有星光都藏匿其中。这样的眼睛,我大概再也不会遇见第二双了。

所以我想要,想让它成为独属于我的收藏品。

不过到后来。

想要的就不仅仅是眼睛了……

突然,我身侧的车门被人打开,五条悟弯下腰,笑得凉飕飕的:“哇喔,完全坐着不动啊——怎么,是想要我抱你下来么?”

然后看向久保,笑容顿时一垮,“喂,你,不下去放帐,是想死吗。”

久保:“……这就来!!”

我侧身下车,热浪立刻扑面而来,连呼吸都染上了几分灼热。

视线里,久保跑在最前面,然后是五条悟,一身深色制服、动作随意地跟在后面。

也许是发现我没跟上,他站住脚回头了,明明满脸不快,又没法放着不管。

我慢吞吞地走着,靠近他身边也没停下,在即将超过他时,被他一下子握住手臂。

“不打算再说点什么吗。”他的眼角微微耷拉着下垂,每个毛孔都在向外诉说着不高兴,“——不管怎么看,都是我更特别吧。”

我抬眼看他,细密的睫毛挡住了他眼里的神色,但是不用看都知道会是什么。

“……的确是因为相似才会注意到。”

他没说话,但是握着我手臂的力气稍稍收紧。

“但是后来……”

那双一半是苍穹、一半是深海的苍蓝色眼眸,存在于这个人身上的时候,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特别的存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双眼睛在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或者是单独挖出来,都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

只有他。

只有五条悟才可以。

“我发现……”

想到当初差一点杀掉他时的心情、那种即将得到的兴奋,我微微失神。

“……你本身才是独一无二的。”

五条悟倏地抬起眼皮,直直盯着我,眸子里情绪涌动。

忽然,他唇边扬起一抹肆意的笑,倾身低头,正打算说点什么——

“五条先生!帐已经放好了!!”

远处,久保大声地打断了他。

五条悟:“………”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挣开五条悟的手:“过去了。”

走了两步,听见身后传来他不爽的声音。

“真烦啊,想把那家伙扔出去……”

这次的诅咒诞生在市中心,被困了好几个人质,等全都处理完毕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暗红,远处的山脉描了一道赤边。

顶着五条悟似笑非笑的眼神,久保强作镇定地把车开到另一个目的地,然后自己火速离开了。

只剩下我和五条悟两个人。

“为什么来这里?”

“——因为祓除诅咒的地方离这里很近嘛。”

我看了他一眼。

从刚才开始就莫名其妙地兴奋,还专门把眼罩换成了墨镜,现在更是答非所问。

“……你觉得你说的话有逻辑吗。”

“唔,好像真的没有呢。”

“…………”

“欸,别在意这些啦。”五条悟推着我去了一家民宿旅馆,“等下带你看个特别的东西。”

洗完澡出来时夜幕已经彻底降临了,闷热的空气逐渐退却,舒缓的山风连绵不绝地吹拂过来,带来丝丝缕缕的清凉。

我吹了会儿风就关窗了,正巧这时背后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五条悟换了一身休闲的打扮,连墨镜也不戴了。头发还是湿的,细看还有些微的水汽。

“已经洗好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出房间,“要走了噢~”

“等一下,液钛矿石还没……”

“放心啦——不会丢的。”他忽然弯腰倾身过来,冲我眨了眨眼睛,“很快就回来了,别带它了吧,不是有比它更漂亮的东西在吗。”

我晃了晃神,瞬间被他带去另一个地方,四周全是树林,中间是一个小型峡谷。

“五条悟——”

“嘘。”他压低声音,指着我身后的位置,“小声点噢,那里都是人呢,会被发现的。”

我回头看去,在十几米外的地方有一座竹桥,上面站了不少人。

“这里本来是不可以进来的,只能像那样站在桥上。”他的心情格外愉快,还有说不出的孩子气,“所以我们是偷偷进来的哦。”

“……我只给你五分钟。”

“十分钟,十分钟就带你回去。”

他左顾右盼像在寻找方向,忽然用手盖住我的眼睛,失重感骤然传来,耳边风声呼啸而过,然后是他带着笑意的声音——

“找到了。”

挡住视线的黑暗骤然消失,几道光点划过视线,我看清眼前的景象,一点一点地,睁大了眼。

寂静的树林间,聒噪的蝉鸣格外清晰、自四面八方响起,似乎还混杂了蟋蟀尖锐的振翅声。

漫天都是若隐若现的莹黄色光点,从湿润的泥土里颤颤悠悠地向上腾起,来回萦绕在灌木丛间,然后越飞越高,绕着树干四处漂浮。

仿佛天地倒转,银河倾泻,无数星火流光携着温柔的光晕自夜空坠下,盛开一地芳华。

五条悟身形一晃,突然出现在密集的光点中间,惹得那些光点慌乱地四散开来。他叉着腰,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坏小孩,乐得哈哈大笑。

几粒慌不择路的光点靠近了他的头发,然后牢牢抓在上面不放,光芒忽大忽小地闪烁,在他的发梢间点缀出几分璀璨。

我扶着身侧的树干,仰脸看漫山遍野的荧光,一粒光点停留在眼前,上下浮动,我几乎能看到它不断振动的翅膀和持续发光的尾部。

“怎么样,要不要过来。”

五条悟就站在这片耀眼的荧光中,晚风轻轻拂动他的发梢。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无所顾忌的少年时代,笑得肆意又张扬。

然后,冲我伸出手。

“——过来我这里。”

星星点点的荧火倒映在他的瞳孔里,逐渐洇出浅黄的色彩,给原本冰凉的幽蓝染上适宜的温度。

就像站在光里。

……

……可是……

……

……过去?

扶住树干的手忍不住缩紧,轻松的心情开始下沉。

但还没等我做出逃避的举动,五条悟直接出现在我面前:“抱歉,刚才有点兴奋了——应该是我过来才对。”

然后带着我瞬移到刚才他站的位置,低头问我,“没有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我的注意力立刻被不同于之前的绚烂光景夺去,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回答他的问题。

“……没有,没有看到幻觉。”

“那就行了。”他偏了偏头,原本停留在他头上的光点立刻飞走了。

我的视线跟随着那几粒光点飘走,越飞越远,在看不见它们的踪迹时,又缓缓回到五条悟的脸上。

他正抬头看着那些上下起伏的光点,发觉我的视线后低头看过来,长睫微阖,细碎的光从苍蓝的瞳孔里扩散开来,落进我的眼里。

“怎么了?”

呼吸忽然一顿。

我心里涌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转瞬即逝,快得抓不住,比蜻蜓掠过水面时泛起的波澜还要轻。

可我隐隐约约地,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产生裂痕的声音。

像玻璃……又像金属……

“……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了。”

“嗯?什么声音?”

“像是……产生裂痕的声音……”

五条悟环视了一圈,没发现异常,认真地听了一会儿:“没有噢,我没听到,你确定听到了吗?”

我集中注意去听,却没再听到了:“……刚才有,现在没有了。”

“欸,我也想听啊。”

他晃了晃脑袋,不甘心自己没听到,裤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不情不愿地摸出手机查看讯息,然后——

“嗯??”

我好奇地看过去。

“久保那家伙辞职了啊,真意外,不是合作的还挺愉快的么——反正我是挺愉快的啦。”

五条悟翻阅着新收到的消息,“接任他的人——伊地知洁高,毕业于东京咒术高专。唔,小我两届,但是感觉完全没听过啊。真的是那里毕业的么?”

我看向右侧的风景,再往前百米左右有一处浅浅的小型山谷,里面到处都是漂浮的荧光,悠闲地徘徊在半空中,时隐时现。

身旁五条悟还在嘀嘀咕咕地抱怨着,我又开始思考之前听到那道裂痕声到底是什么。

按理说这种只有我听到的声音极有可能是幻觉。

但是……

我又无比确定自己真的听到了,只是暂时不清楚那是什么。

“要回去了吗?”五条悟收起手机,问道。

我回过神:“嗯,回去吧。”

他从衣服里摸出墨镜,稳稳架在鼻梁上,嘴角勾起一抹游刃有余的笑。

“那就走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