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章 白毛男人

第2章 白毛男人


我慢慢从桌沿滑下去,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真漂亮,我喜欢你。”

毫不掩饰的仰慕语气似乎让男人的心情好了一点,他拉长嗓音“嗯——?”了一声:“喜欢我么?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是完美的。”

我环视了周围一圈,黑泥不知道什么时候主动消失了——是在暗示我可以有私心吗?

“把你的眼睛送给我吧。”我挪步朝他靠近,忽然想起老头子教导过的礼貌,“请问可以吗?”

“眼睛吗?不行呢。”

得到拒绝的瞬间,某个音节几乎要从我的喉咙冲出去。我下意识掩住了嘴,后退两步拉开距离,移开视线不再注视他的眼睛。

不行,还没有涉及底线,不能用,要忍耐。

“你刚才有杀意,是想攻击我吗?”

他支起一条腿坐着,手臂搭在膝盖上。突然眼神一亮,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对着我晃了晃,“对了!手伸过来,快来快来~”

我犹豫了下,走过去,同样伸出手掌试探性靠近他。奇怪的是在间隔几厘米的距离时再也接近不了了,用尽全力也无法靠近分毫,就像有一堵无形的壁垒挡在中间。

“看,你碰不到我哦~”他上扬的声调里写满了开心,“我们之间隔着‘无限’,越靠近我你的速度就越慢,所以你的攻击永远打不到我。怎么样,厉害吧?”

攻击永远……打不到?

他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我的手:“相反的是,我可以碰到你……顺带一提,你应该不会对我抱有‘不打女人’这种错误认知吧?”

庞大的能量在他另一只手的指尖汇聚起来,能量周围的空间被无限排挤以至形成了微弱的扭曲。那团绯红的能量包裹着剧烈的爆炸威力,人类肉体如果碰到绝对是直接灰飞烟灭的惨状——而我正被他紧紧抓住无法动弹。

……现在是该紧张吗?还是害怕?

我愣了一秒,没能做出应有的反应,视线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他的眼眸看去,脑子里还在想些有的没的——

不高兴的时候更像冰冷的宝石了。

他的脸上勾起一抹傲慢的笑,“术式反转——”拖长的语调猛地停顿,像看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般瞳孔微不可察地颤抖了刹那,指尖高速旋转的能量团竟然轻飘飘地消散了,就连紧抓着我的手都松开了。

我回过头,什么都没发现。

揉了揉被抓得有点痛的指根,我按住床沿缓慢靠近,停在无限的边缘蹲下身,继续我刚才没说完的话。

“那你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什么都可以,作为交易条件——你的眼睛……”

他立刻回神,不耐烦地微微眯起眼,整张脸刻意凑近我几分,语气极为不爽地打断我:“哈——?你是听不懂吗?我说过不行了吧。”

啊,交易也被拒绝了。

看来真的很珍贵,这不是让我更想要了吗?

想起他刚才说的无限,我换了个问题:“你刚才说越靠近你的速度越慢……那么非直接的、诅咒性质的攻击能伤到你吗?比如中招以后会直接在你身体出现伤口的那种。”

“哦?”他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了,“直接在我身体出现伤口的话,应该能伤到我吧,无限只是扭曲我周围的空间,而不是扭曲我体内空间。不过就算会出现伤口,我也能用反转术式立即愈合。”

“……就算能愈合伤口,”我的胸腔深处忽然涌现出一股奇异的快意,脸上的肌肉被拉得很开,仿佛笑容咧开到了耳根,“直接从体内被炸开花的话,也会死吧。”

……

我们之间的空气似乎凝滞了片刻,勉强降温的氛围眨眼间便高速升温。

他立刻就明白了我的言下之意,眼神变得极为古怪、瞳孔无意识放大了些许,一瞬间混杂了疯狂的灼热便迅速占据了整个眼瞳。脸上的笑容越扯越大,意味不明的古怪哼笑不断从喉咙里发出。

兴奋,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兴奋!

“这么说的话你能做到这种诅咒,对吧?——我开始喜欢你了。”他一把抓过我的手、缓慢地按在了他自己的胸口上,像个疯狂的亡命之徒,“来试试看吧。看看是你先把我炸成碎片,还是我濒临死亡学会更深层次的东西。”

他是认真的。

我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这点。手掌下方快速震颤的心脏仿佛一个宣战信号,踏上沙场的战士锤击起视死如归的浑厚鼓声。

他在兴奋,在战栗。

糟糕了……

本来是想用死亡威胁他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更糟的是——

我好像也有点兴奋起来了。

我下意识拽紧了他胸口的衣服、努力想要压制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渴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慢绵长地吐出……好像此刻身体里流动的不再是鲜血,而是让人心悸的贪婪。

纯棉的布料在我手心被反复揉搓、褶皱的痕迹翻新了一遍又一遍,眼前那截修长白皙的脖子滚出几道青筋,有某种野兽的本能在我的骨血里翻腾嘶吼。

想要肆虐、破坏,再狠狠掠夺。

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清晰地看到那双剔透的眸子里映入的我——眼白处细密的血管开始消失隐匿,深棕色的瞳仁逐渐被纯粹的黑吞没侵染、再紧接着朝四周扩散。

不行,还不行。一旦我的眼睛被纯粹的黑色占据全部空间,事态就控制不住了。

我的理智试图阻拦自己,同时情绪又为那股毁灭的欲望而动遥视野中原本清晰的画面逐渐模糊不清,连面前这人张扬的笑也快要隐没在越发接近的黑暗里——

【规则已传输】

熟悉的电子音突然在我耳边宛若平地一声惊雷,我立即清醒过来,推开他的手往后窜了好几米坐在地上。

看出我清醒了,白发青年单手支着下颔,心情烦躁:“嘁。”

太险了,差点就……

我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一步步挪回沙发,啪唧一下整个人直挺挺陷进去。

“我只是离开检查一下规则,你就差点搞出事。”黑泥浮在半空,慢慢吞吞飘过来指责我。

“没办法嘛。”我头也不抬地说,“本来长得就很漂亮,还说让我随便动手炸开花也没关系,就算是我也会被引诱的。”

“嗯,因为我是大帅哥嘛。”罪魁祸首洋洋得意。

“是呢,蛮可怕的。”

我一把捞过黑泥放在手里揉来揉去,叹了口气,“还好你把我叫醒了。”

如果真的炸开花,就什么都剩不下了,包括那双漂亮的眼睛。

黑泥从我手中挣脱出去,跑得离我远远的,对上白发青年:“‘规则’你现在知道了,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放弃攻击后还要主动挑衅她,但还是回归正题——你想要什么?”

我也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面对他,“什么愿望都可以哦,比如亿万富翁?”

“我自己就很有钱了。”

“长生不老?”

“不需要哦。”

“也没有想复活的人?”

“嗯——没有呢。”

“如果你能付出足够的代价,逆转时间也可以。”

白发青年沉默了片刻,重新戴上了漆黑的墨镜,连笑意都未曾增减半分。

“没有哦,我没有愿望。”

我仔细端详着他的神色,半晌,什么都没看出来,奇怪道:“什么都不想要,那你怎么会主动出现的?”

他跃跃欲试:“嗯?是有什么特殊的我不知道的规则吗?”

我和黑泥对视了一眼——虽然它并没有眼睛,但很明显的有被注视的感觉,所以就当作是对视了吧——决定跟这个家伙说清楚。

“能来到这里的主要条件有两个。一,你所在的世界有碎片残骸;二,你本人抱有痛苦的情感,包括但不限于绝望、悔恨等等,但这些都是属于被召唤的条件。”

“而你是属于主动出现的,除非拥有我给予的‘通行证’,否则就说明你本身拥有极其强烈的意志,不需要被召唤就能影响这里的磁尝从而主动来到这里。”

“但是现在看起来,你并没有那种意志。”黑泥淡定地接上了最后一句。

我鄙视它:“果然是坏了吧。”

“没有,我刚才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提问1白发青年就像小孩子抢答一样举起了手,“碎片残骸是什么1

“提问1我也学他,举起手后看向黑泥,“碎片残骸是什么1

黑泥沉思片刻,回答道:“就是那种啊,rpg的收集游戏,集齐之后可以召唤神龙然后许愿,没有玩过吗?”

我也跟着点头:“对,就是这样。”

“诶~太没劲了吧,不能说吗?”

我诚实地点头:“没办法啊,你不是正式员工嘛,我们有保密条款的。”

“那你们一共有几个员工?”

我指向黑泥:“老板。”再指向自己,“员工。”

“没了?”

“没了。”

“……这不就只有两个人吗?1他的墨镜下滑了一小截,露出震惊的眼神,“简直比高专的人还要少埃”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高专是什么东西,但总有种微妙的输了的感觉,让人不爽。

我强行解释道:“我们走的是精品路线,贵精不贵多,你是不会明白的。”

他一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样子。

……

硬了,拳头硬了。

黑泥飘过来落在我的头发上,冰冰凉凉的,“安娜,有碎片反应了。”

“明明我才刚回来不久,怎么又有碎片了1

“本来是可以多休息几天的,但是这家伙突然出现了,连带他那个世界的碎片也出现了。”

我逃避现实地把脸埋进沙发软面,隔了一会儿才抬头:“……好吧。”

白发青年突然兴致勃勃出现在我的沙发旁边,“我也要去1

我愣了一下,“什么?你没有被床封印吗?”

“嗯?没有啊,你在说什么。”

“那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没有下来过?”

他费解地歪了歪头,“唔,没必要?”

我想要抓一把头发,结果直接把黑泥抓下来了,然后和它面面(?)相觑:“嗯……行吧,那你就跟着我们吧,中途不想跟了自己随便去哪都可以。反正你只会待三天,三天以后会自动回去的。”

“那就当休假啦,我都好久没有休假过了,超~辛苦的埃”

“真惨,你不会是996吧?”

“不是哦,是007。”

我向他投以致敬的目光。

“对了。”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叫什么?”

他忽地躬下腰,直直贴了过来,和我离得超近,“五条悟。我可是最强哦。”

我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想把他拨开,只要看不到他的眼睛我对美人的抵抗力还是挺强的,结果没碰到就被无形的壁垒挡住了。

……忘记他有这招了。

然后这家伙就一边猖狂的大笑一边捶墙。

“性格看起来超级糟糕埃”我低头问挂在我肩膀上的黑泥,“这种性格我能学吗?”

“不,最好还是不要了。”黑泥拒绝。

终于那家伙笑够了,断断续续问我们:“哈…哈哈,对了,你们是什么啊,诅咒师和奇怪的咒骸?会说话的咒骸我那里也有一只~”

我:“不是哦,你说的这两个完全听不懂。诅咒师和咒骸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装的真够像的……”他又开始笑了,笑了半天发现我没什么反应,才惊觉我可能没有开玩笑,“……喂,认真的?”

“这个世界是我们第一次来,当然不清楚了。”我解释道,“不过一般是由被召唤的人向我们解释……别到处看了,就是你1

五条悟看起来兴致缺缺:“啊,好麻烦啊,我不是休假吗。”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又高兴起来,“当然了,求我的话也会很仔细地告诉你们哦。”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和黑泥商量。

我:“我们收集碎片的时候再好好了解吧。”

黑泥:“嗯,找其他知道的人问也可以。”

五条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