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章 我饿了

第5章 我饿了


后来关于许愿的话题被他轻巧地岔过去了,因为我肚子饿了。

明明进领域之前还是傍晚,出来就变成凌晨了,那个付丧神的领域应该和时间有关。

“嗯?饿了吗?我知道宫崎有一家很好吃的店哦~”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带着我去他口中超好吃的心选美食店,由于地铁零点就停班了,全程都是他拖着我用咒术瞬移。

然后我们就看到已经关门的店铺。

虽然关门了……

“为什么会是甜品店啊?”我不能理解,“饿了不是应该吃饭吗?”

没得到回复,我转身去看,居然看到一只颜色苍白的纸片人从半空晃晃悠悠飘在地上,而且还是五条悟的脸??

……

这不就是他吗!

我震惊:“厉害,真的变成纸片了啊,这也是咒术的应用方法之一吗?”

黑泥残忍地点出事实:【这只是崩溃了然后从三次元退化成二次元纸片人而已】

我蹲下身,看着这个自称最强的纸片人躺在地上流宽面泪,疑惑道:“这么难过吗?”

宽面泪立刻止住了,下一秒从纸片画风嘭地变回血肉身躯。

我冷静指出:“这似乎不太科学。”

【能够跨越世界的人还提什么科学翱

虽然变回三次元真人了,但五条悟的表情还是很丧:“本来超期待的,上次凌晨都有买到,为什么今天会这么早关门。”

我掏出手机查了一下这家店的名字,发现是在宫崎很热门的甜品店,甚至有外地人专门搭乘交通工具过来买甜品。

往下翻了翻,正巧看到有人在说今天关门早的原因。

“啊,因为今天生意太好,卖光了,所以就关门了。”

五条悟:“……”

虽然他没有说话,也因为戴着墨镜看不到眼睛,但感觉他好像又要闹了。

不会哭吧?虽然他刚刚才哭过,但纸片人哭和真人哭完全不一样埃

纠结了几秒,我从衣服的内袋里翻出一只小盒子,从里面拈出一小块被糖纸包裹的手工糖。啪嗒一下把它掰成两半,一半扔进了自己嘴里,另一半悬在五条悟嘴唇上方。

“要吃吗?糖。”

他犹豫了一下,张开嘴,我松开手让糖掉进去。

“不会是打算毒死我吧。”他嘴里包着糖,含糊不清地说着。

我一点点抿着糖,感受它化在口腔里的甜味:“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不是自己也吃了一半吗?你应该看到了吧。”

他开始扯歪理:“说不定是你能免疫的毒而我不能呢。”

“做不到哦。”我想了想,又改口,“不过应该有一家人能做到。”

“嗯?谁埃”

“一家子专职做杀手的,不是这个世界的。”

“喔,好吧。”

糖很甜,外部是奶味混着少许草莓香的硬糖,化掉后能吃到里面浓郁的巧克力夹心。

与其说很甜,不如说是过于甜了,很少有人能接受这种甜度。

没想到五条悟意外地能接受:“唔,挺好吃的嘛,是在哪里买的?”

我还挺惊讶的:“你不会觉得太甜吗?”

“不会埃这不是刚好么。”

我很少碰到和我口味相近的人,又掏出小盒子分了他两颗糖:“不是买的,是老头子专门给我做的,不能分你太多。”

他接过后看也不看就拆开糖纸丢进了嘴里,嚼着糖问我:“老头子?下午就听你提过,你的家人么?”

是打算聊天吗?

这么想着,我盘腿坐在了他的旁边,仰头去看漆黑的天空:“那你呢,杰是你的家人吗?”

我不是很愿意和别人分享重要的人,总觉得说出来以后就不是独属于我了。

如果想问我的话就先说自己的吧,互相交换。

“……”

五条悟把双手叠在脑后,良久,才说了一句:“……他是我的挚友。唯一的一个。”

我把盘腿的姿势改成抱膝后看他,昏黄的路灯离得有远点,看不太仔细他具体的表情,但是语气算得上认真。

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我把下巴抵在膝盖骨上,说:“老头子是我的家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

“……”

谁也没有再说话,气氛诡异地沉默了起来。

十二月的寒风刮过来有点凉飕飕的,还好穿的厚,不会生箔…说起来现代都市好像会有很多诡异传说,会遇到吗?毕竟不是什么科学的世界埃——我漫无边际地随便想着。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还是不说话,但是我憋不住了:“我饿了。”

他腰腹用力瞬间坐起,仗着身高优势俯视我,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笑意:“去吃饭吧?”

“要吃正常的,不要甜点。”

“诶?甜点也很正常啦。”

“我不要。”

虽然下午的时候五条悟说好会请我吃美味,但是宫崎县不算夜生活特别丰富的地方,绕了两条街也只发现几家还在营业的热食店,最后我们选了一家在「食べログ」上面评价还不错的拉面店。

我们面对面坐在角落的位置,点好单后没什么别的事干,我无聊地用手捧住脸盯着他看。看着看着发现他的外套应该不算厚,不会冷吗?

等一下,是外套吗?还是学生制服?

这么一说,我好像都不知道他的年龄。

我好奇地问:“你身上的是自己的外套吗,还是学校制服?你还在上学吗?”

五条悟懒洋洋地摆摆手:“是高专制服哦。”

然后又指了指他自己的脸,“我明明看起来就很小嘛,为什么会怀疑。”

“因为你说工作忙嘛,学生应该不会工作吧。”

“学生也会工作哦,不要小瞧啦~”

“好吧,对不起。”我很自然地道歉了,然后指了指他的制服,“不冷吗?看起来没有很厚的样子。”

“不冷哦。”他把手伸到我面前。

嗯?是让我摸吗?

我警惕地问:“你不会在我快碰到的时候开无下限,然后在我被挡住之后拍桌大笑吧。”

“……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埃”

“你就是有可能埃”

不过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应该不会这么干了吧?

我老老实实伸出手想试试他的温度——

然后被挡住了。

“噗……噗1这家伙捂着嘴直接笑倒在软绵绵的座椅靠背上。

我:“……”

为什么又上当了?

我开始深刻地反思自己,发现主要是因为五条悟没有杀意也没有攻击性,所以他这种纯粹的、玩闹性质的恶作剧我根本分辨不出来。

他笑够了以后重新把手伸出来:“这次不会了哦。”

“不用了。”我拒绝,“其实也没有那么感兴趣。”

“来嘛来嘛。”他张开五指冲我晃了晃,发现我无动于衷后直接握住了我的手,得意地说,“怎么样,很暖和吧。”

真的挺暖和的。

我本来以为是手心特别暖和,用另一只手摸了一把他的手背,也是暖的。

“你里面穿的很厚吗?”

“没有哦,就是普通的衬衫。”

他把手收回去,“吃饭吧。”

嗯??

下一秒老板掀开后厨的门帘,把两碗拉面端过来,态度和蔼地说了“请慢用”之后重新回去后厨忙碌。

我用筷子挑起细细的面条,问他:“是看见老板端碗出来了吗?被挡住也能看到吗?”

“是哦,而且是三百六十度。”

我捧着碗吹了好几下,然后缓慢地吸了一口热汤,慢一拍后想道——那不是和白眼很像吗?

牛骨的底汤熬得很香,拉面的软硬也很合适,不会太硬又很q弹。我慢条斯理地挑着面条吃,时不时用勺子喝一口汤,乍一抬头就看见五条悟的碗已经快空了。

我再看看自己还剩了半碗多的量,默默加快了速度。

五条悟吃完后翘着腿靠在椅子上等我,突然开口说道:“对了,你不是会用咒力吗?”

“嗯?”我含着面条,不明所以。

“我看到了哦。”他把脸靠过来,单手托着下巴看我,“你在那个付丧神的身后,捅它的那把刀——是咒力形成的,但是看不穿你的术式。”

咒力形成的?

我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疑惑地歪了歪头:“不哦,我用的是‘念能力’。”

五条悟重复了一遍我的话,感兴趣地问:“是你们那边的特殊能力吗?”

“算是吧。”我眨了眨眼,说道,“本质是操纵体内的生命能量,也就是‘气’,每个人都有可能学会,只是也会有天赋的好坏。”

“诶~”他看起来相当有兴致,“但是在我看来你使用的是咒力哦,真有意思。”

“咒力的使用不是需要术式吗,我没有那种东西。”

“也有纯粹使用咒力攻击的办法哦,或者将咒力注入咒具之类的。”

我把最后一撮面条挑出来绞在筷子上:“但你说的这两种我都不是啊,我可以用念能力凝成想要的武器造成强力伤害。”

五条悟没说信不信,只是保持着观察的姿势反复看我,最后双手一摊:“的确看不到术式的痕迹呢。”

因为本来没有使用什么术式嘛。

放下筷子,我想了想,收紧并隔绝了全身的气(息),使自己的存在感变得无比微弱。

“……嗯?”

五条悟一怔,双手按住桌子站起来,盯着我的位置,一秒后迈开腿想过来。

“我在。”

他立刻摘下墨镜,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又戴上、摘下、戴上,重复了两次。

“……哇哦。”他最后摘下了墨镜,“肉眼能看到你,但是六眼完全察觉不到痕迹。怎么做到的?”

“是‘绝’,隔绝自己全身的气,让它们不会跑出去,然后再把它们锁在身体里,使存在感变得极其微弱。”

我自觉说得很详细,还建议他尝试,“不是说看起来是咒力吗,你试试能不能用?”

五条悟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闷头尝试了半晌,最后放弃:“不行哦,不懂你说的锁在体内是什么意思,咒力本身就在体内埃”

“就是再把它们关里面一点。”

“嗯——不行呢。”

我安慰他:“没关系,可能是因为你这方面没有天分。”

第二次被人说没有天分的五条悟垂死挣扎:“……上次被说没有天分是因为反转术式……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哦。”

“可是你学不会这个埃”

“……”

五条悟郁闷地用手敲桌子,隔几秒就换一个节奏,吵得不行。

“我们走吧?”

“……”敲敲敲。

“老板应该也快打烊了。”

“……”敲敲敲。

我:“……”

哪里来的幼稚鬼啊!

我直接按住他躁动的手,拽紧了往店外拉:“走了1

拽着他顺利地走出了拉面店,完全没感觉到丁点反抗的力度,回头就看见这家伙心情超好地左看看、右看看,脸上还带着笑:“呀~不用工作真开心。”

……

不是刚刚还郁闷得不想离开吗,装的吗?

五条悟抽出被我拽着的手,顺势把胳膊架在我肩膀上:“高度正好呢……说起来今天一直都没有接到电话催我工作埃”

“嗯,打不进来的。这三天里,认识你的人都不会找到你的踪迹,就算面对面也看不到你,这是‘规则’,为了保证你的意愿不会被其他人影响。”

“唔,这算不算‘神隐’呢?”

“不算吧。毕竟不认识你的人是能看到你的,比如刚才的老板。”

我带着他走进了一条漆黑狭长的小巷,五条悟顿时“喔唷喔啾地怪叫起来。

我疑惑地问:“怎么了?”

“是要把我带进去做坏事吗?不可以。”

“……”

他的语气让我一瞬间有点茫然,搞不懂为什么这么像撒娇的女子高中生。

我一脸木然地从特质盒子里拿出金色碎片,把它按在墙壁上,墙壁上立即出现了一道门形状的漩涡空间。

“不是做坏事真是不好意思……欢迎来到哆啦○梦的任意门。”

“那个奇怪的消音是什么?”

“是版权哦。”

穿过漩涡就回到一开始的休息室了,我按下一个按钮,房间中央的地板打开,升起了一个装置,上面漂浮着金色的残海

我把新得到的碎片放上去,残骸自动就吸收了,紧接着底座又多了一块。

五条悟抱胸靠在墙上,问道:“不用避开我吗?”

“没关系埃”

等装置重新降下去以后,我又按了另一个按钮,召唤室与大厅之间降下了一面墙,“不管你最后许不许愿,都会被‘规则’束缚,带不走也说不出碎片的存在。”

五条悟自顾自在新降下的墙上摸来摸去,又曲起食指敲了敲:“哇,真墙啊,门也是真的。”

我把自己窝进懒人沙发,抱着抱枕昏昏欲睡:“你自己进去睡吧,里面不就是你的床吗,进门左手边有浴室。”

“嗯?你只睡沙发吗?”

“很大埃”

“不是大不大的问题吧,睡床不是更舒服吗。”

我把埋在抱枕里的头抬起来,平静地看着他:“嗯……我只睡家里的床。”

他似乎想问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问,而是点了点头。

“好吧~晚安。”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