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16章 怀玉07

第16章 怀玉07


一觉醒来,六人大队忽然变成了四人,天内理子左右探头、在五条悟和夏油杰的身后怎么都没见到另外两个女生,她问:“安娜和硝子呢?”

夏油杰笑着回答:“学校有急事叫硝子回去了,安娜……”

他递了个眼神给五条悟,后者自然而然地接话道:“噢,我们吵了一架,她跑掉了。”

天内理子:“诶——?1

天内理子:“不是、等等、为什么会吵架啊?1

五条悟满不在乎地说道:“啊,她居然是咸党!这怎么都没法让人接受吧,我是绝对、绝对的甜党噢!她还把我买的蛋糕打翻了,当然就吵架了埃”

夏油杰:“……”还挺会编的。

理子瞳孔地震:“就这个吗!那你不要给她甜的东西不就好了1

五条悟斩钉截铁地拒绝:“不行。”

天内理子:&&……

原本属于安娜的房间门敞得大开,有几个防护严密的不明人物正在用奇怪的仪器扫描房间各处的痕迹。

理子经过的时候好奇地看了一眼,刚要出声询问就被五条悟按住肩膀。

五条悟指着房间里地上散碎的蛋糕:“看,被她打翻的蛋糕。太过分了对吧。”

“啊?”天内理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的确发现了一摊蛋糕,甚至还能隐约嗅到香甜的奶油味。

不过她想问的不是这个——那些在房间里的奇怪的人是怎么回事?

夏油杰上前按住她另一边肩膀,推着她往前走的同时扭头问五条悟:“悟,什么时候买的蛋糕?都没发现。”

“唔,后来叫人帮我跑腿买的。”

“我还以为你又是任务中途溜走了。”

“怎么可能嘛,又不是分不清轻重缓急。”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同时把天内理子推着不停往前走,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远离了那个让她好奇的房间。

黑井倒是发现了些许端倪,但也没往更复杂的方向想,以为是有什么不方便告诉她们的东西,遂也帮着两个男生转移天内的注意力。

五条悟本来就是很会玩的性子,带着天内理子到处乱转、不管遇见什么有趣的东西通通都尝试一遍,夏油杰和黑井则跟在他们身后观察来往的人群。

“完全是在游玩啊,这样真的没问题么。”黑井既高兴又担忧。

“没关系的,我的咒灵都在周围警戒,况且悟也是很警惕的。”夏油杰安抚地对她笑着说,“虽然是我提出让理子开心点,但其实是悟决定带她来玩儿的。那小子也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为理子着想吧。”

酸涩涌上鼻尖,眼眶周围忽然热热的。

黑井欣慰地看着理子蹦蹦跳跳的身影,开口说:“真的非常感谢……”

夏油杰也注视着天内理子无忧无虑的脸庞,黝黑的大眼睛在阳光下闪着明媚的光,涩然道:“……不,应该是我们非常感谢。”

天内理子兴奋地跑进一家饰品店,挑了一只可爱的发箍戴在头上,冲到黑井面前左晃晃、右晃晃:“黑井!好看吗好看吗1

黑井还没说话,五条悟就在后面指着理子的新造型爆笑:“哈哈哈哈哈!鸭子!杰你看,好像鸭子!1

天内理子:“什么?!1

夏油杰哭笑不得地和黑井一起安抚住暴躁的理子,夸奖她:“很可爱,很适合你。”

她鼓起嘴把发箍取下来,瞪了一眼五条悟:“如果安娜在,她肯定会夸我。”

“喂,她不在干嘛瞪我??”五条悟满头问号。

理子已经完全相信五条悟所谓的吵架把人气走的说辞,振振有词道:“如果你不跟她吵架,她就不会走了1

五条悟:“……怪我咯?”

天内理子晃了晃手里的发箍说道:“这个我是想送给她啦,感觉很可爱会很适合她。”

随即又看向夏油杰:“安娜去哪里了,是被五条气回高专了吗?”

糟了……

夏油杰回答不出这个问题,立刻祸水东引:“悟应该知道吧……悟,她去哪里了?”

被挚友出卖的五条悟:“……”我怎么会知道埃

面对理子疑惑的眼神,五条悟张口就来:“谁知道埃可能是出国旅游了吧,说起来她好像对种花挺感兴趣的。不过她没有身份证明也去不了……”

???

现在谁会没有身份证明啊!果然是在瞎说吧!

天内理子露出一对死鱼眼盯着他:“哦,是吗,原来是这样,呵呵。”

五条悟:“……”啧,这小鬼的态度真让人不爽埃

晚餐是五条悟掏钱包选择了一家能观赏到东京湾夜景的高级餐厅,而且是更为昂贵的私人包间,自带观景阳台。

为此理子狂吹了一波彩虹屁,把骄傲的白毛dk捧得洋洋得意。

用餐中途,五条悟的手机响起铃声,他起身去了阳台才接通,“什么事?”

“悟少爷,您通知的生活物品已经购置完毕了……”女人站在咒术高专女生校舍的三楼走廊尽头,苦恼地说着,“但是您说的那个房间没人在,东西是放在门外吗?”

什么?五条悟一怔。

噢。对。

他想起来了。

昨天发现安娜只祓除了咒灵没有买东西时,他就嘱咐了人去买这些东西。

……

当时为什么会做这件事?

不记得了。

“悟少爷?”

电话那头的女人还在等待他的指示。

五条悟沉默几许,说道:“扔掉……算了,放门外吧。”

“好的。”

嘟嘟…嘟嘟…

他翻了一遍通讯信息列表,还是那几条老旧的消息,眼里波光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轻嗤道:“嘁。烂好心。”

天内理子吃得饱饱的离开餐桌,去到阳台伸个懒腰放松时才发现五条悟居然还在这里。

他站的位置刚好是视线的死角处,导致大家刚才都没看见他,还以为早就离开阳台去别的地方瞎晃了。

不过五条悟看起来怪怪的。

白天明明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这会儿却弯着脊背伏在栏杆上,蓬松细碎的白发被晚风拨弄得凌乱却别具美感,那双囊括万物的眸子沉静地眺望着远方。

出于好心,理子走过去问他:“心情不好吗?”

他懒散地瞟了一眼,连头都懒得转过来:“啊,带小鬼太累了。”

“……?”感觉自己被内涵了。

不想理会这句充满嫌弃的话,她也同样趴在栏杆上,侧头问:“你有给安娜打电话吗?”

“没有。”

“那发讯息呢?”

“没有。”五条悟面露诧异,“我为什么要发?”

天内理子震惊:“吵架了就不联系了吗?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五条悟也震惊:“没有*—谁告诉你这种完全不着调的事情的1

“我看出来的埃”

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表情更奇怪了,“真的没有吗?看起来就是啊,昨天问的时候你也只是想教训我、没有否认埃不会是吵架就默认分手了吧?那也太糟糕了。”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没什么情绪地开口说道:“没有交往,你想太多了。”

天内理子:“奇怪……你们认识多久了?”

五条悟:“……”好问题,认识一天这种话完全说不出口。

理子猜测道:“嗯——应该挺久了吧,看起来相处挺默契的。”

“天内,再说就把你沉进东京湾哦。”

“……你是黑帮吗!?”

“我可以是。”

天内理子一脸“你是魔鬼吗”的表情远离了五条悟。

五条悟继续独自伏趴在栏杆上望着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建筑,直到夏油杰推开阳台的门叫他“悟!回酒店了噢”,才慢吞吞地直起腰离开。

次日下午。筵山。

一群人攀着阶梯爬到最高处,进入高专的结界内部后都松了一口气。

夏油杰放松地对五条悟说:“悟,真是辛苦你了。”

五条悟挎着脸解除了无限术式:“以后这种事别再找我了。我可不要再给小屁孩当保姆了。”

理子不满地抗议:“什么啊?1

此刻,突变乍起——

噗刺。

一把长刀自五条悟的身后捅穿了他的胸膛,瞬间鲜血淋漓。

痛感顿生,冷汗唰地从额头冒了出来。

五条悟惊愕地挪动瞳孔,瞄向躬腰偷袭他的男人,“我们——之前在哪儿见过吗?”

男人唇边扯出一抹残忍的笑:“不用在意,我也一样,很不擅长——”

“记住男人的名字。”

……

我握着冰淇淋坐在街道边的休息椅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因为一直开着“绝”,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注意到我。

偶尔会有想坐下歇息的普通人走到我的面前才骤然发现这里有个人,然后被吓一跳,又赶紧走开。

黏腻的冰淇淋融化成甜液滴在手背上,我探出舌头轻轻一卷把它舔掉。

【安娜,你在干什么】

“在观察人类。我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没想到自己会和五条悟那种看起来很随便的人大吵一架,而且完全说不通,固执得跟半只脚踏进棺材的糟老头一样。

即使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我还是很生气。

“为什么会有毫无意义的坚持?明明得不到任何好处。”我十分不解,“我怀疑这个世界的人类和我家那边有所不同,所以我要观察他们。”

黑泥非常关心我:【你是不是被五条悟气疯了?我怎么感觉你像是有大部

“你真幼稚,竟然人身攻击。”

【到底是谁幼稚啊?

突然,胸口心脏里属于五条悟的力量倏地黯淡虚弱,我惊讶道:“契约里属于五条悟的力量变弱了。”

【真的吗?】

会出现这种情况,莫非……

我的嘴角不受控制地牵起笑容:“他快要死了。”

那个自称最强的五条悟竟然……快死了?

怎么回事,难道有别的办法穿透他的无限术式伤害到他吗。

……

这真是。太好了。

愉悦编织而成的快感回荡在胸膛各处,我三两口吃掉冰淇淋,轻声道:“我能感应到他的大致位置。”

【你是想去杀掉他吗?】

高速跳跃在街道的人群之中,普通人只感受到一阵莫名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过快的风速甚至刮得脸颊生疼。

我难得地用上了撒娇的语气。

“这么好的机会——”

“我也想试一试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