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9章 茧05

第29章 茧05


2007年5月x日——

嘎吱——

缺油的铁皮信箱随着打开的动作发出难听声响,立在一旁的路灯笼了一圈浅黄色光晕,投射的光圈正好扣住大门前那一块空地。

一枚金色的碎片,正躺在信箱中央。

……

……

奇怪,谁送来的?

我捻起那枚碎片看了半天,发现四周还荡着隐隐的光芒,说明是真货。

更奇怪了。

嗡嗡嗡。

手机忽地震动起来,我翻开一看,是五条悟的讯息。

幼稚鬼:[我这里风景超好哦,不想来看看吗]

然后附带了一张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的照片。

我:[什么都看不见。我在信箱里看到碎片了,是你放的吗]

握着手机等了十几秒,他直接打电话过来了:“不是哦,还有哪些人知道这个?”

我合上信箱,说道:“之前我不是说吓跑过一个窗吗?就是他看见过,所以你上面的人应该知道?”

五条悟顿了顿,若有所思道:“想起来了。你还记得那个窗的样子吗?”

“我想想……头发是扎起来的长马尾,是方形脸,鼻子有点塌,眼睛很大但是间距很宽。”

“唔,那就是他没错了,他死了噢。”

我:“嗯?死了?”

五条悟那边传来几声爆炸,混在硝烟里的声音有些许失真:“对哦,观察过你没几天就死了,当时那群老东西还想把罪名扣在你头上。”

“不是我,如果我动手不会是只死一个。”

“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跟那些人说的。”五条悟在电话里笑得特别夸张,“他们脸都气青了,太搞笑了。”

“老家伙们不死心还想栽赃,我直接说了我们之间有束缚,后来你冲进学校攻击我也证实了这一点,所以就没后续了。”

指腹摩挲着碎片,我开口道:“那个窗的直属上级是谁?”

五条悟:“我去查一下,你有什么想法吗?”

“他一定先向直属上级说明我的情况,如果他的上级如实向上报告了,那应该什么事都没有——但他死了。”

“他的直属上级八成有问题。”

最重要的是我收到了碎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给我送碎片。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研究过了没什么发现吗,但是为什么要向我示好?

思考的过程只有短短两秒,五条悟已经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好,我会去查的。”

“会专门把碎片送过来,说不定是想……”

轰拢

电话那头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我的话,五条悟不满地大声嚷嚷:“别挑人打电话的时候偷袭啊,都听不清了……”

周围嘈杂的声音陡然消失,像是换了个地方打电话:“好了,现在能听清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想想……”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灵光被那道爆炸声打断了。一下子忘记了之前想说的什么,努力了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来,只好诚实道:“被爆炸声打断以后忘了。”

“不是吧,你是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吗,记性这么差?”

“如果我是的话,那你口味还蛮重的。”

五条悟似乎没想到我能反驳,被噎了一下,哼哼道:“要忙了,挂了。”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直接按了挂断键,手机画面顿时从通话中变为待机屏幕。

待机画面里的人把脸贴得极近,本来应该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滑到了鼻头,藏匿了数条星河的冰蓝色眼眸含笑看着镜头。

这是五条悟自己换的,换好之后还专门拿给我看、要求我实话实说地夸他几句,顺便踩了一脚我从前用的屏保图片。

你原来的太丑啦,不要再用了。兴致勃勃地自说自话,然后换掉了我的图片。

幼稚。

把手机装回购物袋,伸手在衣袋里摸钥匙的时候,余光扫见不远处的小巷十字路口走出来了一个人,随意地看了过去。

……

“夏油杰?”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找我的?不可能。我们基本没说过几句话,我去找五条悟的时候遇见他也只是简单地打过招呼。

找五条悟?也不可能,他出任务去了根本不在这里,夏油杰肯定知道的。

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就在原地等他走近,然后他在距离我大概三米外的位置停住了。

夏油杰站在两盏路灯投射的光圈之间、那片较为昏暗的位置里,整个人仿佛都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薄雾。

特别是他的上半张脸,完全隐没在了漆黑的阴影里。

站定之后,他开口了:“有些事我不太明白,所以想问问你,可以吗?”

低沉的声线在夜风中竟显出异样的沙哑。

想问我?

有些好奇地说道:“可以啊,什么事?”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温润的少年音被风送进我的耳朵:“你当初杀掉那34个人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有痛快的感觉吗?”

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提起一年前那件事,我反问道:“咒术总监部没有通缉我哦,为什么说是我杀的?”

“虽然没有明示,但也把你定为高危等级了埃”

双手抱胸,略略挑眉,摆明着不信他的话:“能让你这么肯定的话不止这一点吧?毕竟正常来说干出这种事早就被判决死刑了。”

夏油杰苦恼地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是因为悟表现得太明显了。每次提起这个他都会转移话题,要么就是一口否认,就算想不猜到也不行埃”

原来是这样,五条悟在自己的朋友面前没什么心眼嘛。

不过我其实并不担心被人知道这件事,对我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就连那群怕死的老东西不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我比了个ok的手势:“行啦,过关。”

夏油杰弯起眉眼,失笑道:“是因为在一起的缘故吗……你这句话的语气和悟好像。”

“……真的吗?”

“真的。”

想象着以后用五条悟的语气和五条悟说话……

糟了,好像感觉有点爽?

我默默揉了揉自己的脸,甩掉脑子里那些奇怪的想法,放下手时夏油杰还安静地站在原地等我的答案。

“心里在想什么……大概什么都没想吧。”

夏油杰微微一愣:“嗯?”似乎没想到我会是这个答案。

我没有撒谎,当时的确什么都没想。

“可能有过觉得麻烦之类的?虽然那个地方还挺好潜入的……他们想杀我,我只是干了同样的事情,为什么要有想法?”我把问题抛回给他。

“……”

“至于报复以后有没有痛快的感觉……我不记得了。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说道,“不过当时有血溅到衣服上、把衣服弄脏了,还挺讨厌的,应该带把伞才对。”

这种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的观念震得夏油杰一惊。

“但那些窗是普通人……”他低垂着头,声音压得极低,近乎是喃喃自语。

普通人。

普通人普通人普通人普通人。

需要被咒术师保护的,普通人。

……

一群道貌岸然的垃圾……

就像咒灵的味道一样让人恶心。

想吐。

歪了歪头,我轻描淡写道:“那是他们的错哦,谁让他们没有强到能杀掉我。既然身为普通人还敢对我出手,就要有死的觉悟嘛。”

“……”

夏油杰好久都没有说话,我骤然想起五条悟说过他的朋友杰是一个道德感非常强的人,大概会因为我的观念生气吧。

啊,现在这么安静说不定正在心里生气?

耸了耸肩,侧过身打算开门进房时,夏油杰开口了:“身为强者保护弱者,这不是责任吗。”

看起来像是在问我,却又矛盾地使用了陈述的语气。

“凭什么啊,你们的法律还有这种离谱的规矩吗?”我惊讶地转头看他,“太逗了吧,谁弱谁有理吗?”

“……这是现有的社会形态。”

“这种社会为什么还要留着,干脆毁掉算了,让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强者为弱者奉献,你怎么想的埃”

我没忍住,扶着铁门笑了起来:“你这种观念放在我的家乡会死得很惨哦,弱者们会一拥而上、把你吞得渣都不剩。”

夏油杰后退了一步,正巧踏入身后那盏路灯的光线范围里。但那盏路灯忽然接触不良地闪烁起来,连带着他的脸也忽明忽暗地闪现着。

“强者掌控话语权,弱者摇尾乞怜、夹缝求生,这才是我认同的社会形态。”

啪。

头顶的路灯忽然正常了,夏油杰的表情彻底暴露出来。

那是被超出想象的内容冲击内心后所留下的震惊,其中还混杂着动摇的诡异表情。

在触碰到我视线的瞬间,猛地低下头。

……

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神态,甚至还能微笑着对我挥手:“多谢,我已经问完了。”

然后转身,一步步离开了。

……?

道德感很强的人听了我这样的观念,居然不生气?

犹豫了一下,我拿出手机打给了五条悟。

“悟,你的朋友夏油杰问我当初杀人是什么感觉,我说了实话,还讽刺了他‘强者应该保护弱者’的观念。”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他生气了么?”

“没有生气哦,很奇怪。而且他好像还有一点认同我的感觉。”

五条悟一脚踩着咒灵,随意回复道:“不可能啦,杰他是完全遵从‘正论’的人,可能只是懒得生气吧。毕竟你们不熟啦。”

“是这样吗?”

虽然感觉信任过头了,不过五条悟既然把夏油杰当成挚友,应该非常了解对方才是。

“当然了,我没可能看错人的。——好烦啊这里诅咒好多,今天应该回不来。”

“唔,没关系。”

“这是对男朋友说话的态度吗?不行,重新说。”

“……”

“快点,重新说。”

“你好啰嗦,我要挂了。”

“喂,你……”

……

……

夏油杰独自踏上回高专的路,垂眸思考着内心的想法。刚才霎那间出现的动摇他并没有忘记,但是……

再看看……

他要再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