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16章 嫁我

第16章 嫁我


他明白了他的心意,越是抗拒那个梦,他对赵菀玉的关注就越多。

或许还是走另外一条路更好。

或许拥有了她之后,这份莫名其妙的悸动就会消失。

赵国公主府。

早间虽冷,但日头一出来,便暖和起来。

赵菀玉在花园里散步,刚走到一颗腊梅树下,管事来禀告道:“公主,顾淞顾大人来了。”

根据月见所言,她入狱的这些日子顾淞为她奔波不少,她早就猜到顾淞肯定会来公主府,可能是前几日她身体不大好,今日才来了公主府。

赵菀玉换了一身见客的天水蓝长裙,去了花厅。

她尚未走到厅内,坐在椅上的顾淞瞧见她,便站起了身,朝她看来。

“顾大人。”赵菀玉距离他三步之遥时停下,福了福身。

顾淞目光落在她脸上半晌,赵菀玉脸色还有些白,不过刚刚抹了胭脂,此刻看来面色红润。顾淞嗓音温和地问,“菀玉公主,你身体好些了吗?”

赵菀玉颔首,“好多了,多谢顾大人关心。”

顾淞看着眼前的赵菀玉,她应该的确是大好了,再想到刚才齐后所言,他心里有股忍不住的欢喜,他唇瓣动了下。

“顾大人是有话想说吗?”赵菀玉看出了他的踟蹰。

顾淞犹豫了一下,否认道:“未曾。”

顾淞脑子还是很清楚的,虽然他迫切地想告诉她,但他能看出来赵菀玉对他并无男女之情,应该说不用他看出来,赵菀玉把这件事表露的很明显的。齐后虽同意给他和她赐婚,但她既然不喜他,而且他也看出来了,赵菀玉不大喜欢利用无辜的人,更不喜利用对她好的人,其实她在赵国的处境,虽不能说四面楚歌,但也是前途艰难,明明利用他的喜欢可以让自己过的更好,可她从未动过这个心。

知道这件事后,她说不准会想办法阻止这门婚事,而她是个聪明的人,万一就让她说动了齐后如何是好。

顾淞不想赌,于是他摇了摇头,“没有。”

赵菀玉静静地看着他,俄顷,她脸上带了写感激道:“顾大人,这些日子多谢你对菀玉的看顾。”

听赵菀玉这样说,顾淞心里忽然冒出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可齐后才给他说了这件事,她不可能知道,于是齐淞把那股不妙的念头压下去。

“都是些力所能及的事。”

赵菀玉笑了笑,她轻声说:“有件事我想告诉顾大人。”

“何事?”顾淞问。

赵菀玉微侧过头,目光飘向远方,似乎在回忆什么,半晌后,她眸光收回,望着顾淞道:“顾大人,菀玉在故国已有心仪的郎君了。”

顾淞没想到她会说这句话,顿时僵在原地,半晌后,他挤出一个笑,“是吗?”

赵菀玉点点头,“我明白顾大人对我的心意,但是菀玉心里只有他。”

“是谁?”顾淞忽然问。

赵菀玉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怀恋,“他做过我的侍卫,比我大两岁,虽然他看着很冷淡,不懂繁文缛节,但会用他的方式对我好。他……”她脸上浮现了一点点笑,“我很喜欢他。”

顾淞一眨不眨地盯着赵菀玉,她所言好像不是谎言,可虽然他和赵菀玉接触不多,但她要撒谎,应该会做好准备,顾淞忍住心里翻涌的情绪,继续冷静问,“他在何处?”

赵菀玉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她语气坚定地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但是我只喜欢他。”

顾淞闻言,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赵菀玉这是那人生死不明的意思。他深吸了口气提醒自己,赵菀玉今日所言只能代表她今日之前的想法,等日后她们成了婚,她是个善良的姑娘,总会被他感动,重新喜欢上他的。

顾淞又寒暄了几句,然后提出告辞。

赵菀玉送他离开花厅,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后,她脸上的淡笑消失,眉头不受控地拧起,她不确定顾淞相信了她的话没有,但是,既然给不了他他想要的东西,赵菀玉希望他能及时止损。

若是实在一意孤行,她也只能别无他法了。

一晃就到了夜间,赵菀玉病好的差不多了之后,也就不需要月见守夜,放下帐幔后,月见就回了自己卧室。

赵菀玉睡得迷迷糊糊时,似乎又看见了那道沉沉的目光,这一次,她竭力逼迫自己睁开眼,夜明珠柔和的光刺入她视线里时,她琥珀色的瞳孔里也映照出一张人的脸。

刘徵脊背停止地站在她的床头,微微垂着头,他应该刚从外面进来不久,因为他的衣裳上还带着一股秋夜里的凉意。

“二殿下。”赵菀玉坐起身。今夜屋子里的火龙旺盛,她睡得发热,肩头的衣裳被她在睡梦中往外扯动,随着她起身,露出一截削白细肩。

刘徵目光不经意扫到,又猛地收回眼神,只盯着赵菀玉的脸说,“齐后想给你和顾淞赐婚。”

赵菀玉瞳孔微微睁大,有些愕然地盯着刘徵,“什么?”话毕,她忽然想起顾淞今日见她时那股隐藏的喜悦,她当时没多想,难不成是因为这件事?

“齐后又问我是不是心悦你,然后我告诉齐后,我愿那你为侧妃。”一道微凉的嗓音在赵菀玉紊乱的心跳中倏然响起。

赵菀玉再一次微微睁大了眼,神色讶然地望着她床头的那个男子,好半晌,她才发现这句话不是幻想,确确实实是从刘徵那张微薄而精致的唇里吐出来的。

刘徵垂在腰间的手微微收紧,他垂下头凝着赵菀玉,说话时感到喉间发痒,“齐后说会问你的心意,看你愿意嫁给谁?”

赵菀玉理智翻飞,如果真的是刘徵和顾淞二选一,她肯定是要选刘徵,她哥哥在刘徵手上,他也知道她的秘密和想法,想了这些她又开始想齐后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既要给她和顾淞赐婚,又让刘徵进来掺和。

正想着,刘徵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不过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齐后都只会让你嫁给我。”

听了这话,赵菀玉目光一下子锁在刘徵的身上。

刘徵见她如此,他薄唇紧紧抿起,僵硬地吐出几个字,“你不想嫁给我,更想嫁给齐淞?”

赵菀玉摇头,“不是。”

刘徵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赵菀玉跟着上句话,又开了口,“二殿下,我有件事没告诉过你。”

“嗯?”刘徵淡淡地问。

赵菀玉难得目光仔细地端详刘徵,刘徵的五官是极优秀的,清隽中透着冷冽,像是春泉里立着一块尖锐孤石,想让人靠近,但又不想令人靠近。他听了她的话,头微低,黑沉沉的眸子里勾勒出她的人影,赵菀玉发现他的眼睛其实还是一双含情眼,因为他这样定定的望着一个人时,眸子里只有她,好像他这个人心里只有他。

赵菀玉定了定神,道:“我已经有心仪的郎君了。”齐后想赐婚给她和顾淞她能理解,顾淞所在的顾家一直是齐后想拉拢的对象,她则是拉拢的筹码,但让刘徵掺和进来,赵菀玉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齐后以为刘徵也喜欢她。

赵菀玉细细想了下刘徵的一言一行,虽然不明显,但他的确是一次又一次地帮了她,而这一次,其实刘徵拒绝齐后,说对她无意更好。

“他是一个侍卫,武功不凡,容貌清隽,虽然不擅长为人处世,但在我心里……”

赵菀玉的话未说完,就被刘徵打断了,“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赵菀玉轻声回答,“我只是觉得既然要嫁给殿下,不管我心里愿意否,有些事应该告知殿下。”

刘徵盯着她,半晌后,他握紧拳头,冷冷地扭过头,“我不喜欢你,你嫁给我,半年后,最迟一两年,我会送你离开齐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