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24章 第二次

第24章 第二次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雪, 又不知何时雪停下。

赵菀玉动了下身子,刚动了一下,她就僵了僵, 因为她发现她靠在一个人怀里,而此刻两个人未着片褛, 一动她就能感受到男子结实有力的臂膀, 不仅如此, 她还感觉到某个东西的在慢慢苏醒, 经过了昨夜,她已经很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刘徵也睁开了眼。

赵菀玉试探地往后动了下,刘徵见状微微松开她,赵菀玉抿了下唇, 等两人之间稍微拉开一些距离后,赵菀玉避开这件事问了另外个话题,“什么时辰了?”她的声音略带喑哑, 是昨晚略微过度使用后的后遗症。

刘徵的眸子暗了点, “卯时五刻了。”

赵菀玉微微一怔, 她抬起头看着刘徵, “殿下不去练剑吗?”

刘徵唔了一声, “晚上回来再练也是一样的。”

赵菀玉哦了声,浓密如蝶翼的眼睫往下垂去。

这时候刘徵又道:“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赵菀玉的确还有些困,闻言就闭上了眼睛, 她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 然而她没睁开眼,约莫过了片刻,那个人幽沉的目光挪开了。赵菀玉睡意来袭,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隔着床幔都能看见明晃晃的光,房间内也只有她一人。

赵菀玉起身,月见听见动静进门伺候她穿衣,只是今日穿衣时她目光不由得在赵菀玉身上多留了片刻,赵菀玉身上多了几道红色的痕迹,赵菀玉自然也注意到了,她垂下眸,不过昨夜刘徵的确践行了他的诺言,动作很轻,这几块粉色印记也并不疼。

“什么时辰了?”赵菀玉披上中衣后问。

“快巳时了。”月见扶着赵菀玉坐到妆奁前。

“殿下什么时候走的?”

月见拿起玉梳,“是辰时。”

梳妆洗漱之后,赵菀玉用了个早午膳,饭后散了散步,然后又坐在靠窗的榻上研究那本棋谱,不知过了多久,阿如进来道:“夫人,漓书公主来了。”

赵菀玉闻言放下书,站起身来。

她出去迎宋漓书,今日上午日头不错,可午时一过,天空便开始飘雪,宋漓书到了她院子的廊下,撑着的油纸伞伞顶都铺上了一层雪色。

“这么冷的天你,你怎么过来了?”赵菀玉接过她手里的油纸伞。

宋漓书冲她一笑,“我来看看你。”

说话间,两人进了屋子,赵菀玉把伞递给月见,宋漓书脱掉身上的大氅,这之后她才抬眸仔细打量这间屋子,菀玉成亲那日看过,但人太多了,她也不好仔细打量,此刻认真环绕了一下屋子,然后她看了看赵菀玉的气色,笑着道:“菀玉,我带了礼物给你。”

说完宋漓书一抬手,她的婢女上前,婢女手里拿着一个黑箱子,箱子大概两个巴掌厚,七寸长五寸宽,婢女把箱子放到一边,赵菀玉看了看宋漓书,便抬手欲打开。

手刚碰上去,宋漓书叫住她,“菀玉,等我走了再看。”

赵菀玉愣了下,好奇问道:“是什么?”

宋漓书只是笑,“反正是好东西。”

既然如此,赵菀玉也不强求此刻看。之后宋漓书拉着赵菀玉在圆凳上坐下,她扭头看向房间里的婢女,“你们出去吧。”

阿如和月见闻言,倒是先看了看赵菀玉的脸色,见赵菀玉微微点头,才跟着宋漓书的婢女一起退了出去。

人一退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人,宋漓书把自己屁股下的圆凳往赵菀玉靠近了些,然后才问:“听说二殿下前几日带你去庄子上泡温泉看梅林了?怎么了,温泉很舒服吗?梅林的景色漂亮吗?”

赵菀玉心弦微动,虽然说刘徵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目,但这么详细,连去庄子做了什么都知道,而且此次跟在刘徵身边的都是心腹,要是不想细说,应该无法得知,说明真的如她所想。他不仅是要对她好,而且也要外人知道,向来不近女色的二皇子对一个女人动心了。

“温泉很舒服。”赵菀玉道,“梅林的

景色也很雅致。”

宋漓书闻言双手撑着脸道:“菀玉,我真羡慕你,二皇子府里干干净净,想去哪儿二殿下愿意就好,不像李家,一大家人子人,做什么事都不舒服。”

赵菀玉看了宋漓书一眼,确定她只是随口抱怨,不是真的厌烦,她道:“人多热闹。”

“好了,不说这个了。”宋漓书感慨一声,然后坐直身体,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赵菀玉,“菀玉,你给我说下二皇子吧。”

“说他什么?”

宋漓书贴近了赵菀玉,问:“他厉害吗?”

赵菀玉有些疑惑,“厉害?”她不清楚宋漓书这个厉害问的是什么,性格?武艺,文治?

宋漓书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床上厉害吗?”

赵菀玉去拿水杯的手僵住,片刻后,她皱着眉回答这个问题,“不曾比较过,不知道他算厉害吗?”

宋漓书闻言定定的复杂地看着赵菀玉,赵菀玉疑惑地望着她。

“菀玉,你都不害羞的吗,我还想看你脸红呢。”宋漓书感慨。

害羞?赵菀玉不由得想起床帐昨夜的事,她有些不太习惯那样的亲密,然而这种事阴阳调和,繁衍生息,也应该不必太害羞。

宋漓书说完那句话,忽然想到赵菀玉来自赵国,齐国民风已经很开放,不过听说赵国若是心中恋慕,直接去滚草垛的男女也不在少数,宋漓书往赵菀玉的身边更凑近了点,“我告诉你什么算厉害。”她贴着赵菀玉的耳侧说了几句话,之后拉开距离看着赵菀玉。

赵菀玉回忆了下昨夜,给出一个答案,“应该算厉害吧。”

“我也觉得二殿下肯定不错。”宋漓书说,说完她就见赵菀玉直直地看了过来,她赶紧收了声,“不说你的夫君了,我们说点别的吧。”

两人说了半日别的,眼看暮色将至,宋漓书提出告辞,赵菀玉送她去门口上了车,到了晚膳时间刘徵没回来,是以赵菀玉就独自用了晚膳,晚膳之后,赵菀玉早早地洗漱了,不过时间

还早,她暂时还不想睡觉。

余光瞥到宋漓书放在高几上的黑箱子,赵菀玉走过去,把箱子放到嵌琉璃的方桌上,她解开做成花状的铜扣,打开箱盖,发现里面是几本黑皮的书。她蹙了下眉,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掀开,刚看了一眼她神色就怔了下。

她抿紧唇合上书皮,扔进箱中,合上箱盖,然后手指顿住,过了几瞬后她又重新打开箱盖,她拿出一本书,姿态端正地坐在圆凳上,认真地翻完了全本。

这书纸张雪白厚实,画工也栩栩如生,每个动作旁边都附带解释,然而一本书不到二十页,赵菀玉翻完一本,耗时不过两刻钟,她把这一本放在桌上,抬手取出另外一本,只才看了几页,门外传来小婢女的声音,“殿下。”

赵菀玉把书合上搁在桌子上,正欲起身,就见刘徵已经大步进来了。

刘徵抖了抖把遮雪的斗篷交给阿如,然后挥手让她退下,然后对赵菀玉道:“我去沐浴。”

外面的雪已经很大了,虽然他穿着斗篷,但袍角依旧湿了,赵菀玉点头应了声好,见刘徵去了浴间,赵菀玉便继续坐在圆凳上,目光一寸寸地将书翻开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男声在耳边响起:“你在看什么?”

这声音来的猝不及防,赵菀玉一惊,手里的书猛然掉落在地,见状她赶紧弯腰去捡,不过刘徵的动作倒比她迅速,手指先一步落在了书页上,书页是大开的,所以刘徵一下子看清了上面的内容,他顿了好一会儿,才动作缓慢地把书捡起来。

他忍不住问:“这是……”

赵菀玉神色平静,“这是漓书今日送来的,我闲来无事看看。”

刘徵手里拿着书,闻言哦了一声。

赵菀玉朝刘徵伸出手,“殿下给我吧。”

刘徵低头看了下黑色的封皮,再掀开眼帘,眼神落在赵菀玉身上,赵菀玉已经换了一身霜白的寝衣,乌发散开,然而那张脸脸色很平静。

他手指微微握紧了这本书,询问道:“我可以看一

下吗?”

赵菀玉顿了下,点点头道:“可以。”

“谢谢。”刘徵道。

虽然还有一本赵菀玉不曾研究,但看了两本该知道的事她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对于这方面的知识已经汲取了很多,而且刘徵坐在了床头看另外一本,她总觉得她看另外一本有些奇怪,于是就去窗边,继续研究今日下午摆的残局了。

残局之所以是残局,就是因为难解,赵菀玉捏着一颗黑子,数次三番落棋,又数次三番将棋子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脚步声响起,然后是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头顶。

捏着棋子的赵菀玉头抬起来,或许墙壁上的烛光是红的,刘徵耳根也染上了红,他嗓音有些低哑,“还疼吗?”

赵菀玉一下子明白过来他说的什么,那件事刚开始是有点疼的,不过他动作轻,也很照顾她的感受,早就不疼了。

刘徵听了她的回答后静默了片刻,然后目光继续落回她身上。

“殿下有事?”

刘徵薄唇的颜色变得很艳丽,就像是有什么花汁涂抹过,“你刚刚看见第七页了吗?”

赵菀玉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书的第七页,她嗯了声,“看过了。”

刘徵定定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他喉结轻轻滑动,才吐出几个字,“我可以和你试一下吗?”

赵菀玉捏着棋子的手一僵,哐当一声,棋子落在棋盘上,片刻后她把那一颗落下的棋子捡起,然后抬起头对刘徵道:“嗯,可以的。”

这种事,本来就是交易里应该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奉上

mua~~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