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26章 夜深啦

第26章 夜深啦


他轻轻抬了下下巴, 对着那把匕首,“这把匕首,若是你愿意, 明日就让阿如教你一些女子防身的手法。”顿了下,他看着她的眼睛说, “不愿意, 你带着防身也好。”

赵菀玉是真的沉默了, 从前在赵宫的时候, 她还能跟着阿兄学一些防身的招式,但是到了赵国,虽然齐后看着温婉,但她一个敌国质女, 府邸不知道多少赵后的探子,赵后又是一个七窍玲珑心的,她安分守己就罢了, 若是天天练招习武还不知道齐后会怎么想呢, 所以她只做一个普通公主应该做的事。

而……刘徵。

她眼睫低下, 看着手里这把匕首, 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首柄, 半晌后,她抬起头,对刘徵真心实意地道:“多谢殿下。”当然道完谢谢之后,赵菀玉的心又忍不住地往下沉了沉。

刘徵对她的好, 真的只是……利用吗?

让她习武, 让她这个赵国公主能多一些保护自己的能力,这是……真的在为她着想。

刘徵低着头看着她,“不客气。”

“我明日就和阿如学防身术。”不管是什么原因, 赵菀玉实在无法拒绝这个充满诱惑的提议。

刘徵闻言,轻轻地笑了下,赵菀玉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自然没错过烛光下他唇角略微上扬的弧度,认识刘徵这么久了,她还从未见刘徵笑过,哪怕是那种礼貌的客气的笑。男人是清隽的是冷冽的是锐利的,可当他笑起来,这些东西都不存在,只剩下两个字,灿烂,灿烂的像是拨开云雾的那一束光。

赵菀玉还想再看,只是男人的笑容一闪即逝,快到似乎她方才看到的那抹笑是错觉。

送完寿礼,刘徵就进浴间沐浴了,赵菀玉盯着那把无比契合她的匕首,见刘徵从浴间出来,才亲自把它收起来,放进墙角雕花樟木大箱箱子里,又去浴室沐浴。

她沐浴洗漱出来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便直接上了床,刘徵见状也就熄了烛光躺在了她的身边。许是好些日子都没有和别人同床共枕过,刘

徵躺上来时她还有些不适应。

“殿下……”她抬起头。

“嗯?”他的手解开她的系带。

或许是好些日子都没有做过这件事了,赵菀玉略有些不习惯,事后疲累地睡去,只是睡到一半,她觉得口有些渴,她睁开眼,想要倒些水喝,只刚坐起身来,就发现床铺的另一侧已经空荡荡了,她愣了愣,然后先伸手摸了摸刘徵躺过的地方,一片冰凉,她掀开床幔看向窗外,窗外依旧漆黑一片,一点光芒也没有。

不过冬日里亮的晚,卯正也是一片黑黢黢,但她总觉得现在还不到卯正。

赵菀玉掀开被褥起床,还没有穿好鞋,就听到脚步声从书桌那边走近,然后一双黑色靴子出现在她眼底。

赵菀玉抬起头:“殿下?“

“怎么起来了?”刘徵立在她面前问。

“我有点渴。”赵菀玉的嗓音有点干哑。

刘徵闻言,拎过高脚茶几旁的小铁炉上温着的小水壶,伸手倒了一杯水,而后回过头,将白瓷杯递给坐在床头的赵菀玉。

赵菀玉接过白瓷绘景的瓷杯,捧着它喝了两口,喉咙的干涩之意消退,赵菀玉想起身自己放下茶杯,刘徵又朝她伸出手,她只好把茶杯递给刘徵,见他放好茶杯,赵菀玉看了眼漆黑的门扉和窗缝,问了一个问题,“殿下,现在什么时辰?”

“刚过丑时。”刘徵走回到赵菀玉的身边。

刚到丑时?赵菀玉眨了下眼,那就是距离卯时还有接近两个时辰了,赵菀玉觉得自己不应该多问,现在是睡觉的时间她合衣躺下就好,然而她侧眸轻看了下刘徵的神色,刘徵眉头是轻轻拧起的。

赵菀玉目光飘向墙角那个雕花樟木大箱子上,最后轻轻地问了一句,“殿下怎么起来了?”

“我睡不着。”刘徵距离床榻不远处的圈椅坐下,说完话又看向赵菀玉,“你快睡吧。”

赵菀玉沉默了下,却没有躺下,她睁着眼睛朝刘徵看去,“殿下有什么烦心事吗?”

刘徵身体一愣,朝赵菀玉看去,

因为他没有想到赵菀玉会问这个问题。虽然和赵菀玉相处时间不多,但能看出来,她不想和他牵涉过多。

“殿下不方便说了就算了。”赵菀玉又说,说完之后她便掀开床幔准备上床,“我先……”

“是因为军晌和赈灾之事。”刘徵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打断了赵菀玉的未尽之言。

关于军晌一事,赵菀玉听到过一些风声,然后根据消息整合,能拼凑出大概。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刘徵手里有二十万大军,这二十万大军他应该是有能力自己寻得一些军晌,但大部分还是要朝廷里出,但这些日子齐后找了个理由,将军晌克扣了。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要解决起来不简单,齐后这么做,就表明了她要处理刘徵手里军权的决心。

不过赈灾一事倒是还没听说过。

事情是这样,今年冬日北边雪大,北边雪一大就有好几个城池遭了灾,既然百姓遇了灾难,朝廷就要出手赈灾,然而此次赈灾,然后齐后想派自己人出去赈灾,刘徵不太同意,一是那几个地方是他的势力范围,不能让齐后安插人手,收买人心。二是齐后身为掌权者,并不暴戾,她虽然当年上位之时血流成河,哀鸿遍野,如今倒是走的仁义平和的路子,但齐后有个弱点,就是过于提拔族亲,而此次正赈灾之人就是齐后娘家子侄,能力虽强,却特别喜欢贪污。齐后知道他的毛病,但却一直给他机会,希望能改,也觉得此次能改,然而刘徵不想用百姓的性命去看他能不能改。

刘徵将这两件事娓娓道来,深夜里,万籁俱静,然而赵菀玉越听越往下沉,一是这两件事的确有些麻烦,然后就是刘徵说的太详细,详细的出乎意料,生怕她有何不解。赵菀玉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她虽然性格冷淡,不愿和人过于接近,然而她今日的寿辰,刘徵送的寿辰礼花了太多心思,赵菀玉觉得自己不能表现的太冷清,但她骨子里是不希望刘徵回答她的问题,更何况说的这么详细了。

终于刘徵的话落,赵菀玉

心底轻轻松了口气,又道:“殿下不如好好歇息,睡好了再起来思考解决之法。”

刘徵隔着几米距离看着她。

赵菀玉轻声道:“毕竟若是休息不好,对人的精神也不好。”

刘徵眸光深深地看了她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好。”

说完话他就从椅子上起身,往赵菀玉走来了,赵菀玉爬到床内侧,把床外的位置让给他,不过片刻,那人就在她身侧躺下了。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赵菀玉闭上双眸,她平日里作息规整,然而此时却毫无睡意,不知闭着眼睛过多久,她稍稍侧身,变换了一下姿势,只是头刚偏了下,她便对上一双漆黑清醒的眼睛。

赵菀玉一怔,语气轻轻地问:“殿下,你还没睡着?”

刘徵嗯了一声,他的确是毫无睡意,当然其实也并不是因为这两件事,而是他平日里虽然闭目,但他觉轻,也很容易睡不着,只是从前睡不着都闭着眼睛,今日反而想睁着眼睛罢了。

赵菀玉躺在被褥里,闻言又双手交叠平躺,过了片刻后她头微偏,见刘徵还是双眸清醒,她斟酌了好一会儿,方才侧过身看着他问道:“殿下,我小时候母妃也睡不好,我学过一点按摩之术,要不要给殿下按一按?”

刘徵这下愣了愣,好片刻对上赵菀玉琥珀色的双眸,他反应过来那的确是赵菀玉说的话。

他手指轻轻蜷缩,点了点头。

“不过很多年没有给人按过了,可能技艺有点生疏。”赵菀玉又说。

“无妨,反正我也睡不着。”刘徵道。

因为这按摩是要按摩头部,赵菀玉就要刘徵坐起来,男人生的宽肩窄腰,盘膝坐在床上也不显得矮,反而常年练武习剑,腰背笔直的仿佛大漠劲松。

天青色绣石榴暗银纹的床幔垂下,冬日里的床幔是用厚锦做就,不如夏日轻薄缥缈,低垂及地,便将这张拔步床隔绝成帐内帐外两个世界。

然而坐下不久刘徵就有点后悔同意了,因为女郎就坐在自己身后,因为按摩用力,

她呼吸变得稍重,而那些呼吸都喷洒在他脖颈处,刘徵一时间没心思去想那些烦心事了,因为刚才躺在床上,他已经有一个计划了。

此刻脑子里只有赵菀玉带着清浅冷梅香气的呼吸声,他搁在膝上的手指不自觉用力握紧亵衣,“你……”话说了一半又戛然而止。

赵菀玉动作放轻,微微垂下头来,“殿下说什么,是力气不大对,还是不舒服?”

小娘子垂头时,有一缕乌发垂落在他肩头,随着她动作,那乌发隔着一层单薄的亵衣,抓挠他的皮肤。

刘徵双手握的更紧,他脸色不变地道:“很好,没有不舒服。”

赵菀玉闻言哦了一声,便端坐好身体,继续按摩,只有些动作就在身后不好操作,赵菀玉挪到他身前来,于是一时之间那股浮动的冷香更为幽动,不仅如此,现在只要他一抬手,就能把白衣乌发的女郎拉入怀中。

赵菀玉仔细地按摩刘徵头部穴位,只按摩着她忽然发现不对,她垂下头,“殿下……”

话音刚落,她只感觉天旋地转,再然后她就重新躺在了床上,刘徵的呼吸有点急促,冷白的皮肤上浮现了一层薄红,但他还是保持距离克制的礼貌地问了句,“今晚还可以吗?”

赵菀玉一僵,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身体开始沉沦然而意识还清醒,清醒到她跪在床上咬着唇的时候还能想到,这是漓书送来的第二本书第三页的姿势。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依旧有小红包啦。

然后因为明天白天要上夹子,下一章应该是在明晚上了,不过明晚会多更的,最少一万字,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啦。

然后推一个基友的古言预收

文名:《猎户家的小娇娇》

作者:霸道种菜

阿萝自小没了爹娘,被舅舅一家收养,是稻

田村公认的童养媳。

但及笄之后,阿萝生得如同豆芽菜一样平

板,舅母觉着阿萝不好生养,因而在表哥说

亲那年把阿萝卖了



被卖当日,阿萝亲眼看着隔壁村被卖入高门

大户的翠姑被活活打死。

阿萝怕了,她不想死。

这时视野里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萝

想也不想地就缠了上去,乞求他能买下自

己。

男人定定地盯着阿萝许久,久到她以为心快

凉了,男人这才点了点头。

杨准是塘禾村的猎户,因无父无母,脸上有

丑陋的伤疤,被村里人视作不详,旁人也因

此对他退避三舍。

但在赶集这一天,一个瘦巴巴的小丫头却亲

近了自己,还乞求他买下她。

若是平常,杨准定不会理会,只是在触及到

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眸时,他罕见地心软了,

甚至做了平生不曾做过的事情——

他买下了小丫头。

刚开始,杨准想着只是做件善事罢了,日后

再为她寻个好去处。

后来,好去处没寻成,小丫头也从恩公唤到

相公。

他想,当初果真是做了一件“善事”。

救了小丫头,也救赎了自己。

————大家感兴趣可以搜作者名找到文文,点个收藏,开文要知道呀————



被卖当日,阿萝亲眼看着隔壁村被卖入高门

大户的翠姑被活活打死。

阿萝怕了,她不想死。

这时视野里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萝

想也不想地就缠了上去,乞求他能买下自

己。

男人定定地盯着阿萝许久,久到她以为心快

凉了,男人这才点了点头。

杨准是塘禾村的猎户,因无父无母,脸上有

丑陋的伤疤,被村里人视作不详,旁人也因

此对他退避三舍。

但在赶集这一天,一个瘦巴巴的小丫头却亲

近了自己,还乞求他买下她。

若是平常,杨准定不会理会,只是在触及到

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眸时,他罕见地心软了,

甚至做了平生不曾做过的事情——

他买下了小丫头。

刚开始,杨准想着只是做件善事罢了,日后

再为她寻个好去处。

后来,好去处没寻成,小丫头也从恩公唤到

相公。

他想,当初果真是做了一件“善事”。

救了小丫头,也救赎了自己。

————大家感兴趣可以搜作者名找到文文,点个收藏,开文要知道呀————



被卖当日,阿萝亲眼看着隔壁村被卖入高门

大户的翠姑被活活打死。

阿萝怕了,她不想死。

这时视野里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萝

想也不想地就缠了上去,乞求他能买下自

己。

男人定定地盯着阿萝许久,久到她以为心快

凉了,男人这才点了点头。

杨准是塘禾村的猎户,因无父无母,脸上有

丑陋的伤疤,被村里人视作不详,旁人也因

此对他退避三舍。

但在赶集这一天,一个瘦巴巴的小丫头却亲

近了自己,还乞求他买下她。

若是平常,杨准定不会理会,只是在触及到

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眸时,他罕见地心软了,

甚至做了平生不曾做过的事情——

他买下了小丫头。

刚开始,杨准想着只是做件善事罢了,日后

再为她寻个好去处。

后来,好去处没寻成,小丫头也从恩公唤到

相公。

他想,当初果真是做了一件“善事”。

救了小丫头,也救赎了自己。

————大家感兴趣可以搜作者名找到文文,点个收藏,开文要知道呀————



被卖当日,阿萝亲眼看着隔壁村被卖入高门

大户的翠姑被活活打死。

阿萝怕了,她不想死。

这时视野里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萝

想也不想地就缠了上去,乞求他能买下自

己。

男人定定地盯着阿萝许久,久到她以为心快

凉了,男人这才点了点头。

杨准是塘禾村的猎户,因无父无母,脸上有

丑陋的伤疤,被村里人视作不详,旁人也因

此对他退避三舍。

但在赶集这一天,一个瘦巴巴的小丫头却亲

近了自己,还乞求他买下她。

若是平常,杨准定不会理会,只是在触及到

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眸时,他罕见地心软了,

甚至做了平生不曾做过的事情——

他买下了小丫头。

刚开始,杨准想着只是做件善事罢了,日后

再为她寻个好去处。

后来,好去处没寻成,小丫头也从恩公唤到

相公。

他想,当初果真是做了一件“善事”。

救了小丫头,也救赎了自己。

————大家感兴趣可以搜作者名找到文文,点个收藏,开文要知道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